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琪阿钰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39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琪阿钰简介

(阅读:817 次)

阿琪阿钰,本名张琪钰,1985年生于贵州安龙。诗作见《诗选刊》《诗潮》《天涯》《青年作家》等。入选《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7年中国诗歌精选》《2018天天诗历》《2019天天诗历》等。著有诗集《安魂曲》《七个人的诗》(合著)。主编有《新诗三十三家》《中国新诗精选100家》等十余个选本。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阿琪阿钰诗歌书店创始人。

阿琪阿钰的诗

(11 首)

墓志铭

我的生平你们要写下:毒已入骨,无药可救
认识我的国王们要把我的骨灰撒在世界的最高峰
让我离上帝最近离红尘最远地看到整个世界


给父亲打电话

今天是第一百零五个父亲节
我莫名其妙地
拨打了父亲的电话
一个女人用普通话对我说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对着天空和大地说了一声
对不起
然后就删掉了父亲的号码
因为
父亲已去世两年
如果我的父亲还活着
他今年
刚好四十八岁


最好的孩子在天上

一个听到赞美诗就要离开圣灵的人
一个把有关紧要的政治植入诗行的人
一个假装可怜而又聪明绝顶的人
一个并非很坏的人说另一个坏人是坏人的人
一个连年失去旧友又有新友的好人
一个说话像女人一样娘娘腔结结巴巴的人
一个不是太虚伪不是太看重名利的人
一个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一具行尸走肉的人
一个把自己的青春岁月淹死在酒杯的人
一个哭天喊地操爹骂娘诅咒他人的人
一个踩在别人肩上谎话连篇的人
一个光着头喝酒吃肉做了招财佛的人
一个给孩子打毒针喂毒奶割掉满地野草的人
一个在暴雨和黑暗中奔跑的人
一个看到木头就想砍来做十字架的人
这些人都是世上的好孩子
最好的孩子在天上


母亲,我从北京回来了

母亲,我从北京回来了
铁轨伸进你的血管
白蛇爬向你的心房
母亲,我从北京回来了
炊烟飘过你的头顶
大地铺开你的微笑

母亲,我从北京回来了
母亲啊,这个夜晚我很害怕
我怕铁轨戳穿你的血管
我怕白蛇咬伤你的心房
我怕炊烟散尽
我怕大地颤抖

母亲,我从北京回来了
母亲啊,这一次
我要在中途下火车
我要去看望你唯一的女儿
那是我唯一的妹妹
她也做了母亲


漂在宋庄的毛

宋庄的大师都想当太师和天师
宋庄的牛鬼蛇神则成群结队的厮混
宋庄的流浪狗每晚对着月亮和乌云叫
宋庄的酒鬼和野猫成了最好的朋友
宋庄的兄弟是兄弟,弟兄是弟兄,光头是光头
宋庄的晚上是白天,白天还是白天
宋庄的药厂不卖药,只卖公交车站票
宋庄的画廊没有画大,宣纸没有毛笔长
宋庄的画家来一批走一批,再来一批再走一批
宋庄的油画比地沟油还油得闪闪发光
宋庄的艺术家男多女少,只要艺术不要家
宋庄的农民都习惯了当房东
宋庄的房东说艺术家都有神经病
宋庄最大的精神病院与坟墓只有一墙之隔
宋庄的坟墓在东,精神病院在西
宋庄的我们经常从精神病院门前经过
宋庄的风一吹,地上就卷起一缕缕尘埃
像一堆漂在宋庄的毛


水又族

风沙是一场任何人看不见的鬼火的山脊
雨在昼夜兼程的空间里萌生了绝妙的脑子
最末的铁笼已经锈渣一样快要泯灭
被月光的利斧砍断的思想在夜里疯长
这个伟大的民族整日站在我们身边
这个用水当血液抹掉一切颜色的民族
睡在无数个年代的刀锋和阴影上
无数被判了死刑的幽灵们
要连夜携着他们病重的天使奔跑
背着时光贼子缓缓地路过每一处黑暗的风景
一群群被火焰所燃烧的躯壳
无休无止地与那些贼子相爱相恨


我与光一起漂泊

无数从光而来的经句
被迫摆在夜晚交换和出售 

没有性别的天使
戴着昂贵的十字架

我和我穿梭在世俗的尘埃中
我与光一起漂泊


艺术家之死

杀人的怪物像黑夜的黑猫一样眯着眼
伸着带血的锋利白爪抓着空中虚构的灵魂
红光和白光趁着黑夜满天四射
繁星的影子和死亡给人无比的慰藉
穷人们背着空空的钱袋和恒古的故乡
在夜晚的铃铛下摇晃着狼的心狗的肺狮子的眼泪
受尽凌辱的血肉被乞丐们喂养他们随身携带的虱子
伟大的魔鬼带领一群完全正常的精神病人
没有阳谋没有完美无缺的骨架
艺术家们终日坐在坟墓一样的沙发上
相互给对方点燃死亡的火把
一边奸淫一边毒药一边匕首和火焰


打凼

臣本布衣,民也布依。死人不停地敬拜着他们的死人
以山为灵,以树为神。南方的油菜花又黄了一地
一些模糊不清的仇恨在酒后传世
桃花悲伤地开着,风安排着人间的白事
青烟飘出之处一定埋葬了无数青杠树
满山的坟墓与村庄相互对望,少数信了基督的人
成了大多数人闲谈的对象
混世者在多余的阳光下发呆,或者
讨论着某人杀猪不流血的怪事
无数人背着自己的墓碑翻山越水,飘来飘去
云在天上白来白去,乌鸦在夜里学着婴孩哭啼


非难诗歌

有时我半夜醒来,窗外暴雨不停
依然有夜行的死者结伴路过
我内忧外患地翻开书本里一些关于死者的汉字
他们在找寻灵魂的居所
有一些死者还活着
有一些死者彻底被掩埋在土里
有一些死者的照片永远年轻
他们微笑的脸
惊恐地在白昼中迎接每一个夜晚的到来
面对空虚时代不多的有用诗人
我悄悄地关上半夜的诗句
背对死者,把死者囚禁起来


我是有背景的人

漂泊在北京,有了日月就有了背景
鸟的背景是蓝天,草的背景是大地
光从天上来,云在空中走
云的背景是光,鱼的背景是海
海的背景是河,河的背景是雪
雪的背景是云
世间的恩恩怨怨,活人的背景是死人
孤魂野鬼的背景是荒山 

漂泊在北京,日月晓谕成诗
我的心中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
我是有背景的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