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迪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35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王迪简介

(阅读:613 次)

王迪,河北衡水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发表诗作。作品发表于《诗选刊》《中国诗人》《流派》《长江诗歌》《青年文学家》《唐山文学》《江南时报》《诗参考》《参花》《小诗界》《岁月》《湖北文学》等报刊,收录《北漂诗篇》(1——4年卷),《2018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9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网络诗歌精粹》《诗坛2019》等多个选本中。偶尔获奖。

王迪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1-10-11)

孟二婆

孟二婆从年轻守寡
把一生都交给了佛
她死的那天
所有亲戚都来了,却没有佛

她生前在寺院里求签
在某一根柱子上,还挂着她名字
佛问罗汉 : 梦儿婆是谁
罗汉回答 : 来烧香的人都是孟二婆
佛明白
入门之人,一个个分不出你我他
佛也明白
孟二婆从这个门走啦,不会再从这个门回来

一阵风停在寺院屋顶上
没有再动
因为分量过重
柱子和梁塌了下来
砸到了佛胎
拔刀相助的,好像有孟二婆的影子


那是谁

无论你行走在白天或夜色里
不要总以为,人只有一个影子

当你有两个影子,甚至多个影子时
你能认出你自己是谁就好

你的背后,有多个眼光在看着你
最终,是放不下让你放下

有人说,影子与鬼是一个谱系
自己最好别吓着自己

你所有的影子,都是从你的立场辐射开来
你所有的影子,都是同一个人

最后,这个影子变成一粒红尘
再也找不到自己

好像还有一个人在为另一个人哭泣
只有肃穆,没有黑暗


时间的去失

知道
空中只有一个太阳
也想必知道
太阳的背后还有一个月亮
和众多的星辰
我看他们时
知道你就隐藏在背后

在升起或陨落的时间里
寻找你的位置
用以衡量我的去失和往过
有风吹进我的肌肤里
我咳嗽了两下
风没有听见
她在故乡,也睡去


孤独者

你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身体里
有时你笑了,有时你哭了
和我一言一语的对话
隔壁或第三者,都不会听到你的声音
 
你来了,把我的血液充值
泛起的浪潮,鼓鼓的,从缝隙流出体液
与我共枕的自己,天亮了丝毫没有疲软
放射出无数光芒,太阳也是自己


人的简历

无数万年后
所有将会变为土崩瓦解
找不到我们的一丝痕迹
星球碰撞,仍按自己的秩序运转
唯有脱离或吸着的光,空气和水
甚至只有冰
从远古开始,我们每个人
都是地球的过客
最后的那个人,最为凄美
不会再有人为他追悼和掩埋
不会再有人为他考古和挖掘


人参

我死了吗
曾经这样问过自己
我死了
人们从不这样认为
 

就是不需要阳光
不需要空气
不需要水
我喝下自己为自己酿造的酒
渗入我的骨子里
然后把多余的酒都带走
淹没在陶醉里
 
我从没有顾及我的年龄
更没有顾及什么是死
我让儒弱者刚强
我让贪欲者吐血
我不想以绽开的花蕊取悦于人
我始终以人的气质孤独的为民站立


同为动物

当一只狗
两只狗,所有的狗
连不明真相的狗都咬你的时候
说明
你与他们不是同类
 
为什么咬你
你没有喂他,妨碍了他的胃口
你终断了他的食物链,损害了他的利益


何谓生

他说:我该如何处置这个畸形的婴儿
圣徒说:弄死他
摩西说:你不应该杀戮
 
往往人不会这样的
这样做的,往往是人
 
你的孩子,你为什么要这样问呢
圣徒为什么这样回答
摩西为什么这样说
 
裹着的头巾,在风中飘
时而露出覆盖着的
半边脸,一只眼睛,和遮掩的灵魂


恐慌

我在床上,没有动
只是挺了挺丰腴的胸
他把刀子捅了进去
我胆怯的望着无知平静的他
我喊,没有听到声音撞击墙壁的回旋
没有绵延不绝的疼和痛
知道在流血,没有看见红色
我的软体慢慢昏迷
没了魂魄,没了肉身

一睁眼
我的生物钟八点五十九
离上班时间,还差一分钟


雪人

我堆了一堆雪
尽量做成人的模样
没有鼻子没有眼啊
上帝说有鼻子有眼不见得就是人
麻雀落到它的头上
啄食了几粒堆雪人时裹挟的草籽

雪,又来了
一次次覆盖在它臃肿的身上
它在荒野的冬里
孤零零的站着
任风残蚀着它冰冻的心
有一天醒来
它销声匿迹的没了
地上长出一簇
能嗅到阳光看到蓝天的绿色


酒坛子

这一坛子酒
是十二斤
整整喝了半月
其间大醉了一次,三天没有喝酒
也没有写诗
 
我打开空空的酒坛子
还是那样的醇香扑鼻
我把它盖上
里面我装了两样东西:阳光,空气
 
假如
酒坛子外面是诗篇,和风声
第二个酒坛子,我打开或不打开
都无所谓了


我承认

我承认,做过一些善事
就像承认做过一些坏事一样
我给讨饭的乞丐一些钱两
我给正在爬坡的人一臂之力
我给落水的人以施救

我走在路上
折过路旁的花枝
我不仅仅践踏小草
还踩死过蚂蚁
且,很多很多


谁比谁干净些

我望了望土豆
今晚准备吃它
拿出来,把它放到泡有桃子的水盆里
我又望了望桃子
感到一种莫名的滑稽可笑
 
我洗了洗粉红色的桃子
洗去她身上的绒毛
洗去绒毛里的大气污染
咬了一口
同时洗着土豆
土豆儿在泥土里净化
从泥胎里
把自己默默修行为一尊菩萨
 
水渐渐浑浊
我想把土豆蒸着吃
蒸着吃与炒着吃,营养应该一样
 
土豆与桃子的营养不一样
他们的尘埃,也不一样


萤火虫

行走在漆黑的旷野
不知遇到过多少只萤火虫
为我送来一丝光亮
增添一些独行的慰藉

第二天,本想去拜访他
不知他的住址
一生没有见过他的模样


我们到底能活多久
每一个人都默默的问过石头
总是愿意把终情寄予他的心中
当在石头上刻上最后一个文字
石头便知道了我们离腐朽的日期

石头从不欢喜,也不悲伤
他知道
他一开口,人就可以从他的嘴巴里撬开所有
山上也就没有了菩萨和佛祖


你是好人

去集市买鱼
卖鱼的师傅赶快逢迎
“鲤鱼,红尾巴,九块一斤”
“好,来这个红尾巴的吧”
“这个稀罕,好看就好吃”
“我下不了手,你帮我杀了”
卖鱼的先把鱼从脑袋打死
刮麟,弄腮,开膛

鱼贩子攥住钱的同时伸出大拇指:
“你是好人”
我是好人
以后会成佛,还是成鱼


雪下面,不应当是死亡

雪,越下越大
想必覆盖高山,村庄,湖泊

一个人在风雪中成长
他的脚步得到雪的印证

他消失了
雪也会消失

雪把雪埋葬了以后
还会再来

雪的下面是尘埃
尘埃的下面
不应当是死亡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