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浮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24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浮石简介

(阅读:613 次)

浮石,本名何凯,湖北荆州市人。1989年底开始诗及散文诗创作,1995年初春辍笔,2016年初冬重拾。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浮石的诗

(16 首)

秋天

他回来,临水结庐
只是长江荆江段不见
江豚,扑腾出少年的浪花

防浪林的枝条上蘸满霞光
他想写信告诉那时的
邻家女孩:
 
当年那只邮箱
刚刚刷过新漆像蓬勃的春天
不像现在这个季节
什么都黄了


中元节

父亲,您等等
等尘世的喧嚣在黑暗中渐趋消散
我给您捎去黄金、香车,您只遇到过
善良、唠叨
为您生儿育女的妻子

——我的母亲
常在子夜
用瘦骨嶙峋的身体咳嗽出
您遗留的疼痛

今天的子夜
我会在逐渐冷却的火焰里
等待。等待您率领
一群传说中的将士,重涉人间

尘世时长时短的影子
在出生、阶级、立场里
是遥不可及的尊严
它拖着长长而微弱的彗星光焰

您已不是光焰
照亮我小小的宇宙。
是黑暗中的风!您收敛在世间的影子
穿越母亲的疼痛
我眉宇间的山川河流

今夜的清辉里
随风,愿您逢山过山遇水斩水
不作凹凸世间的停留


月色

想想不是石匠的父亲
一生都在打磨一块石头
直到把自己从里面刨出来又放进去
母亲每到晚上就咳嗽
像锤子敲击一块石头
 
父亲披衣下床,试水温、喂药
月光下,很多事物明亮起来
如今,身着50年代旧军装的父亲
在墙上的黑边相框里不言不语


清明,我努力隐去悲伤

春天豢养的一群风
与旧枝上重生的柳芽,擦肩而过
与我努力隐去的悲伤,擦肩而过
与那年冬天凿入您名字的坚硬石碑
擦肩而过

我把它们带到清明,带到陵园
在一种虚空中,用桃花的鲜艳
覆盖哽咽的苍白
托梦给我吧,父亲
人间之外是否阴冷寂静?
没有白云支撑,我的天空空空如也


鱼,我们

动车、的士和共享单车上的人 
在家宴中和葛洲坝下游的 
一条鱼相遇  

他们都在初冬的阳光里
寻找旧时光中的爱情

大寒未至,是火锅
遗忘了尘世的山河 
帮一条鱼抹去七秒钟的记忆  

可惜我们不能代替它,游荡 
在花椒、生姜和大葱包裹的 
沸腾而浓稠的失忆里  

它的鲜嫩散去后 
头顶闪烁的星星,将把我们 
短暂一生中最清澈的部分
唤醒 


召唤

锈蚀轨道,氧化铁的味道
比长着金属翅膀的大家伙
摩擦混凝土跑道的
喘息更清晰

远货老货车从郊外
潜进城市中心
一部分混入一杯隔夜茶中
另一部分藏在老式挂钟
 
蜡烛在书中慢慢失去火焰
微光里,海明威
招了招手,一个叫做曼诺林的小男孩
坐到了我的身旁


蒲公英

说好将行囊和道路
安置在一只鞋上
随我浪迹天涯的呢?

春天的栅栏外
蛰伏着冬天的凛冽
冻伤的、离去的都猝不及防

“活下去”!除此之外
一切都可无意义
你安静的孤独令我悲伤

我们等,等风
不再执迷不悟不再挫骨扬灰


再到东辰草堂

春天的油菜籽
已由黑色的微小颗粒
蜕变为五月餐桌上
鲜亮的部分
一盘微红的基围虾
替我们在正午的东辰草堂
渲染彼此的醉意
 
窗外,垂盆草
攀沿在四合院墙壁上
那些触须曾在
庚子年的前额颤抖
劫后余生,我们在阳光中颔首
碰杯、溢出心中的感动
 
篱笆边的石磙
依然坚硬、沉重
它曾碾过凹凸的日子
用小麦和豌豆喂养我们
太阳晒着石磙
也晒着这脆薄、易霉的人间


子夫

子夫在雨中
在民俗馆东辰草堂的院落里
很多类似的子夫
按照预定的队形排列

雨水帮他们
忽略曾经的风霜和伤痕
如衰老而沉默的父亲
遗忘他的蓑衣

其实子夫
是铺在许多碎石中
一块石磨上凿刻的名字
它来自张家台

从大堂到茶室的巷道
遇到子夫
雨水刚好滴上我的睫毛
然后顺着脸颊滑落
像纠缠的命运松开了手指


中秋

小院中央的圆桌旁
幼小女儿的欢乐
在鲜花、月饼和水果间
盛放。
照我的月光沾满尘埃
落满院子

用天堂里奶奶
生前种植的桂花
泡制一壶月色
今夜,我洒水、扬帚
重新清扫
内心的荒芜


路过图书馆

照在冬青树上的阳光
也照在空地上
几只麻雀扑楞起尘埃
细小的足迹
前一刻还落在
多年前靠窗的那本书上
这是我去往三甲医院的途中
产生的幻像
而现实是:
戴着一次性口罩的医生
通过镜片
敲出化验单上的生僻字
是我曾叫不出姓名的熟人
他们引导我
历经各种冰冷的仪器
窥视貌似完好的表象内
开始的塌陷



在荒原疾驰
在天空下面疾驰
 
我镶嵌
在地面上的屋子里
在两种颜色的夹道里
 
豹,仍在疾驰
我隐没于豹腾挪的四蹄
安坐于花瓣中
 
豹,仍在疾驰
豹,抡起长长的尾巴
击痛我猝不及防的目光


阴天里我看见自己的影子

看见自己的影子
是2岁半的为为牵着我散步的时候
这是一个梅雨后的阴天
周围的事物
被阳光在云层里收敛的手指
卸掉辉煌的面具
为为从我手中挣脱既定的方针
小小的足迹印在松软的细土
我突然看见自己的影子
从各种角度随心所欲
张牙舞爪  变化莫测
有别于光影下那种
或东或西的温文尔雅的描摹
阴天里的影子
比我本人更加真实厚重
这是午后略感荒凉的旷野
长期日照的结果
形成瞬间的经验
一种彻痛的怀念犹如
梦中的爱情
使我心如止水


云或者秋天最后的一只苹果

一九九三年秋天的正午
阳光明媚
我来到一座果园的外面
看见那些果树
以及秋天里的一只苹果
我看见最后的一只苹果
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一只小花狗
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摇着尾巴
多年来的我
干着赖以生存的活计
忽略了许多琐屑的细节
风从我的耳边
穿过高高的栅栏
天在我头顶上篮
我试着伸出手
我知道我伸出去的手
只意味着秋天里
这最后的一只苹果
就要落下来
这时,一朵白云
远远地飘了过来
白云与小花狗和护园老人
以及最后一只苹果
是我所看到的秋天的全部
我重新回到书房
点燃一支烟;写到:
云或者秋天
最后的一只苹果


人间

脊梁冒着热气
渗出的喘息
折断一节一节的前程

小溪划开山丘脚下的平原
茂盛的水草 
掩埋鲜红的花蕊

触及隐隐的雷声
抹去闪电失明的雨水
梅花的创口慢慢合拢

婴儿的白昼褪尽
老人的夜晚来临
你我无法回到自己


白房子

城堡是卡夫卡的
女人不约卡夫卡
卡夫卡不结婚
城堡便是空的

白房子是我的
在很远的海边
油漆是白的
木头是木头的颜色
天很蓝

我已拒绝九十九个女人
和一个妓女
第一百零一个来自海上
明晃晃的浪头打过来
白房子黑了下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