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袁辉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0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袁辉简介

(阅读:343 次)

袁辉,四川德阳人,90年代开始创作并发表诗作,后辍笔数年,2016年复出。诗作先后入选《中国校园诗精选》《春风十里》《甘孜日报》《德阳日报》《伊犁日报》《流派》《草根》《星星》《山东诗歌》《四季风》《中国现代诗歌》《北斗》《中国诗歌地理》等纸刊。

袁辉的诗

(计 16 首 | 时间:2022-02-10)

矿石

谁叫你,在荒凉的河床 
赐我桃颊的亲吻,惊醒我 
养育我,永生永世的爱情 
于是,我藏着尘埃,砂砾的历史  

而今,那么多艳羡的目光注视着你 
注视着我和你的,不离不弃  

可他们哪里知道,我一路经受的 
雨水,雾霾,冷眼,鄙弃 
破碎,炙烤,断裂和冷兵器的杀戮 


旋转门

人间就是一高级会所,进出
都由一道旋转的虚妄之门,把控

酿蜜,植树栽花,把每个日子
都编成花环,给自己,也给参会的人
人赠你明月,明月赠你满地碎银

你也在暗夜里磨刀,殚精竭虑
总是砍伤自己,回音壁
把你给的,又原原本本还你

后来,像一截枯木断于必来的风雨
你掀翻自己修砌的堡垒,埋葬自己


画你

鹅毛纷扬的日子,随取一羽
都能画出,你的粉颊,红唇
春意,像枝头的梨花绽开
一只轻捷逃遁的小鹿,误撞我的心扉
来不及置琴,曼妙的影子
已响起高山流水,彼此深陷于眼眸
花期如梦,梦醒时
日子坚持平静叙事,全然不顾
紧缠的双臂,怎样被两个世界拉开
时光真是一张洁白的生宣
静思默想的彩笔,可以乱涂青春
却怎么也不敢轻易下笔,画你
因为,你的跫音,样子,气息,鼻翼
和一触即溃的温软,已流淌在
我的血液,刻进了我的骨骼
最好,把你送还枝头
做一朵梨花,只是不能带雨
在你的世界,静看相思将我淹没


草根

像狗娃和他同类,活在别人影子里
黑暗而卑微的身影,不用
抢食唾沫,踩压,腐殖质与被掩埋

揣一颗绿色火种,管它墙根瓦砾
泥土石缝,都随遇而安,打开梦
抓牢泥土,掘进,见风就长

像狗娃,从老宅连根拔起,被扔进
烂泥,淤滩,窝棚,和城市的下水道
爬行,钻探,照样冒出葱翠的脑袋

此时,他须发花白,像岁月渗出的盐分
又像家乡的一丛开花的茅草,身后
一大群孩子正逆光跑来,春风的绿焰
噼里啪啦,漫过河山


乡下的月亮

炊烟烤熟的白馍,悬在蓝空,有着
泥土的芬芳,稻麦和汗滴的光芒

而今,城市的霓虹灯太晃眼

它已经失修为残垣,野生为麦穗
祖母为,干瘪塌陷的脸庞

但有时也临窗而望,看念乡人
孤影轻舞,独饮解药

有时也阿姐阿妈一样,凝眸清如水
一遍遍,擦拭村庄的伤痕


黄昏所剩无几

一遇天冷,母亲就自个烫脚
我不曾,俯身给她增添温暖

她的热量,都交给了岁月
而岁月,不吝给她皱纹

她的热量,也交给了我
而我,每个疏忽都是自我折磨

此时,黄昏逐渐稀薄
暮霭,正四围而来

我想蹲下来,用掌心的温暖
点燃一截余烛,照亮该照亮的


余晖

和它有着相同声部的人,唱
同一首歌,曲高和寡

也曾和中天的太阳一样,喷涌
灼烧贫瘠的土地,老墙的奖状
荆棘的山路,草木的掌声
仰望的目光,都可以作证

而今,涨红了脸,也只能
散发越来越冷的光辉,空负一腔
垂怜万物的热情,还是择一抔黄土
掩埋自己,和愈益沉重的孤独


花间辞

香魂,从雪花中抽身
袅娜枝头,田野,山峦
软下来了,蜜蜂软在花蕊的丝线上

东风软在细碎的叶语里,花下的磐石
也软下来了,捧出一星星嫩绿
云霞,软在蓝天上
阳光更软,挠开一缕缕花香

徜徉于人间天堂,谁的心
还被冰冻着,谁的脸上不是含笑
谁的夜里,不是一个接一个的甜梦


路灯

吸食阳光下的漠视,就为了
掏出体内所有的温暖,点燃黑夜

回家路遥远而迷茫,诱惑的陷阱
坎坷的摔打,彻骨寒意里的独行

都需要清醒与坚韧,指引
家,就是春天,就是仙乐飘渺的圣殿

智者端居书橱,夜夜,审视我的身影
我该以怎样的笃定,才不虚此行


我深爱卑微的事物

譬如浮尘,褶皱的落叶
都飘摇于这尘世
以土地般的母性,生养并包容
这个顽皮的世界

再如面向大地的伛偻身影
都顺滑地弯曲,如扁担,犁铧
但它们永远是山一样的脊梁,
它们蝼蚁得,像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只能以小草的谦卑,点燃
绿色的感恩,再借一缕春风
唤醒,那些高出土地的生命


琴无弦

总在夜深人静之时,弹奏
一片落花的轻喟,恍若微风拂过
尘埃一般,闪烁往事的光芒

老屋伛偻的身影,深巷吐不出的咳嗽
一张张陌生而熟悉的脸庞,稻草的芬芳
泥土的气息,童谣,乳名,乡音

故乡,就是一弯用旧的月亮
总在身后的河流,响起桨声



价值

树影下,若能捡起阳光投下的
那么多金币,也就买回了
那年,洒落一地的欢笑

我们向生命投放了那么多金币
却只看见,一棵树
突兀地立在旷野,等待冬天的凋残

一只手,无论怎样攥紧
仍握不住,来来去去的风


白菊辞

捡拾一瓣菊香,抬头
原野,怀抱金心的白褶裙女子
从一抔泥沙中站起,在风雨中月光里
淘洗自己,洗出一尘不染的冷白

这冷白,在丛丛青冢处,铺开绵延
坐在里面和跪在外面的人
就有了对望,对话,甚或冰凉的对峙


荒原上的点灯

从秋风尾声部落下,一团
高于我头颅的荒草,胡乱地抱紧大地

高过荒草的山桃树,捋捋干皱的冻风
挺直了腰,掏出星星点点的花蕾

山林所有的居民,包括野雉野兔
都献出失血的部分,让火焰一点点旺盛起来

春风提着江南,一大片一大片铺过来
惊疑不定的天空,挥着白云致意


一粒微尘

刻墓碑的人,低头,左手
握住錾子,右手提着铁锤
日子一錾一錾

在磐石上
有他的宇宙,有风雨,有彩虹
还有几支山桃花,亮出星星的眼睛

把最后一个名字刻好,忘了
刻上自己的名字,就被一阵风
吹走,就像他嘬起嘴
吹走,墓碑上多余的灰尘


第三个人

他的陋室里住着三个人

一个想掀掉屋顶,烟一样升腾
满身赘肉,磕绊掏空了躯体,欲火燃尽了岁月
夜,还张着大嘴

另一个想掘牢,把自己和孤独关进去
把流水中的云霞与桃花,那些灿烂的往事
都关在外面

第三个人想开窗,让
绿色鸟鸣,行走的花朵,会说话的星月
都进来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