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路漫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3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路漫简介

(阅读:445 次)

路漫,原名周贵海,湖北省潜江市人,有诗歌、散文、评论散见于报刊杂志,著有诗集《流浪的歌者》《路漫的诗》等;主编出版《诗歌百家集锦》《八面诗风》《新诗百年》等;代表作长诗《白夜》,香港《中华文学》2010年年度诗人。现任《若水》诗刊总编。

路漫的诗

(计 16 首 | 时间:2022-03-26)

用手指敲击大山

在山前,总习惯挺直身板
和山保持并立态势
偶尔想自己的前生
不是座山
起码也是一块磐石
不然怎么会时常把每块石头
当成失散的兄弟
四周赛过毛竹笋崛起的城市
我们愈来愈峻峭
我用失血的手指敲击大山的沉默
直到我们一起发出金玉的哀泣


在辋川饮酒

雪花不请自来
不睬山岚越来越冷漠的脸色
接下来的天气适宜喝酒
终南山不远
一伸手就触摸到红泥小火炉
唐朝的余温尚存

在蓝田辋川一家小酒馆饮酒
酒兴是唐朝的,酒是现代的
邻桌有来自南方的游客
一边饮酒,一边说着家乡
烟雨中的四百八十座寺院

我打开手机,放琵琶之音
没有大珠小珠落的江南落进酒杯
只有雪依旧不停的飘落
上苍一改吝啬的本性
出手
赠与我一个白银包裹的世界


大雁塔

站在远处观看
大雁塔就是古法古意的一竖
苍劲有力没有一点赘肉
上顶风霜雪雨下入地火三分

上去下来的凡女俗夫
从柴米油盐来
又回到柴米油盐中去
受佛点化的浮云
依次往来于塔顶

舍利子在塔内佛在空中
我们身体里生活的风时松时紧
留在肉上骨头上的疼痛
无言地警示我们
活着就是幸福 活着真好


一桶月光一桶星光

避世的乌鸦热衷黄昏城郊的荒芜
落日卷起血色的波浪
漫过城市乡村漫过海水的湛蓝
我的窗口也在劫难逃

高山和流水在琴弦上互为知己
我招手江不来挥手山不去
江山貌似聪慧
和我保持不即不离的状态
钟鸣和鼎食人家的打手
经常让它们断筋折骨
以至于它们对我也深怀戒备

我站在窗口看到远处的空旷
浮云和月色之下
风牵着寺院的袈裟
小沙弥的肩上一桶月光一桶星光


新年

面对起伏的山峦静静流淌的河流
面对地铁里,街道上匆匆爬行的蚁群
面对乡村陈旧的房屋前抱阳光取暖的老者
做一次虚伪却真诚的祝福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现在我逃避坟墓逃避死亡这些词汇
只说与幸福与快乐有关的字眼
坐在这城市的楼顶和寒风成为朋友
它从远方来还要到远方去
远方是故乡  故乡空明
脚下有土  黄土埋人

楼顶下是温暖的灯火
人间的幸福把我高举
头顶的云朵是半片大鹏的翅膀 
天空的嘴巴张着
竟说不出一个和幸福有关的词


车过秦岭

从祖国平坦的腹部穿过之后
一个连着一个的隧道保持默许
我开始的仅仅是一次现代到侏罗纪的旅行
死而复生的火山,一季连着一季冰川
我在车上,一颗狼牙睁着独眼和我对话

侏罗纪,我还太小,来不及喊痛
便被现代网络拉进老年的黑名单
在死亡之前,我要看看年少成长的季节
守院的恐龙是否还能认出我的模样
水杉,银杏这些裸子的兄弟可否安好

穿过秦岭之后,之后……
我把月亮变成白马
星星潮水般退去
我摇晃的身后事远离了人间诟病


精卫鸟

唐人说
月亮是从海上升起来的
想想也对
嫦娥要沐浴
只有海水的宽容
容得下她对人间的背叛

有人和自己的影子饮酒
醉了嫦娥也来助兴
稀里哗啦就成三人了
我不饮酒
不停地把石头扔进海里
时间久了
我成了一只滴血的精卫


芦花

芦花在秋天多美 美过冬天的积雪
秋天后世界将无边的黑暗 很多人和事被黑暗吞噬
有一天我迷失在路的尽头 青草在我身上欣荣枯萎
野菊花抱着我的骨头 抱着她的嫁妆远嫁草原
你会不会在一撮土前摘下墨镜静静伫立片刻
也许这撮土下埋葬的只是你生命的一段往事
一段不愿意再被提起的咬牙切齿
那些鱼水之欢 那些缠绵的蛇身啊
都不过是过往的梦幻 埋葬在尘埃里
我从你身上摘下一块闪电 使劲摁住 不让它逃离
海水在八月翻动蓝色的情书 寂寞无可言说
天空多空旷 到处是虚拟的道路
每条路都与你失之交臂 每条路都与你相遇
芦花在秋天多美 美过冬天的积雪
芦花此刻是你 躺在我的怀里 我们亲吻
抚摸着芦花 抚摸着故乡秋天的神


故乡之子

牛拉着石磙在谷场上碾动
水稻 棉花 莲子 婚礼
十月的故乡 我带着空空的身体
回到村庄 回到破败的祖国
太阳又喝醉了 驾着陈旧的奔驰在东西路狂飙
黄昏将其捉拿归案送进漆黑的禁闭室里
水马齿苋发布通告
流放的王马上回到故乡的天空下
散漫的星星要列队欢迎 统一笑脸
我的秘密只有狗尾巴弟弟知道
回家前我从身体里掏出沧桑
乱石 寒冷的月亮 高洁的天堂
我都悉数掏出扔在回乡的路上
麻雀一起叽叽喳喳 你看这男人多狭隘
心胸只装得下东荆河 长湖 张家湖 园林水乡
我把蚂蚁认作兄弟 一起热爱泥土的每一处洞穴
直到故乡认出我是她走散多年的儿子


生锈的月亮

城市虚寒成疾
周身罩着越来越厚的冬装
民间愈来愈消瘦
瘦成我雪白的骨头
空中姣姣明月
浑身长满白色的锈迹
天空布满亿万双诵经的眼睛
大地圆睁着亿万只欲壑难填的眼眶


秋风如期而至

秋风如期而至,
像一个准时赴约的恋人
天空浮躁,脸上涂满阴霾
虔诚的星月看不清大地的生活
它们内心平静,
安分地走在自己的路上
 
茫茫人世,呻吟、尖叫、嚎叫
歇斯底里的枪炮声昼夜不肯停息
人世也有美好的一面
饱满、温暖的肉体在平和的阳光下
五彩缤纷的飞

你看那些红裙子舞得多热烈
那些绿裙子、黄裙子、紫裙子
那些白裙子、蓝裙子飞的多妩媚
黄裙子舞,绿裙子飞
舞着、飞着,她们舞着飞着
变成了一片片月亮的碎片
她们舞着飞着
成了我眼里的灰


大悲咒穿透了墓碑

鸭掌急于拨弄涟漪令水窘迫
堂前燕去年的巢穴已经空空
淡如烟花的野草早雄心勃勃
扬州不远乘风就可何须青骢
 
三月乱红飞度未到青娥已老
流水长亭又短亭恋海水一泓
潦倒的落日慢慢地晃下山坡
沉重的夜幕棺盖般落在荒冢

地下沉默的先人赶制着青袍
温暖的人间尚在霜雪的严冬
哪堆磷火第一滴泪能认出我
思念是钉在胸口拔不出的痛
 
五指漆黑的夜无所谓人和鬼
大悲咒的吟诵声穿透了墓碑


落在酒杯里的半枚药片

伫立在一颗挂满柿子的树旁
我举起凌晨两点的夜晚
几朵打盹的云被微风吹散
今夜,月亮属于一个叫丁家湾的村庄
 
月光之下,树影和桂竹拥抱着村庄
偶尔几声鸟鸣穿过宁静和安详
头顶的月亮步履有些散漫
几个时辰之后,就有不请自来的上好阳光

悬挂在丁家湾头顶的月亮
依旧是漫游时梦中苍白的霜
依旧是异乡独醉时落在酒杯里的半枚药片
刀片一样的光落在河面上


歌颂太阳

大地 在高处看你
多像一个圆圆的坟茔
其实大地就是一块陈旧的墓地
送葬的人唱着古老的巫歌
送葬是我们不可忽视的学问
生于斯死于斯
草木枯荣 人走灯灭

黑土之上,万物在生长
万物的顶冠之上
太阳 一根根刀子组合的身体
对万物有着仇恨的温暖
每天面对太阳我既不感激也不仇视
生之为何死之何惧

我用两鬓的白发歌颂太阳
太阳热情而孔武
拖着我们径自走向坟墓
肉体的罪孽或轻或重
我们被上帝的力所牵引
前往地狱或者天堂


我的身后事全部交由时间打理

江山所剩不多
只能换美人半张笑脸
我原属于田园派
三分水中夹着一分土
无奈土薄人稠,只好浪迹天边
至于死后葬于何处,尚无敲定

人间朝代换了又换
我一直没有归属
还是文字富有恻隐之心
让我构建虚无的江山聊度余生
我的勤勉本性派上了用场
短暂的时间我就给养丰富
足可以支撑一场持久战

和所有的动物和植物都相安无事
我是仇恨惟一的朋友
我可以展开对时间的长期战争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最后我们握手言和
我的身后事全部交由时间打理
我允许它翻阅所有的文稿
或保留或焚毁 


跨过落日的门槛

习惯了和石头混在一起
坐在或者站立在人群之外
身边的风或絮絮叨叨或缄默无言
偶尔马蹄声声踏过我岩石的面孔

一朵朵云散开发辫自由自在地远去
大地之上游离着
褴褛的,体面的,单调的,多彩的服饰
无助的,不可一世的面孔
太阳一视同仁用金色的鞍驮着
在死亡的快车道上飞跑
这些被神遗弃,被生活死缠烂打的肉身
跑着,飞着,水汽一样不知去了何处

跨过落日的门槛
漫天佛性的光辉落下
我转身,看见神悲悯的眼睛
定格我已经开始老去的肉身良久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