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元业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0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元业简介

(阅读:264 次)

元业,原名李元业,青海省贵德县人,1994年至今在《诗刊》《星星》《绿风》等刊物发表作品2000多首,在全国十个征文大赛中获奖300余次,为青海省作协会员,现在贵德县某单位供职。

元业的诗

(计 14 首 | 时间:2022-02-03)

求救者

这个人在修复着健康。
青春的光泽已经在青春的泥沼里沉睡了。
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来漾起飞翔的姿势。他需要医治
他老年的生活一半在列车上,一半在
医院里。
他透视,检查,住院、输液,吃药。
他被医院寂静的三点半所惊醒。他被凌晨四点
慌乱的脚步声和疾呼医生的声音、哭泣的声音
乱糟糟的声音所惊醒。
他叹气,他烦躁,他闹心脏。
他出院。他再一次透视、检查,住院,输液,吃药。
他再一次坐着哐当哐当的火车
东奔西跑。
他再一次被儿女接回了家中。
他再一次感受到儿媳阴沉的脸色。
他闹脾气。他摔药碗,他骂儿子不争气。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练习失眠,练习哭泣
练习自杀。


诗经

各自沉迷,或各自陶醉
我们都会把猎户座从博物馆拉出来
把依旧不知行踪的河流、蒹葭,用力扣出来
装帧扉页,撰写序
面试的词,有多普勒效应。一些植物会反季节生长
那些从列国溜出的蔬菜,草木,河流,男女
他们不过滤自己
原装,打包,咆哮的词一个挨着一个
一路下来
我认出一个沉默的证人,从一页纸上
把人间的疑问留给历史去珍藏。
我认出,光芒,正是我在找的
那束光
怀春,磁性,泅渡,艺术。
它替代我,和一杯水谈安身立命
把一株梅花栽在内心深处。
不说交流电,城堡,胭脂
调酒师在碉堡里建了一座青年旅馆
想一想鸟站在树上的样子
易水再寒,也要将麦田里的守望者拉出来
像每个人是猎人
从字中走出来的人
他仅仅是猎人,白日梦境,教授,鸿雁,狗
平板波澜中漏出的词性
写下河东河西,写下鼹鼠之王。



地平线

那缓缓浮起的太阳,像刚从水里捞起的水草
投放着某种欲望。
它身体周围无法平静的漫长的移动
打开了晨曦。
天空来不及垂下来,这慢慢靠拢的一天的喧嚣
虚拟的外延得到了实词的镌刻。
这地平线,一直有峰峦,青草浮上来
在阳光下等待无限的衔接与吻合。
比如返回的廊柱,街巷,杯沿,暴露了我内心的潮汐。
一个登高想看日出的人,他看到地平线
绷紧的琴弦一经打开,深不可测的苔痕继续弥漫
一首从未听过的歌保留着万物难以察觉的手。


这些草

常牧草原上的草
有自己卑微的生命。它们,像我一样
虽然渴望,但不绝望
偶尔有风霜,打击,也只是弯弯腰,低低头
这绝不是软弱。
这些草,只是弯弯腰,低低头
让最强的风暴过去
新芽,在脚跟长出触须……


望春风

有风,吹进春天里。
花朵,柳枝,温润。不可察觉的草木的萌芽
有如某种来临的力量——

它痴迷,创造
看不见的大手执掌着画笔挥洒,深色的颜料
绿,红,粉色
反复洇染栩栩如生的周边,四野。

城市,乡村,接踵摩肩醒来。
温暖的阳光,明亮,几乎不可见
如同投放某种欲望,花朵,柳枝,草芽舒展四肢。

像艺术,这么多斑斓的条纹,将要混合搭配在一起
不同颜色的界限一再被冲破……
鸟鸣清脆地响起
春天,那四周和高处一直回荡的,某种将成为春暖花开的巢穴
向我们涌来……


过冬记

炉火里的冬天,爱过一场雪。爱过火焰上的宽阔
爱过时间,爱过万物的迟疑。
偶尔有风养着难以控制的云朵,梦见一朵云上的青稞
仿佛空寂复活,枯草擅作主张
冬天在远处的坡顶找到另一个目标。
鹧鸪,野鸡
慢慢爬上山顶的雪地。
火炉里,在那深深的,可以生活的地方
牧人们,煨桑。酥油灯,羊肋巴
骨子里的清寂,如飞旋的白鸽,被节气摁在黄历上
隔着风雪,煮熟的肉香
这支在峰峦上飘荡了许久的曲子
如今在雪里稳定下来……


允许

允许水脉浩茫。深信水流奔向天涯路
玛什格羊水库甘于委身下岗查村
草原给自己打井,达隆村的牧人,多年来与水纠葛不清
时光在曲丹峪小集镇当建筑师
牧人异地搬迁房还没修建出来,学校早晨的喇叭声
为活得荒芜做下了记号。
允许还没有到这里的人继续牢记国家词典
用未来的日子反驳多年来的一事无成。


一条河流趟过我的身体

它要把旧时光找回来。让隐者回到广袤的田野
让成熟的馨香从卧榻上升起。
举起浪涛的拳头猛烈击向前路堡垒,山谷,河床
把希望逼到绝处,逢生。洇透
宽阔的草原
大地的肉体上写下微弱的呼吸,甚至一声鸟鸣。
席卷时光额外的赏赐,在电闪雷鸣般的咆哮中
溢出它本身
诵读绿草和鲜花刚刚写完的诗句。
它,不愿轻易成为古老脉络的飓风,就像一个素衣之人
看鸟振翅起飞
又落于江滩,群山拱你,惊涛无声。

一个人在此安营扎寨
如一个多年走失的孩子,迷醉于河湾里
一树花香。


求救者

这个人在修复着健康。
青春的光泽已经在青春的泥沼里沉睡了。
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来漾起飞翔的姿势。他需要医治
他老年的生活一半在列车上,一半在
医院里。
他透视,检查,住院、输液,吃药。
他被医院寂静的三点半所惊醒。他被凌晨四点
慌乱的脚步声和疾呼医生的声音、哭泣的声音
乱糟糟的声音所惊醒。
他叹气,他烦躁,他闹心脏。
他出院。他再一次透视、检查,住院,输液,吃药。
他再一次坐着哐当哐当的火车
东奔西跑。
他再一次被儿女接回了家中。
他再一次感受到儿媳阴沉的脸色。
他闹脾气。他摔药碗,他骂儿子不争气。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练习失眠,练习哭泣
练习自杀。


合影

让这张相片搂紧我
我们的精神,身体,笑容,这波澜
在搂着我。
是您在搂着我
妈妈。这古老的火焰多么值得信赖
在我们中间,一张相纸,恢复了爱的记忆。
如乳房。这张相片
在我们中间——
我不再是别的什么主任,生活也不在别处
妈妈,您老了,但您好吗?
一缕炊烟的伤感涌出了谁佝偻的白发苍苍的眼眶?


荒草

把这些满野的荒草
按到纸上,浇水,晒太阳
让荒草上的时间
复活,足够欢欣。
用荒草问候温暖,披着危险的春色
和我胸垒中隐秘的花园。
我只想让荒草唱出歌谣,在常牧镇的切扎草原
按住一棵草的颤栗,酿造重生的火焰


格桑花

蕊的憧憬,已接近天空的澄明。
唯有这样的蓝,天空才能碎得心甘情愿
碎成草丛间的小蓝花铺向你奔赴之路。
 
大地之上,它是生动的几个细节
向我们伸出野花般的手。
 
——这蓝色的,这活着的诗。
值得我们继续活下去。


月光帖

我必须提着我的小漆桶,在群山之巅
刷出天空的形状,声音,颜色。
熟悉川流不息的月光,它来自天空的深处
我们谈论它捎来的书籍和闪电
在我未曾深谙的地方被风吹散。
常牧草原上,一片叶子在莫名的光中跳舞
躲藏在慌乱脚步中的时尚和困倦更有入夜就亮起的秉性。
我矮小的身影一半消失在郊外,一半在月色中记载了无用的忙碌。
一个人,被月色撕毁
邻家的狗落日坠入群山后停止了低吼。
你不知道茫茫的前方寂然,而我像一个小油漆匠
挥动着手中的刷子
还在制造着一场骚乱。
这奔涌的陷落发生了奇迹,我刷出的月光
对应着一匹黑马的嘶鸣
唯有如此,音讯断绝的河床,拆裂的冰层,发芽的小草
才能如此深沉,而世界,已经明亮起来……


最初 , 舐着柴火的
蛇 , 蜿蜒而上 。
激情 , 抛下锚 , 打开
小酒馆孤独的灵魂
交出身体的那些木质的女人们
喜欢光芒 , 喜欢火苗一寸寸
舐上胸脯 , 舐上颈项 。
然后,一朵花打开自己,交出了金黄色钥匙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