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白海飞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2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白海飞简介

(阅读:589 次)

白海飞,1997年生,山西大同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于《中国校园文学》《诗歌月刊》《诗潮》《星星》《青年作家》《山西文学》《黄河》《散文诗》《青春》等。曾参加2020年《中国诗歌》第十届“新发现”诗歌营,获有《青春》杂志社主办的第七届“青春文学奖”。现为晋中信息学院创意写作学院教师。

白海飞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2-01-16)

醒来

好像我一醒来
就失去了引力
脚底,以及内心
将会无比空虚

我身体的每一部分
都是分裂的
它们各自飞向一片领土
去做俗不可耐的事情

这与我梦里的宇宙相比
毫无秩序

好像我一醒来
就开始与世界远离
继而失去一个高等动物应有的
想象,和智慧


汾东大街七号

我很久没有收到包裹了
尤其在地址变更之后
地址变更
就像一个人突然换了名字

在不告诉别人之前
名字就是名字,叫出口来
不附加任何联想

而我地址变更的消息
还没告诉我任何朋友
我只是想,一个人
应该多熟悉熟悉这串文字

我只是想,等我离开后
有人向我打听起这里
我能说出一个正确的地址


一棵树

一个木讷之人,在秋天就是一颗树
在秋天,他一层层剥落自己
为怀抱里的人,露出一小片儿天

我们每天踩着它身体的一部分来来去去
偶尔听到几声蝉鸣,才向它
靠近一点儿,而真正靠近它的
是和它一样的,一群木讷之人

他们在树下吃盒饭,倚着树休息
偶尔放松,仰头看那一小片儿天
——愿他们眼中所见
和他们修整过的草坪一样规则,充满生机


瓷器

夜里,将自己关进卫生间
反复洗澡
我总觉得:我的身体带有太多含义
置身于水流中
仿佛可以释放某种沉重
——价值或者疲惫
反复洗澡,反复摩挲自己的身体
如同盗墓者
鉴别一件出土的瓷器
卫生间的灯光如一只洞明的眼睛
在它的注视下
暴露的不仅是我的身体
否则,若我是一件量产的仿制品
还有什么必要值得如此隐秘


湖泊之谜

七月的手掌干涸,展开
即是一面湖泊
夜晚,我们打开窗户
想办法接住一滴雨
接住来自远方的清澈
这湖泊,狭小如瓶口
我们如何互不通话
倒出身体的雷鸣
仅依靠偏见,去相信
复刻于湖底的掌纹
这湖泊,每接住一滴雨
都像打开一盏灯
它越明亮
我内心的空荡,就越清晰


坝上

你立在八月,就回到了一个
需要用雨水喂养的季节

池塘的水面高涨,喂养
即将产卵的鱼儿
而水库几乎掏空了全部
用来喂养坝下村庄的苞米

如此多好!你立在坝上
此时的水库,有足大的容积
把燥热的太阳
按回岸上,给你吹凉快的风

水库的水面降下去,日落
也就会慢下来
岛上的树木,也会因此生长起来
让你看清它湿润的关节

你立在坝上,看日落
渐似一把聚光的手电筒
它照向你的同时,也在用
一道红色的余光计算水库的深度


低飞

夜里的苍蝇低飞,就那么一丁点儿黑
让我注意起地板的洁白

或许是时候了,周围的生命
都该向低处投诚

甫一立秋,云层就增加它的厚度
几滴雨轻轻试探花生地

高远的事物,我们都应该放一放
余下更多的精力来关心低处

比如亲人日渐躬下的背
和他们掉在洁白的地板上的白头发


猜叶子

你蹲在一颗白蜡树下
就为了等叶子掉落
就为去猜它
着地后,哪一面朝天
你还猜叶柄
最终会指向哪个方向

我不确定在你之前
还有多少人爱猜叶子
但你不猜
就可能没有叶子落下
或者落下了
也不会有人去猜


影子

白天,我走哪里都带着它
它爱跳来跳去
爱在我身体的四周表演魔术
可一到黑夜
它就对我若即若离
这个任性的小家伙
和我一样
有着不可捉摸的情绪
但有人开灯,它就有心情陪你
因此你应该明白:
我们这一生啊
只要见一点儿光,就不孤独了


我开始对夜晚狂想

1

星星落下去了
我开始制造对黑夜的想象
天空如一泊湖水
我的房子是湖中的小岛
静默着,等候未归的渔夫
我和我的姑娘从这里牵手走过
留下一串脚印
以纪念我们的爱情
星星落下去了
落在我的鞋子里
今晚之后,渔夫若钓起星星
所有有关爱情的故事到此为止
 
2

大昌南路十八号的上空
蝴蝶连着蝴蝶,从南到北
我的梦在北斗七星上发着光
预兆季节的变换
斗柄指东,天下皆春
雷声将在这里分娩
游向我父亲的田地
我在触手可及的黑夜
望向对面的塔吊
明亮的灯光眷顾着异乡人
他们在播种之前开工了
 
3

黑夜隐匿了对话的一千种可能
你我却谎言成谶
火种是动情的开始
煮沸我身体的湖泊
从梦见一条小蛇讲起
收获情人,收获血液
收获与过往相关的书信
我举起杯子,以敬诸神
保佑我,别说呓语
爱恨之事,就应该穿过喉咙
消失殆尽,被盗或者灭亡
万物复苏的季节
我更应离去,回梦里撑篙

4

石头长出一排翅膀
飞向狭窄的泉眼
布谷鸟身上流不出血
日夜呻吟,打发病痛
情人的书信
是三月的桃叶
以黑夜载我渡河
偶尔触礁,遇见星星
遇见春天的闪电――
这可爱的陌生人
将冬眠已久的电话号码
挨个拨通
 
5

孤独是一顶黑夜的降落伞
难忘之事系在其下
我们饮酒,以慰悲伤
危险落地无声
从杯底开始延伸
滑向嘴唇
归来的路上
我们尽量避开路灯
避开明亮的对话
有些事情,既然难以开口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说


钥匙

每加一道锁,就要多一把
疼痛的钥匙
它们配饰于你的腰间
日夜参与你所有的奔劳
这些被磨损的金属
用生命给你制造安全
只是它们声音微弱,不足以
进入你与世界的对话
只是,你准备打开重重紧锁的家门时
才清楚它们,多渴望得到你的回应


秋天是一张流动的产床

秋阳捂住大地
给它丰硕的肚子预热

我有无数的兄弟姐妹
躺在秋天

金色的镰刀下
等待分娩

阵痛之后
新生儿被抱回家

剩下参差的谷物茬子
像裸露在大地上的脐眼

风是它们洇出的血
漫延整个华北平原


这山里的土地

广袤的山里
总有理由让人活着和死去

让人活着
给他土地种粮
又让人死去
给他土地安息

山下那一方方的坟土
沿着坡体向下
变矮,再变平
形成一段轮回的阶梯

变矮的,继续接受祭拜
变平的,已经开始耕犁

那些从山里走出去的人
终将还要回来
不管是祭拜先人
还是被后人祭拜

因为只有这山里的土地
踩上去踏实,躺上去平静


造梦书信

1、

我的梦是一艘偷渡的轮船
靠出卖完整的想法,爱着远方的人
记忆推动记忆,撑起白色的小帆
在一片钴蓝色的灯光下顺利出港
没有远航过的人
定会迷失方向,深陷时间的计算
你还会丧失辨别色彩的能力
掉进对抗与和解的误区
过度敏感,以至于触礁
幸运的是,一座小岛的出现
让我们的俗世之身
圆满归寂。它已经疲惫并且心虚
天明之后,所有色彩钝化
成为一种致密的情绪
我就想问,她到底爱谁

2、

把梦与现实反过来对待
上弦月下的悲伤就没有那么明显
你说你与她山海相隔
却可以做同一个梦
实际上,梦里梦外的角色
它们相互转换
是在平衡我们记忆中
那些分布不均的情绪
它像一枚旋转在手掌上的硬币
喜怒哀怨,这些标志感情之物
在情绪与掌纹的摩擦中
相互产生,相互消灭
上弦月下,情人拥抱取暖
不论此刻你想起了谁
把梦与现实反过来对待
这是打发无聊的最好方法

3、

为何会如此真实
天还没亮,你就醒了过来
想起未来的事情
总要与月亮联系在一起
你一定很轻松
驾着飞船,在长明的星球渡难
不愿归来
你做隐形的杀手
你又为悲伤者恸哭
这看似虚幻的情节
其实都带有古老而神秘的倦意
月亮,这件沉重的外衣
让每一块紧挨的肩胛骨上
都必须留有它的痕迹
这样就可以认为
一个人从躺下的那时候起
我们就开始与过去拼接
重新组合自己

4、

在梦里我们都死过,比如有时候
一颗子弹击中你的心脏
金属与身体相互接受的那一瞬间
我们放弃了所有动作
沉默着,用紧张的神经
想象子弹的外壳,如何光鲜
眼睛合上,天地重新混沌
我们类似羊水中的胎儿
依靠细长的脐带接受腹外的消息
某个时刻,子弹也会传递出一种声音:
死亡与梦――最接近的两种状态
这样想,我们根本不用害怕死亡
梦的结果无非是:
我们醒了,也就活了

5、

梦话是别人呼唤你的声音
它储存在我们认知的空间之外
组成奇怪的形状
它与你情绪的轮廓,反复磨合
最终以声音的信号
擦过你两片嘴唇
这时候,你是最乖顺的
讲话的人用一种简单的方法
撬动你的喉咙
你重复他的话语,声音模糊
直到天色明亮
有些事情,才清晰起来
天花板上的图案
形状奇怪,像你沉睡的姿势
――你有没有想到

6、

你以为醒来还可以想起
因此有了后来的,猜来猜去
某个瞬间,你突然觉得
眼前的场景发生得如此熟悉
你关窗的动作
或者散步于一条宁静的小路
你会想,它们有备而来
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不相信这只是展露一种情绪
这其中隐匿的某种含义
很可能来自于遗忘在梦中的事情

7、

在梦里失眠,是对你最和平的惩罚
你坐上两颗枯树间的秋千
靠失重产生画面
摇晃出一条神秘的弧线
你脑子里满是绳索,杂乱
如无数条小蛇
与你无数条神经,连夜斗争
这是比失眠更苦难的事情
为昏睡者指向的通道处处危机
你习惯逆行,呼吸粗如瓶底
发出透彻的声音
一切直到空气稀薄,布满纹理
你感到眼皮凸起,像个瓶盖
却始终无法找到与你眼神匹配的螺纹

8、

在梦里,你必须是孤独的
否则白色床单上的汗迹
如何保留了你行动的证据
雨滴落的声音正在靠近
载有情人的甲板被层层击穿
你在梦里做梦,与陌生人对话
不在乎死亡
你试图驾驶倾斜的船只
登陆一座小岛
颠簸反而给了你翻身的力量
让你感受到寒意
事实往往这样,闹铃般出现
你合衣跳下床去
窗口明亮,窗台潮湿
这是我最后的认为,陈旧
如一件文物,出土后,不能见光


蓝色日记

人如果真的有灵魂
那我的一定是蓝色的
我将它安放在夜晚
以记忆阻隔悲伤

第一天
你离开后,窗口黑暗
五月我遗忘在天空的口袋
空空,发酵记忆

第二天
我的梦坐上紫花槐
吞吐你外套的颜色

第三天
照片是怪异之物
灯光如水,你的眼睛如海
审判我手上的香烟
拨号盘平静,分割往来

第四天
黑色的鹅卵石下藏着你的指头
我无法丈量梦和黎明的距离
晚风游向嘴唇
我的酒杯落地
小路深长,星星寂寞

第五天
汾河的夜景是我无法构造的
就像你的眼神:
一颗神圣的子弹
我无法想象是审判,或者确认
今夜没有月亮
这些秘密我无法隐藏

第六天
我抱住汾酒坛子
对话,与你相隔甚远的天空
我们睡在同一片山河
彼此陌生,还像个故人

第七天
你的脚下藏着一片海
海水翻腾,打湿我的裤腿
这时,我虚构的视角,足以证明
喧闹之物也可以显得沉重

第八天
十万盏河灯全部点燃
游向我的心脏,熄灭
我与你相隔一条河流
一条粗糙的泪槽
泪水跌落,收不到你的回信

第九天
跳出栏杆,匆匆
月光伏上我的手臂
血管与月光和解
那个颜色,让我想起
你的嘴唇粉红

第十天
你的语气柔和
不带有任何情绪
这里瓶口狭窄
装不下我不规则的药片
失眠,虚妄之事

第十一天
蝴蝶兰,蝴蝶兰
我的衣领
碰不到你的额头
蓝色的招魂幡下
我与无数个少女做过情人
哭声一片

第十二天
雀儿的翅膀拍向你的脖子
皮肤柔软,产下食草的狐狸
黑夜是我们信任的开始
你若允许我靠近
这一切顺乎自然

第十三天
老斑鸠举起你的红盖头
我的城堡的最后一重防御
你们归来,晚霞消散


草原之夜

马尾下的篝火渐渐沉睡
月亮照在古琴山头
那里的积雪充满了传说
可克拉达:我古老的新娘
伊犁河畔你弃可汗而去
解放军兵团背你进入我的毡房

太阳为我们备好了棉花
牛羊和酒
可克拉达,你安心的受孕
蜡烛已经点燃
我要亲眼看见你腹下的脂肪
长满薰衣草

在黑夜中,我有两个哥哥
都塔尔和萨巴拉
他们献给你初吻
东方小夜曲奏给你听
可克拉达,我给你的情书
你藏在古琴山头


我总听到有人扫地

连着有好几天了,很晚才睡
我坐在窗前读书
总听到有人在扫地
以前听奶奶说:黑夜不能扫地
会招来不好的东西。
想起这句话时
院里的老狗突然狂吠
这种虚幻
就像我常常在梦中被惊醒
虚惊一场,却无比真实
或许:我耻于言说的事情
自成一个世界
它们不愿与我各自相安
打扰我,以梦,或者幻觉


请和我谈论爱情

拐腿少年的幻想
是照镜子的小姑娘
那晚雪下得实在
踩上去吱吱作响
少年行了十里山路
在雪里留下弯弯曲曲
一深一浅的两排脚印
月光陷在里面
明亮的镜子从雪中浮起
小姑娘只是曾经从这里路过
怀里揣着一面镜子
听说那晚少年跌进了山谷
那两排脚印至今也没有融化
故事往往是这个样子
后来我们的通话里再不提起姑娘


我给每座房子匹配一个故事

沿着校园的一条路
走下去,走到它的尽头
直到一排栅栏将我拦住
它们锈迹斑斑,挂满枯藤
远处,跳出一座房子
屋顶高高,像个髻子
我想到房子的主人
定是世外高人
偏爱荒唐、遥远和神秘
他的房子像一枚硬币
被时间抛在芦苇荡里
溅起有关记忆的水花
三月的一个黄昏,泛起金光
也许有些事情主人都已遗忘
我现在站在这里
这座房子,以及与它相关的故事
都足以证明我的想象是真实的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