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登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8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登的诗

(17 首)

更淡的山

远山总比近山淡
那些更淡的天空里
藏着多少山
那些更淡的眼神里
藏着多少山 

杏河岸边,我亲眼看到一个
哭泣行走的少年
他的父亲远远地跟在后面
并不呼喊


看一段黑白纪录片

比如一百年前,莫奈的目光
在画布与远方交替停留 

比如老人整齐的着装,浓密的胡须
他停下来,咀口雪茄,俯身
摸摸腿边的小狗
——它应当叫什么名字才对

比如稍后完成的画作,和画作外
长长的林荫道
它们全都安静地卡顿着


狙击

抗日神剧看多了
我也成了神枪手
我常常对着一些人的背影
做瞄准动作
有时瞄准头
有时瞄准屁股
有时还故意打偏
不论目标是否倒下
我都要隐匿自己的行为
吹一吹
食指上的烟


桃花墓

听说这片桃林
去年埋了一个男人
听说那跛子
生前没有亲人 

四面全是桃花
没有墓碑
坟前插着一枝新桃
不知献花人是谁 

太寂静了
我怀疑他听到了
踩在枯枝上的脚步声
我怀疑背后的桃花里
有一张人面
我怀疑那个献花人还在

走出桃林时
我甚至怀疑
自己就是那个献花的女人


于世界仅剩下谅解

当时我在冬日的阴霾中裹起风衣
会想到他们 

焚尸炉的烟囱外,毒气室的窗户旁
他们仍然呼吸、思想
如同回到孩童时,却不得不
面对无尽的黑暗。
试着去理解铁门一次次的撞击
接受心跳在水泥地上跌落
又回弹。
他们的双脚缓慢
因冷而畏言。 

在奥斯维辛,大部分受害者
并非死于屠杀、饥饿,以及恐惧。
世纪漫长,他们最终选择
默默合上双眼


鲜花已经逝去

读这句话时,野菊花开了
读这句话时,她刚好在一坡金黄中
安顿下身子 

它们是花,却无法与"鲜"字联系起来
她也是花,四十年了,还未开败 

镜头中,她读着夸西莫多的诗句
成为近景与远景交融的部分 

镜头中,她弯下腰,秋日的傍晚
那些采撷之美
一再低垂。

注:"鲜花已经逝去"取自萨瓦多尔·夸西莫多同题诗句


叙利亚之鸽

铁丝网、沙袋、面罩、马赛克
以及纵横割裂的街区。钟声被祈祷声
一遍遍唤醒 

每一只鸽子都拥有可以反复
拍打的城市
每一座城市都在它们的抚触之内
渴求奇迹 

夜色里,炮火熄灭着灯火
凸目下,烟雾弥盖了苍黎 

清晨依旧寂静,臂展素来洁白
它们的起飞陡然而沉重,扑棱有声


一次性杯子

一个杯子与另一个叠加,似乎
仍是一个杯子。
我的手指花了一个下午
来思考其中的意义
这不止是多维空间关于时间的定位
它涉及到我对所有一次性用品的怀疑。例如
短暂的生命因直立行走
而渐渐拥挤


我们有幸从那里穿过

山侧的光轻扫过来,展开
又合起

苍鹰回旋,悬崖颤抖
惊起的寒鸦,从变了形的树影里
扑棱而过 

那时的你很乖
那时的我很傻 

你跟着我时
我只跟着满地的斑驳


你是我眼中忧患的那部分

颈椎因重力而酸麻,也因为你
我的爱人
我们有数不清的时机
却总找不到令彼此满意的告白 

我们躺下,睡眠
停止睡眠,偶尔对视…… 

你是我眼中忧患的那部分
用四下高楼拔地而起的末日来见证 

梦里,它一次性用完了我的黄昏


囚徒

我同时被三种因素所左右
——小城、诗歌和你
 
你才六岁,便可以对我作岀宣判
将我囚禁。 

折磨是细腻的
假释是随意的
绳索是松开的
多么美好,一个名叫女儿的狱卒
在眼前蹦来跳去 

你喊我爸爸,而不是囚号
这无疑加重了我的刑期。


切瓜记

妻子将西瓜一切为二,二切为四
直至切为若干小块

餐桌上,大半已被分食
她用保鲜膜将剩下的包好,存入冷柜 

她这样做是对的
她受孕、分裂、分娩、抚育的每个过程
都是对的 

女儿说真甜,我们笑了
甜也是对的。
那样,接下来
看着她将日子一瓣一瓣切分
便有了意义


空虚辞

坐久了,会被岩石托着浮起
站久了,青草从趾缝间长出

血液中静止的比重在增加
骨骼随风作响 

有了地平线,鸫鸟不再高飞
有了流云,我得以再次空虚 

与小城相向而行,我们远远张开双臂
为了拥抱,也为了彼此藏匿


终于看到你了

雪后,南山某处,白色树杈之间
一只小小鸟,也是
白色的 

她叫得那么欢
却又害怕被人发现


守夜

"死亡如此神秘"
想着这句话时,他正置身于久别的故乡
给某个逝去的长者守夜 

上了香,磕了头,继续面对
夜晚带来的空虚 

多么无助的啼哭。
期间,空气燥热,祭腔哀婉
人群影影绰绰,一个魂灵缓缓飘离了肉身

他无法看到这一幕。
他的感知受限于维度,却又和其他人一样
不约而同
匍匐于这样的结局


更为惊恐的是

最近总是梦到羌塘、可可西里
梦到许多猎枪。
黑黑的枪口,看不到枪身
和持枪人。
它们无一例外地——指向我

更为惊恐的是,一旦开火
我总能安然无恙。
之后,又被迫去数
地上到底丢弃了多少只
清澈的眼睛


青苔

还记得那种气味。深呼吸
试图嗅到时间滴落的绿
试图在雨后、岩石上回到过去 

一些散失的丝发偷偷爬了上来
匍匐、旋转、纠缠,欲填补任何可能立脚的空隙 

彼时,奶奶在村口找寻我的乳名
和我一样,它们猝然回头
在稍后"嗯"的一声回应中,获得了溪流般
发呆的宁静……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