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席地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4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席地简介

(阅读:896 次)

席地,曾用名阿峰。生于1968年,安徽枞阳人,居合肥。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

席地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1-12-07)

灰色写作

灰色的星期三之后
是灰色星期四。
我被历史的洪流卷走。
我的确定性
被历史的洪流卷走。
但我还在这里。
按灰色写作。
写这些灰色的无知,
还有傲慢与偏见。
可它笑了。


楼阁空中

感官胜利了。
在冰上雕刻悲伤。
 
至少我了解了这些:
悲伤还不是冰。
 
“楼阁应该造在空中。”
以它们为依托。
 
对我们而言。
镜子是第三条路。
 
通向什么,
也比通向它本身强。
 
内心还要扩大。
扩大到感官之外。
 
毕竟,没有感官是完美的。
第欧根尼的狗。


凤凰流

我命令一个词睡去。
谎言像瀑布。
请您在慷慨陈词前想想它。
还有那些凤凰一样
的水珠,
逆流而上。
不像我们一如既往的顺从
变成了废墟


奥威尔记

按照绝对同一性方式我和这个午后
达成了一致。
那就是躺在奥威尔的语言上
哭。
一直哭。
直到这个午后
到处都充满着腐败的气息。


新蝴蝶记

两个人坐在一起,面对面。
好像中间有一条路,
还有一棵树。
他上场了。
(酷似弗拉第米尔)
一边走还一边说:明天可以
试试新的蝴蝶。


审判

卡夫卡。
投入阴影。

它。
销毁孤独。

我们不
接受。

给声音
插上蝴蝶。


之门

比死
还要短的
是希望。

蝴蝶
在流亡。

在封闭的容器里。

它原本是
用来储存水的。

似乎一切都应在
水中。

也在眼中。

像发出的一道道
神谕。

门自动开启。


迷路系列

迷路(1)
 
亲爱的猎人,让我们放下枪。
成为一个又一个
猎物吧。
或者是装满猎物
的火车。

在深夜重复它们的迷途。

迷路(2)

坐下来。趁现在还有坐下来的自由。
劝那些牧羊人,
快去大海吧。
大海正建造我们的归宿。
一朵浪花就是一个。
 
亲爱的,但请用它们的声音喊我。

迷路(3)

我每天写诗给那些迷途。
把痛苦写进去,
把爱写进去。
偶尔它们也给我来信,
充满着安慰。
 
在我死后,没有一首诗是轻松的。

迷路(4)

不必在乎那些桥,
更不必在乎走过它们的
那些形形色色。
它们在模仿着沉睡,
想唤醒它们,似乎听不见。
 
但我的孤独,它们看在眼里。

迷路(5)

我想起一个人走在雨里,
却不被淋湿。
那些雨纷纷避开他,
为他让路,
仿佛他是一首情诗。
 
后来,我怎么也想不起他应该是谁。

迷路(6)

假如一列绿皮火车正穿过你的心脏,
你会哭泣并泣不成声么。
我突然感到
悲伤也这样来过,巨大的,
但它喜欢慢慢的无形的告别。
 
有别于我们人类的拥抱和亲吻。

迷路(7)
 
她用一只手捂住一只眼睛,
仿佛这样才能
与幻觉保持孤单的一致。
我用手推开一团迷雾,
说出“永远”。
 
像手里塞满了任性的灰色。

迷路(8)
 
我已经不再有成为悲伤的能力了。
那么多人的时候,撒谎者
重新分配着谎言。
亲爱的灵魂啊,就让我
始终在今天徘徊,再徘徊。
 
像打开的门,别再轻易地关上。

迷路(9)
 
我在一首诗里删除了大海
和波浪的感觉。
但我们约好了,下周再见。
我听到有人说:
“你就相信。”
 
那不是我的意思,至少在我透明之前。

迷路(10)
 
禁止依靠心灵,
禁止你反复依靠心灵。
我们在表面获得了
新的生活,
它们接近群山起伏的轮廓。
 
你可以说出“从未”,但不必。

迷路(11)

我可以用一团来形容生活的真谛,
但它不是。
特别是雨夜归来,
我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如此,
它模糊了尺度。
 
凡是巨大的必为我们所疏远,竟是真的。

迷路(12)

真不可思议,我居然在笼子里
发现了真理的面目。
它干涩又饥渴,像迷路的豹。
我试着和它说话,
它躺在那里,偶尔看我一眼。

仿佛在说,有些忧郁是可以忍耐的。

迷路(13)
 
所有的人都会死,除了已死的人。
换言之,就是伟大的静寂
必须有人承担。
我是所有的禁忌中
最小的那一个。
 
因此,每天写诗以减轻唯一的罪行。

迷路(14)
 
一辆清空了货物的红色卡车,
静置。并任由你们经过。
它像在模仿你们
没有意义的失败来临,
“请再一次驻足”。
 
它微微颤栗,仿佛是恳求。

迷路(15)
 
我们约好了一起在诗中发光,
发不能描述的光。
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是我们
对这个世界的贡献,
但不是唯一的。

而他们只对容貌感兴趣,却是唯一。

迷路(16)
 
那个孩子对我说她是主人我是客人,
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我很想对她说:
能不能把未来带给她看看。
她说不,你不能。

语言是肉体,既形单影只又孤身前往。
 
迷路(17)

你说你的身后事该是什么样子。
不能确定,但可以设想
有那么一群人聚集在哭泣里。
其中有那么一个人
显得最伤心。那是谁,不那么确定。

但总得有一个,不是吗。

迷路(18)
 
对于另一个世界不多说一句话,
用沉默支撑着它。
他突然出现在云端,
又像一粒种子
降临在早春的哀乐里。

天哪,乐队里的繁星怎么就不见了。

迷路(19)
 
如果你们继续写诗,
荒谬就可以被继续肯定。
一些朋友试图
分享他们被围困又逃脱的经历,
但那不是真的。
 
我之所以不反对是因为相信夕阳西下。
 
迷路(20)

甚至有一种诗,
让我们对所处的危险视而不见。
他们说不能为什么而活,
但应剔除幽暗、
肉体中的贪婪和虚假的叙述。

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不想对你这么说。

迷路(21)
 
他们眼中的无动于衷是什么,
需要你对一棵树说:你好。
一个人有一个上帝,
还是大家共同拥有一个,这不好办。
但可以有例外。
 
我搞不清了,但友善一些总是应该的。

迷路(22)

你能免费送我一些心灵吗,
作为代价,我可以
为你们祈祷。
也许对大家而言,
确有一个永远也无法入内的彼世。
 
当我意识到此的时候,多想想拥有的。
 
迷路(23)
 
为了栩栩如生我们创造了生活。
并通过它涵盖了
清晨和夜晚,以及各种依附。
我在夜晚失去的,
清晨也不允许它回来。
 
包括但不限于灵魂、吐纳和寡言。

迷路(24)
 
他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地奔跑。
其重点是如何做到
旁若无人,
还是本就无人可供他
旁若。其意义还不在此,而是“此在”。
 
我们压低了声音,以配合四周。

迷路(25)
 
拿什么献给明天的危险。
一个孩子蹲在那里,
看不清他的脸。
所有的事物从形成
到溃败,不过是谎言溢出了。
 
他这样想,再次走进毫无胜算的暗黑。

迷路(26)
 
他们总是喜欢说一张纸
改变了命运,
就像疾病有助于他们
理解希望之物。
你说呢?
 
正是此处,请接受那些漫无目的的词。

迷路(27)
 
列车开动了,我并不看向别人。
孤独的好时刻,
可以数数它。
邻座是个大男孩,
他还不停地解释着内心的感受。
 
我把寂静竖起来,形成一个四周。

迷路(28)
 
阳光如愿以偿,但一定有所隐藏。
窗帘拉下来一半,
还有一半让它成为载体。
我在光与影的分界处,
思考犹如罪行。
 
我反复说的,一定有不可靠之处。
 
迷路(29)

速度越来越快,仿佛时间是借来的。
经过一个隧道,我问那一个他:
如果可能,你会拿什么粉饰
这突如其来的暗黑。
伪诗的喜悦。
 
由此可见,他不是真的喜欢喜悦。

迷路(30)
 
唯心主义瓦解了,还不算糟。
哦,其实仅仅是心碎。
我所能想到的,
就是一列火车疾驰而过,
后发而先至。
 
如果有悲伤,谁在乎那过程呢。


白色句子

我创造过一个白色的句子:
从未发生。
它模仿过一个诗人
说不上来的心境。
不好说这是我想要的,
或不想要的。
阅读它并不被它感染
才是天真的含义。虽然我
也偶尔被他们看着是它。


恐惧篇

有一些恐惧不在你身上,
也不在他们身上,
而是在漫游中。

从野外归来,
不必保持草木的思路不变。
我偷偷地观察,每天
超出我们的想象令我们惊诧不已的事
大多数关乎心灵。

能,还是不能,
往往有感于它们将被异化。
但有一点你要明白:
恐惧它也挣扎过。


请求安宁

乌云临近了。
做一个上帝也不相信的人
其实很好。

从麦田里归来,
还不能立即高兴起来。
喘一口气。

请原谅我不是麦穗。
它们是金色的诗,
但结局似乎出乎意料。

试着凝聚此刻,但乌云更近了。
我请求它放过我们,
让我们安宁,这也算虚荣。


库卡(47)

库卡最近迷上
在一座桥上来回走动。
早上走完下午走,
晚上走完白天走。
仿佛有走不完的桥,
又仿佛要把
那座桥走沉似的。
我实在是难以理解,
但又不敢问他。
我知道:人有异行必有其因。
但有一天,他回来哭了。
我只好一边安慰他,
一边听他诉说:
我遇到那个人了,
没有心灵,但
是你的模样。


诗论之一

要写有杂质的诗。
要写有
钝器的诗。
要写有锐角
的诗。
要写不是诗的诗。

我们有
杂质、钝器、
锐角、诗。

我们还有
最重要的行为。

一种在时间之上
静静生长
的举止。


春日偶成

春日多雨,有雨雾初成。
芬芳可供一别。
有须臾。有你我。
山涧有幽径,
出入皆生死。

以尺为界限,
以心为井绳。

你言:不及物悲喜,愿做吹花人。
又一日。
不谈愿望,
谈子丑寅卯,又谈西东。


儿童式疑问

我们知道
孩子们的幼稚不分
白天黑夜。
他们产生的怀疑
大于我们
所尽力解释的。
白天的怀疑
是白色的,
夜晚的却不全然
是黑色。
他们乐于把毕加索拆成
一个个齿轮,
然后告诉我们,
肉体是个天真的词语。


虚拟美好

对着一堵墙反复说,
我是个平凡的人。
你会得到
意想不到的惊喜。
最差的是那墙
坍塌了,
而你安然无恙。
还有一个脱离庸俗的约定,
要求你每天死一次。
你又不能
因此违背伦理去签订它。
这是痛苦的根源。
像我们围着蝴蝶飞,却从未
那么美好过。


断面

不以存在为前提,
就不能反复
接近生之悲喜。
那里有
一个断面,
具体是什么形状
由迷惘定。
我们在它之中,
其实已经徘徊了很久。
但都不能
给它以诗的心灵。
应该建立
一种崩溃机制,
让概念上的我们来触发。


另一国度

夜晚用什么
在搭建另一个
国度。
那都是它的,
我们并不适合去往。
那些乐于来到世上
却又无声无息
的东西,
让我们有别于它。
本质上,我们
倾向于欢乐大于
悲伤的哲学。
但也有例外,
像厌倦放弃了我们。


风中摇曳

一层皮。
在苹果上。
 
有一层皮。
在脸上。
 
还有一层皮。
在风上。
 
它们包裹着。
像新月。
 
应该主动去画。
画时间之轴。
 
苹果上有脸。
脸上有风。
 
风中有月。
月中有愧疚,像圆缺。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