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而隐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58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而隐简介

(阅读:1309 次)

而隐,上世纪90年代留学美国,获得博士学位。业余写作多年,曾参与早期海外网络文学的编创活动。

而隐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2-01-05)

煤油灯的童话

煤油灯
灯芯上闪耀的火花
是我的童话

你的心犹如针尖
那上面站着的天使
将我刺伤

那是我向往的地方----我的天堂
冬天里在吐穗
又是夏日里的清凉

你摇曳的身子如一片秋
我看见它便跟着燃烧
盼望地狱,盼望死亡

那个童话
关于一个渔夫和一条美人鱼
的故事,没有结局
世界已经变得天荒地老 


祖传秘方

我小时候
鼻孔常有两道清涕流出来
象泛滥的长江
和黄河 
有时候又像两条巨龙
自天而降
只要哗啦一声
就可以把它吸回去

如果任它慢慢流淌
直入嘴中
那味道总是咸咸的

长大以后
别人教会了我一个清洁的治理办法
用大拇指捏住一个气孔
用力一使劲
那清液就象瀑布刺啦一声射到地上

再用脚一踩
然后找个墙角
把大拇指在上面擦一擦
这样就干净了。


河灯

河面上一盏孤灯
像莲花高开
一抹孤冷冷的亮色
夜风窃语
你推不开所有的昏昧啊,
以及被昏昧
笼罩着的众生

某子仰天长叹:“天不生仲尼,
万古如长夜!”
河水嫣然作声:“天生了仲尼呢,长夜
依然还是长夜”

然而,这一盏孤独的河灯,
在夜色中
依然固执地照着
如同
照着众生

附记:
泛黄的书叶,有好事者批注:
唐庚(1069-1120),字子西,眉州人,
作《唐子西文录》,中载:
蜀道馆舍壁间题一联云: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不知何人诗也。
《朱子语类》卷九十三引过此诗。
故传。


因果

气若游丝
信心倍长
而此刻的幻想,是幻想一个
飘忽不定的
奇迹
总要与它相遇,在空乏的日子
一如它幽冥的眼神
挥之不去

黑暗中,就要坠落的果子
静穆无声
我再盯它一千年
也无法打开它往世的因果

牛顿的感悟
敲不开我冥顽的执着

它姗姗来迟的时候
我或已离去


泥菩萨

1.

我每天开车上班
走一段山路
山上树林茂密湖水清澈
我情绪昂扬
只是为了去干一天的工作
拿回几个铜板
去华人店换一点粮食和蔬菜
或者还有A片

2.

在十字路口
红灯一闪
常常把我和前面一个人
隔开三英里以上
三英里以上
有时候也是很关键的
一生中没准有哪一次
三英里的延误
使我错过了摆脱至今仍然平庸的机会

3.

周末没事
我也喜欢去逛逛商场
或在街上走一走
有一次在
橱窗里见到一尊泥塑菩萨
高度没我高
胖瘦和我差不多
上面的标价是$(数字可以自己想象)
我对着边上的玻璃将自己上下打量一番
估摸一下价钱
最后只有悻悻地离开


街头即景

此时,一队小孩
正在横穿马路
截断的车流
使人想起圣经上那个
著名的
红海被划开的故事
此时
我从车窗望去
一片红叶正慢慢地
落了下来


城市

海滩从嘴唇下流过
欲望象山头涌起
到处烟云弥漫

从洞穴里探出头来的人
鬼在白日出没
落地的玻璃窗里关着
一个个困兽

猫和老鼠蹑足而行
灯影跟着人影
一扇门紧贴一门扇
铜币纷纷坠落

身处摩天大楼的阴森
看山上飘出的云朵
心系千山之外的偏远


野树


站在地球的边缘
头顶着虚无

孤独
和群山之石在一起


生日

也许只是个拉磨的驴
设想着走遍了千山万水
其实也只是周而
又复始的重复
一圈过后复又一圈

河畔的垂柳
未曾选择在水边婆娑
老屋后的残雪
未曾选择在天晴消融
当雁群一队队飞过黄昏
那寂寞的天空中
可曾留下什么

一年又一年
你把生日的蜡烛
一根根地添加
你把生日的蜡烛
一支支点燃
你把生日的蜡烛
一支支吹灭

那冥冥中保存了什么
那无声中又失去了什么


伤害叙事

一只厚瓷大碗
从陈旧的红木架子上滑落
在寂静的午后
从空气中从容落下
在地上散开---
象鸽子一样飞起

一只正在碎裂的
厚瓷大碗
从地上散开--
象鸽子一样飞起
落在陈旧的红木架子上
从架子上滑落
从空中落下

一只破碎了的厚瓷大碗
在寂静的午后,复合
从地上散开

像鸽子一样飞起
飞回到空中
飞落到陈旧的红木架子上

事件就这样反复地重放
伤害每天都在继续着


做一棵老树

做一棵树吧
做一棵历尽年轮的老树
像破碎了的
水纹
被刀划过
的疤痕依旧,已经凝干的
泪渍,宛如那干涸的河道
在寂静中摇曳
的树枝
被日光拉长的影子
斜落在墙上
眺望对面山坡上
滚下来的 石头   惊起的飞鸟
在喧哗中
默默承受着一种死亡


遗梦截句

1
一条久已干涸

河流或许就是
一个关于命运和生存的寓言

2.
一段故事
关于一首诗和一把折断的古琴
它的情节仿佛在麦垛上成长

3.
一些古往而今来的弹唱
伴随着行吟者在异地
在到处游荡

4.

睡梦里有一块空地
一块黝黑的土地
你至今看不清它的方向

5.
夜色下向右发光的是一条河
有关河的定义
关键的地方似有些曲折

6.
你的掌纹印在那曲折的河道上
有人说你的运一定很好
但没有人告诉你那黯淡的背面

7.
故事随着麦苗而生长
情节就象落日一样
燃烧在云朵的浪尖上

8.
乌鸦惊叫的时候
四周很黑
灯光很亮
空空地照在空空的窗户上

9.
从头回忆一遍
至今仍没有想清
那是否确是一条久已干涸的河流


一盏空杯子

老子说:
“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
白丁说:
“一盏空杯子,
当其闲赋时,有盛酿之用”

每当举杯痛饮
入口的是杯盏
下肚的是佳酿
空杯之空
也有酒器之名实

于是饮者命笔曰: 
我有空盏,私藏于室
如同佳人,绝世而立
朝兮暮兮,爱不手释


我是谁?

我是一个名词(例如: XX )
或者代名词(例如:I)
我也是一个系动词(例如:am)
也就是being,表示存在,
合起来
我也是一个句子(例如:I am XX)
上帝说:我就是我(I am who I am)
我不敢那么牛掰
我就是阿猫阿狗,和街上的
任何一只阿猫阿狗都没有区别

有时,我也得意地把自己
写进一首诗
于是我发现
自己不喜欢和那些虚词为伍
也不喜欢和花花哨哨的修饰词
搞在一起
那些附庸风雅故作高深的句子
也让我不舒服

我对自己灵魂中的不合作束手无策
绞尽脑汁
也还是没有办法

剥去身上所有的装腔作势
和模棱两可
我常常要面对的自我拷问是:
你如此不识好歹,难以相处
你是谁啊?
就是的:我是谁呀?


石头

石头这个词是个空洞
敲一敲有回响

石头这个词生来坚硬
撞伤每一根韧带
联结骨

石头从山上滚下
重复从山顶滚下
重复--

黑夜
石头在空中发亮
照着一个梦想

白天
石头围成一座墙
或指着一个方向

石头回去
顺着鸡蛋的来路
重复顺着鸡蛋的来路
回去

五十年后
石头从字典上消失


末日

先知来到世上
对诗人说
那个日子就要来了
你们应该有所准备
不是末日
是大恩惠
先知们正在登记
挨家挨户
每个人都要备录
那些整天奔波忙碌的
或到处乱躲的
都没有必要
那个日子及以后
你们都要被拣选
送到神界
和神在一起
一个也不例外
先知说完就走了
诗人精心准备了一番
找到一棵树
上吊去了


哈哈镜

在这样一面镜子前
我看着自己
一张扭曲的陌生的脸
一个完整的扭曲的身子

我走过这样两面
镜子中间镜子
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和它敌意的对峙
这些镜子里的家伙让我不安

我对着镜子举了举拳头
镜子便对我晃起无数的拳头
我跺了一下脚
镜子便无情地向我踩踏过来

我于千万只脚的压迫下
尖叫一声
捂着耳朵逃了出来


元月

一朵朵莲花
绽放
在雪地上

门外
一声爆响
惊断一截残枝

水滴落在屋檐下
冒着热气
香火烧在庙堂中
围着人群

太阳高悬
却分明是冰凉的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