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人丁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3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人丁简介

(阅读:730 次)

人丁,本名卢振光,62年出生,黑龙江双鸭山人。

人丁的诗

(计 16 首 | 时间:2021-12-19)

铜镜

奔烟火来 又被烟火送走
月亮像铜镜 在太虚中关照 妖照不见自己
回光返照的是上弦月下低吟的人
铜锈是世事的积怨
失重者走了 自重的人是自己的负担


G区

G区是用Q币做门槛的
把马瘦毛长的人槛在门外
G区原是渔人的村落
十年前做起民宿
我是四月初来G区的
这里蕉椰成荫
流水掩映着青堂瓦舍
蛙鸟和鸣时寂静而幽深 
似乎每个门缝里都有人等心怡的人造访
寻着鸥鸟的轻吟来到海边
海浪日夜不停的拍打着赶海人的耳鼓
我欣然于夜下听海
月光在海上洒下细碎的银两
总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去海底捞金
其实宝贝在天上
爱做梦的人不翼而飞
我用脚把浪踢回海
浪又回来
无数年后无数只脚变成无数块礁石
白炽灯把沙滩照得越白 海面就显得越黑
椰树嗅着夜风像一群醉汉
海黑着脸涌上岸来
卷起的浪像一排獠牙
我托着两只咸脚从海边回来
虫儿在浓荫下还没安歇
宽大的蕉叶像幕布
虫们在G区练了十年的和声还是长短不齐
万籁怎么俱寂
蕉叶的宽度迷合了季节的间隙
虫儿的叫声推延了季节的更迭
四季的边缘模糊不清楚了
每次树影的摇摆都放慢了时光的脚步
每声鸟鸣减缓了衰老的速度
十年后的G区不讲门当户对了
白蚁替主人清理了门户
有人拆掉山墙用旧房梁做桅杆出海
有人用老船板做茶台品茶
岸上第一个椰子是从海外漂移来的
百年后长成椰林
G也跟着泊来
它们有许多不确定性


鸟语

两支鸟
在窗台上
唠嗑
怕它们吵醒我
怕我醒了惊跑它们
怕它们坠楼

有些话放在嘴里
别像鸟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

鸟语飞走了
鸟屎落地
飞走不是太轻
落地也不是太重
鸟语的份量一直是羽毛的负担


亡灵

有哭走的  笑走的
愁走的  气走的   
作走的  横走的  病走的  老走的……
亡灵在世上裸奔

骨肉嚎叫着退去
退到泥里
什么是人间
鱼说所有的水都是苦的

路竖在行者边缘
路是什么 脚为谁走路 问路者落荒而逃
人间是非人的梦
灵把它轻轻的轻轻的放走
亡灵微笑着断送人世
笑后无影无踪


春痛

谁扬鞭
将春悬挂在技头
抽的梨花带雨
谁操刀
刻春的样子
春的伤口疼出妖媚
谁逍魂
挟春做诱饵
钓海誓山盟

痛是生的开始
我为痛而来看春的流火
柴火堆满人间
去年冬天倒下的树重新站起一动不动
在春的疼痛里泥土把萌芽打开
那黄绿的小脸儿似愁容
花张多大的嘴也喊不出声来
人们不知它是痛是笑
有春那天就有人为花愁
碑前的目光是散落的碑文
也是这个春天的忧郁


阳台

阳台的树一年高过一年
阳台外在建的楼一天高过一天
数那楼层时帽子掉到脚后

上面住户一定惊魂不定
必定我们多占了人家的空间
惊魂未定时 地狱的工地也要超出地面了
与地狱的人开窗见面时该怎么称谓

常听见工地上有怪动静
还传来尖叫
吓得阳台上的树矮半截
树叶一半变黄了

望着不断上升的楼群我在想
这不光是阳宅的泡沫 
也有阴宅的泡沫


白鹤

你带我坠落 落进你的地狱
天堂也就如此
坐你的白鹤飞进你的世界
白鹤有一支灰色的翼
是你的忧郁 飞进云层里
梦被远方退回 你忧郁 云霄一羽


戏子

咿呀咿  看戏去
粉面桃腮  朱唇欲启
挽起青衣的青丝
光阴如琴弓  拉流年慢板西皮
十里风尘  恍如隔世
入戏太深的戏子
但行处鸟惊庭树*
有板有眼活在别人念白里
生来一场戏  谁人不戏子
人入戏时戏弄人  弄罢人生弄人死
水袖如烟  咿呀咿


披着夜思考黑暗
星空挂在梦上
像蝙蝠倒悬在遗产里
飞出夜就没有归宿
谁给夜安上路灯 照梦
一场梦和一群梦游的人
谁也别叫醒谁……


夜游

夜是水,人是鱼
浮游于夜,做没有光明的事
万径人踪灭,星空是我吐出的气泡
起夜声像一把渔杆,垂到
小便池里,漂儿动了动


荒烟

荒烟像旧梦,像午夜鬼魅扭动
的蛇腰,梦见荒烟就落魄,就幽幻
 
阳台对面是荒郊
常在荒郊的一堆荒草里,能望见
阳台上的我,望到
彼岸的落花笑成荒烟
我懂荒烟,所以荒烟朝我微笑
夜,独坐在阳台上
勾月的青辉如狐,撩乱了荒郊
天上的流云是梦话
 
福如烟雨记,浮生呓语
作别梦人


宛容

花浮尸在水上,殒香前
把浮生散尽,风追忆花容,散在
空气中的花粉是春天的迷药
抖落的春霄,上气不接下气
夜的断崖断送黎明
暗恋伏在梢头
花季如诗,音容宛在


边缘

黎明安葬又一个夜
太阳像蛋黄 在蓝色的胃里
 
灵在世上裸奔
肉嚎啕追去
 
灵放下肉 轻轻断送人间
人间是谁的
 
路像脐带 干瘪在记忆上
问路者无人问津


关掉最后一盏灯

又剩下夜  和我
那些真真假假的  快乐
和不快乐的
隐藏在夜的背后
那些是是非非的  没头没脑
和没手没脚的
在夜的势力下
拓展着没有光明的业务
夜  趁月黑风高
我们私奔吧


豹父

雪不是化了
是走远了
来年顺原路返回
父亲不是走了
是隐匿山林

豹像父亲舔舐身上的铜钱
算计着儿女们的彩礼
天亮前吃掉下个猎物
身上多一枚金币

雪源源不断的从天而降
豹数着铜钱
一枚两枚三枚……
那年冬天格外冷
它把自己的血液数到零度
活生生数成硬汉。


小月亮

月伸着脖子偷窥人间
那高悬的相思
从汗毛里钻进体内
盗走此生的秘密
    
灯是月的姐妹
在夜深人静的长椅上
偷窥恋人的倒影
月对人的兴趣越来越浓了
连兔子也打洞来找什么
    
桂树一天天长粗
月亮一天天消瘦。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