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姚亚英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8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姚亚英简介

(阅读:586 次)

姚亚英,1973年出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在《诗刊》《人民日报》《吉林日报》《参花》《中国文化报》《诗殿堂》《中国农村报》《华人歌词》《新歌诗》《今天》《精短小说》《春风文艺》《长白诗世界》《关东诗人》《四川人文》《山东诗歌》《诗歌地理》《榆树人》《榆树文化》等近百家报刊发表,并入选中国诗歌学会期刊在内的多种诗歌年选。出版诗集《跛行》。

姚亚英的诗

(计 16 首 | 时间:2022-01-23)

1.冬雨

泪水,冰凝寒夜
痴情被一场盛大的雪事阻隔
何必?如此执着
始终放不下
这厌旧的山河
不久,雪儿也将失色
击溃她的
将是一场扭转乾坤的婆娑

2.因为爱

之所以这样不顾一切的
落千丈降万仞
下瑶池
一定,有不可抵御的诱惑
多么像赴汤蹈火的爱情
不管结局如何
明知道覆水难收
这是雨雪无悔的选择
她们都是女神
在不同的境遇里
恪守承诺

3.雪花有明媚之心

繁华落尽,鸟兽稀闻
要怎样的舞技
才能够博冬一笑
接受萧瑟,洗却前尘
唯有像阳光一样的遍撒
才能抚平这旷世皱痕
外表的冷漠
正是内心炽烈的情愫
雪花有明媚之心
冷遇中
一寸一寸把爱铺展

4.雪事过后

当然不是,几场大雪
就可以覆盖住所有遗痕
只是雪事过后心更宽
更知冷暖

零下不冻的都有一身坚骨
不再杞人忧天
没有哪个季节不会成为过去
没有什么事要永远纠结
就学雪,可以为冰
也可以化成水
懂得,与自己和解

等我咽下,浮世外所有雪
就能唱出很多明亮的歌
在人间,每寒一度
便更接近春天


清明雨

清明,最好不下雨
不淋湿那一地的心碎
不忆您躺在病床上,放不下的惦记

也不写字,不写
那些让人断魂的诗句
一黄一白,放两只小船在火海
听说可以渡苦难
渡贫穷

天堂,是极好的
地狱,也很公平
唯这人间,最纠结
所以我,不在您的面前哭泣

清明雨,要下就下吧
憋着也难受
不一定在天空,也可以在梦里


拜佛

母亲说必须要跪拜
我想,佛菩萨一定不会苛求的
佛家众生平等

我的床铺对面就是佛堂
或者说,我就挣扎在他们眼底
他们却装作看不见

摆供果时,突然心生疑惑
他们怎么和我一样
不能自食其力

如果我的心胸能盛下这碗水
是不是就可以渡己,甚或渡人
一炷香已尽,我的愿望只字未提


跛行

我跛行
我挪行
我甚至想爬行
就是不愿用拐
我怕用了
就再找不回自己


那是月亮最深的遗憾

玻璃窗上,因风摇晃的月亮
让我很着急
佳节在即
真怕它会掉下来,摔个粉碎

秋夜渐寒,卫情的蟋蟀
吵嚷千年,无果
忽然想起老屋明媚的天空
想起,尘封已久的诺言

没有先知先觉,经历了
才知道走过的
是风景
还是错误

花儿正艳,月儿向圆
我不说心海又起多少波澜
去年的中秋节,多地都在下雨
那是月亮最深的遗憾


堆情人

一场霜冻,爱情就枯萎
流年只说新忧,不念旧时欢

人心多变
我用雪堆一个情人遣轻愁

雪人多好,不用伤冷落
因为从来就不曾温柔

不曾信誓旦旦
却在极寒的岁月中长相厮守

寒岁
我用雪堆一个情人共白头

不堆脆弱的肩膀
不堆无度的胸膛

要堆,就堆出如雪的灵魂
不被凡尘污染

要堆,就堆一个如雪的肉身
不在阳光下麻木不仁

不能堆得再完美了
我怕,不等堆完,梦就会醒来


我无法在风口处逃避

我最终不是
胸中能盛得下海洋的人
一点点愉悦都藏不住
一点点伤害都受不起

哪有纹丝不动的承诺
是我太天真
不知道除了阳光
还有许多风雨

山路
何止十八弯
我早该有艰行的准备
因为一定要过去

生出双翼
本是不该频做的梦
现实又太残酷
我无法在风口处逃避

我最终不是
胸中能盛得下海洋的人
每一次惊涛拍岸时
都差点让泥沙戳伤眼底


与一只毛毛虫同食

与一只毛毛虫同食树上的樱桃
它吃它的我吃我的
我不知道它有没有发现我
它没动,我哆嗦了一下
继而便起了伤害之心

我拿一个小棍去扒拉
它抽搐着弓起腰身
那样子像是作揖
我顿时手软

其实我并不能完全理直气壮的
去独占这棵树
它比我先到
也许这棵树就是它的家
它在自己家中食宿天经地义
我也不能够确定
那些樱桃到底为谁红

我犹豫不决
每动它一下它便鞠一次弓
哪有这么礼貌的入侵者
我想一定是我错了
我羞愧地丢掉树枝

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我也是一只毛毛虫,只是颜色不同


傍晚,遇见一只小蝴蝶

它太性急了
等不及裙子上的花画完
就从画里飞了出来
一定是前世有约
怕误了花期

飞飞停停,几次三番
萦绕我粉红色连衣裙炫舞
我猜想它不是把我当成花
就是把我看做了蝶

而我只是红尘一过客
赶紧,加快了脚步


风干的美丽

两场小雪之后
几束枯萎的苹果花
仍然抱紧枝头凋而不落
依如迎秋绽放时从容
每次路过都会心生波澜
心疼她们被霜雪欺压时的无奈
走近细瞧,萼是萼蕊是蕊
精雕般别致
落瓣,更显自然
这是我在所有春天
都不曾遇到的花朵
风干的美丽该不会褪色
也许花即是果,瞬间即是永恒
我的悲悯顿时烟消云散


桃木杖

母亲今年总是爱摔跟头
却不像我们小的时候越摔越结实
越摔越机灵

那天帮母亲洗澡,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母亲是水命,而我是木命,桑木的木
那得需要吸取多少水分才不枯萎
想到这些,我就无法不自责

望着步履蹒跚的母亲,我多想
做一截桃木杖,让母亲拄着回到春天


葱花

窗前像莲花一样,亭亭净植的
那朵大葱花
是我栽在花盆里的
其实,它从来不在百花之列
却怒放在每一个春天

我曾多次,为它拼尽一生
也没能长出一根硬骨而遗憾
直到这次我看到它冻僵的腰身
在几天里生出新绿
才笃信,这阳生之物可以还魂

忽然有些敬慕,它们只做佐料的一生
也会让人,热泪盈眶


我听见

夜深了,我听见秋风在哭泣
为它无意间扼杀的美丽
为满世界的
嗔言怨语
它哭时,月光正碎了一地

晨起,我听见秋风笑了
和农民的笑声一样
在玉米和高粱地
在榛子树和柿子树上
它笑时,枫叶也红在梦里

秋风,每年都这样纠结过
只是和谁,都不曾说起


洗夜

我用淘米的水洗头
也洗泪和昨天
今天我用它来洗夜
可能会越洗越深

我在水中放了白月光
能够看到的黑,都不是真正的黑
就像你所看到的笑
上面正挂着伤

夜是希望被冲洗的
比如相思,比如疼痛
比如我挣扎在梦里的那些念想
都需要一片汪洋


母亲的手

岁月的鳞片,一层层被霜刀剥落
划痕开出明媚的花
温馨一家人

缝补的创伤太多
每一个针脚,都需要用心做顶针
母亲的手,越来越丑了

当她把一切都交出之后
就默默的把手缩回去,缩回去
这些,都被窗前的老柳看在眼里


父亲,镰,和他敬慕的土地

父亲一直都喜欢把腰弯成镰的弧度
去生活
他们的宿命一样
都是要把自己磨薄
被岁月咬得豁牙露齿嚼不碎悲欢时
才肯歇息

雁声回荡,高粱又红了
那把锈迹斑斑的镰已搁置
无论我在梦里怎样呼喊
父亲的音容都没有出现在收割机前
他不知道他走后
人们已不用哈着腰铲地
不用趟着露水披着月色去抢秋天

历经风吹雨打,人间的秋熟了
黑土地上又收获一茬黄金
我想,此时的父亲应该也很开心
低了一辈子头的他,今天
终于可以和他敬慕的土地平起平坐
每一阵风吹过,都有一排庄稼虔诚的致意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