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正行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1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正行简介

(阅读:502 次)

正行,原名郑雄,湘人,居汨罗江畔。当过中学老师,做过市报记者。有诗文散见《中国文化报》《儿童文学》《农民日报》《湖南日报》《散文诗》等报刊。

正行的诗

(计 15 首 | 时间:2021-10-01)

被阳光镀亮的下午

在眉山,用面包跟一群猴子逗乐
有人说,猴子是我们的祖先
只因走慢了一步才被沦为玩物
我蓦然有一种狮王醒来的兴奋

山道上人欢猴乐,相处得很和睦
像一家人在茶余饭后谈古论今
慈祥的太阳一直很温和
整个下午被镀得一片清新,明亮

下山的时候,步履轻盈
想起了龙哥凤姐,看见他们
每一个器官都在职场里嘶鸣

被阳光镀亮的下午
灯一样,照着醒来的狮子


回到乡下

回到乡下,端着粗瓷饭碗
蹲在樟木门槛上
看出水的芙蓉,秀色可餐
咀嚼满耳的鸟鸣,开胃
 
蹭到邻家的餐桌上
用热气腾腾的冬瓜和豆角
碰几杯小酒
将冷冷的胃灌得热热乎乎
 
这时候,掠过田野的风
播撒无拘无束的温柔
月亮挂在村头的槐树上
坐在谁家门口看都比城里圆


秋天的芦苇荡

秋天说来就来了,一阵秋雨
一阵凉, 河滩上的芦苇
像一群白发飘飘的神仙

打苇的船一只一只划过来
我坐在船头,父亲坐在雁翅上
我听他在呼唤我的乳名
白茫茫的芦花挡住了夺眶的泪

多事之秋孕育许多爱恨情仇
我四处搜寻,想找一些词语
填补风雨飘摇的日子

雁鸣声中,芦花飘絮
一朵一朵,像纷纷扬扬的雪
消融在沟沟壑壑里


月过窗棂

临窗望月,我心如止水
竟想不起一件事或一个人
撩拨清风明月
让心兴奋,抑或忧伤

夜风携来花果的清香
窗外有树叶在唦唦唦地行走
像一群离家的孩子
在沙漠里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清辉一缕一缕泻下来
有许多熟悉的身影在树下
轻盈的舞姿,我把他们
一个一个叫进屋来

一坛尘封的往事熏人欲醉
山月不问人间事
还来不及畅饮几杯
便将他们一个一个带回了天庭


秋后蝉鸣

秋风是逃出天堂的绑匪
绑架了秋后的蝉鸣
交出一树救赎的黄金叶
生死就在一夜秋雨中

催命的风一阵紧过一阵
身后是等着撕票的螳螂和黄雀
寺院里敲响的木鱼
也无法拯救悲悯中的寒凉

绝境之中,必有求生之技
风雨中,蝉脱壳而去
满树嘶鸣,虽凄厉,却也悲壮
为自己唱着重生的凯歌


菊花辞

不是没有听见
你在秋风中摇曳的笑声
只因你呈现的笑脸
皇家般的气韵,令我肃然
 
自长安归来
你便收敛了许多霸气
像个温婉淡雅的邻家小妹
清风明月暗吐馨香
 
听雁鸣南飞,总想替你打听
谁在京都称霸
你归隐的冲天香阵
令我悲秋的情绪倍感温暖
也就消了心中的念头


犍槌是一截醒着的骨头

那年,有人破“四旧”
拆了庙宇,烧了经书
他被赶到山下
蜗居在路边的茅棚里
 
他开始饮酒,敞开柴门
穿长衫,站着喝
装疯卖傻,以适应新生活
 
一碟花生米或炒熟的黄豆
他能把一团乱麻的夜晚
喝得跟纺纱一样,细腻绵长
 
后来,他死了
有人说是自吊身亡
有人说是被烈酒醉死的
有人说是偷花生被人打死的
 
尸骨就埋在拆毁的庙宇下
夜里,总有木鱼声传下山来
像一截醒着的骨头
孤独地敲打出窍的灵魂


看海归来

他赤着踩痛了石头的脚
在海边奔跑,有潮涌动细沙
轻挠他长着厚茧的脚板

他弯腰,蘸几点海水
用舌头舔了舔
开怀笑道,海水是咸的

回到山里,他告诉乡民
海纳百川,纳下的
是我们流下的汗水和泪


秋天依旧是个孩子

石拱桥伸长脖子去喝水
像一头沧桑的老牛
牛背山落满了昨日的星辉
和此时秋阳的妩媚
 
秋风用温柔的阳光
将满桥的故事擦得一片鲜亮
走过桥去,彷佛第一次
跟着父亲走进金黄的稻田
一字一句,读懂了
“粒粒皆辛苦”的生活
 
回过头来,阳光将足印
重叠在故事的纹络里
猛然发现,秋天依旧是个孩子
轻盈的足窝里
盛满了瓜果的清香


一只鸟在梅枝上喊春

天大寒,雪追着雪在梅香里舞蹈
一团火焰,照亮冬眠的梦
一双被解冻的脚在树洞里铿锵
比河床上的风更强劲
 
看不见洞外的星星与蝴蝶
纷纷扬扬的雪给层层叠叠的梅枝
铺一床洁白的地毯
为行走的脚搭起登天的云梯
 
殷红的脚印是缤纷梅枝的落英
像小河腾起的花浪
像三月的村头张开的笑脸
像深秋子夜举起的火把
 
雪花飞舞,脚步馨香
一群酒醉的雪囚在树洞里安眠
一只醒来的鸟,无比寂寞
在凌空的梅枝上喊春


夜语

雨停了,夜语还在风中呢喃
像开瓶的酒香,悄无声息地弥漫
像吐出的烟雾,漫无边际地飘荡

其实,行走的夜语是有方向的
河的对岸,总有一盏灯
在雨夜,在月夜,在雾蒙蒙的窗口
在没完没了的期盼中,深情地守望

有时,风会将夜语带过河去
轻敲窗门,共剪灯花
像春雨,淅淅沥沥,润物无声
像冬雪,纷纷扬扬,恣情有韵

像摇晃竹筒里的豆子
将无踪无影的伤,深入骨髓的痛
噼里啪啦,倒在绣花枕头上

夜语是一条流淌不息的河
静若处子,在月夜开花
动若脱兔,在雨夜拍打心房


走进黄昏

潮汐过后,回到沙滩
捡拾被岁月遗落的日子
潮水已抹平盛满故事的脚印
光彩的情节
端坐在云端之上

渔歌唱晚,追逐嬉闹
如雨的号子,惊涛拍岸
那个藏梦的小海螺
还握在写满沧桑的手中
被阵阵海风吹得嘟啰啰地响

一缕一缕捡拾散落沙滩的余辉
小心翼翼揣在怀中
温暖那个日渐寒凉的梦
追梦的脚步虽已蹒跚
走进黄昏的激情依旧铿锵澎湃


为候鸟送行

秋天总是迫不及待
先于我们抵达湿地公园
当我们相逢时
秋雨已将满园暑气打扫干净
迁徙的雁群在草地上
或觅食或嬉戏或梳理翅膀

我用一些庄严厚重的词语
为它们缝制护身符
祈祷狂风暴雨
淋哑湖边上膛的枪管
撕破林中张嘴的天网

天空碧蓝如洗,雁群列队
飞往比南方更南的天堂
无论天堂有多远
它们都会沿着季节的航线
循环往复,劳其一生

它们无法像我卸下迁徙的翅膀
变成一只静守家园的留鸟
此刻,我手搭凉棚
将送行的目光再抬高三寸
就像当年的母亲
把重复的祈祷再祈祷一遍


惊蛰闻雷

惊蛰,有雷声轰鸣窗外
许多蛰虫睁开冬眠的眼睛
像柳枝上绽开的嫩芽
在麻风细雨中洗涤惺忪的情绪

一夜醒来,推开窗门的手
桃红柳绿,草长莺飞
窗前的风铃摇响先人的训戒
燃香祭白虎,打了小人又吃梨

空旷的田野,万物复苏
雷声唤不醒父亲
他酣眠在天堂的酒醉中
我扛起犁铧,将一季鲜活的农事
耕种在他绵长的梦呓里


小镇的雨

一杯薄酒,小镇烂醉如泥
我在雨声中醒来
窗外,秋夜像个睡美人
雨还醒着,敲响梆筒
在为寂静打更

雨是小镇豢养的精灵
时而温柔可掬,时而激情满怀
我是雨青梅竹马的玩伴
每次回到小镇
唯有敲窗的雨倍感亲切

此刻,雨声是蒲扇摇出的童谣
是门前春燕呢喃的叮咛
是堂屋里恨铁不成钢的叹息
我是一只湿漉漉的猫
在雨夜情不自禁地号春

我知道,任我怎样嘶号
也阻挡不住匆匆远去的脚步
唤不回雨水消失的时光
我只想告诉小镇的雨
请在迷离的窗台喊我一声乳名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