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沉沙(重庆)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38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沉沙(重庆)简介

(阅读:844 次)

沉沙,原名刘学明,1964年9月生于铜梁安居镇,1986年7月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参与20世纪80年代文学活动,发表过多篇诗作,参编《当代大学生抒情诗精选》(川大出版社,1987),出版个人作品《水底的舞蹈》(诗文合集,2006),现居永川。

沉沙(重庆)的诗

(计 15 首 | 时间:2022-04-26)

路过人间的乌鸦

在人间
有多少兴奋和喜悦
有多少期盼和焦虑
想起来都轻飘飘的

德尔塔和奥秘克戎路过
海浪站立
三叶草
不会停止向天空生长

乌云过去
天空依旧湛蓝
有一只鸟
被雨水淋湿翅膀
形单影只

上帝给世界一只苹果
给乔布斯一双慧眼
给我黑色羽毛
给你无限生机

你不必搭理我
我只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出没


红尾鲨

上周
有人举报红尾鲨吃鱼
经有关部门调查
纯属谣言

红尾鲨是珍稀鱼类
天性良善
在观赏鱼中口碑极好
从无嗜杀其他鱼类的不良记录

该客户鱼缸内小鱼失踪
要么属于自然消亡
要么属于心理压力过重
自沉于水底沙砾中
也可能与鱼缸外
反鲨势力有关
若后者属实
我们将保持追责的权利

请广大观赏鱼爱好者
勿信谣传谣
放心饲养


昙花

黑暗中长出的忧伤
只在今夜开放
一勾弯月
陪我度过漫漫长夜

这无声的世界
微风轻抚
无数期盼和遐想
倏忽而逝

宇宙的花朵
与星星一同盛开
在银河的波涛里
光影斑驳
失去浮华喧嚣
谁会与我同行

晨曦时分
我的爱已枯萎
大地的浪子
还在做开花的梦


水底的舞蹈

燃烧的向日葵
生锈的铁链女
在不断溃败的时光中
一片翎羽
挽住落日黄昏

木棉与罂粟相撞
点燃古老的病毒
火星上的沙砾
腾空起舞
如果没有遇见
就没有歌声
一只园丁鸟
也不会变成一颗
呼啸的子弹

被山洪裹挟的石头
深潜水底
像一条逆行的鱼
屏住呼吸
等那只蝶蛹长出翅膀
带他到水面飞翔


鸟人

从田野飞过的鸟
见过麦穗
对风特别敏感
对雨有本能的抵触
不想让翅膀背负太多的尘土
所以爱惜羽毛
天气晴好的日子
特别喜欢敞开喉咙
开怀大笑

鸟的天空高远
鸟的世界空旷
鸟把村庄踩在脚下
却从不说自己
伟大和高贵

那些直立行走的动物
被扒光了羽毛
对长翅膀的鸟儿心生嫉恨
极力想要把他们关在笼里
驯化他们

还有一些对神灵不敬的蠢货
直接在臂膀上插上禽兽的羽毛
在村庄或城市的上空
飞来飞去
他们自鸣得意
称自己是蓝色星球上
最伟大的物种
——鸟人


清明

又在下雨了
又有孤独的灵魂
准备上路了

回故乡踏青
回故乡
看已经不在的亲人
走在泥泞的山路
来到石块堆砌的坟墓前
把往日模糊的记忆
暴露在雨水里

我前年去世的母亲
我逝去多年的
父亲的母亲
还有更多的先人
你们现在过得可好

放一串鞭炮
燃一柱烟火
烧一堆纸钱
让清明这一天
烟尘弥漫

母亲活着的时候
教导做人要善良
婆婆活着的时候
只希望一家人
能喝上一碗米汤

在清明这天
我按约定的流程
燃烛烧纸
点燃鞭炮
庆贺那些
先走一步的人

坟里坟外
墓前墓后
是什么东西
将我们连在一起
非得一年一聚

等着吧
等到骨头开花的时候
真正的清明
就来了


农民工

面黄肌瘦的日子
衍生出一堆
多余的生物
像饥饿的候鸟
从贫瘠的乡村
飞到繁华的都市
觅食

衣衫褴褛
成群结队
用骨头和肌肉
扛起城市的钢筋水泥

作为低端人口
再好的口碑
也无法在城里
觅得栖身之所
在阳光明媚的土地上
他们背井离乡
四处漂泊

无路可走的时候
站在街头
像一排排行道树
风一吹东摇西晃
雨一来
又满树新芽

他们茫然无措的眼神里
有一种让人揪心的
坚韧

有家不能回
有爱不能归
因为家中剩下的
只有留守儿童
和空巢老人

岁月静好的诗人啊
试问什么词汇的痛苦指数
能跟农民工
相提并论?


火星人

你总是说
我们生活在
同一个家园
可谁都知道
你的家园青山绿水
我的故土
被暴风劫掠一空
只剩下黄色沙砾

耳听为实
眼见为虚
我们相距太过遥远
你看见的平静
其实汹涌着
无尽的悲哀与愤怒


站着写诗的人

在一个弥漫着尘土雾霾的国度
热爱诗歌的人不多
能够写诗的人更少
能够站着写诗的人
是稀有之物

站着写诗的人
把手伸向天空
把那些简单轻柔的文字
托白云带往远方

那些不识字的鸟儿
会通过歌声传遍大地
让许多被污染的河流
渐渐变得清澈


觉醒——致诗人敖斯汀

你说
诗是情感的
修辞手段
锋芒毕现的文字
诗的含量不高

你说
最好的诗来自自然
它不着一字
却在冰雪消融之后
让大地春心萌动

我深以为然

一场暴雨之后
我看见沉默多时的山林
突然变得
泪流不止


初夏

静好的岁月走到了尽头
美好的日子
破绽百出

鸟儿叼着春天的落红
在泥地里踏青
祭奠已经死去的人先
从腐烂的池塘
爬出几只青蛙
他们与草地的蚊蝇一道
大声聒噪

月亮挂在树梢
静寂无声
轻若鸿毛

远去的历史夹杂着
子弹的血腥
文明崩塌的地方
喜剧与悲剧如影随形

我开始怀念冬天
怀念一朵腊梅
用安静的骨朵
对抗漫天的风雪
怀念一座高山
用残存的岩石
阻挡狂风暴雨的撕裂
再把内心的忧伤
储存在一个僻静的角落
只有芊芊的素手
才能触摸

用眼睛说话的芊芊
用身体唱歌的芊芊
与我的青春
失之交臂的芊芊
我何时才能带着你和诗歌
一起逃离
这闷热潮湿的世界


新世纪

搞不明白
这繁华盛世
喜欢在舞台上演戏的
为何都是小鲜肉
拿起笔写诗的
却是一把老骨头


腊梅

一直爱着自然
爱着上苍赐予我的幸福
因为看见了阳光
梦见了大海和星辰
便义无反顾
爱着大地的花草
动物和人

在成长的路上
爱过云彩和风筝
爱过溪流和歌声
爱过足球和诗
还有你

你给我的温暖
无人能及
你给我的快乐
无法言喻

选择是一种命运
你选择在冬天
站上枝头
独自承受
寒冷和孤寂

天黑之前
那么多的鸟儿
从身旁飞过
他们都是过客
无心聆听
你尘封的故事

春风拂面的时候
我看见你
泪水溢满枝头

只有我最懂你
我柔弱坚强的爱人
你傲立枝头
是因为命中注定
无法走进春天

就让我把特别的爱
给特别的你
也许我残存的余温
能陪你一同度过
这雨雪纷飞的
漫漫长夜


黄河谣

一个民族的生生不息
总跟颜色有关
太阳  河流  土地
男人  女人  小孩
是一组组充满灵动的
色彩组合
让人浮想联翩

夸父肯定听到了
某种色彩的呼唤
使他宁可被炙烤而死
也不愿放弃无谓的追逐
这一虚妄的传说
后来沿着一条河流
自西向东流传开来
居住在岸边的水草
从此开满了红色的花朵

从高原到丘陵
从洼地到平原
被一个名叫孔子的礼乐
全面覆盖
蔚蓝的天空
飘荡着让灵魂沉醉的鼓瑟之声

黄色的河流汹涌奔腾
蜿蜒千里
在一个狭窄的入海口
撞在一道蓝色的海墙上
水花四溅
色彩缤纷

一些嘶哑的喉咙
开始怒吼
他们粗野的嗓音
在广袤的土地上
发出刺耳的聒噪
每一次撞击
都是痛彻心扉的挣扎
那些被泥沙裹挟着的
黑色的、褐色的
紫色的灵魂  
已经注定被烙上黄色的印记

三千年河床已经干涸
三千年歌谣却绵绵不绝
先祖圣明,皇恩浩荡
沃野千里,饱我饥肠
每当夜幕降临
便有一群大妈
在华灯绽放的广场上
扭动着妖娆的身躯
翩翩起舞
而遥远的异邦
此刻正上演着火热的
英超双红会

从西到东,从北往南
飞过田野的杜鹃
仿佛嗅到腥涩的海风
在那高高的山崖上
不停地悲鸣
看东方古老的土地
又一场暴雪不期而至
看长满青苔的秦砖汉瓦
遍布街头巷尾
寒意逼人


不幸掉进时间的河流

不幸掉进时间的河流里
游了一千年

空气凝固成水
天空阴暗  
血液冰凉
生命如此静寂
每一个毛孔都被
细小的鳞片覆盖

真想用双手抓住河岸
抓住岸边的树枝
喘一喘气
看看太阳是什么东西

真想用双腿爬上岸去
在沙地上走一走
听听四周的动静
看看有没有
可以交谈的伙伴

真想告诉诗人
什么叫做寂寞
如果一千年没有声音
你会有什么感觉

树影不可靠
阳光不可靠
连支撑我们灵魂的水
也远离我们

不幸掉进时间的河流里
游了一千年
没有人看见   
我们的眼泪
没有人听见
我们的声音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