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外外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3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外外简介

(阅读:384 次)

外外(1967.7.8—2017.9.26),原名吴宇清,男,汉族,1967年生于江苏南京。公务员、电台DJ、歌手、导演、大学老师等多重身份。在校期间开始音乐创作,1990年左右加入“冷击演唱组”。1991年与卢中强、孟冬、肖丰、唐群松等成立“冷击乐队”,1993年年底解散。1997—2006年在南京音乐台创办并主持“摇滚殿堂”“新乐天书”“节奏王国”等节目。2006—2017年在南京艺术学院影视学院担任教师;同期参与中国独立影像展(CIFF)策划、评审等工作,并有电影拍摄计划。2000年前后开始诗歌写作。2008年自印诗集《洞》。另有乐评、小说若干。

外外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1-11-14)

我们躲在夜晚这张CD里

我有张席子
铺在地板上
凉凉的
躺下来
它为我铺开
一张很大的睡眠
这张睡眠
漂浮起来
铺开
无边无际的夜晚
昆虫长出了巨大的翅膀
王小明和我
还有他走失的妹妹,很多
陌生人,都躺在这同个夜晚
像一张张纸牌
安安静静
其实我们是躲在夜晚
这张CD里
等着被反复播放,慢慢磨损


感情

感情生长在
无知无觉之中
 
当意识到它的存在
瞬间照亮了所有想象
 
树由此化作花
繁星下的愿望
 
并不比浩瀚的夜空
更加持久


小树林

这是无数个下午中的一个
我坐在和你共同享用的这一刻
像一棵树和另一棵树
之间除了彼此对望什么也没有
这是无数次疲倦中的一次
并没有真的彼此依靠过
秋天并未要求过落叶
整个夏天的力气已用完
这是无数杯咖啡中的一杯
不能想象今后漫长的重复中
舌苔依然可以敏感
被麻木覆盖的麻木
被欲望湿润的欲望
正被孤独点燃的多情人们
来吧
大风不会将你们熄灭
雨水也不伴随冰凉的哭泣
唯有这片小树林
怀抱着不多的温存



是一个绝望的字
我在上海大马路的后面
找不到厕所
我在演出时躲在鼓手后面
还被人看见
我的后爱情时期动作多过抒情
动作越来越快
像赶着结束
放在饼干盒里的磁带
秋后吱吱嘎嘎和你算账
小晚说起她的恋爱
用故作忧郁的调子
“后来……”
我像死去还魂的人
坐在午夜后环线的公交车里
厚着脸皮向往事买醉
没有人理我
我无聊地自问自答
拿着后续情节的底牌
玩不出什么花样


夜雨,7月14日

古老的雨为我织就那盏灯
小兔子,你在哪一片黑暗里唱歌
你唱得如此饥饿难耐
如此迷乱
彷佛辉煌的夜宴正在找不到的庭院中喧哗
 
小兔子,你应该再乖巧些
人们学会聆听
透过万物竖起的耳朵
把自己忘掉多少
就能够唱出多少


有时候踩着烟灰

任何东西被焚烧之后
或许都是这个样子
都是这种均匀、暗淡、模糊
蜷缩在热烈过后的宁静中
我理解那些最初的形态
比如纸团、木屑
树叶、断裂的电线
都有相似柔软的质地
火将它们烧得激情恣肆啊
犹如邪恶的舞蹈
我光脚走在地板上有时也踩到烟灰
陷入这微弱的感触
一旦停止所有细小动作
烟缕从指间不绝飘出
仿佛过去的思绪在召唤而我无法抵达


曾经我们都年轻

我父亲在年轻时
喜欢和修自行车的人聊天
那是个年纪很大的人
我年轻时喜欢骑自行车上街
看各式各样的人聊天、走路
可以骑很远很远
骑出这座城市
我的儿子也将年轻
他会知道很多我无法想象的事
去很多我不知道的地方
他也可以和我的父亲聊天
我的父亲,长得很像那个修车的人


山中一夜

那些说你是诗人的人
不写诗,不读诗
说你是色情狂的人
没看过AV
那些话痨躺在闹市,吃喝拉撒
照镜子,扮大人物
努力活出精彩
山里想明白的道理不止这些,走很远的路
走出黄昏,穿上月色
看见一个年纪很小的隐士
梳理并不浓密的胡须
下一顿饭在锅里
和门外青草一样香甜
在山里,能读的只是自己的牙齿
废材、石块、良心,
干硬的粪便和软弱的天命
死去的亲人
世上所有沉默无休止的合唱


我们的傍晚

我们的街道很苍白
被旧时光扫荡
被伤心的脚猛踢
街道上我们很苍白
无论多么美好的背景
我们都知道自己老了,倦了
树叶也知道
树叶透出明亮热情的眼光
云,像头发在燃烧


山水画

山和山都是一样的
水和水注定分开
你说人
说朝代
说陈年老酒
说医生打着灯笼
看见两只
光着的脚
不穿袜子
也不穿鞋
就这么走在黑地里
遇不见一只动物
水和水都是一样的
山和山注定分开
你说动物
说医生
说人喝了陈年老酒
看见两只
白的袜子
找不到鞋
打起灯笼
就这么走在黑地里
不知道什么朝代


独克宗

我去过你去过的地方
我说过你说过的话
我可以将自己当成另一个你
或者,
你把我再活一遍
亲爱的彼得
是时间的手指,摁在苍老的拐棍上


好事成双

很喜欢那双淡黄色的皮鞋,在
任何天气里行走得舒适又轻松
在床边,在桌旁
和矮凳子平齐的模样。
线条沿边缝出来,深入到鞋的内里,
手工的痕迹。
两只白袜子缩在原先脚窝的位置
两只猫在十月静悄悄接近
一小片云移过来
两个人从
我的窗下走过偶尔说着低低的话。
很喜欢所以又买回来一双,放在
衣橱顶的盒子里,灰尘落在上面,
薄薄的。


十年记

我将成为明月的椅子
不缺不欠,不离不弃
陌路与我相敬如宾
不痛不痒,不火不温
十年花开,一朝谢顶
中年腹地,消化掉理想
如同旧爱,奔向新欢
不小心打翻身后的热汤
少即是多,丢就是有
爱人、朋友、金钱、自由
前世今生,斗转星移
在这瞬间,灿烂锦绣,为我证明


我所知道的野兽

野兽没有身份证
除了动物园
城里没它住的地方
被拒绝时
它像人一样恼怒
欲望水涨船高
人们怀疑它的脏
却从不怀疑
它的肉烤起来很香
夜里从我的天花板上走过
我看不见它的重
和张牙舞爪的样子
只想起父亲说
“生活里男人有许多无奈之举”
而我知道的野兽
总是轻而易举
翻山越岭
美好的风光
像脚下的地毯
它从不生儿育女
痛苦和欢乐时的叫喊是一样的


盲人

盲人手边有一只彩笔盒
里面装满了蓝颜色的笔
一会儿就出现了蓝色的海
偏左或偏右的蓝色的云
边上的五颗星星
是一秒钟就画好的
在这一秒钟后
卖鲜花的女孩子
把叫卖声扔上楼来
女主人换了件
蓝色的衬衫
笑嘻嘻地
坐在了窗口


秋天

鼓手很轻地敲击
门口的人转身离去
那种清脆的滴答声
仿佛雨和鱼落在湖里
想起上个星期去过的湖边
没有划船只是她把手伸进
水里触摸了那种凉意
然后赶着回家听这张唱片
PAPAM
一个中年的男子
他弹琴的时候手臂微露青筋
整齐干净地挥动
像一个厨师那样悠闲熟练
挥动出一颗颗金黄的豆子
撒满我樱桃木的地板
他的孩子应该就蹲在一边
小心翼翼地捡起放好
有些还藏在枕头下面
许多令人厌倦的事实
压在我眼睫毛上之前
让我先合上双眼
深呼吸后和PAPAM父子俩
一起合唱会儿秋天


我所能相信的

终其一生
采石,捕鱼,坐井观天
与星尘攀谈,依赖于劳苦之乐
终其一世
妄语,求诚,歌唱空无
保孩童之兴,隐身于闹市之中
把心安于他乡
加里斯奈德说
这世界便是满盈


身份

DJ、VJ、写诗的
流行歌的、搞IT的、父亲、儿子、情人、丈夫、铁哥们
他有这么多不同的身份
他身份的party里有这么多美好的女人
他身份的衣橱里有这么多
可以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里替换的衣服
有时他在回忆中对它们爱不释手
把它们都裹在身上
虽然很重,但很满足很安全


皮箱

我记得那个旧皮箱
颜色和搭扣
毛边磨损
手摸上去怪怪的
一些日子里拎着它走过
冷水街的春天
突然它松开了露出里面丑陋的面目
像卡在阴沟里的很多轮胎
棉花钻出被褥
不可能把所有过去撕开
 
我记得放进去短裤、衬衣
整整齐齐,像新买来
为了某次旅行
站在原地
漫长等待的辛苦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