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撒野子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8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撒野子简介

(阅读:384 次)

撒野子,本名陈希,籍贯广东潮州,现居佛山,资深媒体人。从事过多年的记者、主编。大学期间开始在杂志报纸发表散文作品,诗歌作品散见各诗歌平台和纸刊。

撒野子的诗

(计 16 首 | 时间:2022-01-20)

乞汉

正午暖阳闪着粼光陡峭
陡峭在玻璃镜面如鸟振翅挣扎
稍远处,银发老汉佝偻着背
在停顿的车辆中点头哈腰
银发摇晃着也粼光闪烁,为了
别人能成全他一顿温暖的晚餐

他的身体折下半截,站着
比车里坐的人更矮
我无法揣测他曾低下多少次腰
才学会接受现实的痛楚
无力的步伐镌刻着过去的碎片 难以接近

我在车流另一端  想起
袋里几块钱或许正是他的需要
捻起的火苗被冰冷的绿灯淹没
汽车如波浪匍匐前进
他卑微地站立在路旁  远远地
与摇曳的小树模糊一片


七月的种子

七月,我的理想归还土地
把不堪重负的种子深埋地下
譬如远大譬如宏伟
讲起来如同黑色幽默

七月,他们的果实已经坠下
我的种子在地里
死寂一般沉默

浮华、荒诞的现世
忽然怀念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自由不羁的灵魂在生活中游走
自顾自的执着

我常常在树下孤独
与枝叶对话
谈论他们的果实的模样

是的,我的种子留有希冀
倘若不能活得更长,那就长点根
袁老说:人就像种子
要做一颗好种子


收割

带血的镰刀举过头顶
金黄的天空一片混乱
一些人虎视眈眈
觊觎成熟的季节

镰刀磨到发亮,透白
闪着诡异的光
收割一片稻谷轻而易举

我看到的稻田,早已失去生机
杂乱的局面不知被践踏多久
它们已是耄耋之年
它们没有与之抗衡的力量
带血的镰刀举起,稻谷失去庇护
被劫走整个季节的收获

不肯屈服的风骨,紧抓土地的根
还有半截腰杆挺直,直面镰刀
笑看这滑稽世间


遇见

两条平行的轨道没有交谈
火车驶向相同的地方
站台分离   准备下一场见面
隧道相向  听见彼此的回声
来来往往的山一直缄默
直到下过一场大雨

我在开往远方的车里
目光静静追随群山和云层
仰望天空  太阳隐藏
赤裸的苍白和光 
我身处其中

雨站立在外  叩响我的窗


无题

我骑着一头驴
在人形的路上行走
行人都在嘲笑我的驴
因为我的驴跟他们不一样

接着,他们开始笑我
因为我跟他们不一样
没有人与我同路
除了一只鹰和与生俱来的
我的灵魂,以及影子

这样说来
我需要和我的驴对话
让它认识到它的重要性

于是,我的下半生
和一头驴前行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我把它的耳朵塞住了
还把我的眼睛蒙住了
鹰在前面
寻找我和驴的栖息地


说与不说

雨下了三天。

没有晨光和黄昏
我身体慵懒
嘴巴却像波浪一样滚动着
像雨那样,说上三天

第一天论存在
第二天辨正确
第三天驳束缚


马路口,车窗外,两人。
两手各夹一截烟

平均,嘴巴每十秒抽动一次
平均,烟灰每五秒弹飞一次

假如想念一个人也成瘾
发作的次数,大概
也是如此


初冬

北方第一场雪,立冬之日
我在南方,准备好一床被絮
它铺满整个房间
我半截身子,埋在雪白的棉絮
把头塞进被窝,那里柔软温和
一如母亲的子宫

外面微风,树枝光秃
落叶有影,经历绝望
我闭上眼睛,等待一场新芽诞生
热泪会流下,也会收起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冬天的脚步
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心生畏惧
如一列已上轨的火车,独自远飚
尽头没有尽头,而我两手空空


四月

四月涌动的田野
潮红弥漫
迁徙的候鸟染上清晨的光
振翅赶赴树檐下
窠巢的约定

我想起,去年四月
它们盘旋于空,回声淹没稻穗
用贫瘠的言语袒露彼此心迹
在我离开时,无言的柔光包裹着
影子重叠


衣柜角落,立着一条白纱裙
泛黄。许多年前,仅穿戴一次
当年看中的,如今已显老气
当年抚摸过的,如今日渐粗糙
岁月泡黄了脸庞
但都没关系
我确信,它会一直在那

他一直在那


灵魂出窍

(一)

来吧,找我
我就是你仇视的对象
清水把我脸颊的污垢洗净
请看清我瞳孔里的思想
可怜的阴风
阵阵,和空气合谋
屋子乱飞  风景扭曲  人心背叛
一切毫无意义
僵直的,我立成对角线

(二)

众人之上
我的得意之作
令我
牙齿打架  口唇打颤  声音梗塞
我被施以咒语
无法说出一句“像样”的话
夹杂些许羞愧,我泪流满面
呐喊着,我自顾低头寻找一把尺子
围观的人群把我当作一个笑话


囚鸟

笼里,囚禁着某种鸟

灰绿色的眼睛
时刻注意笼外四周的走向
他们啼叫,只是喉咙的需要
而非为了争取自由在辩护

笼外的自由
目及之处,是陌生的世界
面对现实的晚餐
也会争得失了体面

夜在笼里栖息
他们仿佛长出绚丽的翅膀
乘着清幽的晨雾
在空旷的树林里远去

天一亮
太阳打碎了想象


大雨

阳光会来临,从浓雾中探出
夹着雨丝,抽噎般陷入一场沉默
被大雨冲洗过的大地
忽然从四面八方流出污渍
覆盖了城市原有生动的记忆

倒伏的树被拖走
横陈的汽车也拖走了
抽水机的轰鸣代替亲人的呼唤
有些生命,就在一场大雨中消失了

裹着雨水,流入深不见底的深渊
留下零星视频片段
他们曾经来过这个城市
却淹没在时间的黑暗里,错失选择

在列车里四处徘徊的,除了雨水
还有悲痛
时光就这样戛然而止,停在某一处
黑布遮盖,菊花围合
不敢触碰,不敢揭开

他们说,这是一场“千年不遇”的大雨
可他们,已来不及诉说


团圆

炉火正旺,高压锅低声哼鸣
腾起的雾气爬上玻璃,领略窗花的喜悦
夜已黑 灯色渐浓
单调的屋顶等待一片雪花归家 
洋葱 番茄 卷心菜洗好码齐
肉在砧板沉默许久   
门叩响时
它笑着滲出泪


浪花

它如一袭张开的白袍
裹着我赤脚走路,身后
其中曲折,皆为我
一一抚平


所谓神

有人烧香
在对面楼下
纸钱张开火红大嘴
吞咽空气剔透的纯白
随后三拜九叩,祈祷
神明看到他的诚心
我立在阳台,对面之上
一种俯视众生的快感忽然
直冲云霄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