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龙洋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7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龙洋简介

(阅读:988 次)

龙洋,60后,陕西省西安市人,职业教师。诗文散见于报刊及网络平台。作品有幸被收入诸多选本、读本,偶有获奖。

龙洋的诗

(17 首)

中元节

中元
山青翠
树青翠
墓碑青翠

我猜想
那些亡魂
活着的人
都曾有
同样青翠的心


鹰跳崖

收敛了搏击与呼啸
鹰猝然跳崖

子弹出膛奔赴绝望
没有人听到枪响

那么多雪没有融化
积压于翅膀之上


豆腐

刀子很锋利地
在它柔弱的躯体上
交错纵横
来不及
喊一声疼
就被拉去沿街叫卖


处暑

天变凉了,只有
屋子里的陈设不变
相框里老头子眼神不变

儿孙们都飞走了
只留下她
她也就剩下一天三顿饭

每顿饭她都摆上两幅碗筷
每一次老头子
都会坐在她的对面


老屋

灰的天灰的地
容纳老房子灰的躯体
灰的风灰的雨
灰鸽子低飞灰的记忆
一切老骨头,都会
被血肉灰色咀嚼并撑起

灰窗户,灰灶台
灰的空间被时间打开
灰桌椅和灰箱柜不离不弃
墙上的照片灰成尘埃
斑驳着脸孔眼睛睁开
如一列呼吸灰烟的火车
撞击我呼啸而来

告别的时候,我真怕
灰照片里撕裂一道缝隙
突然有几双手伸出
抓住我不放
它们释放灰色声音
瘦骨嶙峋地喊我回家


无花果之花

它们往往被忽略
源于内心的卑微羞涩
或为躲闪风雨而惧怕
果实都是隐忍的,以至于花

如同父母、我和芸芸众生
所有挤压在季节肠胃
埋头于果实里的挣扎
他们都曾经开过花


镜子

明亮如功德,晦涩如罪恶
照它便如鱼钩,垂钓上钩者
都是影子,如你我

不愿意说破,卡夫卡甲虫
不喜欢夸张与变形
借别人图像,给自己音容

飞驰的贪婪,糜烂了眼睛
梦呓是词语,诗行如棘丛
白发三千,走不出围城
很多倒下了,如蓬草
更多地起身,追赶风

我是罪孽啊,泄露天意
有了亵渎,惩罚高举
鞭子,如影随形


高空花园

围土作城。粮食、水滴是饵
钓住吐泡的鱼,睥睨的鹰
蜷缩了眼睛臣服于圈养
土地却在叹息,轰响如雷霆

眼睛刀子般看着时光
如果忍不住从高处跳下
辗转奔走于故土
给自己放生,坠落如花


鹦鹉寺

鹦鹉早已离去
留一处庭院,看守晦明
春花水月难了,草树斑驳
深深空空,如它的眼睛

寻觅。斯人独来往
捻碎九九八十一颗念珠
借一方古迹,诵自己经书

祈祷声细小如秋发
不道破苦厄幸福于未知
只需要一声真实的啼叫
就甘心皈依轮回一千次


如果一只狗学会说人话

如果一只狗学会说人话
立刻封杀。首先割断它舌头
其次剥了皮安寝,抽了筋食肉
狗脑狗心狗肝狗胆下酒
死硬的狗骨头煮透了粉碎踩进地下
让它永世不得发芽

罪名是莫须有的
除却怂恿人学着做狗
最关键的是
它究竟会泄露人多少秘密啊


野鹦鹉之死

樊笼里的叫声空空如也
羽毛的亮色斑斑点点
挣扎与梦幻齐着根儿隐去
不向衣食安乐强作欢颜

故林一时间冷静得可怕
每一个美丽喉咙都感染了伤寒
默哀吧你们这野性的伙伴

这些鸟会在下一个黎明喧闹
自由不来自学舌的压迫
它们对日子充满了贪婪


狙杀令

警告,警告,警告
你已进入射程,正被锁定
那些指令连续发出
变换着位置,不断提醒

发令者就是执行者,来自
亲情、夙怨、嗜好、念想
来自风景、时间、事件
来自某句话,或诗

来自用血浇灌的罂粟
来自用血奉养的妖魔神灵
喝饱了信仰供奉
它们正睁大了通红的眼睛

你不是风,即便是风
也会被捕风捉影,无处遁形
不愿意自行了断
就一枪毙命


予己书

我的半生
都在栽花种草
不想如屈原树兰九苑树蕙百亩
我的花草是一只只飞鸟

我一直在鸟声婉转里生活
教自己也在教它们歌唱
在风霜雨雪里歌唱平凡
土地的四季
泪水与阳光

它们最终会飞走
因为衔着我的_种子
某一块土壤石头
猛然就会吐芽开花


父亲画像

父亲说
曾经给自己的父亲
画过一幅肖像
比毛主席的像还大

他没有说
那时候因此
被批判了好几年


一棵树的遭遇

四天以前,一棵树
不幸被风拔了萝卜

第一天很多人围着它哭
第二天大家讨论前因后果
第三天有人建议给它挪窝

第四天,湿漉漉的尸体被锯成了七页厚板
曝晒在德义善
棺材铺的后院


稻草人

鸟们公然
把粪便堆满他头顶

他瞎子般眼睛虚空如黑洞
他哑子般嘴唇紧抿如上锁

它们有理由以为
他到死的技艺只是缄默

直到他被掏空露出骨骼
白森森地交插
两把长刀


和春天握手

和春天握手
和花草树木,虫鱼鸟兽
山河沟壑,皇天后土握手
和日月星辰,风霜雨雪
雷电云霞,黑暗光明握手

和父母亲友,和邻居及外星人握手
和男女老幼,健康疾病贫富贵贱握手

和哭了笑
生死存亡者握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