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任卫东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3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任卫东简介

(阅读:487 次)

任卫东,亦名贤(闲)人帮主,东北人,居北京。曾有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在纸刊发表,获奖若干。

任卫东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2-04-26)

这一天

趁阳光自晴空脱落,飘浮于水面
一些颂扬的文字,沉入幽暗的海底
黑夜呈现圆形伤口,无法用孤独
测量深浅。呼救的声音越来越弱
钟声如落花,藏匿。闻香识路的人
赶往墓地,人和姓名早已分隔两端

抚琴而歌者。偷窥白发刺穿镜面
阴影和彩虹,相互交换了七种颜色
一条会飞的鱼,支撑着倾斜的天空
鳞片和羽翼,故意把疼痛遮遮掩掩

夕阳,无奈折返于又一个黄昏
忙着赶路,却不能在异乡迷失方向
被时间捆绑,风吹落了一片夜色
同样有一双手,轻轻地解开了绳索

一天,就这样有惊无险,得过且过


霜降之夜

霜风渐紧,山上的石头更凉
山下的河流更瘦。月光给一片
落叶镀上银白,一串歌谣不停地
把寒夜,敲出朵朵火花

静坐在灯下的人,心中已无悲喜
掬起一捧月光,开始清洗尘缘
想象老屋的墙角,一只看家狗
忠实地守望,主人离开的方向

今夜,那个异乡人借着一点醉意
用乡愁和思念,点燃酒精取暖
并倒空杯子里,仅存的一滴月光


给自己写信

把自己,当成陌生人。很想省略
一些无关紧要的寒暄和问候
但,一定要问健康码是什么颜色
是否还能买到,新鲜的蔬菜水果
肉蛋奶又涨价没?就算不问这些
还得问问自己,出门是否戴着口罩

这封信的落款,可以知名不具
但,一定要画上口罩。比画上
一颗心醒目,提示那个陌生的自己
不给社会添乱,不给人群制造恐慌
更不能随意打喷嚏,或大声咳嗽
监测体温,如果发烧,更不能买药
挺一挺,忍一忍,一切都会过去

这封写给自己的信,可不必寄出
收信人就是把自己,当成陌生人
的自己。想说的话,如果不敢
写在纸上,就永远封存在心里
为了防止与陌生的自己失联或遗忘
最后只能在纸上写两个字:禁言!


听风者

躲进蜗牛的房间,自己和自己交谈
与战争、疫情、空难、铁链女无关
始终保持静默,听风,吹过楼顶

找出一本旧书,从中选择几个话题
谁起的书名,作者的爱好与身世
他谈过几次恋爱,又有过几段婚姻

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学会了“八卦”
可舒缓,来自各方面的精神压力
听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吹过去
千万根羽毛如细雨,纷纷扬扬落进

失眠者眼中。午夜的风继续往北吹
脊背上,寒意不停游走。风穿过
屋檐,好像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听风者,自己的影子已融入黑夜
他丝毫不在意,风从左耳进,还是
右耳出。风一直吹,吹醒了黎明


与狗书

你不要,为了一根骨头,或一块腐肉
就如此廉价地,贩卖自己的忠诚和狗胆

世路难行,有时更害怕,你这条疯狗当道
时刻提防着你,狠狠咬人致命的一口

你要知道,人喜欢一条狗,是因为
忠诚;厌恶一条狗,也是因为忠诚

正告你:不要整天跟在主人屁股后
摇头摆尾,表演毫无节制的愚忠

忽然想起,朝鲜人为什么爱吃狗肉
东北人为什么要在寒冬腊月,戴上
一顶狗皮帽子。同时也明白了那个

骗了很多人,包治百病的宋瞎子
总喜欢吹嘘,独家秘制的狗皮膏药

他们,还不是看清了你,一条狗
的本来面目。喜欢你,宠爱你
但,绝不会对疯狗和恶犬放下屠刀



人世间

用舌头裹紧,一粒又一粒药丸
有人当成了饭。还有人把苦
默默吞咽下去,也算是一种安慰
世间,从此多了一个不愿自弃的人

有人明明知道,单凭一己之力
还是无法清除,所有隐痛和暗疾
却想着,要在一个月圆之夜
如何凋落自己,日渐枯萎的生命

有人偏偏喜欢,躲进幻境里
把自己,当做可以治愈疑难杂症
的老中医。却只为那些孤独症患者
开出药方,上面只写了一味
中药名:独活


骨朵

谁能看清,乌云用闪电
兑换了暗夜与篝火
蜜蜂用花瓣,兑换了蝶舞与馨香

如此,真实的存在
每一株植物,都有绽放的可能
凝眸于羞红,舒缓唯一的色彩

一朵云,把自己分割敲碎
高挂在枝头,婉转咀嚼春意

一些坚硬或柔软的生命
相互碰撞,擦亮眼睛里的星星

如此,真实的存在
群鸟歌唱春天,异常明媚的献词

喜欢你,像风的样子
从旷野,飞向天空的城堡


猛虎行

群山汹涌,密林如乌云铺开
一身斑斓,皮毛似钢针,刺疼了
太阳的眼睛。终有一天,肋下生出
坚硬的双翅,翱翔于云端

长啸连声,吓退一群发烧的蝙蝠
独来独往,喜欢隐身于深山老林
爬过最高的古树,涉过湍急的冰河
绕行过凶险的陷阱,逐渐适应了
残酷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跃上巅峰,俯视人间,黑夜犹如
一片汪洋。皱紧眉,锁定“王”字
也用来思考和悲悯,人性与兽性
奈若何,却无法逃离,枪口和牢笼

狂啸数声。悲叹,没有同类能够
懂得一个虎王的寂寞难耐
用尽心机,与自然对抗。似乎
早已窥破尘世,所有善行与恶行

忽然之间,发觉自己身陷重围
如何挣脱,绳索和铁链,是个难题
沉迷幻想,得到山神的助力,逃离
远远地逃离!不给白茫茫的大地
留下任何一片,可以辨识的足迹


柿子红了

高高地,挂在树上。这些
又红又亮的灯笼,甜蜜与苦涩
属于经历的春夏秋冬,它们
隐藏了多少内心的霜雪

黑夜深处,那个提着灯笼寻找
星星的人,迎着冷风,赶往
绿皮火车到不了的地方。也许
就是某个偏远的小村庄

柿子树下,一位老妈妈
正在挑选最大最红的柿子
小心地放进竹篮里

留给那个最不争气的小儿子
他已好久没回家了


挑选汉字的人

灯下,我像个老农
挑挑拣拣,每个汉字
都是能开花结果的种子

害怕每粒种子,发霉,腐烂
精选最能表情达意的字
用它们,拼凑成美好的词语
或是华丽典雅的句子

有人赞叹,这就是诗
也有人摇摇头,撇撇嘴
什么都不说,直接走开了

只有我,不舍昼夜
还在努力,寻找最好的种子
春天,把它们埋进心田

耐心地守望着,看护着
这些种子,是长成一句谎言
还是长成几行真诗


借我一根火柴

兄弟,请熄灭你手中的香烟
最好,再借我一根火柴
点燃后,照亮黑暗和寒冷

童话里,冻僵的小女孩
安然如梦,睡进温暖的怀抱里
她,再也不愿醒来

借给我,好兄弟!
你仅有的一根火柴
照亮尘世,照彻苦难的深渊

我要保存,一点光,一丝暖
留赠那些热爱生活
但,仍颠沛流离的人


失眠

倒提着夜空,敲响那颗最亮的星
趁一场雪还未赶来。一对银蝶

飞出体外,仿佛散落的诗行
写满虚幻和孤寂,尝试转换幸福

真实又美好。心跳,和着
风的节拍。已经很满足
这预演的瞬间,圆润了人间烟火

从月光的背面,俯视满城灯光璀璨
以及一扇窗,到另一扇窗的距离

梦呓破碎,无法拣拾满地月色
每个失眠的人,幻听,歌声缥缈

谁在枕边低语,眼睛又开始下雪
重头再来,数一万只羊,却怎么都
无法数完。黑夜早已被星光点亮


北山梁

北山梁,整个冬天无雪
一个人走了,留在外面的世界
就永远不会回来。北风不停地
呼唤。天空,盘旋的老鹰听懂些什么

还会有人,为他唱“走西口”吗?
生活,无力留住单薄的日影
夕阳拉长了,孤寂与歌声
北山梁,如同那个老人,驼背弯腰

山里山外,一条路,越走越宽
人心,却越来越窄。北山梁
瘦成一钩冷月。北风吹过来
北风吹过去,呜呜咽咽

一个哑巴,把几只羊赶上山坡
独自吹起了喇叭,天空无比荒凉
老鹰,舒展翅膀,贴近巨大的蓝屏
已无人欣赏,没有一朵云停留

北山梁,成为横在人心上的一道坎


父亲

一头负重的老牛
腰背弯成弓形
倒下是山,站起也是山

总是把儿子,当做密友
掏心窝子的话,不知说了几箩筐

多年父子,已成兄弟
一起品茶,一起饮酒,一起听戏

大醉后,还不忘叮嘱我
百年之后,坟前一定
要摆放好茶和好酒

“想我了,就来这里说说话。”


小山村里的女人

小山村,还没有巴掌大
只剩下,两个女人,留守
一个枯瘦如草,另一个
丰腴似蚕

两个女人,各自身后
跟着一黑一白,两只看家狗
它们竖起耳朵,听主人唱《送情郎》

黑的是公狗,白的是母狗
两个女主人,经常趴在院墙上偷看
黑狗和白狗,尽情欢爱的场面

孤零零的小山村
贫穷,偏远,荒凉
外出打工的男人
走了,就不再想回来

整个冬天,颓败、空旷的小山村
就靠两个女人的影子,支撑着


秋分

昼与夜平分,我却
想和你,平分这秋色
霜寒的部分,被镀上黄金

而月亮,正高擎一堆银币
与落叶碰撞,叮叮当当
屋顶上,飞鸟的影子掠过

万里江山,画进浓浓秋意
那边耕耘,这边收获

所有热爱土地的人,再也不会
逃离,曾经萧索,荒凉的故乡


草木春光

那个老去的乡村教师
在每个清晨,拥抱春天深藏的
一颗草木之心

村里的每条小路,都刻上
他深深浅浅的足印
那是一种深情的呼唤

呼唤每个失学的孩子回家
躬耕半亩心田,像诚朴的老农
种桃,种李,种春风

他把微笑,永远留给孩子们
病痛,只留给清贫的自己

无声无息,悄然离去
荒野外,春光正好。一座孤坟
年年清明,都有人赶回来祭拜


顽石赋

雨水、溪水或者江河水,都可以
洗净你一身傲骨,不染尘埃

站起来,就是山的墓碑
倒下去,砸疼地母的心脏

外壳冷如坚冰,体内却是岩浆
涌动。蹉跎成一小块,同样比
一座活火山,还要炽烈

亿万年的风雨消磨,还是不能
用来修补,漏洞百出的苍天

顽石或者灵石,无人可识
普通人眼中,石头就是石头
废弃,无用,深埋地下最好

甚至还可以,拿来垒城墙
砌成狗窝或牛圈

夜深时,有人似乎听懂了石头
唱出寂寞的歌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一块孤独的石头
迎着夕阳,吹奏体内汹涌起伏的潮声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