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杜婧婧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1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杜婧婧简介

(阅读:516 次)

杜婧婧,山西临县人。有作品发表于《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星星文学》《中学生百科》《诗歌周刊》《汾河》《潇河》《九州诗文》《火花》等报刊杂志,有部分作品获奖。

杜婧婧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1-09-30)

凋零

这是一个
凋零的季节
也是一个
绚烂的季节

寂灭无处不在
金黄的
火红的
灰白的

秋风吹来
到处是落地的精灵
它们在数月前
曾是一个个
鲜活的生命

它们历经风雨
又在明月下跳舞
秋风吹来
一阵阵的沙沙声
但那不是
肃杀之声
而是向死而生


醒来

你走了好几年了
我终于不会常想起你
直到昨晚
你扛着锄头从我梦里经过
我拽了拽你的衣襟
拽了拽你那一丝不苟的人生

然而,每一片树叶
都逃脱不了秋风的凛冽
看着你掌中布满的
纵深的苦难
我从梦中哭着醒来

就在伸手抹泪之时
我盯着自己的手心
再也哭不出来


流云与月亮

你说
好想变成一朵云
飘到我的身旁
从此
我便收集各种云
从春天到夏天
有清晨和日暮

云来了,又走
走了又来
但没有一朵是你的样子

直到初秋午夜
所有的云霞散尽
只留下我失眠的月亮
守于天空……


寒露之后

寒露之后
萧萧黄叶
匆匆谢幕
成片的菊花
于秋风白露中
怒放

萧瑟之秋
万物皆衰


劲松
南归雁
远方良人


逃离

没人说过叶子为什么会变黄
没人解释鸟儿为什么会飞翔
没人叮嘱山楂红了才能摘
只有一句句提醒
他用左手写字是不对的
他也不该有玩心

风吹来
他扔下了
停顿的影子
走了


飞鸟与蜗牛

八点半的阳光
从天上撒下来
脚步越来越重

加油!继续
一位年过六旬的跑步人
冲我微笑着说了一身
继续往前跑

继续往前跑
草木间,一只蜗牛
也紧随身后
天空中,一只飞鸟
正振翅翱翔


忘记

你说:最晚深秋就会回来
于是,每过一个节气
我便收集一枚树叶
从立秋、白露、秋分、到寒露
日记本中的叶片越来越多
直到霜降那天
我采到一枚鲜红的树叶

从此,那枚红艳艳的树叶
每天都会在日记本最新的扉页
静静地守候着
就像秋天从未结束一般

只是霜降以后
一切都被忘记了
忘记了路旁光秃秃的树
忘记了候鸟早已南迁
忘记了西伯利亚寒流长驱直入
忘记了落到头顶的白色雪花
甚至
忘记了门前捂嘴蜷缩的黄狗


夜的呢喃

1

夜越来越浓
就像你的呢喃
用一个冬天的时间
一点点绘出北极星的轮廓

2

今夜
上弦月已入眠
我想在星空下
静静地 静静地听
北极星唱起的春的赞歌

3

夜已深
世界却睁着清醒的眼睛
远处传来汽车赶路的声音
无法指引你驶向归途
你需要
在自己的心田种一颗北极星


爆米花

一粒粒饱满的玉米
究竟在黑暗中经历了什么
谁也不知道
“嘭”的一声
所有人蜂拥而上
 
玉米不再是玉米
没人会了解它的过往
人们在意的
只是那朵令人生馋的花


手掌

那是一双手
细皮嫩肉早已被埋葬
老茧像一座座小丘般
随意的凸起
一道道又黑又长的
犹如黄土高原的沟壑似的
裂纹镶嵌于手心   手背

这双被泥土亲吻着的
夹杂着牛羊粪便味的
让人看着作呕的手
喂养出多少
高贵的 躯体


无题

不知从何时起
日子变成了
柴米油盐的江湖
当然,也有人
坑蒙拐骗
升官发财
或者深夜买醉

生旦净末丑
人们表演着
一出又一出的悲喜
 
而我,今夜
只想丢盔弃甲
躲在月色的一角
听着风声
忘掉鹤唳
 
世界安静
我也安静


祭拜

小时候,每逢清明
爷爷去上坟,我总要跟着一起去
篮子里有水果、食物
白酒、香火、冥币……
 
祭拜开始
爷爷会把食物和冥币分两份
一份安置在坟前
然后画个圈围起来
爷爷说,这样祖先就能收到

而另外一份
爷爷会在圈外点着
并将留下的祭拜食品
向四面八方撒开
爷爷说,那些没人祭拜的孤魂野鬼
有东西享用
他们就安分了
 
直到有天,爷爷也躺在那儿
我也学着他以前的样子
将所有东西分成两份
一份给爷爷和祖先
一份,送给那些
孤魂野鬼


起风了

树木在为你击掌而歌
高墙在拒绝你的叩击
辨不清你从那个方向而来
因为,午夜用黑魔法
早已将你的身体吞没了
只留下了你的喉咙在寒风中歌唱
可那又怎样
总有那么几扇窗户
会甘愿为你做和声


柳树花开

春阳苏醒了, 
无意抬头间             
听见了                
柳树花开的声音。       
一束束阳光           
缓缓的走进了        
花蕊的心房,         
牵着花蕊的娇羞        
漫步在春的原野。     
柳芽渐渐的丰硕起来, 
唯有那淡淡的        
柳树花香,             
在风中笑的释然… 


黎明

在山路上,
一群穿着白衣的人
抬着一口木棺
一端系着离别,
一端前往天堂
哭声四起
沙砾飞扬
西北风哀婉地吹奏着白幡纸
 
请慢点掩上那缺口
让他再看一眼
那熟悉的千沟万壑吧
可是,可是
诸多的礼节 驱使他
要赶在日出之前
 
土,越堆越高
东边的晨光渐渐地
清晰了起来…… 


走远的梦

半山腰上
坐北朝南
一眼眼窑洞
犹如邻家女孩的眼神般温暖
安详地坐落在
遥远的梦中

门前的碾子
吱呀吱呀的
唱起了最后的挽歌


蒲公英

等待春风的吹醒
期盼春雨的润泽
迎接阳光的爱抚
从幼苗    到长大
由花蕾    再变成
一朵朵毛茸茸的
蒲公英

本想着能扶摇直上
可以平步青云
可是
要到哪去?
何时出发?
却只能听从风的安排


坚守

太阳越来越懒
也越来越远
我看见
呼吸从行人的口中
一明一灭
 
生了病的火炬花依旧
招摇在枝头
蟋蟀也服了大量的安眠药
 
只有房顶的鸽子
还在面朝东方
咕咕  咕咕 
咕咕……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