新诗馆:池儿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8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池儿简介

(阅读:198 次)

池儿,本名李冰,辽宁盘锦人。祖籍山东蓬莱。作品散见于《贵州民族报》《辽宁青年报》《盘锦日报》《草原》《地火》《星星》《诗林》《散文诗世界》《散文诗》《躬耕》《牡丹》《青年作家》《大别山诗刊》《大巴山诗刊》《金山》《石油文学》等数十家报纸杂志,有诗歌入选多个选本,有诗歌在全国性的征文上多次获奖。

池儿的诗

(17 首)

水仙和蒜

照镜子,有几分相似
同时种进水里
分享同款盘子
它们是临近年关我送给
自己的礼物

蒜代表清算,坏运气
在冬天有些像雪,就怕
借题发挥的人,把它们堆成雪人
多日顽固不化

至于水中仙子来何处
就这么凌波,所有美好的
词语都无法归纳
在自赏中,缓慢释放

它们因外形上的相似
引我培育多年


蒲公英

你吐出黄花时,我正与
生活撕扯,于反复撕扯中
你已放飞小伞
许多美好在撕扯中错失
有些花朵没有开
已枯萎,人们忘了给它
浇水,施肥,晒太阳,有些
果实没有吃
已腐烂,它们
回到没有存在过的样子
我见过蒲公英
反季节开花,好像你
提前交出去的健康


泛舟

穿一只鞋的两个人
走在河流上,桨,它作为
我们伸长的手臂
此刻,我们是连体的
 
风那么轻,水鸟的翅膀飞得那么快
在你身边幸福的小样子
被浪花绽放又绽放

鱼群开始撞击我们的影子
雨季来了,我们用力收拢身体
再打开
 
逆水行舟啊,我们摇晃生活的时候
生活也在摇晃我们


七月

蛙鸣善于引诱蝉鸣,繁复
多重的争鸣泼溅
在浓墨重彩的画布上,绿
有了隔断
 
从山顶俯瞰,翅膀飞旋
拉宽黄昏下降的速度

收割机停在远方,麦粒们
风风火火归仓
灶火按部就班,热烈奔放
每家都有善变的胃口

虫吟深入夜色,顽童们
不遗余力的追逐萤火
月光,星光,萤火跌跌撞撞
夏天的发声器步入高潮


月光落到树叶上

仿佛皇冠加冕,让你有
片刻眩晕,它用冰凉的指尖
搭上你的脉搏,而月亮
只是伸出光的触角,触碰
人间冷暖。

风在生活的脊背上
翻滚,祖父试图抚平衣襟的陡峭
面颊皱纹缝隙间的塌陷

树披着春衣
神采奕奕,我更喜欢它
披秋衣的表情,把
一个即将洗尽铅华的人
诠释得很好


悬崖之上

月光漫过脚踝,裸露
上涨的趔趄,梦境远比想象
来得猝不及防
深渊堆砌的悬崖
而又一次坠落的恐惧
让我抱紧双腿
 
午夜暗无边际,风的
狮吼穿过玻璃窗
如何稳住涣散的心神?
 
遗落异乡的我
如你遗落的叶子被风反刍
 
秋天来了,又来了
偏安悬崖之上,又怎么会把被风心
嚼疼的心哭给你听


鸟鸣

鸟鸣像潮水
一浪未平,一浪又起
无疑没有辜负
在夏天,这个发育的季节
墨绿的树冠,像乐园
充当冒险家的鸟
聚会,交流,谈情,说爱
无比踊跃


中元节

与这个节日发生互动
多么的不情愿
如果,我说如果……
我宁愿寸步不离守着她,也不愿
乘着夜色去十字路口
焚烧冥币
在火光闪耀中,母亲的脸庞
又一次浮现
我知道,她是从梦里跑出来的
就像儿时留守的我,跑进她的梦
火光越开越大,我等着它落
就像被火光炙烤的夜
等着一场雨,我无声的抹了一把眼睛


镜像

它保存花朵的美
过滤掉的小女孩的叫卖声
脆的如同寒冬的枯枝
2.14号像碑文
一样,不可描述
北风的动作更快了
像一场灾难,堆在小女孩
通红的脸上
没有人能够说清
她的身世,或许不需要说清
当她向你转述
玫瑰花语的时候,她已经
用急切而娴熟的语调,以及
清澈而乞求的眼神
说明了一切


阴影

它追赶着我,如马鞭的阴影。
时间旋转,夕阳最后一支舞藏于
大海深蓝色的眼窝
更深的疼痛穿透骨骼屏障
只有一盏最真实的灯火
才能拯救
它必须充满爆燃的力量
把我们分割的彻底
完成对永昼的唯一使命


驱赶风沙的人

这里,风沙模仿鸟鸣
脚站立不住
所有驱赶风沙的人,目光炯炯有神
红柳炽烈,像火炬
沙子做蜂拥状,他们没有卸掉
最初的防御
草格子,铁桶,锹,干裂的嘴唇
黑皱的皮肤
迅速扑过去,从低处捆绑
他们露出人间最美的笑容
还有更大的危险从远方滚滚而来
要制服它们,必须扎牢红柳的根须
现在呼啸的沙子身陷囹圄
绿洲飞快的涌动,像方舟逆流而上
从低处艰难的拯救大自然母亲
最后你发现,绿洲上蔬果流香
竟然穷尽你的大半生


爱在情人更深邃的眸子里
在夏天稠密的墨绿色的植物的冠上
在十里荷塘溢出的幽幽
清香沁入心肺无法自主呼吸的
月上柳梢头的夏夜的风里
在情话绵绵的七月章节
纷纷坐果微带苦涩的尘梦里
在把身体悬在草尖上
萤火虫的点点闪烁中的万千虫吟
碰撞星子的琐碎念白里……


桃花诗

之一 

以桃花为名写诗
可以省去,立项,申请,批复
这法定的手续。我的笔
为之一轻,写风一样的句子
在记忆里,催开春色,并充分
展开:那一道最高的山梁下
桃花林起伏跌宕,它肩负美学
和春天的双重含义
我欣喜,人面依旧在。少年时的
玩伴,她挽着一大群留守儿童
像呵护小兽,又像逐花的养蜂人
我惊叹于岁月的痕迹,和桃花的美艳
人与人,与自然之间
合乎逻辑
——那距离如同魔术师的障眼法

之二

桃花是一种事物,写来写去
是诠释事物的一种形式
春天,花开,花谢
在心中永远有怜惜和冲动
那随雨而来,随雨而去的激情
是跳跃式的。一个用诗歌说话的女人
以笔问心
如此笃定,是否过于自信
桃林里的欲望,像武士举起的双刃剑
它逼迫你,发呆,发痴
把自己绑在战车上
越绑越紧,不断反刍
“那头牛
不断用犄角向空气宣战”
那朵桃花越来越红

之三

此时的桃树还没有
含苞的迹象。一列火车载着春风
奔跑,枝条上渗出的血迹
似曾相识。它凝在还乡的路上
四溅的轮廓竟有了桃花开放的错觉
多年后,那光景仍在回放
亲人们,一部分怀念
一部分练习遗忘。我走向未来的我
努力保留以前的我,像是在为丢失的部分
懊恼,像是为完成一种仪式
桃树林欣然拥抱春风
一群表情分明的人,逐渐
集中。写桃花诗,食桃花粥
饮桃花茶,一次次,对同一朵
桃花,掏出不一样的赞美


时间的羽毛

从河水中取出一枚羽毛,骨瘦
如柴的时间,爬上被我翻烂的书页
坐在柴房里点燃柴锅的老人
熬煮体内剩余的水分
那个多年后的我,在这一刻
开始积累,指尖触到的可燃之物
那些脆嫩的词语,从春树上生出
葱郁,供时光纳凉,我摄取的眼眸
踩着露水的铃铛,扶摇直上
把每一片叶子都当成粮食,供养
思想,和情感。少数的时候
彼此相对安静,多数时候,因风生浪
颠簸之苦,让每一个幽居其上的人
不吐不快,像拔出体内的钉子
而时间的羽毛,以它的方式迅速补上


在雨中,我站成一株植物

是神播种的种子
雨,经过我的头颅,躯干,四肢
敲开泥土之门,我要打印
它们一路经过的
脚印,并腾出一只手,挽起季节
像挽起另一个我
在雨中,我站成一株植物
所有奔跑的事物,经过
我,跑进苍茫
我在相对的苍茫里,吐故纳新


葡萄藤

等葡萄从葡萄藤上长大
春天老成夏天
你,我坐在葡萄架下
听晚风的柔情蜜意,和别人揭下的相思
那一刻,是否有潮水漫过我们
拍打精神的堤坝
是否有人在葡萄架下
偷听,这两具徒然面对的躯壳
也许,你忘了,葡萄藤苏醒时
是谁,亲手扶起的
也许,有一天,葡萄藤死去
你我如两粒风干的葡萄
干瘪的内心再也
榨不出汁水
我会取出葡萄籽,那些
成熟的相思,会在你的面前
重新发育,不断的生成葡萄,也许会
被一只鸟衔起,去践今生之约


午夜铃声

铃声震动时,我正在沉睡
没有梦,也没有醒来
午夜的河浩大,捉住你飞远的目光
又松手,像捕捉萤火虫
它背囊上的小小火焰
潜入的山坳——
我,和你的出生地,它蹩脚的
发音像方言
牢牢的嵌入骨骼,肌肉,血管
每一个微小的细胞。直到有一天
背着它出走:过山
过水,过草地,过辽阔的平原
在某一个蓦然回首的相似处
停下来,失眠,捕捉蜗居外的流星
它掠过你,掠过睡梦中的我
坠向,那山坳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