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余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7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余伟简介

(阅读:2245 次)

余伟,江苏徐州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小说入选多种选集,多次获奖。

余伟的诗

(22 首)

火车在呐喊

我们站在火车轨道边说着悄悄话
火车从远方赶来了
火车的声音太大
我们的声音被淹没
我们开始提高嗓门说话
火车的声音更大
它的声音压倒了我们的声音
我们说的话谁都听不见
只能听见火车在呐喊


由鲜花溃烂想起

许多事物
一开始都很美好
就像花儿一样
含苞时很美
开放时也很美
到后来就开始溃烂了
就一点都不美了
即使这样
它们还占据着位置
还不肯退出


又见向日葵

好久没见到向日葵了
在夏天的田埂上
又见到了向日葵
还是从前的样子
还在疯狂地围绕太阳旋转
只是我再也不是从前的我
逝去的日子
燃烧后化为灰烬
又被大风吹走
望着向日葵在骄阳下熊熊燃烧
我心如止水
仿佛死过了一回


故事

我们在台下做事情
他们在台上讲故事
我们力争把事情做好
他们努力把故事讲精彩
他们讲故事讲得唾沫星四溅
我们做事情累得汗珠子摔八瓣
我们把一件事情做完了
他们还在讲故事
我发现我们做的事情
真的不如他们讲的故事动听


安放

祖国幅源辽阔
有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
却仍然有许多穷苦百姓
找不到立身安命之地
祖国的领土真大
大得让我的忧伤
无处安放


黑幕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没有星星
不见月亮
夜空宛如
一个巨大的黑幕
我不由地
想起人世间的一个个黑幕
它们与天上的黑幕
是否相连 


读《皇帝的新装》

皇帝的新装是假的
皇帝的裸体是真的
 
大臣们的赞美是假的
那个小孩说的话是真的


活着

以前我们为梦想而活
活着活着
梦想消失了
我们开始为现实而活
为生存而活
为活着而活
在活着的路上
有几位朋友先走了
那天,几个还活着的朋友
又聚一起喝酒
从前我们对酒当歌
现在我们借酒浇愁
那天,我们都喝多了
记不清是谁
又提起了我们的过去
提起了那些己死去的梦想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泪水的闸门,任它滂沱


国务院政府津贴

在酒桌
偶遇一位教授
他自豪地宣称
他已经享受
国务院政府津贴
回家路上
碰到一位发小
他是一名中国特色的
下岗工人
媳妇跑了
儿子也带走了
生活没有着落
他告诉我
他也刚刚享受
国务院政府津贴
低保


偶遇

以前我骑自行车  
在乡村大路行驶  
时常听到  
有尖锐的警车喇叭声  
从身后传来  
我忙闪到一边  
为它们让行  
一排排警车  
里面装满了荷枪实弹的警察  
我知道里面还有死刑犯人  
是到远处那片树林里执行枪决  
前不久,在这条路上  
我又碰到一排排警车  
阵容更加强大  
车队按着尖锐的喇叭  
从我身边呼啸而过  
我以为又是枪毙什么人  
这回我弄错了  
这一次是市长视察工作  


十五的月亮

真大  真圆   真亮
月光照亮了上夜班女工们脚下的路
让她们躲过那些沟沟坎坎
月光鼓起了她们的勇气和胆量
对走夜路不再害怕
今夜  那些干坏事的人都不敢出来
皎洁的月光让他们无地自容
今夜   月光消解了多少罪恶
又给人间带来多少温馨
十五的月亮   你真好
你要是天天这么大
这么圆   这么亮
那就更好了


它们来自泥土
经过了火的洗礼就变成了这摸样
它们被运往城市乡村
与沙子水泥融在一起
变成一间间房屋
挡住寒冷
守住温馨
也守住许多秘密
许多人在此出生
成长  爱或恨 死亡
许多房屋变成老屋
许多老屋被拆除
旧砖被农民工清理运出
有人把这些旧砖买走
用它们又建成了新的房屋


上帝与玉皇大帝

西方有上帝
东方有玉皇大帝
我搞不清
他俩谁的岁数
更大一些
也拎不清
他俩的官职和权力
哪个最大
更不知道
他俩的法力
谁更胜一筹
上帝也好
玉皇大帝也好
都不能解决
我们的温饱
要想活下去
想活的好一些
他俩谁都靠不住
还得靠自己


正义

正义往往会迟到
有时当正义赶到时
受害者已变成一堆白骨
施暴者也变成一堆白骨
正义只好对二堆白骨
庄严宣判
这一堆无辜
另一堆有罪


旧报纸

一张新报纸常被人们争相传阅
上面常有许多好消息和坏消息
有时还有爆炸性新闻
在政府机关办公室里
它配合着烟和茶
帮助许多人打发掉
许多无所事事的时光
一旦被翻阅过后
就被丢到了一边
很少有人再去碰它
后来它们被用塑料绳
捆成一摞摞
收废品的人把它们买走
又把它们卖给了水泥制品小厂
在那里  生产楼板用得上
这些旧报纸


奶牛场

世上最可怜的动物
莫过于这些被关在牛栏里的奶牛
这些美丽的奶牛
这些没有见过异性的奶牛
这些被人工授精生育后代的奶牛
在它们在产下幼崽几天后
怕它们影响产奶量
养牛人就强行将它们的孩子抱走
它们撕心裂肺的哭声
也没能撼动养牛人的铁石心肠
不要指责这些养牛人
他们也是按照规则运行
可有谁去怜惜这些可怜的奶牛呢
这些默默吃草产奶的奶牛
这些见不到异性的美丽奶牛
这些见不到自己孩子的可怜母亲

在奶牛场
作为贪婪冷酷人类中的一员
我能对奶牛们说什么呢
我真的不敢面对奶牛们泪汪汪的大眼睛


教堂

这里什么人都有
善良的
邪恶的
老实本分的
无恶不作的
高的
矮的
胖的
瘦的
老的
少的
男的
女的
变性人
商人
艺人
工人
农民
吸毒的
卖淫的
嫖客
赌徒
恶棍
骗子
法官
政客
全都包括
都为了
一个共同的目标
上天堂
如果他们
都上了天堂
天堂不变成了
人间的翻版吗


尘土

云在天上飘
有彩云
有白云
有黑云
变幻莫测
潇洒飘逸
要不了多久
它们就会变成雨
归附于尘土
包括天上美丽的彩虹
也将被尘土收回


黄河上的羊皮筏

这些温柔善良的羊
这些生性懦弱的羊
这些逆来顺受的羊

谁能想到,在它们死后
它们的皮囊竞还有
这么大的力量

就是它们把那些
杀过它们
吃过它们的人们
一个个渡到彼岸


野花

那些野花在山的陡坡上静静开放
它们似乎并不需要人的赏识
它们只按照自己的意愿生存
就像鸟儿张开翅膀一样
轻轻的把自己的花瓣一片片打开

那些长在陡坡上的野花
快乐地开放
快乐地凋谢
快乐地亲吻泥土
并把自己融进泥土中
泥土里充满了它们的芳香


蚂蚁搬家

我喜欢蚂蚁
它们的身份和我一样卑微
它们在人们脚下默默生存
我喜欢看它们忙碌的样子
它们的力气大得惊人
竞然能举起超过自身体重好多倍的东西
叫人自叹不如
那天清晨
在城市的一个角落
我看到了蚂蚁搬家
它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动着
不知道它们要搬到什么地方去
我从心底为它们高兴
我想它们的新家一定更大更温馨
我幻想有一天
我也能和穷哥们一起
像蚂蚁一样搬一次家
离开我们矮
小破旧的小屋
搬进宽敞明亮的新房


酒店鱼缸里的鱼

命运之手把它捉住
从此它离开那条大河
生活在这个玻璃鱼缸里
它不停地游来游去
游了几百里,几干里
却始终没能游出那个小小的鱼缸
眼泪己流光
泪水在鱼缸里和自来水融在一起
多少次梦回到大河里
回到伙伴们中间
醒来后它找不到那条
在梦中闪光的河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