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野桥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1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野桥简介

(阅读:473 次)

野桥,本名王光裕,曾用笔名雪欣。四川自贡人,曾先后在《汉诗》、《诗歌报》、《诗神》、《青年作家》、《中国诗歌》等报刊发表作品。民刊《诗边界》主要成员之一。

野桥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1-10-03)

遗物

挂在门墙上的艾蒿和菖蒲
已经很多年。昨日被装修的工人
弄掉一些。我该捡起扔掉

还是继续挂上去。母亲逝去得那么快
她在人世的时候,已经拥有了
自己的信仰。门墙上的辟邪之物

她应早已忘记。但这毕竟是她亲手
挂上去的。尽管早已枯干,她也不再
依靠它们。我有时还是会轻轻碰一下


孤岛

一个人有时会和世界分离
成为一片孤岛
他是被迫的,也是自愿
一个人在岛上晒太阳
种豆子。得到自由和果实
他的呼吸充满大海平静的波纹
一个人拒绝所有的气球和船
他想把余生掩埋在这里
海浪的声音通过漆黑的礁石
散落在他的四周。他从未想过
从这里离开。即便他睡着了
灵魂也在安静的闪耀


绝壁

面对越来越多的夸赞
我不再沉默和谦虚
我不想做一个聪明人
看着海浪将一只贝壳捧上沙滩
我会更骄傲更疯狂更野蛮
调动所有的名词和动词
用我的词锋划开一切
我会用我的不确定性
用我的不顾一切
向死而生。向你们开火
我射出的每一首诗都不再是诗
我射击那些雕像和保垒
它们像木偶一样
我创造更多的语言
却不是用它说话
我想多拿一些出来
给你们压惊。种在你们身上
直到有一天我什么都听不见了
我又回到我的绝壁之上


中年来信

越来越怕光。怕将一封信丢在路上
“上海已经没有这个人了”
就像昨晚看过的一部电影
他把折叠的信掏出来,抑制不住自己
一封信能抵达一个人的千山万水
当有一天你从人间经过
再也无人喊你
你也没有力气去查看自己的未来
而那封信一直都在
尘埃落在你的四周,洒在泛黄的信纸上
你发现给你写信的除了挚爱
更多是自己在和自己倾诉
越来越没有勇气写一封信
毎一个字都像海水般遥远
在这呼啸而过的夜晚
留下的只是星辰在天际的一丝丝颤栗


菊花香

我的手上遗留着淡淡的菊花香
母亲正在用一壶清水将它养育

我会长时间不洗手,还会用两根中指
搭在鼻翼两侧,深深地吸气

仿佛要把母亲从某个地方吸引出来
这样的孤独,有时会让眼角渗出泪水


神奇魔豆

写不下去时,我去搜索
他们大脑里都藏着什么
一颗神奇魔豆,破译着宇宙之谜
诗人已经将自己发射到了天上
我总是呆呆望着天空
等待着一双手,把我像豆子一样
收去。放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一颗豆子转动着,魔法
在我大脑的每一个细胞里
发出文字难以承受和撬动的声音


青草

夜幕降临,并不急于开灯
山上的鸟儿迷路了
草和树有了更为宁静的姿势
风懂得万物。黑暗让人迷恋
我的心进入到石壁深处
那里有一茎刚刚弹出的青草


我不在场才是一个诗人

我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
更多时间我只感受我的心灵
和它沐着一场深秋的雨

我不在云雀看见的任何地方
这样我不是已经散掉
而是到了深渊。我的血在那里

逐渐凉下来。覆着青苔和水声的
神。闪耀着灵魂的光辉
我紧贴在岩石上。时间的柔软

和诗的坚硬。正在合二为一
呼吸里藏着更为深邃的爱
一首诗和更多的诗。寂然诞生


芦苇飘过来飘过去
苇丛有两张脸
是父亲和母亲在轻声说话

芦苇飘到只有清瘦的骨头
我把它们点燃


油灯

我曾用它照亮过妈妈
她在家里的一个角落洗澡
找不到自己的梳子

妈妈的身体很白,很白
油灯晃了几晃,还是坚持下来
火焰窜出了灯罩

梳子就在那张小小的圆凳下
妈妈低头去捡梳子
她的身体弯曲得像薄霜中的月亮

"你把灯拿走吧"
妈妈说完开始梳她长长的头发
我端着灯回到饭桌旁

它又摇晃了几下
被我用写字的手轻轻制止
月亮透过屋顶的亮瓦在看我


一半和另一半

阳光照亮你的一半
也照亮我的。我们的另一半
在光对阴影的拯救之中

我们过去的一半
已嵌入这一片丘陵
它爱着我们盐卤似的骨骼和脉搏

即使在苦涩的诗行里
光也能照耀一个渺小的灵魂
不应有迷惑和怨恨


光的述说

阳光抬高万物。屋顶持续发出的
光芒,移动着人间。被移动的人
身上泛动着迷人的颜色
有人俯身去拾地上的一本书
刚才它似乎受惊了。它喝了一些光
沉醉得不愿打开自己
被移动的人摆开阵式
述说着水。水和阳光交融
茶叶爱着青瓷盖碗的宁静
他们的散漫,憧憬,我行我素
把阳光逼上了围墙
一些光在地上表示着小小的抗议


点赞

我死后还会有人点我吗
从前点我的人已经把我忘记
他们弹出的手指还在点别人
别人也在不停地还礼
我感到有一点空虚和失落
更大的问题是我的手指
不会点了它指着我的心
希望那儿是我从未被干扰过的地方
我安静下来的手指
已记不起它们曾经点过谁
世界的来历和去路
也不在轻轻的一戳之下
真的不用点了
我看见不远处落下一只迷人的蜻诞


老头:致博尔赫斯

一个将死亡看得如潭水般清澈的人
被我远远打量着。你走过快要燃烧的枯草
浮力将你托起。渡鸦飞过
我已不再那么小心。你看上去
像春光沐浴的一块石头。你已经不屑
对这个尘世打开眼晴。来吧,亲爱的
我们坐下来谈一些死亡以后的事
风声潜伏于石头,上帝在天上偷窥
你脱离了诡异和陷阱的身体
我还要抚摸一遍。那阵风吹拂并燃烧了
你的整个山谷。再没人想起你在月下
推敲的样子。没有一把铁锹,把仆倒的人
埋掉。你说你要去做更快乐的事
在那边。在我听不见的时候
你会下很轻很轻的雪,落入我的胸口


天真

我提前醒来
就像一个小孩
一定会对你说话
叫你亲爱的
还会对你动手动脚
你从未拒绝
只会挨我更近
有时还会反过来
将我抱住
原谅我
甚至在梦中
我偷走你的种子,葵花和野桑椹
成为一个天真的诗人
原谅我越来越野性
新鲜和清澈
把诗写成了自己的声音


木心

我有爱木之心,住在檀木林
你赠我檀香木将我包围
香气透入我的骨髓
这样的爱极简,美学
木替你说话并显出了真情
它经历了日光,遥远的海啸
我们年轻,浪漫,灿烂无边
但活不过这样的木头
我摸着它,一面光滑,一面坚硬而又粗砺
爱要怎么说出口
我才能沿着黑色找到我们永恒的光明


我从不怀疑一口井的深度



当我用整个身心向它探询
我注定了一眼望不到底
水声与浮世多么不同
沉郁,冲动,有力
似要将我的灵魂洞穿
我对一口井孜孜不倦的热爱
让我不愿飞翔,只想坠落



假如不能和你一起飞翔
我们就坐在一口深井里
呼吸。交流彼此的魂魄
假如井里只有一些石头
我们就把它镶嵌在各自的身上
我们生长,让水长高一点
到井口汲水的水,会亲尝到我们的甜蜜


佛珠

我把佛珠埋在格桑花盛开的地方
今年你必从这里经过
你必跪下,擦亮石头,将我的灵魂取出
那四十颗珠子,依然圆润,光滑
你要一颗颗地把它们放进阳光中
这样,我才会驾着祥云归来
我身披一袭红色袈裟
亦如你日思夜盼的一朵火焰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