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周贵亮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24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周贵亮简介

(阅读:275 次)

周贵亮,笔名思宇,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出生河北康保,供职河北宣化。出版诗集四部,散文集一部。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诗文数篇。

周贵亮的诗

(18 首)

活在父辈的酒盏中

今天,桌子不说话,它只见证
把父辈们留下的酒盏摆放在面前
我们皆是从无水的还乡河游过来的鱼
蹦入酒盏寻找他们的英容笑貌
打捞父辈走失的目光和背影
做回孩子,再被父辈养育一次
在父辈为我们留下的酒盏中
游来荡去,彻底陶醉

就让我活在这温暖的港湾吧
让我在酒盏里自由地呼吸
我必须吸纳我所经历的全部岁月
包括风雨、雷霆,坎坷和迷茫
也必须吸进父辈的艰辛和痛苦
吐出我的感动和感恩
然后,轻轻握住这只温润如玉的酒盏
绝不让它裂损和破碎
那怕酒盏里面只有一滴眼泪
也不至于让我窒息


朽木

其实,我就是一截朽木
任你说出下半句
躯干上会生出一些青枝来
证明我还活着
逢春勃发

由此得出结论
我还在有效地生长
躺在有水分的土地上
像一条刮去鳞的鱼
时而会蠕动几下
开口呐喊一声

不过,我还是倒了下来
或是根须出卖了我
鼠洞瓦解了我,风吹倒了我
跪在石头面前
它是硬骨让我崇拜
我有一定韧性
能与石互补不足

我们都会承受重量
接受锋利的锯子
以及人类刻画出的锦绣
和镌下的墓志铭
为了美和记忆
我们能忍住剧痛
 
绝不接受火的烤问
只在火中奉献
倾情点燃黑暗温暖周遭
拒绝涂炭自然和生灵
不做釜底抽薪
和蚊虫不咬的沉香
太过高贵就会失去棱角
被打磨成佛珠

终不知摩挲我骨头的人
到底悟出了什么
他们口中念念有词
总想幻化成仙
身体却难发出光来
而我只愿做一把扬灰
催生青草,足矣


把我还给祖先

把尘埃还给土地
把雨水还给白云
把我还给祖先,
当一回遥居山洞的古人

水帘是透明的
山果是酸甜的
一块石头挨着一块石头
它们不再横眉冷对
互相承让,握手言和
即使撞一撞膀子
也只为取一束天火

树冠皆为庙宇
涧水敲在石背上
如木鱼声的脆响觉世清醒
石头披着风的袈裟
开出雪色莲花

虎豹和狼虫口衔橄榄枝
举着和谐的语录
它们不为生命妥协
只为自由抗争
我,和它们一样
或高居、或低处
都是一次梦的穿越
能在此安生立命
也算与己妥协


鱼和麻雀

鱼缸里的一条鱼
喋喋不休,另一条鱼
在目不转睛地聆听
大部分时间两条鱼在游动
水波随鱼逐流

枝头上的两只麻雀在辩论
它们跳跃,叫唤
情绪暴躁却保持克制
保持着距离和警惕
这是麻雀生活的方式

鱼活在小小的水晶宫里
看似安逸唯我独美
鸟飞在无际的天宇中
用翅膀破风裁雪

安逸之鱼活在别人的屋檐下
一旦倒塌险情四伏
辛苦的麻雀搭窝在高处
遇险即飞远,麻雀
活得多么自在


柳川河

蓟州有花事
烽火早传过了居庸关
京西一地春气
万柳园走来寻柳的先生
 
柳川河已渡不过铁马
怅容使他老泪纵横
忆想满冬凌厉的寒矛
不透他坚实的盔甲

那钻石般的情愫
折射出柳川河冰季的
意志和风骨
而春风,这碗蚀骨的酒
在河水咆哮之日
已完全让柳川沦陷

无数朵浪花像在回头打问
柳川河的似水流年
堤岸上的杏花正在怒开
演义一场爱情的追逐

我看见,柳川河里的浪花
每起伏一下
杏花便落英一片
望城楼上荡起的烽烟
刚好融入暮色


我为标本

抽走肋骨里的刀
拿去我的皮肉、脏器和血液
百叶窗为风打开
低在尘埃里的灵魂
正在向上攀爬
为窗的肋骨此时为梯

场面太宏大
我享受云花雨酒风歌
灵魂又一次失重
不,重新回到尘埃之中
一只手摩挲着百叶窗
却荡漾起了琴声
我合掌夹住飞来的雪花
世上最小的蝴蝶
扇起远方的海啸

那个需要救赎的人
站在我的肩峰
头颅里藏着环球人物
圣经,诗歌,枫叶
你还要什么请说出来
给你百宝箱——我的头颅里
放着老式望远镜
留声机和一百张我的唱片
你只需听后四十四张
曲如一瀑流水
空灵而清脆
你便是我的知音

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你需在我山顶渐黄的草丛中
捉那条喋喋不休的虫
它是秋后的蚂蚱
不再蹦哒,只做标本
半世里的阴霾
落英一般随风散开


春风正好

千里之外的马蹄声击鼓春天
一阵紧似一阵
骑马的信使抱着杏枝
往二月里赶
半道上杏花就开了满枝
被风碰落的花瓣
香了一河桑水

春风好像吃醉了酒
一个劲儿地握着二月的剪刀
石头还是那块石头
只是白布被染成了花布
老树伸长好奇的耳朵
打探流水的去向
 
杏林里的雪下个不停
踽行的少女收起了油纸伞
只让雪花落在她肩头
瘦而不枯的雪走在春路上
沾泥也带着杏芬
在山崖头钓雪的仙人
朔风已把他吹成雪神
斗笠是他小小的凉亭
撑在他的头顶

看上去,仙人似有忧郁
少女说春风正好。


我在远方种春风

你说光是窥视者
它不怀好意
窗帘闭合,灯光关掉
你只需一个暗影
你说暗影里有我也有你
月亮为你投进清辉
这是桂树透明的手指
场景是真实的
而我却不在
不要为我续茶
我知道天太寒冷
茶会凉的
请原谅我不在你身边
我在远方开荒
为你种春风


一些词是你的兄弟

在半路上,捡回丢掉的词
让它重新配有用场
若你是坦诚直率的人
这些词不做盾牌、搪塞和标签
你要紧紧地捂在心间
让它变的暖和起来,柔软起来
与你的肤质相同血型相同
永远相信是你的,就像注册过的商标

但有些字词有时也属于别人的
就像爱人一样,只是你选择了她
一片荒地先你开垦,莳花种草
春有百花,夏有碧意,秋收果香
这字词一直跟着你,不离不弃
它们不是保镖,也不是随从
更不会欠下你什么
只当你最贴心的兄弟


我发现头发的僵尸

起床,撒尿,洗漱
习惯了这种仪式
简单而舒适
镜子中的自己
移进来又移出去
像一个小丑在演独角戏
苍老的容颜
带有古木的成分
好像继续在生长
我发现了头发的僵尸
它选择死亡的颜色
在黑白之间


往事

蝴蝶在冬季振翼
将朽的花看到春光
瀑水失重,倾涧
山河动荡不安
箭矢和白骨被雪掩埋
时间仿佛静止下来
窗前依旧明月光
屋檐下半张阴影里
住着骚动的蚂蚁
两块火镰撞在一起
蝉丝瞬间化为灰烬
我在灰烬中捡拾
过往的余火


忧伤

掩帘处我看到
你忧郁的眼睛
与一缕月光交织
走近布做的风琴
我听到了你忧伤的心歌
半盏茶浇透夜色
一枝花笑对玩石
春风依旧婉约
旧时光是一把钳子
正把我的心夹疼


秉性

须仰起头敬畏日月星辰
须弯下腰深谢山川河流
须珍惜每一粒粮食
须记住远去的炊烟
腾出心空存放乡音
高置家谱,有父母的尊位
膝盖给日月脆,给先人脆
笑脸留给友善,留给子孙
绕道草园,浇灌树木
为路上的陌生人指路
给乞讨者以善意的眼神
剪掉伸长的舌头
擦去嘴角上的蜜语
删除枉费的心机
坚信偏关路上有正道
西出,你定是英雄


人间伤痛只有日月关怀

欲望与民生走在一起,却是殊途
权力与无助对坐两岸,各怀心思
怜悯的情怀藏在深情的朗读者口中
此时,大地还在流血,伤口难以愈合
车过震颤,铲过石破,大地因痛抽搐
日日老泪纵横,时时雪上加霜
人间的呻吟声愈来愈低,无力为哑巴
太阳持佛心,为大地拨着火罐
一块块紫云落地,在每一个寒冷的黃昏
紧接着,月亮穿着白大卦普世就诊
一帖洁白的追风膏抽出人间的冷寒
土地在瘀血。大地得以短暂的睡眠
没打呼噜,做着清梦,睡意如此安祥


布熊

吊篮置于室角
里面坐着的布熊只笑不语
它在我想象中摇晃
晒着阳光入眠
而我已醒来
 
我突然间发现
布熊打了一整夜秋千
弓一样的弯月不射大雕
只挑着一帘幽梦
布熊是知情者
它不说话
只摇晃


海浪

柔软的手掌
握着一片风声
水面上耸起了无数个浪乳
它们激情澎湃
像骚动不安的女人
直到让小船颠覆
水下的鱼自得安详
不为游程所累
也不知外面的世界绮丽
鱼们听不到风声


苹果

请划开我的肌肤
就像船浆划开水波
我也会波涛汹涌
爱意荡漾……
别在乎我的内心干涩
那里埋藏着褐色的种子
一旦心思落地
便会香满枝头


艰难

大姐,你说你得了肾病
左肾萎缩, 右肾溢血
你在井边打捞着生活
井水依然像日子一样混浊
据说,这山里你还不是最苦的人
我看见我的兄弟
沉默寡言,一路无语
他好像把心思系在村口
他迈不开步出不了村……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