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曹忠胜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31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曹忠胜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1-09-27)

后山麻雀

草木枯萎后,整日与后山几只麻雀相依为命
它们一会儿窜上枯枝
一会儿钻到荒草窠里
啄食残剩的籽粒
一边啾啾叫着,用上腭盖住高音
又用舌尖压住呻吟
我却无法凭借它们的淡然
度过空寂

偶尔阳光温暖,它们也会
平静地望着我
见惯了落叶的眼里,失去深渊
我也不过眼中一件旧物
早晚被季节生擒

整个深秋,没有谁
——比它们
活得更像秋天


怀有明月的人

从一部史书下来,月亮走在我前边
走过阴晴圆缺
还在人间的沟渠。它有父亲的朴素:
 一个人历经的黑暗越多
月光更皎洁
父亲常常忆起苦难的岁月
嘱咐我们——
"只要月亮在,心就是亮的"
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这个任何表格上都填写"贫农"的人
他把生活的信念
当作一株禾苗,种在泥土里

长出漫山遍野明亮的月光


我认真衰老

亲眼见到一株茅蒿转青
又将所有的叶子,修饰成明眸皓齿
我还停留在它去年的枯萎里
我的春天
早已沉沦于《春秋》
剩下一条江水浩荡
我从上善若水中,选择吸纳

从此,认真衰老
不再复述——

一粒河沙,告诉我内涵
一尾鱼,给我波涛
而一根柳丝
贯穿岁月的纵深……


它们或他们构成一种秩序

日落时分,我还在山中,高过头顶的,有枞树、杉木……
脚下,尽是些莫名的杂草
一条小径
总比我更先抵达顶峰
四周静寂,我像是一位暴力介入者
求索者——
最终,顺从了这种秩序

我渴望的松鼠没有出现
那个不染红尘的人,也没有来
回望山下
没有我的山下,还是那个山下的世界
——灯火次第亮起来
辉煌中,一定有灯红酒绿
也一定有一扇窗户
一盏炽光灯灼烈:
女人在洗碗筷,男人埋头抽烟
他们神色忧郁……

我该下山了
我终归要回到人群中去
朦胧中,这山径
多么像一条生活阴暗的裂缝


失去部首的生活

我无法转述李浔繁体的清高
那些繁体的山水
繁体的村庄……
我已不事稼穑多年
衰老的路上
我将自身,到世界不断简化
常年穿黑色的衣裤
说很少的话
表情亦被遗忘
甚至双臂失去鼓掌的功能
这种没有部首的生活里
我的理解也开始简化
譬如"陡"字:
无论坎坷,只要这双老腿
前行即可
"们"字——
人群中,有我进出的门就行
如今,我躺在摇椅里
这唯一的靠背
稳定一个人暮年的慌张


扫地的阿姨是一位哲学家

每天重复着: 不断将自己扫进影子
又从影子里把自己扫出来
她的机械,固执
如同伟人,一生坚持一件简单的事情
居里夫人朝思暮想着镭
塞克斯顿
企图写一首满意的诗
而我,只想清楚:
上帝是否也有一把同样的扫帚
令我们穿过夜晚
白昼奔波……
最终,还是深陷黑暗
现在,我特别敬畏那些扫地的人
不仅清扫人间
——也扫自己的命


杀死诗歌,制造了国家忧郁史

他知道,心中的鹰爪,无法抓住一条河流
河流诞生了繁华深处,多少水村山郭
从开封到汴京的途中
注定他是孤独的
如同流浪的云,从未拥有过天空的辽阔
他成为一个摆摊者,从未拥有高楼大厦
以及马路的宽阔

他不得不杀死诗歌,成为一个屠夫
在一本诗集的扉页上
修筑屠宰场
当卡夫卡的甲虫钻入棺木时
他仍然暮色中吆喝

好像——
"通往城门的路最终通向自己"


平衡术

一年的奔波中,我们还能腾空一天
准备好: 纸花,冥币……还有香炮
好像尘世带走的
只有这些
我们以缅怀的形式
练习死亡

也以这种方式,缓解生与死的对立
那么多情缘不了
夙愿未偿……既要赡养父母
又要培育儿女
既要生
又要活——

注定死不起的人
他一手挽住人间
一边又与祖先触手可及


谷雨

我不能推翻生活的燥裂
从一张日历上
画出云彩,获取一场雨水
有人撑起小红伞
牵着孩子经过肯得基,又经过玩具店
鸡翅,风筝……
这些足以飞翔的事物
令人倾注天空
 
年轻的母亲笑了。她将一座山的青枝绿叶穿在身上
而双腿修长
犹如鹤的婷婷玉立
 
刻划出纯粹之美——
在谷雨,万物生长都心无杂念


黑暗也有漏洞

两个长满枯草的人
成为旧物
最好的归宿沉入夜色
我一边感受妻子拨动流水
那些漂浮的杂物
那些琐碎的生活
 
一个人随手探入河流的内心
面临夜色
灯火多么像是命运的补丁
它们
排列成流水的波纹
 
每一条河流
都能在黑暗中自谋生路


隔着玻璃,一只蜜蜂
它在迫不及待
进而恼羞成怒,声嘶力竭
它找到
秋天最后的花朵
一丝香气
 
我有它同样的无措
甚至悲剧于
无法步入人心的美好


夜读策兰《黑雪花》

我读《黑雪花》时,他一边编织小头巾
他有乌克兰的原野
两个月亮爬上来……我不知道
他为何如此悲伤
 
如我错过天下大白
深陷春天的死角。我积攒的悲痛
还有恐惧……
只能为你打开荒野
我拥戴的野花,早已消逝于最好的光阴里
我钟爱的小鸟
也都聚集在悬崖
那里,那么多遭遇不测
本该欣欣向荣
 
——可我不能说
不能说出落叶已死,在另个世界
正飘舞一场黑雪花


恍惚之诗

我无法确定蛇的冬眠,是否胜过
一只麻雀在冬天流浪
当我瑟瑟发抖时,欲望也逼出体外
犹如嶙峋的秃枝
手掌伸向天空
而天空阴暗,不留出路
此时,河滩几条沙埂
像是巨大的木梳,也无法梳出涟漪
那些水入地无门

整个冬天,万物都在焦虑中
东奔西跑,左冲右突
越是忙碌的人
在年关,肩负还不完的债
只有旷野几条牛
偶尔望望越过头顶的风筝

它们满眼空洞
又低头啃食泥沙里的草根


时间

孔子将时间置于流水时
陶渊明正在经营一座南山
不养猪,不养狗
……远离畜生。他在田埂地头
种下月光与朝露

这样看起来,时间像是没有用的
所以李浔将时间:
当作棺木,供着
当作老人捡拾的柴禾,烧掉

而我明亮的部分,卡在
时间坚硬的缝隙里
身后,历经的繁花成为一片汪洋
我经过的小树都长成森林


我应该向每一株草木鞠躬

一场秋雨后,我以为草木获得滋润
雨的印记,裹住茅蒿枯黄的躯体
感觉衰老那样模糊
一片叶子,巨大的豁口上
挂满泪滴
死亡,又如此触目惊心

我没有听到: 一根草,发出叹息
也没有一片叶子痛苦呻吟。
它们早已逆来顺受
它们默默无闻地匍匐着……
我也弯下腰
为这生死间最伟大的默认,表达敬意!

这时,一位老人,她在捡拾柴禾
在给大地
不经意中遗漏的生命,安葬!
她正蹒跚,缓慢地
步入深秋,她从不后退


黄昏

当一座山,穿起黑色宽大的道袍
天空跑过无数白色的奔马
扬起的尘土,呵出的气息,还在空中飘散
它们从朝阳升起的地方
很快与我的中年擦肩而过
在这黄昏的门槛,这白与黑的幽门
马首是瞻
指向人类浩瀚的未知
如暮色汹涌

林荫道上,一位老人推着童车,匆忙回家
只有我,这旷野秋风中
与一棵树比肩而立

我们不问来处,不问归途
表现从容,又像是"人间悲伤的异类”


卑微的事物,应该被肯定

谈起卑微的事物, 
一片枯叶刚好飘落头顶。 
我的发际, 
隐藏一条荒草覆盖的小径, 
正穿过小寒,通往一场大雪。 
麻雀们越过雪的洁白, 
朝我涌来。它们啾啾叫着, 
有一种死而复生的快乐。 
一边啄食遗漏的谷粒, 
一边俯仰之间, 
重新获得归来的意义。 

这多么像遍布原野的人民,
有我弯腰的父亲, 
正蹲在地头, 
就像挨在边上的另一棵白菜。 


天空是一块优质的土壤

目光锋利如锄,刨去云雾
露出湛蓝,天空是一块优质的土壤
我要种下高出头顶三尺的事物
它们离神很近
譬如鸟鸣
一到秋天,那些天籁之音
足以让喧嚣的灵魂获得宁静
我还要种下几句经文,镀满太阳金灿的光芒
生长在苦难的头顶

至于那些地的边角,一定要
留出墓地,种下自己
我以这样的方式
告诫子孙
——天堂只接纳善良


每个人都是神的口粮

靠着墙壁,模仿那些老人,享受冬阳温暖
我以这样的方式,让中年适应衰老
直至皮肤渗出汗珠
原来人的一生多么潮湿
即使中年,也只是一件半成品
——骨头里埋着水分
这让我想起:
父亲秋收后,总要将谷子拼命晒干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粒谷子
只有除去杂质,蒸干水分……才能成为神的口粮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