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罗兴武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3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罗兴武简介

(阅读:765 次)

罗兴武,贵州瓮安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有小说、散文和诗歌在《山花》、《当代先锋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贵州民族报》等报刊发表。有作品综合集《秋天的另一种收获》出版。

罗兴武的诗

(计 14 首 | 时间:2021-12-19)

水车与乡愁

河水干涸了
古老的水车在岁月里散架
新水车立在那里
像一种祭祀

一位少年从水车前走过
踏进爷爷奶奶的一段梦境
喚醒爸爸妈妈的一段记忆
点缀了急功近利者的一个创意

有车无水的木架子
是大自然拒绝的馈赠
他走进那片风景
成为弄巧成拙的乡愁


兄弟

兄弟从桥面走过
石拱桥早被踩平
他却开始佝偻腰身
样子越来越像当年的父亲

兄弟一辈子没离开过家乡
他每天从桥上走过
去街那头买白菜萝卜鲜葱
陪伴父母晚年所有的日子

父母亲已过世多年
兄弟成为老家的象征
说起远方的哥哥
有一种茫然从他眼里掠过


桥洞故事

隐蔽在一孔桥洞里
她胆怯地叫卖包谷粑
随时保持一种逃匿的姿势
烤炉在手边,背篓在肩上

包谷粑被烤得焦黄
空气里有一股甜香
桥洞是行人来往的过道
她期待的眼神里有几分凄惶

我在离她不远处观望
不一会就看见了文明的清场
一一繁华与秩序是城市的面孔
生存与希望则永远是人性的忧伤


恐高症

我以为可以攀到那个理想高度
可是只上到金顶山脚
身体就变成了一枚扁平的树叶

山风随时可以将人抬起来
我下意识想抓紧地皮
但所有的力气己从指尖滑落

一只鹰在蓝色的深涧上空滑翔
炫耀它的轻盈与漫不经心
我匍匐在地倾听一一
原来,不是所有的风景都能让人亲近


一辈子挑水卖的人

镇街上闻鸡起舞第一人
不是舞剑的好汉,是一个挑水买的人

水桶像两只从河里鼓凸出来的眼睛
一条青龙穿街过巷

在古镇的每片石板上天天打卡
两分钱一担的河水是五保户的甘霖

他应像五保户一样受到保护
但他难以割舍与一条河的情份

那个一辈子挑水买的人死了
留下一大口袋硬币


石匠宋锡开

参加湘黔铁路会战
石匠宋锡开四十开外
他用铁锤和铁砧对话
像石头那样沉默

一天,他在工地翻检石料
山上突然滚下一团石头
他扑上去,同那团石头纠缠在一起
自此,他成为宋英雄

宋英雄目不识丁,背别人写的稿子
拘谨地,从民兵连一直讲到省城
闪烁的镁光灯让他手足无措
终于,有人惊奇地发现他病得不轻

若干年之后,我在乡场上遇见宋锡开
我还叫他宋英雄。他对我说
我现在是一棵草,当年
我也并不是一棵松


车内

一位也许是被现实忽略了的大腕
误把公交车厢当成他的办公室
向谁下达了拿下一大块地皮的指令
一位貌似富婆的女士旁若无人
沉溺在一个没完没了的电话之中
几位周游过列国的大妈
凛然着对世界纸老虎的轻蔑与不屑
还交流了搓麻的几个典型案例
一位试图标榜自已优秀儿子的女士
好几次插话但末能展开话头
一位色迷迷的中年大叔直盯着过道女中学生
少女的淡定让他猥琐的身形又矮下去几分
一位初进城的打工仔护着他的编织袋
戒备地向旁边大爷打听他要去的站点
一位年轻妈妈不无炫耀之嫌
鼓励女儿把鹅鹅鹅背诵了好几遍
一位英俊少年让坐受到老人大声称赞
腼腆的小伙却兀自羞红了颜面……

后来,车子被死死堵在一个十字路口
一位赶航班的少女憋了很久
终于悄悄地哭出了声……


陵园

我们将一位老人送上山
在陵园一隅,立起一块方碑
像在拥挤的书架上
又插进去一本新书

这些书都有冷峻的封面
每一页都由终结者亲自叙述
躺在地底下的所有文字
全都褪去了虚伪的温度

这是一座离奇的书库
卷幅浩瀚,琳琅满目
岁月是永不厌倦的出版者
满天星斗是供我们阅读的恒久版本


捕蝉

这不是寻常童趣
一只蝉正陶醉于大自然咏叹调
透明的羽翼突然被粘丝绑缚

天籁之音被撕裂一条口子
有一瞬间,夏天沉寂
天空肃穆而凄婉

我突然想起一种伤痛
人曾经像蝉一样被捕捉
今日捕蝉,只因少了下酒佐料?


玫瑰

满园玫瑰花开
兴许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朵
我邀你去观赏
你嫌路太远

本来,我想摘一朵送你
有一阵风吹来,悄悄告诉我
一朵玫瑰的份量
太沉


秋雨

一场缠绵的秋雨
让成熟了的稻子过早地佝偻了腰身

那是一种跪拜的姿势
庄稼地里有魂魄飞扬
你看,整个田野披头散发的样子

真想把瘫痪的稻穗一棵棵扶起来
我的心是腾空了的谷仓
因失落与期盼隐隐作痛

这个时节
站在稻田里的应该是谷草垛


推花车的男人

推花车的男人
把春天堆放在车上
把儿子背在背上
 
春天是需要养育的
就像养育背上的孩子
浇水  施肥  除虫  剪枝……
都是为了春天的美丽
 
养育孩子喂的是奶水
养育春天浇的是汗水
汗水和奶水一样香甜
汗水比奶水多了几分苦涩
 
春天绽开笑脸的时候
他用手推车把春天推去市区
 
分亨春天的人笑了
他没有笑
他给喂奶的人买了瓶花露水
又给背上的孩子买了支棒棒糖


七月的上弦月

七月升起的上弦月
是母亲用过的那枚发卡

上弦月牵几朵飘动的云
发卡上挂一幅沧桑的画
一绺风吹过上弦月
一道瀑越过大堤坝

每当母亲劳作时
她就紧一紧自已的发卡
只在深夜缷下时
捋去缠绕的丝丝白发

七月的上弦月升起的时候
母亲带着那枚发卡走了
七月的上弦月没有走
那是母亲绣在天幕上的一朵花


一株打点滴的银杏树

他来城里拾荒
一孔桥洞成为他的眠床
他曾在医院出现过
手握打点滴的缴费单徬徨
 
今日,他再一次遭遇脱水
但还得挑起拾荒的箩筐
将虚弱的吆喝
洒遍熟悉的街巷
 
太阳很烈,空气很闷
肠胃很憋,头脑很胀
一株打点滴的银杏树
突然就站在他身旁
 
他惊得瞪大了双眼
像委屈的孩子很想大哭一场
但他终于抑制住了
因失去理智险些爆发的张狂
 
深受羞辱的感觉渐渐消退
他在脱水的银杏树下和衣而臥
笨拙地拔下树上针头
让自己成为一株打点滴的银杏树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