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家洋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3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王家洋简介

(阅读:520 次)

王家洋,穿青人,1967年重阳节生于贵州纳雍县;在《诗刊》《星星》《绿风》等报刊上发表过诗歌;连续两届获“诗神杯”诗歌奖;公开出版新诗集《到乡下去》(2008年)、《夜来花开》(2018年);现居贵阳,《当代教育》主编。

王家洋的诗

(计 14 首 | 时间:2021-10-17)

月亮

我望着月亮
月亮也望着我
无论在哪里
我都逃不出月亮的眼神

可惜相距甚远
只能看看
只能通过空气
传递彼此的气息

我一天一天老去
月亮一天一天明亮


悼词

黑夜中
我发现了时间
他尖叫着
想破壳而出

我从不同的角度
观察我的手
我的手已成标本
在这个黑夜回到故乡

一条路走到黑
和一条路走到亮
成为两条平行线,不经意间
我就把悼词写上天空


年关

我最终还是降到地面
我不过是一粒尘埃

我想年轻一回
但力不从心
我放了很多鞭炮
也没有响出想要的快乐
那些年少青春,那些山清水秀
都留在重重大山那边
再也没有回去的精力了

多年来,我一直吃着落叶
我是一只羊,梦想回到蓝蓝的天空
墙上的摆钟,如同落水的狗
一次次上岸,又一次次落水
身子一而再地抖动
却总是摆不脱水,摆不脱阳光的抽打

年关,年关
一个除夕就是一关
一年就是一座大山


一个人
就是一盏灯
在饭局
我们把自己点在座位上

一个人
就是一盏灯
在路上
我们把自己点在树上

一个人
就是一盏灯
只有熄灭
我们才想起燃油


黑洞

有个黑洞
一直在我身体里

我经常从睡梦中惊醒
我看见了太阳和月亮

这个黑洞不大
刚好容下我的前世和今生


伐木者

伐木者躺在一块石头里
他在等待
他说:总有一天
那些树的根要腐烂

伐木者在酝酿一场暴雨
他要让经不住浑水折腾的鱼
主动跳上岸来
让石头炸裂直冲云霄

伐木者正坐在考场里
他把那些试题看成一棵棵树
结果他得了零分
那个“零”!与那棵大树
留下的树桩截口一样


水在我们的四周悬着
真真切切,谁都感觉得出

水,见机行事
先是一滴,然后消失
或变成几滴,甚至若干滴

面对水,你得老谋深算
火力要把握好

千万不能用水洗衣
学生时代的我,就出过错

水面的温度与水底的温度不一样,这是事实
用刀切不开水,这也是事实

实际上,玩水的同时
就在玩火


母亲的秋天

母亲一个人住在乡下
养了一大群鸡鸭
那些鸡鸭就像小时候的我们
整天围着她

秋天是母亲最忙碌最开心的季节
她把山坡上的庄稼收进粮仓

春节,我们从四面八方回到母亲身边
又是她忙碌开心的时候

我突然明白,母亲为何不愿进城
城里没有大的粮仓容得下母亲的秋天


诗人,诗人!

把鱼儿放回大海
把鸟儿放回天空
把大地上的碎片拾起
贮放在生命中最明亮的地方
是谁手提垃圾,行色匆匆
是谁拔出小刀,划破自己的皮肤
是谁串连起闪光的泪珠
挂置于爱人的脖子
是谁身披影子的棉袄
潇洒走过大街
潇洒走过板结的纸币
是谁在一页白纸旁犹豫不决,无从下笔
他一贫如洗,没有火柴和蜡烛
是谁将自己的骨头一根根抽出,然后
安装在诗歌的窗户?!


把那些阴暗的部分翻出来
大地,你疼吗

我的父亲握着牛鞭
心事重重

牛鞭打在牛背上,牛无动于衷
阳光落到牛身上,牛无动于衷

牛想什么?我的父亲想什么?
有一个细节不能忽视

牛埋下头看大地
我的父亲抬起头看天空


鸟飞走了

小路弯弯
我想起幼年爬树
爬到树中点,鸟飞走了
一滴水从树根上升
是轻松的,一滴水从树巅下落
也是轻松的。我就搞不懂
是树撑着天空,还是大地撑着天空
如果树撑着大地
那会怎么样
鸟会飞回来吗


手术

从黑夜中取出太阳
从生命中取出一天
从肉体里取出毒素
从鸡鸣、鸟叫中取出故乡


反时光

多年来,我无法把自己摊开
我一直在楼梯的拐角处
我经常提醒自己
不要见梯子就上
 
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
我看不见远方
但我知道
那里一定有我完好无缺的童年


果子

布满皱纹的果子
春天的气息还没有散尽

我不忍心见它坠落
不想让它成为种子
在暗夜中发芽
即将开花的历程
是痛苦的,开?还是不开

我不想见到朝霞满天
布谷鸟的叫声,是罪魁祸首

我知道为什么要有河堤
我知道为什么月光如水

我也知道我剥开它的壳
它的仁就会飞出,射进我胸膛
但我还是要剥开

将它的壳,盛两瓢源头的水
洒在
众生的头上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