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温永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8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温永琪的诗

(19 首)

无题

万物正被阳光照亮
我站在一朵云下
我是唯一一个
不发光的人


光孝寺的阳光

走进光孝寺
径直穿过办公室
把门拉上
掇了张凳子
靠着大门口的石柱
诺大的前厅
安安静静的我一个人
破桌凳
横七竖八
冬日午后的阳光
如此讨人喜欢
一会儿功夫
身子已暖
我活力满满
返回凛冽的人间


人民

去年
我看见了
人民的力量
在一个善良的医生
倒下之后
这一次
我又一次看见
在一个善良的同事
倒下之后
人民
平常平静如湖水
人民
从来澄明如湖水


婴儿心

风雨落进来
雷电之后
 
月色落进来
阳光之后
 
万籁落进来
万物之后
 
泪流满面的人
依然在流泪
 
缝制面具的人
依然在修饰
 
面壁修炼的人
依然在面壁
 
我的小眼睛
深邃如黑洞
 
我的胆结石
硬比舍利子
 
我的婴儿心
清浅似银河


柳荫街甲14号

恭王府里的传说
翠锦园里的旧闻
和珅的旧马厩
郭老的故居
大学士的土妞加洋妞
合计二十八
郭大文豪的婚事
一桩接一桩
人世自古梦幻真
难逃撒手谢红尘
沙尘暴刚刚粉刷了北京城
柳荫街飘起了漫天棉花


是夜,风清月明

活着 
一床之宽 
至多 
不过两米见方 

死了 
一棺之地 
俱往矣 
如今不过一骨灰盒 

赤条条来去有牵挂 
爱妻胆小 
敏儿胆大 

沙滩上晒太阳 
金刚经 
谈的什么心


狗日的梦想

年少时,想着快快长大
长大后,又有远游的梦想
一个梦想足以走好一生
而我时时有梦想处处有梦想
有了玫瑰还想拥有郁金香
上了长城抱怨秦汉的月亮
走进故宫竟生做皇帝的梦想
于是我说,真不简单哪
没有翅膀竟也想着飞翔
于是我说,一千个梦想
乐了一千回,苦了一千回
于是我骂,真够浑的
好好的此生被一堆梦想了却
于是我叹,去了狗日的梦想
方得一生平安


那只鸟

那只鸟突然不叫了
那只叽叽喳喳的鸟突然不叫了
那只烦人的絮絮叨叨的鸟突然不叫了
他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他开始烦躁起来走来走去
他开始咳嗽起来絮絮叨叨起来
终于有一天
他突然叫了起来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白日梦

现在,一切准备就绪
我开始作画了
这个城市的地下
过去属于地下党
属于特务
还属于黑社会
暗物质最后都败给了
移动公司联通公司铁通公司
供电公司自来水公司天然气公司
我很想打败他们
我在他们的包围圈里
画了个地下室
加上长沙发
大茶几
添上小小的自己
画中的自己
在铺开的纸上画着三居室
身后的墙上
速记员沈安娜在微笑
我为把自己画成了
一个孤独的地下工作者
兴奋不已


老邻居已经走了
新邻居
我已很久
没有看见
门紧紧关着
我上班它关着
我下班它关着
我咳嗽
蹬脚
哼着小曲儿
楼道发出回声
门始终关着
单位上
我聊起这事
一个年岁大的
冷冷地说
城市里
人死了
生了蛆没人知晓
也是常有的事
站在紧闭的门口
我壮着胆
深吸一口气
一股淡淡的花香
从门缝里
钻了出来
我模仿着高喊
“抄煤气了”
“抄煤气了”
“抄煤气了”
门紧紧地关着
门关得紧紧


花枪飞雪

月光之下
花枪明晃晃
枪尖飞舞
仿佛一片月光飞舞
林冲举起葫芦
酒的烈
飞上天空
以为总是有奔头
做好我八十万禁军教头
以为只是自己的错
野猪林无非是
一场误解
以为杀死官场
还有江湖
以为王伦死后
水泊梁山是海外神山
以为路的尽头
不会没有路
以为月光皎洁照亮人间
原来月光
不过是飞雪的幻影
这一支花枪
舞的
不过是几片飞雪


高僧和高人

长时间
打坐
处变不惊
谓之高僧
长时间
开会
口若悬河
谓之高人
高人会不会
变成高僧
不好说
僧是曾经的人
这个是
错不了的


无家可归

父母没有了
家也就没有了
家乡跟着没有了
人只好
在外面飘
有点像蒲公英
生根
开花
继续飘
永无尽头
现在还好
母亲还在
家还在
只是它
长出了高楼大厦
里面住着的人
亲切地叫我老乡


氓之妻

怨妇念叨的
只是伤悲
每天睡不着
每天
自怨自艾
不说快乐的话
不表开心的情
内心流淌着一江泪水
氓之妻不是
她也伤
也悲
无望的时候
刚毅
决绝
像一轮孤月
高悬在
先秦的夜空 


矮个子母亲

矮个子母亲
看着儿子
蹭蹭蹭
高出自己
一个头
蹭蹭蹭
又高出了
老公半个头
心中的石头
落了地
逢人便说
像他外公
像极了他外公
高高大大


月色暖

他说我会爱你
到地老天荒
她说万一死了呢
我会每天把玫瑰
放在你的墓前
谁都知道
这样的许诺
像海绵吸的水分
人们还是不断说出
在年轻的时候
在月色下


我的父亲

1967年
遵照上级指示
登上四米高的木架子
书写毛主席万岁
摔断腰椎
回家卧床两年多
奇迹般地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
与爷爷划清界线
保住了铁饭碗
2005年
送一大红包
三级伤残证尘埃落定


最后的愿望

两个老人
在医院的花园里
晒着太阳
一个
对另一个说
死后
要用布包紧
骨灰
就很完整
这是自己的
最后一个愿望


傍晚

十八点
风停了
两岸的灯
亮了
高楼也亮了起来
桥也亮了

模糊了起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