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达达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0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达达简介

(阅读:900 次)

达达,本名詹黎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65年出生。已出版诗集《生活史》《混世记》《光阴诺》《箱子里点灯》等7部。有诗歌散文作品千余首(篇)在《十月》《星星》《山花》《雨花》《时代文学》《诗收获》《江南诗》《文学港》《西湖》《诗选刊》《浙江诗人》《诗林》《大河诗歌》《绿风》《《浙江作家》《青岛文学》《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报纸刊物发表。有诗歌入选《中国现代诗年鉴》《浙江诗歌十年精选(2008——2017)》等选本,另有散文等作品发表于《读书》《中国青年报》《中国艺术报》《浙江散文》《跨世纪》《浙江日报》《杭州日报》等报刊,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现居浙江千岛湖。

达达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2-01-29)

插秧

插秧之前我先把一双赤脚插进水田
这样我也成了一棵秧苗在稻田里生长
和秧苗不一样
我那时的皮肤是细嫩的,但我的骨血呈绿颜色
我把稻秧一束束栽种到田里
过一晌整块田都插上了秧
我辨认不出哪支秧是稻子,哪支秧是我自己
不知道将来某一天稻子成熟
我是否也会在稻田里结穗
当我一双赤脚插进水田,脚底的烂泥巴马上围过来
像培育一束秧苗贴着皮肤沾着肉
让我这个农民的儿子享受主子般的礼遇
让我在一丘秧田里做王


草吹着口哨

风吹来时
摇曳的草就吹口哨
以此分辨那些似是而非的事物

一片草和另一片草
看着相似
发出的声音却总有差别
不信你把草叶含在嘴唇上试试
有的口哨声尖厉压过了风声

但并没有人愿意倾听一枝小草吹出的声音
它们太普遍,太卑微了
所以草吹出的口哨
只能自己听听,传不到真理的深处

可草还在吹啊,不停地吹着
不管你听不听,草都会把自己的声音传播给另一些草
并坚信总会有不同的草听见另一些草吹的口哨


牵牛岗

我该写写牵牛岗了
我该写写那个我从未上去过的牵牛岗
牵牛岗有什么好
牵牛岗离天近
离星星和月亮近
离寂静近,离梦更近
昨晚牵牛岗开始下雪了
有微友在群里发出牵牛岗的下雪图片
雪压白了山路
雪洗亮了指示牌
雪像糖葫芦般挂在树枝上
这与我呆的县城反差巨大
城里除了有风有雨
并没有雪花飘起来
我熟悉的街道、楼房、树木
仍是干巴巴冷冰冰枯燥乏味的
像某些时段的生活
此时要在牵牛岗多好啊
在那边的冰天雪地过上一夜多好啊
与冰雪为邻多好啊
去那里洗洗自己的灵魂
摸摸岁月的脊背,摸摸大山的脊梁
在一棵结满雾凇的树梢上
晒晒我们
伟大而隐秘的梦想


写实主义的隐喻

一个无雪的冬夜
吃过晚饭就无所事事的冬夜
我们不想出家门了
外面风大,吹在脸上如同刀割
这样的夜晚我们窝在家里看电视
聊些家常里短的闲篇
仿佛度年如日
日子过得好快,转眼新年又少了9天
我已忘记开年这几日是怎么过来的
世界又发生了些什么变化
需不需要我关心过问
没有谁来咨询过我对疫情及全球变暖的看法
虽然我有自己的看法,但这看法谈不上有多独到
更说不上什么权威
它们只埋藏在我柔软的心里
而我一直搞不清楚,所谓的心里
到底是指心脏还是脑门儿
那么有限的地方却那么幽深和辽阔
搞不清就不搞了
反正都是心里想的事
关键这些并不重要
关键我也不知道什么才是重要
一个无雪的冬夜
看了两集电视剧我们就洗洗上床睡觉
却没能立即进入梦乡
梦乡似乎近在咫尺
但我迟迟走不进去
它立在空无的远处,天上飘着雪花


轨迹

那时我耳朵里已有沙尘暴
潮汐般阵阵袭来
那时我们行进在沙漠上
什么痕迹也不曾留下,像一股风一个梦
那时,我们种植在尘世泥沼中的树已经开花结果
但无法命令这棵树跟着我们一起跋涉迁徙
那时,生活像一阵冬雨淅淅沥沥,路面湿答答
我走过的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烙下水渍深重的足迹
那时,你已抹不掉自我凸显的形体
那不是一只鹏鸟,也不是一只甲壳虫
你在大地上行走,额头上散发着能驱鬼魅的无形毫光
那时,你从家出发,到公司,餐馆,茶室,车站,麻将馆
到尘世中所有能去的地方打坐,转经,布道
但你不知你留下这样的行程轨迹到底昭示了什么意义
是否,这就是那所谓的并无神性的日常
在这日常里我们消耗掉平淡、贫乏的仓皇一生


一条河搁置于窗外

一条河,是什么概念?
一条大河或小河搁置于窗外是什么概念?
一条河从来都是既定的事实
而窗户必是后来才有的事
像你出生也是后来才发生一样
是窗户占了河的便宜
窗户摘了河的桃子
而你长大,身高超过了窗沿
你站在窗前就看到了窗外有一条河搁置
那更是后来又后来的事了
虽然岁月亦如流水
但一条河决不会从窗内流出去
一条河决不会从天上挂下来
当一条河从遥远的源头流淌到窗外
恰好被你看到并搁置成一种命运
那不是一条河的错误
其错误在于时间
混淆了树与河二者的关系
树,内生长
而河,永远向远方延生


嫌弃

路上人、车渐多起来
世界仿佛刚睡醒一样
我戴上口罩出门去
远远的,见对面有人走过来
我就有意识绕行
碰上没戴口罩的
心里更是嫌恶
这么些日
我仿佛得了一种新病
嫌弃人
不愿与人照面
可是我知道自己的弱点
倘若此时
让我独自去旷野夜行
心里肯定恐惧
我会企盼遇上一二个人
哪怕此人与我有仇隙
我也愿意为他摘下面具口罩
表达我的亲近与善意


五月的河流

时间淌至五月。
鹰仍在城市上空盘旋。
日子延续。
我们睁着眼睛偷看尘世。
——我的城市
我的家园三面环湖
一条看不见的古老江河
始终在湖底豕突。
这么多年,我有时猜想它也自带某种暗喻
或是时间隐藏的发动机
日夜轰鸣,挟泥带沙。
像岁月,一俟经过就自动塌陷。
而此时,五月的河流不急不缓
流经我们左右。
只要停下顾盼留连的脚步注意观察
确实:在我们身旁
已淌过多少湍急而匆忙的人流
一如历史总被时间不停地复述并圜转。


春服既成

春天像一条街市被再次路过
试穿的衣服挂进成衣店的玻璃壁橱
色彩延续去年的冷峻,款式小有改观
少部分岁月的乍泄春光提前剧透
一个令人鼓舞的短袖时代骤然到来

事情并不突兀,但真相已清晰可见
熟稔植物规则的鸟鸣通过熹微反复出现
起床更衣似成必然。而当收紧和瘦削
成为一种潮流,宽大必然反弹至落日
那时晚霞一片彤红,像一件兴奋的睡衣
用力裹紧疲劳过度的身体,逸出时尚之外


刘丽梅

我想写一写刘丽梅
这一个和那一个
叫刘丽梅
或者不叫刘丽梅的女人
她已活过了二十一世纪的前十五载
进入人生的中年
她风韵犹存,徐娘半老
做着卖菜,补鞋,推销保险的杂活营生
偶尔也跟男人玩玩暧昧
她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泡桐
秋风一来就落叶满地
她是路边的野花
自生自灭
她是家门前的垫脚石
努力垫高儿女的梦想
她是手心里溢出指缝的细沙
是石头丢进水中一圈圈荡漾的涟漪
她是口香糖
是廉价口红和香水
是被树枝不小心勾破的长袜
性感,让人想入非非
她是家长里短流言蜚语的消费者
长舌妇
如此普通
隐藏在生活里
仿佛是生活本身
哦,刘丽梅
年轻时我甚至追过她,
满大街都有我们一起轧马路的身影
但最后跟她结婚的却不是我
我想写一写刘丽梅
这个不时被老公挟在腋下倒拖回家的女人
是我迷茫岁月沉默孤独的精神寄托
刘丽梅
她不是一个人
她是无数个
苦难
但内心坚强不屈的
中国女人


拉开窗帘也看不见真相

对于世界,对于命运
我一贯保持着孩童般的好奇心
总试图看清它丰富隐秘而无穷的真相
但这是多么难
早晨我从梦中醒来
像拉开历史大幕一样哗啦一声拉开厚重的窗帘
希望自己能有所发现
结果令人失望:外面仍然是黑漆漆的
黎明前的黑暗比夜更黑
当这样的事重复多次以后
我终于明白
拉开窗帘也看不见的真相
就是真相本身
表面上我是从梦中醒来
事实是
我们终生都置身于一个更大更持久的梦中
从未醒悟
即便后来天下大白
那些显露在眼前的也都是梦境的一部分
所谓的真相比梦更让人恍惚


新年的铃铛

已经是元月4号
新年的铃铛
仍在光阴深处铛铛响着
新的一年启程
孤独又害怕孤独的人们
频繁地互相祝福
新年好
新年快乐
祝愿新的一年风调雨顺没有悲伤
多么美的新年
孩子们不断长大
老人渐渐老去
我则在成长与衰老之间
首鼠两端
试过轻摇铃铛
试过从秋风里抢救时光
但岁月的寂静从来不可撼动
——钟声一直在响


梦见一个梦

梦见一个乡村,梦见一个乡村炊烟袅袅的人家
梦见一个乡村主妇正在灶前煎鲤鱼,大锅里油烟腾起
我走进屋子,跟她打招呼,觉得她好似我寄宿过的老房东
但她不理我,更没有如往常留我用晚餐
也许她不是十年前的那个主妇
她那当过多年村支书现已中风瘫痪的男人,正在边屋咿呀含混不清
而我曾多次与他在黄昏推杯换盏

而今,这一切都过去了。像风吹麦浪,像风吹着风
翻滚了一下波涛就露出了大地真正的贫瘠面目

仿佛一个梦,我只是梦见了这个梦的人


天又亮了

天又亮了
日子再度起锚
苏醒的尘世
照例有装满蔬菜的拖拉机突突突驶过大街
我听清了这声经过伪装的岁月律动
但我从未想明白
虚无为什么如此具体
梦为什么总像真的一样


抹桌布

一块抹布静静地搭在桌角上
一段岁月被从中抹去
 
那个曾经使用抹布的人呢?
那个曾经填充岁月的人呢?
他们去了哪里?
 
而那个追问他们去了哪里的人
会不会也被后来人追问
一块抹桌布的下落?


砧板

被千刀万剐过的砧板
终于空下来了
白天,它享受阳光的抚摸
夜晚,让月光临幸
但这一切仍无法
掩藏砧板显而易见的寂寞
那些油盐酱醋的日子
那些青菜萝卜的岁月
都已经过去
风干的刀砧板
弥漫着无限的空虚


旧棉絮

几床旧棉絮
胡乱堆放在沙发上
无人关注
我知道已逝的岁月里
曾经有二个老人的体温
散失在空棉絮中
找不回
时间如羊倌
不断地召回一些迷途忘返的绵羊
它们呆在旧棉絮里过久
也许那里的深邃和辽阔
我们并不知情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