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艾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1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艾华简介

(阅读:619 次)

艾华,山西忻州人,出生于1964年7月31日,从八十年代开始写诗,曾辍笔多年!

艾华的诗

(10 首)

鸟说

我始终都坚信,我是有翅膀的
所以我绝不会停留在地面
或者是树枝上,像那些觅食的虫子
到处寻找食物。那不是我想要的
我要的,只有天空

我梦想中的天空,有许多
跟我一样的鸟族。它们闪亮的羽毛
在太阳照射下熠熠生辉
那是我们的光荣,代表我们的使命
跟我们一样永恒

也许这辈子,不管怎样努力,我还是飞不起来
不要紧。我心里装着天空,我能看到
我那些同伴们,它们一直在坚持
飞过一座山又一座山
天空,有我们的魂


头顶上的星星

有时候想,落在我头顶上的那些星星
它们是否也有自己的父母亲人
妻子儿女。它们是否也会耽于柴米油盐
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当我凝视它们的时候,它们是否
也在凝视我。目光中交流的
既有人间的也有非人间的
人间太重,令人不堪重负
而那些非人间的,又太过遥远
最起码不是我所能够抵达

当我伸出手,想要抚摸那些星星的时候
我感到不安。我知道,身陷人间
我无法做到让自己另眼相看


落日颂

不再是影子。当它
从世界简陋的床榻上坐起
我们就已经一无所有

我们啜饮。那疯狂的、被野兽追逐的
在街上摇摇晃晃,像一个醉汉
时间被永恒的光之影拖住

大海以它无尽的倾诉
消失的花朵,在各自的角落
绽放婴儿般的笑容

呵落日你已不再是天空中
被无数双手虚拟的
一个不实的动作。你已走远,直到看不见

我们还有什么。已经过去的
即将到来的,呓语般
从耳边轻轻掠过。那时间之箭,重伤之后

负痛的不仅仅只是词语掩盖之下
那些空洞的声音。不加思索地
忘掉这些吧,也忘记,将要发生的

如一滴水那么透亮。如一滴水
消逝,直到看不见
呵落日,那盛开过的,没有盛开的


雕像

站立在那里
太阳的光从头顶贯注进去
亿万劫的雷火在身上烧
身体不动。饥渴的眼睛在逡巡
整个人间都逃不过它的注视

而人间,总在忙碌
对什么都漠不关心
更不要说是一块石头了
对,就是一块石头
一块赋予了人的形象的
石头

人跟石头比起来
哪个更为睿智呢
这不是件容易说清的事
有多少事真能说清
——深夜
从哪儿传来的声音

“我刀凿斧砍的一生
不是你们的手所能懂的”


致梵高

1

你要洞穿什么——
那暗褐色的眼睛并不是你所有
你只是借助自己的想象
让原本没有的,出现在你的画布上
你做到了,可这一切却让你
无法忍受——停止这疯狂的举动吧
这近乎幼稚的、可笑的行为
像正常人一样弯下腰来
避开阳光的照射——你必须避开
谁都无法承受这炙人的热度

2

在阁楼里,你小心地
把各种颜料搅和在一起。看着它们
逐渐成为你需要的那种颜色
阳光代表你心中所想。你把阳光
分布在内心的每一处——
当你动用这些阳光的时候,那朵向日葵
就把你的眼睛刺瞎了。你跌跌撞撞
从阁楼上冲下来,向那块麦田
伸出手——你的手已够不着那块麦田
那些拾穗者,一个个都离你远去

3

你的身上散发着颜料的气味
这气味让你对看到的一切都产生怀疑
你不相信周围的一切,甚至连自己
都不能相信。你已不再是
一个手握阳光的人。你把一切全都丢了
除了这身呛人的味道,还有什么呢
那座阁楼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看你的眼神是那么冷漠。也许
只是错觉。即便是错觉
这里也不再是你的栖身之地

4

你无法控制自己。你的身体里
燃着一团火,一团来自于自己,却又
不属于自己的,火。焚烧
让你对自己的行为失去自控
你只能用生,或者是死,来为自己开脱
你让所有的麦穗都对准自己
阳光的色调可以任由你来涂抹
可是麦穗呢?你永远都无法了解麦穗
正如阳光在你手里,却不受你控制
那些麦穗并非出自你自己

5

通过那幅画像我看到你——
已经过去多少年了,或许那朵向日葵
早已腐烂,或者从未出现过
而你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却让我
止步不前。不能想象那无助的表情
出自于你。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声望倍增
拿你的名字做交易是很不错的主意
但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阳光,麦田,向日葵。这三者构成你
我只能选择其一


天葬

他把自己的肉,小心地
一块一块剔出来
分给那些在天空中盘旋的鹰
无关乎灵魂能不能升天
关键是,要偿还

好了,已经一点不剩
只留下一具骸骨了
这骸骨是属于大地的。人
一半属于天空一半属于大地
该让天空拿走的,让天空拿走
该留给大地的,就留给大地

这样就了无牵累了。这样
灵魂就能像一只鸟
扑楞楞飞到天上去了
灵魂是一片羽毛,除了轻
其它什么都不要


这起伏不平的人间

一个人走了,只带走他的呼吸
其它是带不走的。今夜,我顺着一串脚印
试着把这个人间再走一回
我发现,一切都已不再是原先的样子
尽管天空还是天空,大地还是大地
我曾经看见过的那些都已不在了

是的,不在了。这让我不能不怀疑
我以前的想法是否正确
一个人走了,真能把一切全都带走吗
我不相信,可事实上确实如此
我看到萧索的人间,只剩下几棵枯草在发抖
羊群四散着,找不到牧羊人

我想把山峰都呼唤过来
我想告诉它们,曾经,这里有过什么
那些石头不止是石头,山崖
是可以飞起来的。我还想说
其实我们不是现在这样的,我们曾经
爬到过山顶,看过日出

而此刻,我是如此的颓丧。我不明白
一个人走了,怎么就能带走一切
还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吗,还会有这么一个人
传我们绝世心法,让我们一夜之间
重新回到自己。但这是不可能的
除非我们能抛下现在的自己

我在雨地里行走。深一脚,浅一脚
我已经厌烦了这个人间
愿人间在我走过之后,跟我在的时候不一样
愿人间只抛下我一个人,其它人
都能站在荷叶上,被风吹着,逐步靠岸
岸上风光,是我一生从未见过

一个人走了,他所带走的一切
真的就全都带走了吗
我还是不能相信。总会留下些什么给我们吧
一副犁耙。一对箩筐。一双
布满老茧的手。我们还能到土地上耕种
至于收获什么,那就靠我们自己了

我问自己:你摸过那把锄头吗
你有信心,让撒下的每一粒种子,都能发芽吗
你确信,你不会辜负星星和月亮,不辜负
你手里的那把种子。你要让黑夜闪开
你脸上挂着金灿灿的笑
你让自己变成水份和养份,去滋润那些幼苗

抬头看看远去的山峰
我把那串脚印又重新丈量一遍
我把人间丈量一遍
我知道,我对人间从来都不曾有过失望
我只是抱有过太多的希望
像蹲在地头的老人,看着旱死在地里的庄稼

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走了的人已经走了,带走的只是呼吸
其它什么都不会带走。现在
什么都不去想。人间还是这个人间
只不过,需要深吸一口气,再使劲呼出来
从此多了个向上的天空

一个人走了,带走的只是呼吸
其它什么都不会带走
走了的人,都把自己留下来,变成水份养份
滋润幼苗生长。这起伏不平的人间
这越来越高的天空。我注视自己
从我身上,我看到人间的影子


孔子

他衣袂翩翩,端庄如神
走过来,多看一眼对他都是亵渎

几千年很短。他那些文字
至今仍有温度,湿湿的,沾在手上
感觉如触电一般
叫声夫子,低低的,眼含敬畏
你走了这么多年,还能不能回来

我想哭你。半生颠沛
走到现在却困身于陈蔡,倍受凌辱
你是一些人用来装饰的门面
不懂羞耻的人们
让他们怎样才能懂的羞耻

把你当学问吧。就算只是学问
也能让心变的暖暖的
心暖了,世界就有温度
花就能盛开。而我
也就能有一个地方匍匐


我睡在黑沉沉的大地上

1

我睡在黑沉沉的大地上
万物有灵,在我耳边低语
我深知一切都会瞬间离去,而一切
又都可以留存很久,直到永恒
(永恒是什么呢?谁能把永恒
攥在手心,如一块石子,辉映千秋)
一条河从我身边流过,一条河
流经我的身体。我不知道这条河
带走过什么,它能带走什么
由此我想到永恒只所以能成为永恒
就在于它的稍纵即逝。唯有稍纵即逝
才能让一切成为永恒

2

我所看见的一切,影子般晃动
我不认识它们,它们也都不认识我
但我们如此熟悉,熟悉得就像是
我的指节,我的每一处毛发
甚至,它们就是我身体的某一个部分
我丢掉过它们。曾经,我把自己
连根拔起,在烈日下暴晒,像粒灰尘
悬浮在空气中。我得到过什么
我失去了什么,从来就没有过
我只是无端地把自己弄得四分五裂

3

一手抓住太阳,一手抓住月亮
再把它们放在一起,揉碎,捏成面团
从这只手到那只手。白天与黑夜
相互并不陌生,出自同一个母亲
长在同一个身体里。尽管它们告诉我的
有所不同,但实际上却都是一回事
只不过因为太信任白天,而把黑夜
塞进一个布袋。现在我把它们放在一起
仔细端详。可我无法弄清

4

万事万物都有它们各自的根源
比如河流,源自一滴水;光,源自太阳
而我,又源自于什么呢?
没有什么能够接纳我,包容我,把我
当成一片叶子,放在它们的大树上
我和我的影子在大地上孤独徘徊
一切因我而存在,一切又都舍我而去
树长在我腹部,群山卧在我脚下
而我却总是够不着它们。当我看着它们
跟我一样孤独的时候,我感到自己
变得更为孤独

5

我睡在黑沉沉的大地上
一切都离我那么近,又那么的远
我想抓住它们,可我抓不住
我连自己都无法抓住。我能听到
大海的喘息,每一块礁石
全都紧紧抓住大海,怕它死去
这世界会死吗?我不知道
等世界死了我就死了
只要世界活着我就活着
可我什么都抓不住
我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

6

渴望来一场雨,噼噼啪啪的
把我身边的一切叫醒,也把我自己叫醒
我不怕这无边的黑,但我承受不了
这死一般的寂静。白天的喧嚣
我可以视若无睹,而黑夜
这碜人的寂静,却能刺穿一切
把一切都暴露无遗。谁面对真实
谁就得死。死,我从不害怕
我害怕真实

7

但我此刻,却又心生欢喜
我不知道这欢喜从哪里来
尽管这恐惧还在,却不因这恐惧
而使欢喜变得游移不定
此刻我在想,到底世界大还是我大
我手心里的世界该何处安放

8

我想靠近这世界,让世界
如一片树叶,覆盖我的心
一切稍纵即逝的,在我这里都成为永恒
而所有的永恒,当它们进驻我内心
的时候,就不再是永恒
永恒是被抛到很远的一块石头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知道
这世界原本就没有永恒,却真实存在

9

我所看见的一切,都已如烟云散去
这世界唯有存在是最不可靠的
世界原本就是一合相。应无所住生其心
那么我睡在这黑沉沉的大地上
谁又能成为我的主宰
像一片树叶落在地上
喧嚣过后,一切又都归于清静自在


与己书

这一切必非你原来所想——
你只是耕牛一样的人,在田垄间穿梭
当发现一片麦苗青黄不接,你手足无措

在一只麻雀的帮助下,你跳进
深不见底的沟壑——这不是逃生——
你突然有种近乎疯狂的想法。你要

把自己置于疯狂中
你在旷野里点起一堆火,挥动衣服
让你心里的那团火,也腾空而起——

而你,终究还是平息下来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你要说服自己

一切,都需要按步进行
你藏起双手——
站在原地,把目光射向天空

伟大的疯子,现实中的颓废者
用一只秃笔书写心灵的文字
——你对这个世界大声说:不——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