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前车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7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前车简介

(阅读:287 次)

前车,本名朱玉宝,陕西绥德县人。

前车的诗

(14 首)

年轮

你不能忽略,一些躲在你背后的事物
比如到处说三道四的风,推着你
像媒婆把我从一月的怀里,又推给二月
我刚松开二月的手,它又把我介绍给三月
……
我一直被它推着,跟月份里的女子,谈情说爱


临雪帖

开始描绘
但看这人间
是一块宽长的黑板,没有尽头
山川,河流
地人的迹
雪,是握在造物主手里的粉笔条
在黑色的黑板上,写满白色的字


春游

入桃林
我看到那些惊慌失措的桃花
提心吊胆的开着
被风吹动的,摇晃不定
一群蜜蜂飞过来
像盗贼
从一片桃林的口袋里
挨个搜了一遍,好像振振有词
呸!你这个穷鬼......


延续

白色的墙,白色的灯光
白色的脸
连衣带渐宽的人间,也是白色的泡沫箱
你看到的黑,是长在白昼里的一颗痣
指向夜晚......
这些都只是填满箱子里的土
我们都在一个压低箱里深居简出
是绿油油的一片韭菜
任由时光的刀子
一茬一茬的割,一茬一茬的长


清明

赶在清明之前,总是要下几场雨
打湿上山的路,脚上的鞋踩着泥土
留下或深或浅的泥坑
我踩着赶在我前头的人,留下的脚印
把这些脚印,踩的越来越深
像从新走过,爷爷走过的路
父亲走过。父亲走过的路
我又走过,我走过的路
在不久的将来,我的儿子也会走过......
我们都重复着这些脚印踩成泥坑,越陷越深
像一颗种子,沉入泥土
走在三月的山路上,到处长满了野草
那些死去活来的野草,多好啊
唯独那些死去的人,还没有发芽


春天

一年之计在于春
外出务工的时候,我带着牙牙学语的孩子
由南到北
我们坐在拥挤的绿皮火车里
她咿咿呀呀的声响
像一颗嫩芽
从车厢里冒出来
仿佛偌大的一列火车,是送信的邮递员
载着春天的消息
一夜传遍天涯


饮水词

听通知再三告知:停水了
在这之前,我依旧死不悔改
习惯于回家先洗手,再喝水
当我把水龙头拧开
迟疑了片刻,像一段爱情中,
曾经对着一个人滔滔不绝的入海口
如今干涸的彻底
一滴水,挣脱出来
于迟滞的流逝中,把自己拉长
在水槽子里,滑落成一滴感叹号


春耕

一块一块的方格子
像一个作文本
在乡下,那些不识字的农民
握着手里的锄头
在方格子里,写满了青春和粮食


雨水

每次从屋里走到屋外
仿佛这段距离就是一生走不出的界线
我无数次用重复去描述,洒水壶里的水
浇灌院子里早已干渴的泥土和花朵
昨夜梦里的雨,下了一夜
清晨醒来,梦中的雨水
醒在窗外,我坐在屋檐下
躲内心的雨。
这些熟悉的场景,都如同此刻
一片湿漉漉的内心,荒芜的心情在发芽
隔着一道墙
院子里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只是像目睹往日
用洒水壶里的水,浇灌院子里的泥土
和死去活来的春天


铅笔

我把芯
开进你挺直的高速隧道里
从前是长久的,这致使我缓慢
那时青春才露出头,爱情就用力过猛
是开始凸现就迟钝的铅笔头。
我在一张洁白的纸上行色匆忙,留下文字
也用橡皮擦反复涂改,关于爱和一些字迹模糊的女人
车轮一样滚过,被压扁的字迹
不能轻视,像气球一样吹起
我的恐高,重量,投射地,一一列举
站立,列队,从开头到结尾
就排列成一节节绿皮的火车厢,明确的压过一字成行的轨道
压出爱情的轻,坑洼,石头,火花
也向陌生人投石问路,驶过一段污浊的恋情史
现在,致使我缓慢的是铅笔刀削掉
越来越短的年头
我的芯,不断的被修减
时光短了
爱情短了
短下去的,更明了


见证

有光的地方,就会有影子
即使是密不透风的墙
也会走漏消息
我说再爱一次
我们就是那两个人
在钟表里怀抱,你追我赶
到地老天荒


老式冰箱

阴天,一阵风像天空叹出的气
内心更冷,像一台行走的老式冰箱,
依然是三间储存柜:头脑,身躯,腿,
很多的事物都藏在这里,保质期过期的爱,
保鲜膜里稍有呼吸的记忆,昨日吃掉所剩不多的青春,
火锅底料……
这些美好的事物,都体面地活着,
其实也只是垂死挣扎在一个空壳里,还妄想长生不老
此刻,我的心在冷冻室里
像一块常年不化的冰


故事

我忽略了窗外的风,和那些行走如风的人,
忽略了用年轻的钥匙,去打开被时光换掉的锁。
忽略了没有去攀登,一部内设楼梯的身躯里,你暗藏的玄关
一杯茶,冷在窗内
你没有看清谁的影子在此经过,就有一个什么人从我的内心离开
终于站立成一面墙
把一条房屋出租的消息,贴在墙上


与父书

年迈的父亲像一枚钉子
朝我身上敲打,一次被锤头敲偏的弯了腰
他正在一寸寸的,从我的身体里陷进去
每敲一下,就疼一下
仿佛我就是他这一生,都挣脱不了
甜蜜的陷阱和归宿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