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行顺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42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行顺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1-12-05)

大地

每到过年
城市就会清掉一些农民
为高收入者提供空旷

我的村庄
每隔几年就会平掉一些坟
让死者为生者腾下地方


1959年信阳事件读后

我能理解
我的爷爷为何把麦乳精放到
我们够不着的天窗上
我能理解
我的奶奶为何把苹果藏到衣柜里
直至腐烂
他们有着最简单的活法
所有填肚子的东西
都不能一次吃完
我也曾见到
喝完了米粥
他们把头伸进去
把遗落在碗底的粥屑舔干净
经历过大饥荒的
都有着整个时代的饥饿
我也曾花光了口袋里的钱
找不到给碗饭的工作
蜷缩在天桥下
仅仅三日
那饥饿的感觉
已像一生那么长
那么长 


词语

秋天是一个大词
它由枯草、落叶、西风
橙黄桔绿,大雁南飞等众多小词组成

祖国也是一个大词
里面居住着众多其他词语:
平民、百姓、中等收入群体、韭菜;
贪官、寡头、财团、独裁者……


恩赐

我说过谎话
朝叫花子吐过口水
小时候偷过人家东西
中学时曾把癞蛤蟆塞进女生抽屉
为了解馋欲亲手宰杀过鸡鸭
至今仍没有放弃肉食
只是有一次一个无人照管的小丫头
跑向疾驰的汽车时
我轻轻地伸手拉了拉
我觉得人间对我的所有恩赐
都缘于这一次


家族

十岁时我嘲笑父亲,七尺的汉子
每天只能与耕牛较劲

十五岁时第一次去县城
我相信,我的未来在远方
 
二十岁时拿到了第一笔工资
青春啊,掺杂了咸涩的泪与汗
 
三十岁时在医院里照镜子
竟然发现自己越来越像父亲
 
还是那一年,我爱上了写诗
生活给我的,我都把它还到了纸上
 
而今,我年近四十
内心中的风暴与雷霆越来越小

我已能接受一事无成的一生
并愿在那一天,满怀愧疚地面对死亡


家乡

我的奶奶很早就走了
前年,爷爷也跟着她去了

只有恶人命硬
那个带人殴打父亲
逼母亲下跪的村支书直到去年才断气
 
我们已释怀于昔日情事
但父亲说,过几年他也会回去
 
非关报仇与报恩,只为给家乡续命
让那个日渐寂寥的小村庄还有年轻的老人


慈光阁

没有僧侣,也没有信徒
只有几个抓起相机拍照的游客

在攀山藤踮起脚尖,把触须
附向大树的时候
 
一个满脸虬髯的大汉
突然朝空荡荡的大殿跪了下去
 
是不是必须在心中造出一尊佛
才能为柔软的膝盖找到坚硬的根基
 
爬到山顶,我看到巍峨的黄山
也匍匐在天空脚下


经过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

我的家乡应该也是这样的
冷风吹着,树梢上挂着
被鸟雀啄烂的硬柿子
低头打盹的老人
把座位从门口移到走廊下
几个孩童呼啸着
用满是鼻涕的鼻孔
追逐假期的最后一天
田野里空空荡荡
只有几个高耸的坟头
其余的都被收回了家
这是豫南平原上的一个小村庄
除了没有找到埋葬的亲人
它与我的家乡应该是一模一样的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个善良的人
阳台上踩碎了一只蜗牛
她看着看着就哭了
 
马路上一只狗儿被车撞断了腿
她抱着狗儿走着走着
眼泪就流了下来
 
邻居家的孩子去建筑工地打工
摔下了脚手架
她跟着那个母亲一起哭
 
她哭啊
像前年自己的小儿子死时一样的伤心


名字

叫邢卫兵的时候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俗人
挤地铁,刷工卡
吃快餐,点外卖
为了一块钱
和菜贩磨半天
只有打开诗歌练习本的时候
才意识到自己还有另一个身份:
写诗的行顺
我会焚香,沐浴
于秋阳下静坐
敛起在人间的杀心


回答

打砸我摊位的城管,我要恨他吗
抢走我钱包的飞车贼,我该诅咒他吗
骗走我两个月工资的工友,我可以鄙视他吗
扇我耳光的上司,我能朝他吐口水吗
克扣我工钱的老板,我需要进行报复吗
 
我问这些话的时候
大地无言,白云抚慰着尖锐的山峰
拉卜楞寺的钟声穿过夏河幽深的河水


二十年前,我丢了皮肤
全身长满了白斑
十年前,我几乎失去双眼
现在仍带着近千度的眼睛
五年前,一次爬山
从山崖上跌落,摔坏了胳膊
那些外露之相
是如此反对我
一次次表达着对我的不满
前天,在医院,我做了个全身检查
那颗砰砰跳动的心
医生暂无发现破绽
他说,我周身毛病,唯余其,尚无杂色


嘉峪关外

没有人理会我在戈壁滩上捡寻碎石
在我之前
风已把它们翻了无数遍

没有人理会我不阅经卷,不拜菩提
无朝圣之意
用粗燥的手掌触碰石像光滑的肌肤

没有人理会我把血一样的葡萄酒当水
体内有热度了
才敢脱去多余的衣衫,才敢卸下多余的镣铐

更没有人理会我以一根枯枝作兵器
对着漫漫古道大喝:
有我在此,万骑莫入

回城途中,也没有人理会我以青巾蒙面
对同座的一位蒙古族姑娘生觊觎之心
欲劫掳以归


佛曾经来过

我确定,佛曾经来过
在我起身为孕妇让座的时候
在我扶起倒地婴儿的时候
甚至在我弯腰捡起一片废纸的时候

我发现自己身上也具有光芒
只是在我高声咆哮
在我吹牛、说谎的时候
他就消失了

是他发现了什么吗
他发现这具肉身
他只能作短暂的停留
而不能永恒的居住?


每年,我都会去火车站看看

有时是为了帮熟人抢回家的车票
有时是为了送形色匆匆的朋友
那个给我热吻的女人
只送过她一次
就分手了

这样也好
离别的戏码就不用在我身上上演
我可以用局外人的镇静
观看那些蜂拥的人流

我和他们一样有着背井离乡的苦楚
却可以从他们身上体会
千里回乡的快乐


脱落的天花板

洗澡的时候
头顶上的天花板突然脱落了一块
正好砸在我身上
这个使用了十几年的墙壁
露出了久经人世的斑驳
与沧桑
好像想告诉我些什么
我早忘了它也会随着时间
松软、发皱
哦,是需要重新粉刷的时候了
我拿起扫帚清理它的遗迹
心想:我也快四十岁了
我不知道还能干些什么
只能把曾爱过的东西
捡起来再爱一次


天桥下的露宿者

陌生人
我无法握住
你伸出来的手
像你一样
我也有走投无路的时候
我啊,求助过两块钱一张的彩票
也曾向一尊不会说话的佛像下跪
只是,他们都没有给我指引
十几年过去了
至今我仍不知道当年
是如何完成一次次自我拯救的


入桃林记

刚刚含苞,姐姐
就拉着我绕林转了一圈

望着那一片芬芳
我,不禁又开始期待爱情了

一颗凡心
怎么经受得住如此热烈的撩拨

桃花,也知最难以按耐的是清净之心
是以,它们一直忍着
不朝山寺的方向开放


那些不向往远方的事物

辘轳、木门、石磨、碌碡
运动的半径不过十米

它们找不到通往自由的法门
因而望上去有沉静之美

为了供养两个上大学的女儿
宋三叔,把自己拴在几亩薄田上

南海禅寺的观音
一生都没出过庙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