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木樨颜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0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木樨颜简介

(阅读:408 次)

木樨颜,本名颜海峰,曾用笔名木樨黄谷、水中山等,诗人、翻译,山东政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兼任东西方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比较文明学会理事、典籍英译研究会理事、《国际诗歌翻译》客座总编、学术期刊《东北亚外语论坛》编辑部副主任、《商务翻译》副主编、东北亚语言学文学教学国际论坛助理秘书长,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中文信息学会会员,国学双语研究会会员。著有诗集《一页水山》和《残忍月光》,译诗或原创散见于《江南诗》《诗刊》《人民日报》(海外版)等,评论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报》等报纸杂志,译有30余种诗集,主编“东西文翰大系”丛书,曾获中国当代诗歌奖翻译奖、东西方艺术家协会“杰出贡献奖”等。

木樨颜的诗

(计 14 首 | 时间:2022-01-23)

月亮和画笔

你结婚的那天,我悄悄地把月亮摘下来
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压进我的箱底
从那之后,我的双眼布满了黑夜
只有一眨一眨的星辰闪动着你的气息
在孤寂的海洋上澎湃死去的爱情

你结婚的那天,我慢慢地收起画笔
一支支洗掉笔杆上沾着的不再生动的颜色
然后把他们悬挂晾干在我的眼前
再用曾经最饱蘸激情的手把他们锁进
囚禁无聊岁月的画屉

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敢翻出那个月亮
唯恐它万一唤醒了群星的聒噪
我也再不敢打开那尘封的画屉
哪怕看一眼那些描绘过你身姿的笔
我更不敢,让月亮见到那些画笔
她必然扑上去跟那它们索要画掉的光魂


和桃子的爱情

那是我此生吃过的最好的桃子
红红的外衣软软的果肉把严肃的白包裹
在唇齿逗留的时光里我幻想着与它接吻
一个温婉的美女于是站在我的面前

就这么一个桃子,杀掉了我的凛然
我的道德,我混沌刻板的责任
我的这三位高士、原我沦陷在桃的香气中
整个春天突然进入盛夏,并期待着深秋
这样我的桃子可以结满整个眼眶
绿色的叶子是她曼妙的腰身和过腰的长发

我和桃子的吻让桃子看清了桃子的颜色
也让我进入了对所有幻想的幻想
除此之外,我和任何水果再也没有爱情


暗香

四月,天空不断降低
压垮我对色彩和香气的认识
眼睛慢慢旋成一涡绿色的海洋

五月,丁香和苦楝开始飘成三千青丝
氤氲的气息把我久藏的桂花酿
放逐在阴暗的地窖

有一刻,我曾想花朵绽放和枯萎
到底暗示了什么
还没能有一点开悟
那些暗香就已经飘走了


姨姥姥

只剩一双和煦的手
还悬在空中
发着金光
只剩一声黄河的方言
还滞留在胸膛
撕裂成长的幕布
只剩我的骨头
还在柔软的记忆中
疯长
长成了骨刺
无时不在啃噬着
我愚蠢的静脉
直逼我发育迟缓的心脏

那金光透过了幕布
照在了我的心上
那骨刺穿透了
我肺腑的三十年保护
讽刺地迎着那一束金光

然后我的海马驮着
黄河,一直奔逃回
那个温暖了我二十年的
家乡


燕山有雨

谁拿笔饱蘸了浓墨
将原本的亮彩遮盖
霎时间,刺眼的灼热变得喑哑
四面八方的清凉和一幕山雨
驱散蝉的聒噪
坐下来吧,把扇子丢到一边
在屋檐底下看连成了珠子的水帘
谁喜欢清明和光彩
谁也一定不讨厌偶尔的黯淡


残忍月光

每天都会听到残忍的月光在嘶喊
你打开这扇近水的窗户让清辉泻进来
梳理你如瀑的三万青丝和忧郁
让它在你的温柔中力竭成蔻斯汀的香气
月光变得驯服起来,并且爱上你罗织的情网
从四月桐花的氤氲中释放出粉紫色的情
一往而深,不理会杏花开落在哪处花坛
日子也在梧桐的枝杪上跳动着细微的香甜
忘记春雨的零落化泥和日头高照的威胁

海右的春天太肤浅,该来的终究会来
还没经从过几次那一树如冠的高岗
热气便从天而降,焦躁着你临牖踯躅的心
打开道德的空调,关上浮云的西窗,拉起
上面绘画着一片空白的纯洁帘幕
隔断一切对月光的怀想以及月光的奢望
然后日子的镜面里只有镜面自己的反光
再没有澄澈如洗的天水濯洗凝脂和柔荑
月光又恢复了以往的残忍和嘶喊


午餐

午餐是西蓝花和鱼
西蓝花含苞未放,鱼就躺在那里
瞪着白眼,冷笑我的期待
似乎知道我的西蓝花情结
在什么炊具里也不可能解开
再端到你的面前
让你饱尝我喂养人间的爱

手起筷落
我挖出那颗混白的鱼眼
丢进我的嘴里碾磨
它的嘲笑依然倔强,不肯消解
你最喜爱的菜肴,放弃鲜美的立场
讽刺我的味蕾,表达对我厨艺的不屑
就在这时,一股暖流夹带着

盐,冲走我对你所有的许诺


哨子(组诗)

1

今天的风仍在怒吼,发于
清晨,即将卷开另一个清晨
不知道它还会刮跑几个清晨
每个清晨,我都十分清醒

2

时断时续的哨声,吹累了
就歇一歇,老天就带走几个魂
然后继续任命哨子,用柳枝
制作出简易的春天的通知

3

不一定非要用柳枝,只要能
捅开春天的耳膜,还可以用针
扎,用喙啄,甚至用龟背敲
哨声不拒绝音色的形式

4

风又怒吼,异乎寻常的音色
仍然掩饰不了哨声的本质
似哭似笑,因为纠结这个春天
才刚吹绿一点又要倒寒

5

这注定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我才和什克洛夫斯基聊完
形式主义的利弊,不同形式
的哨声就哗变了暗夜


惊蛰

龙死后,寂静并未登基多久
百足的平民在今日宣告起义
南风吹开被倒春寒逼退的绿意
除了掸掉细雨后灰色的轻尘
也以暌违的暧昧抚摸土壤
宣布春神并没有被寒冬禁锢

于是,鸟鸣虫唱借风吹响号角
向狂妄的沉默弹奏摧枯的音波
让沉睡的生机再度喧嚣,也让
我纠正喑云时期的绝望认识
春天并没有死,龙也没有死
此刻万千条龙正在东风中轮回


不说

不说爱,不说黑夜,不说星星太主观
不说我在你的股掌,不说温暖的太阳
不说心里话,不说一切都值得,不说冬天也温婉
不说晚安,不说我期待虚假的梦境,不说黎明
不说倩影成为美瞳,不说白天让我无地自容
不说,什么都不说,说了也没用
夜已轮回,把我的内心裏上尸布,下葬于无妄海
不说话,话已苍白,此时已燃尽,徒留白灰
在熹微中轻颤,并掩埋可以说出一切的夜


神话

又一个情结,是关于水的
自从你告诉我关于它的神话
我便开始在意识的阁楼搭起书架
上面出现一本破旧发黄的老书
在隐藏的空气手指翻阅之下缓缓展开
鹅毛笔的影子开始在册页上跳起舞来
写下了水、水瓶、水族等所有和水相关的
词语,还有音译成汉语之后的爱夸
神奇的水便开始流漫在古色古香的书上
一望无垠的沙漠得到浸润
并出现绿色,漂躺在柔软透明的水怀
泛黄的书页焕发生机,返老还童
这是我意识中的神话,你是讲故事的人
我的情结高悬,水开始落于万物所下
先是点点于胸前的衣襟,然后涛涛
荡涤我对人生之道的所有遐想


解释

黑夜不用解释渔火
粉色也不用解释少女
正如冬天不用解释冰雹
巫山也不用解释云朵

所以渔火也从不解释愁思
少女从来不解释胭脂
正如雪花也不解释啤酒
飘云也从不解释梦泽

偶然性从来是一厢情愿
无须多余的解释


你躺好了,我这就来
谁先离开,谁流最后的泪
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很久
谁先躺下了,另一个就来了

你躺好了,我这就来
摆好姿势,用软衾盖好香气
以防扩散到整间屋子
我只想在黑暗中狂嗅昙花

你快躺好,我来了
肉麻的信息是电动的工具
你的想像和我的想像
一种刚劲一种柔软

你先躺好了,我再躺下
我躺在你左边,朝右看你
再顺着你的目光朝天上看去
两朵白云飘呀,你我手拉手

你躺下了吗?睡着了吧
还有多长时间,我们可以
这样无辜地躺着,守望最后
的时光?最后的时光,我
会先写下上面四节诗行
然后再躺在你的左侧,长眠


追日

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太阳
它隐没在大地的苍茫之中
我还在飞驰的子弹中眺望
那一簇簇愤怒着向上的触须
直到再也分辨不清暮色的轮廓
此时,平原上的诗行跑起来
树木跑起来,房屋跑起来,雪
也跑起来,纷纷向后跑出视野
为茫茫的诗意跑出一个冬天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