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邵满意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41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邵满意简介

(阅读:1111 次)

邵满意,笔名轻叩霜,70后,江苏兴化人。作品散见《诗刊》《十月》《星星》《扬子江》《诗收获》等百余家刊物。江苏省作协会员,兴化市作协副主席,龙津河诗社社长。

邵满意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1-12-19)

人间

来时他明显比往常鲜亮了很多;
宛若平日里所欠他的神彩一下子给予补全。
回味这几年来并知道这是如何的坚持,
像一个固执的谣俗——
清洗我们的烦躁。而频繁使用的方言
证明那滚动的车轮,正被我们持续地拖拽着。
 
离开身下看似普通的石礅,
长廊、亭榭、草坪空旷处,所做的欢脱手势
我们皆看作为一组虔诚的祈祷
——这身处偌大的教堂。
 
落日,未来的及潜行,河的上游
悬挂的船帆,摇晃中透着沧海一栗的韧性,
上空掠过的飞鸟,我们忽略去数
也不会杀它们。夏天结束后,他此时热血依旧
而昭示的可能被计算的秋;果香依旧
以及深林处野猪嚎叫的声音依旧。
 
那天——
人间。我们谈诗聊了很久......


谦卑如我们

我们很多次谈论河流时
它总能在曲殇中
把俱下后的忍耐或者说
撕着疼痛的纹路
在碰撞的水花里产生巨大的响声
 
从每一次峡谷、草丛、高地走过
谦卑如我们,如此顺从
宛若流星划破夜空时
在偌大的河床内的万物中
这一生,我们全部是徒劳一样


朝圣者

说到秋,其实这是一个命题
你得小心翼翼触碰这些枯枝与落叶
包括远去的蝉音与雁声,它们
仍然在听水流的声音……
西风、雨水、霜露以及归来去兮
交错的目光,都是朝圣者
而另外一些脚步未到达时,昭示的
是待燃烧浮现的云烟,必须
噙住泪,心怀另一处山峰的幸福
消弭的苦楚才能化羽为尊


关于

天空很阔,一个偌大的无法用
言语来形象的容器,又像巨型沙漏
一些手势看似尖锐
显然比那些细声或者高歌
来的古老而沧桑
我们所熟悉或者认知的都随风飘散
芦苇此时仍低于那些头颅
一直延续的召唤并站成如同
掉了白发的天空下的卫士
人间也很阔,肩与背产生距离遥远
就好比那些名字走失于黑暗之中
而这,是关于春天中的一些描述
又或关于天空下的一些远瞻
更是关于人间蒸发的烟火
让我无所适从,无法得到一些回答


沉浮

所有的经历,必对其中的
某个节点,某个事物
或者某个不经意间的举动
表示庆幸,并表示无比庆幸的归属感
如我,与茶一饮沉浮
这一饮就是几十年。也并目睹了这
几十年历史的沉浮


避险之地

有书生背柴牖而来
如老圃,用这涓涟的茶香
舔着梅花状的伤口,隔断尘烟与喧嚣
 
现在——
抬头便看见拾花的竹篮
并有兼顾蒹葭的水路
如何得之相对应的说服自己
 
是经验与经历甚或其他
就像先农们早在舌苔上摁住猛虎
接管奔腾的河流
 
险地之外,道法自然


外婆桥

垂柳回了回头
春风飘香
外婆桥门前的飞燕,回了回头
白玉兰笑了
桥边的橹声不断
穿梭中有迂回的时光
跟着我
回了回头


上方寺

在上方寺,一些鱼、龟都是
占卦师。香火举着信仰之力令各像
更具宝相庄严。
 
一些虫鸣,一些树木,清晨的阳光,
包括寺中没有被时间隐没于洪流中的诵经声,
都归结于无法擅作改变的轨迹。
 
说服自己的,来自黑暗内部的担忧,
所有认识的人在这一刻都不认识,
门内的人祈求于菩萨,而门外
驻讨把进出的人都当菩萨。
 
钟声撞破二片云,
一片是白云,一片是乌云。
风能吹散一些魔障,却无法说服
这些走投无路的人。


古炮台

有一种锈如果能返回铁,
铁能返回大山,
大山重新孕育一方植被与森林,
星空依旧如此美丽。而我
会摒弃任性,与那些迷失的
马匹一同回家。


六月伟岸之处

风贴近后,仍然无法洞悉
它内部语言形成的景象

继续内敛
保持一种谦逊的态度
不断减轻对土地高烧的负担
而阴影部分的面积,在弯腰后
日光下近乎于力学与美学
转换之美

饱满被词触及
金黄的麦粒由此深深感动
并被旷野促成形而上的负责
那身形,如父

蚕豆与几簇野麦丛生其中
紧紧贴在浪头


丢下的事物

光阴生成的刀片,一门心事中
仍然包含着一些柔性
可以直面,可以折射。可以翻滚
或者不在乎你是否甘心被侵略
潮汐漫过你握春的手掌
在这里,一点爱,可以让内心的流水
曾经感动过一个世界
秘密越来越多,人间却越来越空旷
你丢弃了弹弓,丢弃了木枪
并相继丢弃了妙不可言的风流
母亲丢下的方头巾、铁锹、镰刀等等
而这些原先都属于老家的


起风了

临晚时,风很大。原本一些属于
初夏的诗句,一开始潜伏于夜色
然后纷纷从枝叶上逃离
想到千里之外海上作业的亲人
正处于这场风的源头
在远方是否安好
而身后平原上的麦穗,此刻
与他们一样,惊惊颤颤
这突然的风,粗壮、密集、急促
它把所到之处,重新梳理一遍
并撕开长空的帘幕
让风岸下的事物最先被晨曦笼罩


孤寂的人

我们被分开好多次,有时更觉得
习惯在一起
像水以及水上跳空的一叶
 
也有好多填补身后剩下的空缺
比如在灯下,与飞雪
比如在星空下,拽着整夜作陪
 
孤寂的人,从来不自认孤独
都是属于别人的,喂养后
 
铺满小径长成的草,与芳菲
在三月,兀自以暇
更多的疑问在转身抑或离去时
我与河流均停止了歌唱
 
最能在老家旧房子里醒来
甚至等了自己好久


他们

就像裸露在夜中的小船一样
这之前
她一直替我把着风

父亲更像一个匠人
取光阴各种锻打件,分炼、融合
有时又会变成一个好猎手

花开半夏,希翼的面容依旧
驻扎在天空布幕之下
目睹多少次鱼群、羊群从身边走过
而望月的眼睛再看时,是移动的月亮
但门前的俩老,不会轻易移步


走进广场的玄武台

反对台前的广场者,
一如反对楼角的铃铛与飞檐的腐锈。

不得不容忍空中的暗结,就像
坠落的裂纹砸向陶器。

海光楼、绿波亭、屈子祠以及远去
一叶的扁舟,都从易碎的伤感中,

献给如今吟诗的人。
为此,原谅了重叠的假山。

而堤岸上旷古遗留的风,
一直见证玄武台旁响马持久的暴力。


时光静寂流逝

我不止一次的自语叨叨
收集起月儿从远方遗失的光华
因为光华能回忆起童年的歌谣

每次在山顶
才能真正的把自己打开

在夜空欢悦的墨翠里
与风细数行行排排
以及用过往的那点滴
垒起玛尼堆
祭拜时光静寂流逝

孤独与否,这时
满天星光
刚好与我的雀斑相应呈辉
 
看似花了很长的时间
有了如今深䆳的诗感
其实,就是几次梦家的距离
一如露水融化于眉间
一如时光静寂流逝在
我的身后


公园一角

不管你如何掺杂着什么情绪
此时,轻拂面庞的秋赋
像苍穹抚摸他们顺从的子民

拱极台的檐角,揽着黄昏的落日
风铃摇起一堆乱石

他们从楚汉两地而来
从雄壮或优雅的中国风曲中而来
有白鹤气若神定,双手缓缓地
推着来回拽住的目光
或另一双眼睛正在结集着美感与暴力
落叶的树边,野菊正绽开于矜持

几只鸟从上方飞来
我转身方向的对面
有人在作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