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张克铖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24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张克铖简介

(阅读:1123 次)

张克铖,江苏宿迁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宿迁诗社秘书长。先后在《辽宁日报》《诗刊》增刊、《写作》《诗选刊》《诗潮》《诗林》《鸭绿江》《青年文学家》《参花》《扬子晚报》《作家报》《中国诗人》《当代诗人》《海河文学》《苏州文学》《南北作家》《宿迁日报》《宿豫文艺》等发表诗歌数百首,诗歌作品获各类奖项20余次,入选各类获奖精品集20余次,并入选《中国诗人档案2017年卷》《2018江苏诗歌年选》等,著有诗集《生命中的一抹绿》。2019年获第二届“全国十佳潜力诗人”称号。

张克铖的诗

(12 首)

给春天一个微信

雪花恬静地敞开心扉
播撒一片片纯真的热情
温存大地的冰冷
冬姑娘穿上朴素的嫁衣
梳洗一串串陈旧的相思
拥吻山川的羞涩
田野铺开三尺稿纸
打印一沓沓脚步
采撷迎春花、麦苗、溪流
和牧童的梦想
多情的云朵开启朋友圈
咻的一声,发个微信
把阳光和风捎给春天


太湖桥边,拾起失落的爱情

黄昏,一个被雨珠打湿的黄昏
一把油纸伞在太湖桥边
淅淅沥沥地等待着她的爱情

从远处匆匆而来的是凄冷的风
油纸伞与枯萎的海棠一起默念
太湖桥宽了又窄,窄了又宽
容得下人流的石桥
怎的容不下爱情
油纸伞紧握石桥的手不愿放松

夜幕把枝头乌鸦的碎语与脚下的碎石
一起扔进深不见底的湖
月光把长满偏见的藤条剪下
埋进疯长石头的土壤

清晨,月亮温柔的把油纸伞晒干
那棵解下藤条的树
与油纸伞一起缠绵


鸟儿的命运

两只在地面行走的鸟儿
小心、谨慎
它们或许像情侣
背开鸟群偷偷遛到地面
学着人的样子说着悄悄话
或许像饿了一天的母子
为一顿口粮不惜冒险此行
或许像离散多年的兄弟
因找不到家的方向
落荒而来
忽而,在我看来一个微不足道的阴影
竟让这其中一只鸟儿瞬间
落入一个巨大的阴影
另一只鸟儿惊慌,不舍
踉踉跄跄,飞向天空
我终于明白,
鸟儿,为什么
把家建在风雨飘摇的树梢
也不在树底寻求片刻安逸


村里的老铁匠

呼哧、呼哧、呼哧
像一头牛在呼吸、攒劲、挪步
风箱浑身带着节奏跃动

噼啪、噼啪、噼啪
炉膛里的柴火像炮竹闹腾
火苗鲜红地蹿将出来

叮当、叮当、叮当
铆足劲的黑脸公忘情地抡起铁锤
留守老家的大爷大妈望眼欲穿
母亲也在巴望着崭新的农具

一把把镰刀、锄头、铁镐……
在滚烫的手心里百炼成钢
一串串苞谷、花生、高粱……
在弯驼的脊背上颗粒归仓

夜幕下,老铁匠独自一人
静静遥望挂在天边的那把镰刀


五月,致敬一些叫不上名字的

五月,火红如海洋一样流行
叫上名字的
月季、玫瑰、三角梅……
穿上了红裙子,穿梭于大街小巷
比夜空的星星还耀眼
我像爬山虎一样亲近它们
五月,也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
田野里,老舍旁,旮旯处
土里土气的,灰不拉几的
外形丑陋的……
我像凌霄花一般远离它们
五月,母亲的一声咳嗽提醒了我
我童年的咳嗽
在母亲摘来的野果里销声匿迹
我一直未弄清野果的名字
只听母亲说过它长得像琵琶
不起眼之中有自己的独特
秋天开花,春天结果
母亲说,长在偏僻处的
叫不上名字的
花、草、树、果不少
就像农田里工地上
那些粗布衣黑脸蛋
他们不会争究什么
只管守着自己的本分
蓦地
我对这些叫不上名字的
肃然起敬


农田里的老夫妻

弓着背,弯着腰
挪步,伸手,薅草
弓着背,弯着腰
挺身,攒劲,下镐
弓着背,弯着腰
撒种,施肥,育苗
……
黝黑的皮肤
黝黑的脸庞
黝黑发亮的草帽
阳光下,我看见
白花花的汗水如珍珠般
滴落在子孙们的餐盘里
啪啪作响


鱼和网

网外的鱼优哉游哉地游弋
网内的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束手被擒
网外的鱼漫无目的地游弋
游着游着
就步了网内鱼的后尘
成了新的俘虏
网内的鱼想获得自由
网外的鱼觊觎着网内的领地


春节过后的一场雪

今夜,春节过后的一场雪
我弄不懂它到底来得晚还是早
小城的道旁树也对这场雪感到莫名其妙
我不是占卜师,听说老农比占卜师还要老道

这场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老农说,它好歹是一场雪,下了就算下了
没落到地上,落到人的心里就好


远航的双桅船

不等降临的夜幕
不待升腾的朝阳
我们出发在即
撑着竹制的双桅船桨
不背沉沉的行囊
不载太多的思想
我们相依为命
路途雾霭茫茫

从不同的村庄
到同一座城市
从不同的城市
到同一座村庄
都种下黎明的曙光


巢里巢外

巢里的卵慢慢被孵化
母鸟用嘴里的食喂养刚出生的娃
公鸟在巢外盘旋着守护这一家

巢里的雏鸟渐渐长大
母鸟说你必须自食其力练本领
我怕冷不防枪弹射杀回不了家

巢里的小鸟一日日变化
公鸟说你必须坚强勇敢闯天下
我怕夜幕里盗贼砍伐毁了我们的家

巢外的鸟儿独自走天涯
太阳和月亮在引领着她
蓝天与白云在召唤着她

巢外的鸟儿再也不回老家
老巢已不复存在
爸妈也不知去哪

老巢里,母鸟在重复着老鸟的话
新巢外,公鸟盘旋着守护新的家


目光

顺着站台望去
目光在站台下

顺着车窗望去
目光在车窗外

顺着路口望去
目光在路尽头

顺着故乡望去
目光在江南的雨季

顺着月亮望去
目光在你的星座上

顺着你望去
目光在目光中

顺着爱情望去
目光在甜甜的梦里



在视力范围之内
不要看
连一眼都不要看
等到
眼睛与眼睛说
再见的时候

小心翼翼地
醒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