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吴冬梅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30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吴冬梅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1-10-04)

孩子的游戏

泡沫跟孩子
做游戏

一个慢跑
一个紧追

前面的没了影
后面的一头雾

泡沫扯了一个美丽的谎
孩子犯了一个天真的错


植物人

如果雾
在黎明前还没散去
那么我仍拒绝
醒来

我久久不肯闭上的眼睛啊
有多少人能够明白
不是对生的渴望
而是对生的恐惧

我久久不肯闭上的眼睛啊
有多少人能够明白
不是对生的渴望
而是对生的恐惧

如果雾
在黎明前还没散去
那么我仍拒绝
醒来


清明

争艳斗芳的鲜花
从四面八方  匆匆赶来
转身  集体荒芜


一个怀揣石头的人

你丢出一块石头
爬上一级台阶
再丢出一块石头
又爬上一级台阶
还不时地冲着我笑
神秘诡异
我知道
这是一类物种的暖春
是一群人的寒冬

一个把石头当种子播撒的人
还能笑得灿若阳光
让本就潮湿的空气里多了种
血雨腥风的味道


牵牛花

当我兴奋地喊出你的乳名
童年一溜烟地就被唤回
吹着小喇叭的是你
扎着羊角辫的是我

还不懂得挥手的意义
童年的小脚丫
就把你走成
温馨的回忆

喇叭花
隔着时间的迷雾
不知你是否还辨得清
我那苍老得变了调的乡音


稻草人

九月的天空下
勤劳的庄稼人用智慧
让一个虚构的生命
充满灵性

炎炎烈日下
伫立着一个忠诚的守护神
以始终如一的姿势
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它用自己独特的方式
分明在告诫那些预谋偷掠的鸟兽:
天底下
没有谁能够
不劳而获


狗尾草的哀歌

本就少得可怜的一亩三分地
被贵族的牡丹
强占了大半儿
被多刺的玫瑰
豪取了剩余的大半儿
日益减少的土地让狗尾草
也有了生存危机
歪着脑袋
把命运的格局重新          
思考

一阵风过
翻开了土改的历史
上面赫然记载:
出身富贵的牡丹——地主
殷勤献情的玫瑰——富农
无根无蒂的狗尾草——佃户


黑暗

视而不见。算不算黑暗的一部分
“阳光与阴影”论――睁眼人的瞎话
算不算黑暗的一部分
白纸黑字。睁眼人,看不见
算不算一种黑暗勾结另一种黑暗


上帝的牙齿

我们眼里分白种人、黑种人
当上帝说,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我确信,唯有上帝的牙齿是白色的


捉迷藏

那时
你快乐地指挥着
这些小蝌蚪状的阿拉伯数字
总是让它们以最快的速度
奔跑    跳跃
“1234——15161718——”
“好没好——”

“好——啦——”
风一样驰过来的
是另一个更稚嫩的声音

阳光下的笑脸
一个灿烂
一个憨

只是童年
这一藏
就再也没有从记忆中
走出来


一碗蛋炒饭

隔夜的米饭
被加了个鸡蛋
几片胡萝卜
一点葱花香菜
重新翻炒

甲夸它的色相好
乙夸它的扑鼻香
丙夸它的味道鲜
众口一词:
色香味
俱佳

可谁又真正品出了它
隔夜的寒凉



匆匆地一弹
叶子就坠落了

人生
怎能如一片叶子
轻易谢幕


马屁是门学问

最是春风得意的,不是踏遍八千里路的铁蹄
而是那么多的势利眼牛虻一样
盯着的屁股
为一世高官厚禄
做足了文章


她当我是扶贫办主任范增玉了

逛早市
在一个老农的地摊儿前停下
看着有些打蔫儿的茄子
再看一下价格
元的单位上画了个大鹅蛋
简直便宜到家了
看我还在前瞻后顾
冷不丁她冒出一句
你就让老百姓吃口饭儿吧


经验

每逢大雨过后
我的眼睛都会目不斜视
盯在前面的地砖上
总担心它们
像些顽劣的孩子
在我双脚踩上的瞬间
溅我一身的坏笑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午饭时
老公说就刚才打电话的那个
她儿子可是政协委员
她们家的冰柜从来都是满满当当的
根本不用自己出门买
还没等话音落地
对面酒店的卡拉OK就高歌猛进
一路狂飙――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爱情

大黑
是邻居家的一只狗
这么多年
它从来就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就连走路也总是贴着墙根
那天我刚下楼梯口
就见它身边多了只小白
我才走跟前
小白就冲我一顿狂吠
吓得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
本能地踹了它一脚
谁知竟踹出了惊天的秘密
平时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大黑
竟破天荒地对我
眦出了锋利的犬牙――
不知道小白是我的人啊


溺水的月亮

那年正月
打牌正在兴头上的姑姑
让我舀碗水给她
我趴在缸沿上
像发现了新大陆
一枚五分硬币
静静地安睡在水缸底
直到姑姑再次喊我
我才硬着头皮
把那么多的影子怯生生地端到她跟前
低声地说
冰棍在水里是会化掉的


两只野蜜蜂

看到她们时
每人手里正擎着个大花圈
像两个从战场上凯旋而归的女英雄
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春风
八十年代孩子们的快乐
被两只野蜜蜂
幸福地采回了家
并穿越时空
到了现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