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散皮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2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散皮简介

(阅读:464 次)

散皮,本名许加波,诗人、作家。山东日照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济南市作家协理事。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北京文学》《诗选刊》《星星诗刊》《扬子江》《中国诗歌》《诗草堂》等文学期刊,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作家年选》等多种诗歌选本,荣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山东作协齐鲁作品最佳作品奖、澳门世界报社诗词大赛一等奖等多种奖项。著有诗集《每一个意象都有一个花季》《散皮短诗选(中英文对照)》《面壁集VI》《时间之虫》《镜子里的影像谋杀了我》《语言在草木中生长》等多部。现居济南。

散皮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2-02-11)

镜子里的影像谋杀了我

那举枪的姿势好像只是游戏
那飞翔的子弹像小鸟刚刚窜出黑洞洞的巷口
很明显,那小鸟冲我的左眼而来
估计第二枪会瞄准我的右眼
里面的人,一定想,先使我致盲
即便还有思想,也已经辨不清方向
如果向右躲,将会击穿左耳
如果向左闪,右耳可能被击伤
如果躲向中间,就会击碎鼻子
总之,他让你眼耳鼻舌身意逐步丧失
无处躲藏

我一直问,那是谁
里面的场景为什么与我的客厅十分相像
除了枪,那影像背后还有什么武器
或者,还有没有同伙密谋着另外的勾当?
里面的人似乎刻意在复制我的生活
却把我的生活布置成谋杀现场


上午的纬五路

此刻,阳光下,空旷安静的街道
唯一的主人,是悬铃木了
分立,路的两旁
紧张的抓住水泥和石块的围栏
她们交合,在上空
形成穹庐,覆盖了翼下的安静和空旷
每棵树上,都有锯掉横枝,留下的窗口
藏着,住在里面的岁月


时间之虫

我感到,光线异常明媚和温暖
昨天被剪下的阳光还在客厅闪耀

时光所能占据的空间,或大或小
像一枚虫子爬出小洞
膨胀,直到将万物囊括其中
找不到纵横交错的坐标
我置身于球体之内,一伸手
触摸到球壁,一伸腿
漂浮在球内,明亮不着边际

我不知道有没有上帝
这个世界的中心究竟在哪里
许许多多别人或者自己的祖先
站在坟头,笑容殷殷
许多虫子爬出来变成人类
笑容殷殷,许多球飞踪而去
从未碰碎我所在的更大的球体

过去、现在和未来再不是
一条线的风筝,他们一起围坐着
看不清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
分不清哪里是圆心,哪里周而复始
我只能以我为主
剪下一截未来的阳光
晒晒过去的那些梅雨天气


人格

祖母已经走了很久
她留下的鬼怪纠缠了我一生

那些千年树妖变化的翩翩少年
那些山神装扮的白胡子老头
那些夜晚化作少女的狐狸和黄鼠狼
一直左右着我的想象

我愿是赶考的书生
痴痴守着村东茅屋的些许荒凉
点亮一盏豆大的灯
念着黄金屋,颜如玉,状元榜

多少年了,那些鬼怪
也没有修炼成人的模样
做一个人好难
它们一定一边感叹着
一边守望着登上彼岸的渡口


诞生

灰色天空释放一抹淡淡的蓝色
跋涉中的背影辨不清方向

谁跪下,双膝生出石头的根
头颅长满变幻的云

裸露的心与海一同跳荡
每一次停歇都是一次造山运动

水沿着山势,找到飞行的形状
风无定所模仿闪电穿过无尽的空旷


今又重阳

山河依旧,明媚如奔腾的雕像
只是微凉。

匍匐的秋草,嬗变的松针
化为土地的颜色,隐藏

极目之处,东方的河流
傲然挺立,扭曲太阳的形状

俯瞰之下,西湖波光粼粼
破碎的镜片,供奉同一个太阳

平原之野,一望无余
正在定制秋后统一的行装

金色的菊皇,光芒被折弯
把菊丝簇拥在胸前
作出燃烧的姿态,模仿太阳


生命

这里鱼贯走出一个又一个生命
殡仪馆的正门,角门,栅栏的外侧

这些生命送别了一个生命,一个生命
透过栅栏,看着一群生命走出门口

当黑底白字的扁牌,冉冉升起
你用人间的名字,凝视一片低沉的头颅

死亡,就是二十分钟的转场
你躺着,让别人验证站立的孤独与幸福

角门再也不会关闭,司仪的姑娘
已经惯常于迟缓凝重的语气

音乐连接着心和眼睛的距离
眼睛链接着生的仪式

你肯定看见了一些生命鱼贯而出
就像我看见你,若无其事的打量人世

生命,只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我回头的瞬间,叩门声若有若无


时间,或者存在

相对于踏歌的岸边树
枝丫的影子显现了河的流走
(水在)
相对于你,我在
 
你说
我没有青春,没有未来
(你在)
我说,你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象时间依赖太阳和月亮
我倚赖死亡后的现在
风,从不需要方向
(感觉在)
 
时间,是暗物质
站在你的意念
以外,静止


一片暖阳

相对于感觉而言,仅只是一片
从遥远地方赶来的阳光
照耀我们
温暖从脊椎荡漾开去
有关暖阳
只要脊部的那一片就够了

湖水被凝结之后
普天盖地的阳光纷至沓来
温暖,四处闪耀
有关暖阳
只要岸边融化的那一片就够了

据说春叶只有阳光才能光合
她们吸取二氧化碳
借着阳光的温暖,酿造宜人的氧气
有关暖阳
只要每扇叶面的那一片就够了

有阳光的天空,才是晴朗的
相对于晴空而言
只要太阳那一片,就够了


后海的女人

我愿意,把她们的比基尼想成苔藓
那些被遮挡的,一定是她们成长的秘密
我愿意,把她们的滑板想成风
那是只在浪尖上
才会被发现的正在行走的形迹,我愿意
把她们黝黑的皮肤,想成礁石
那种光滑,即便柔软的水珠也无法久居
我愿意,把她们的笑声
想成大海的戏语,不管阳光普照
还是星空万里,她们自由自在的荡漾
不会因为听到或听不见
而停止游戏,我愿意
把她们的青春想成时间简史
一部收藏着想象、回忆、向往和叹息的魔法书
尽管现在的我
与青春
只有清晨与黄昏之间,一张报纸的距离
尽管青春
只是她们无忧无虑时
被惊叹的一句诗


山间小路

这千年的胡须啊
飘在白发苍苍的老山上
您是睡了,还是醒着
父亲
一任粗犷的风把它撩向远方

本来可以攀着它
荡起生命的秋千
让我嫩绿的心
随风舞蹈,激情飞扬
让生命高高低低的起伏
览遍天上人间的风光

本来可以把它绕向手指
戒指一样
举行人生最隆重的仪式
挥舞着
点亮宇宙深处的矿藏

这千年的胡须啊
飘荡在白发苍苍的老山上
父亲
我抓不到
只有渴望


打出租车

常常被一些事物左右自己
比如打出租
究竟我是租下了汽车,还是租了一段旅途
究竟我是租了一截时间,还是一个地址
常常还没想清,已经坐过了站
只好再绕回去,前面的路想一想都多余
于是,我想把自己的意识出租出去
以便让别人租下我的肉体


看见自己

站到镜前,不由想起切.米沃什
他那句:想到
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像一个礼物,几乎从镜子背后惊艳的跳出
看见
此刻的我和那时的他共处一首诗
"在我身上并不痛苦"
有幸福的流汁从对方润染相望的视角
庆幸,我还能看到另一个自己:
多少年后,我牵着地球
如同放飞汽球的童子
如此开始一天的幸福!


小寒志

第二十三个节气
小于大寒

南方有雪
有白寒的气息飞扑

查干湖冰封
疮口里有鱼出入

我这里阳光充沛
大于零点一毫米


做一个最小单位

在清晨的阳光普照之前,我想
做一个最小单位的人
在轻轻摇曳的叶片上,盈盈欲坠
随时滋润
那供我生长的微如毛细血管的根
我还想,滴落之前
吸取足够明亮的阳光
让承载我的绿叶,也以为
她正用手臂托举着太阳
我还想,我身上的光
自如的挥洒在周围的空间
让经过的风,也以为
她正把花粉传播到四方,让受孕的
光子盛开在随便一株鲜艳的花朵上
我还想,做一片小小的天空
在有限的时空做着无限广阔的梦
让我的世界旋转的原子,也以为
徜徉在浩瀚的宇宙
像星星一样
其实,我还想
做一个有质量的灵魂
沿月亮的引力飞行
让我的潮汐
微微荡漾


十笏园

历史在青砖灰瓦的院落间,穿行
偶尔停下来读一读,简介
是官员故宅,还是鲁东明珠
始建于明代
还是安置潍城首富的多房姨太
不同的性格
筑就各自的喜好,气质与格局
砚香楼终不是艳香阁
沧浪亭也不能聊避风雨
 
时间只是一道道宽窄巷子,走着
牵手祖母的少女,寻找
诗意的莽夫,三五成群的过客
一个声音
从扩音喇叭中拥挤出来,穿行
在如亭如榭如楼如堂如舸如舟之间
落座于小如笏板的美人靠
啊哈,历史只是小憩
用一座园林,笼住杨柳和风雨


麻雀

经常腾挪于树桠之间,有时
会降临于地面
三五只为序
低头,抬头,再低头,再抬头
来自基层的同志
常不以为意
 
成片的飞翔才会形成力量,只是
飞翔通常是短暂的事
快速落下来
低头,抬头,再低头,再抬头
对于赶路的同志
常不以为意
 
解剖一只麻雀,常被比喻深入研究具体事例
从中找出事物的规律
解剖前
低头,抬头,再低头,再抬头
对于下刀的同志
常不以为意


与云书

天空,长期晒不了太阳
也会长出苔藓
并以云的形状伸展

云朵,长期缺少了雨露
也会枯萎
并以树叶的形态飘落
 
我所看到,滴着雨水的云
一定有人在替天空
拧干潮湿多日的衣服
 
我能望见,白絮一样的云
一定是跨越了四季
连树叶都不再需要绿色皮肤
 
我看万里无云,也是云
我看云,却看不到一万里


抽搐的狗

用狗或者犬命名
我选择了很久
 
你的毛色,黑白相间
一定来自父亲或者祖父
无可选择,又不能随时褪去
你的悲哀,你父亲肯定也有过
风吹起,你的毛发柔软如丝
仿佛有人在翻看你的书页隐藏的秘密
但是,抽搐一阵阵来袭
显然,有风在你躯体中刮着
冲击你的头,你的腿,你无法控制的意识
"思想癫痫!"
一有这个念头,我悲从中来
 
透过泪水我看见你的泪水涟涟
你也一定是透过泪水看到了我即将弯下的身躯
你身后有一扇门紧闭
没有听见有声音呼叫你的名字
自由被抽搐代替,仿佛世界终于褪去
吠声都变得渺茫
我忽然想到:
可能我,不是你最后想看的人
但我必须为你写诗
作为流浪者
有必要为自已立碑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