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鹤轩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3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鹤轩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1-11-14)

回声

在深夜,我的声音发出去
就被黑暗吃掉了
在喧闹的十字路口
也迅疾淹没于众多的我的漩涡中
一次,我在空荡荡的审判庭喊
声音绕着审判长陪审员听审人座位
循环了又循环
当他们进去,我的声音又消失了


你一定要在夜色中读我

我是黑色的
天平一样黑
良心一样黑
瓦斯爆炸一样黑
历史疑案一样黑
现代卷宗一样黑
惊堂木一样黑
狼毫笔一样黑
印章一样黑
记录仪一样黑
x  光片一样黑
感冒药片阿司匹林一样黑
骷髅一样黑
黑暗一样黑
白夜一样黑

你一定要在夜色中读我
一定要像我一样沉默地读我


吸引

我被圣经吸引
被十字架吸引
被阴谋、监狱、暴力吸引
被不怕战场持剑与盾的男人女人吸引
被崇高的权利和荣誉吸引
被废墟吸引
被麻风病吸引
被戏剧吸引
被一些无意义吸引


肃穆的太阳下

肃穆的太阳下
我遭遇许多没有器官的脸
和没有膝盖的行走
我看到更多的灵魂,死去的与活着的
我看到更多的我,倒下的与站立的
我陷入了混沌中
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在说什么


黑夜明亮

黑夜明亮,我猛然看到 :
无数个我走进黑夜,无数个飞蛾扑向大火

仿佛那夜不是夜,那火不是火


月光

“我毫无阅历,毫无准备”
我只要这一夜
打开所有的毛孔
饮啼血的句子
让所有的白都泛着红晕
让我的荒凉不再荒凉
你是我流水般的爱情
欲望的房子,疼痛的尖叫
生命的归宿
你洞悉我全部秘密,你
散发着让人眩晕的桂花香
我,把灵魂扔了出去


你是我吗?佩索阿

你是我吗?佩索阿
这问话多滑稽
答案已经是肯定的了
葡萄牙的签下死亡书的人
我收藏了你散落的手稿
在嘈杂愚昧与琐屑的环境中居住下来
我不愿有谁理解我们制造的荒诞与无奈的意义
那些足够理性或者说智慧的词句所构成的病毒
杀死了多少忧郁症患者
尽管没有人问:你是谁或者你们是谁?

我继续看老板的脸色翻看恼人的账簿
感觉微薄的薪水带给我的惆怅
窗台上开放的白色小花白白开着,它们
总是无法让我感动

我时常在半梦半醒中思索
我遗漏了多少丑陋的或者美好的事物
死去的奶牛,燃了大半的烟卷,包括政治,宗教,律法
当然,还有异性
我来不及捶胸顿足万念俱灰
风,早已刮过


饱满的黑色

我看到过枪,在危崖上
子弹已压上了膛

风吹草动。一只不安分的兔子跑了出来
羚羊跑了出来
梅花鹿跑了出来
老虎也跑了出来
石头像佛,一动不动
一道黑影螺旋状上升,又跌落
我发出惊叹
那是我见过的最饱满的黑色
像内心潜伏的欲望
我种植罂粟,制造迷迭香
给它足够的血

那枪口,对准了我


钥匙

你翻开大得惊人的胃
暴露出无所不能的杂食性
那些精神亚麻布的褶层散发着臭味
而你不拯救不消灭

说谎的让它说谎
沦陷的让它沦陷
污浊的让它污浊
腐朽的让它腐朽
生长的让它生长
死亡的让它死亡

空气都紧张起来了,而你
无动于衷


我在我的国家爱你

我在我的国家爱你
平静地向深渊抵押我的生命
你把花环戴在死难者头上
之后转身离开
我没有哀悼,没有哭喊,没有羞愧
没有谈论胜利
好像一切都在假设中


哀歌

我一次次唱着哀歌
一次次活过来又死去

但不是为了祭奠


指鹿为马

秦朝赵高
秦朝之前活着,之后
活着
杀了,还活着

他太高兴了
那么多人指着鹿说
是马
是马
是马


乌鸦

翅膀是黑的
飞翔是黑的
啼叫是黑的
方向,也是黑的

它如此相信黑暗并投身黑暗


父亲胆小,从不谈政治

父亲胆小,从不谈政治
要我们也不涉及

他总是谨小慎微地笑着,那表情
让这个世界羞愧


冬至

羡慕哑巴,盲人,失聪者
说不出冷,看不到坚冰
听不到流言

我在黑暗里写艳阳、弹孔、绳索、经文
自由的白鸽


照耀

我从一面巨大镜子里看到

许多人穿过街道,他们
携带着性病,风湿痛,带状疱疹,流行性腮腺炎
软骨病,和脑瘫

太阳毫不选择,照耀着一切


大寒

允许有替罪羊,冤死鬼
允许在其位谋其利,黑白颠倒
允许灯是红的,酒是绿的
允许官官相护,尔虞我诈,大鱼吃小鱼
允许睁只眼闭只眼
允许衣冠楚楚
允许没有报应
允许屋漏偏遇连阴雨,雪上加霜,祸不单行
允许无知,看破红尘
允许菩萨永远缄默
当然,也要允许以笔代伐
尽管,毫无意义


时光

我伐倒树木
制成枪托
我像一粒飞翔的子弹
寻找相框与棺木
 
而现在
我在栅栏内
戴着枷锁,制作
佛珠


一块巨石在荒野中

一块巨石在荒野中
没有烟熏火燎磕长头的人
奔向它。
它没有被雕刻,不知道邪恶与疾苦。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