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龙晓初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24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龙晓初简介

(阅读:171 次)

龙晓初,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加拿大7天报专栏作家,作品发表于《星星》《延河》《延河诗歌特刊》《风流一代》《作家天地》《中华文学》《作家周刊》等报刊杂志,入选《2018中国青年诗人作品选》等多种选本。2018年12月参加在浙江举行的中国青年作家培训。

龙晓初的诗

(16 首)

母亲

从母亲的年龄减去
她的双眼
这轮日暮西沉的夕阳
仍然紧挨着我的晨光旋转

从她的皱纹里抽取
我的年轮
透过天窗洒下的星星
偷换过灯下缝补的针线

从她的脚步声中
安顿好我的方位
一盏灯因墙壁收拢
不再暗灭
请轻一点推门

远行结伴而来的时光
一路上删掉言语
像一个人的辞海
不给标点符号留下一点儿空白


村庄的秋色

如同游入一片金黄的麦浪
那些遗失的光阴被林木遮挡
所见和走远的光没有交错
旧房子像高山被白雪所淹没

那一丛丛立着的芒草
衍生着日复一日的养份和生长
几百年前村庄的传说
在秋的季节里掉落

远处的高山草地放牧过无知的牛群
缓慢的秋风稀释过你走过的风尘
与夏的炎热纷争

曾经的喧嚣如隔空远去我们席地而坐
幽静的夕光下有一座古寺的塔
这仅有见证者望着荒废的田地 渐成空旷


路灯下的影子

路灯下,影子渐行渐远
与陌生人的身体融合
黑暗的树木寂静无声
意像深沉。空气弥漫着腥味
张开翅的双唇,对称的双唇
河水,渔船,渔民进城
田野,农作物,老鼠进入城市
他们偷走了父亲种下的种子
让黑暗交给黑暗
让夜晚接受他们
让夜色偷窥我的影子


隐密

必有什么是不能言说的:
街道  号码  脸  身体,或者
教堂的尖顶
必有不可言谈的  它比罪恶更轻
甚至不属于爱和秩序
可它轻薄如雾  散发诱人的氤氲
被编上顺序的房子在夕阳里沉没
人们讲着:相遇、分离和死亡
人们说  自由和正义同样稀有
光明的一切里我们是晦暗的分子
必有那不可言说的  它吞噬着
寄居在海角的软体动物
日复一日用恶臭和贪欲整理
一排低矮的书架  透过
盈着渐冷的泪的眼睛
读到:
你的名字。


写一封信

写一封长信,比
古时驿道还要长
每个字是一粒石子,每个标点
是一个模糊的路口
混合着所有在深夜涌出的泪水
榕树的根须缓缓探向,那株
结尾处的三角梅
下雨的时候,信客们衣衫湿透
回眸抱歉地看着 
两头久远的来路:
我们在这信的道路上 
往往复复地行走
走过一颗颗石子和一个个路口
却总是隔着云起云落时
空荡荡的回声


女教师的一个下午

她在教室窗边坐下思考
下午没有雨,只有风吹过两片云
这些她都没有看见
直到窗口暗下来
直到一面镜子开始动摇
仿佛有些事物模糊不清
 
蝉在周围微弱地唱着,叶子很懒
他们已经沉默了很久
不得不发出响声
她才发现 ,很多提问,学生渴望的
都必须在下午独自完成


将他山所见记入庭院
你戴黄纱笠,避开光
不与森林说话
不与叶子点头
走在山中像在山外
 
对于那些眼熟的
我也不分析,探测
为一双起雾的眼
我要失去某时的眼
为一个点到一个点应有的路程
我要失去某些声音
我也走进院落,不扣门环
走出来,不说路过


无题

一定是过于炎热
鸣蝉嘶哑在树枝上

快艇飞速而过,卷起
崩裂的碎浪,像河流沉默的回声

树荫下的人们聊起
跳河的疯子、溺水的儿童、河神的传说
以及河面上泡肿发臭的猪

好像有那么一些人
来过,又没来过
好像有一些事物
看似消失,又似存在


一盏风灯,用旧了的时光

洁白的私语,万千的灯盏,让夜色
渐次呈白。风薄得很干净,正摇摇晃晃地洁白
行走在夜色里的人,那是北部湾空出的遗漏
为了抬头,要学会潜心
一盏风灯,立在自己的位置,总是那么恭敬
似乎在隐去我们用旧了的时光……
 
一边是好像有心人设计,长尾螺横卧,魂魄
锥子一样深陷沙痕间;一边是迎迓而来的
万千洁白的灯盏,滤去连同海草生长的欲望
淘滤之后的过往,一粒一粒,凸现着一个
声音。忙碌的湾畔,我是哪一粒灯盏
以纤弱的咸涩和苦难,燃起整个湾畔的
浩大。不远处,是谁摇摇晃晃的背影在前行


荒地

山上到处是吃草的羊群
我和他们不一样
我一无所有
风有风的方向
落叶有安息的地方
唯一爱我的河,在上游
流向是分叉的
我站在凹下的荒原上
当我躺下时,它就凸了起来
像大地上长了颗黑痣


砖窑

那么密密的泥块
垒成天的圆
火焰在里面舞蹈
映照着烧窑人的脸
那黑炭一样的颜色
只有水,才能还他们原来的面目
很多人,一生都洗不清了
在时间的等待中
一只花瓶,一个瓮
凉成了廊檐下的旧物
和默默的哀愁


路灯下的影子

路灯下,影子渐行渐远
与陌生人的身体融合
黑暗的树木寂静无声
灯光是零碎的影像
意像深沉。 空气弥漫着腥味
河水,渔船,渔民进城
田野,农作物,老鼠进入城市
他们偷走了我父亲种下的种子
让黑暗交给黑暗
让夜晚接受他们
让夜色偷窥我的影子


春天

土豆开着星星点点的花
一些雨水,顺着祖母的廊檐
落在了过路的蚂蚁身上
一座柴扉,有我一直热恋的长春藤
夕阳默默地升起,又默默地落下
每一株植物都具有美德
这里的春天,比别处都长


被时光遗落的画面

霜降那天,院里的菊花正好开放
一片阳光从瓦缝落下来
点燃飞翔的昆虫和匆匆的尘土
 
花苞抱着枝桠,开花时只想开花
简单,纯粹,不说什么话
人们不关心他们打开多少朵,落下多少朵
 
秋天的光阴有时是荒凉的
老房子越来越冷,他们会记起儿时的家
墙上贴着奖状,无忧无虑哼着童谣的孩子
 
父亲那被日子砸弯的腰,牵着我的手
脚印踩落三行,或者两行
走过染着风霜的石板路
被时光遗落磨旧的画面,斜倚在夕阳里


夜雨寄北

思念不见日光,仍似树木疯长
唯独被光阴遗留空房的人
才有资格说夜凉如水
他带来的一场雨,有时无法防备
亲自给每瓣花朵写下思绪:
忧愁,盛开,含羞
这不仅仅是一场雨的全部
还夹着轰隆的雷鸣
敲打出一道道亮光
这多像午夜疯狂倾诉的人
把南方所有的潮湿,都指认为来自于北


四月

我听到一些事物在行走的声音
春天的鸟儿,草地,种子和风
身体的旷野,正逐渐扩大
 
四月,谁在拨响岁月的回音
请让我掀起生命中的浪潮
蜷缩,伸展
每一粒尘土都会温顺,服从
 
风吹过原野,吹过闪烁星空
我们都归属于这片大地
站在这闹哄哄的人间
交出身体热忱浓烈的那一部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