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田均德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38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田均德简介

(阅读:265 次)

田均德,黑龙江省克山县人。奇石爱好者。偶有作品发表。

田均德的诗

(计 15 首 | 时间:2022-06-02)

浮尘说

风是无辜的   它无心搬弄是非
只是随手把我的前世今生
搅得乱七八糟   我也是
无辜的   自甘沉默是我的初心
但是   我的轻   小
罪恶的菌群嗜咬我
浮躁的内心   痛
从卑微的肉体   延伸至
每一处藏污纳垢的角落
飞翔与我无关   飞翔
是一个唯美的动词   过于奢华
我只是在半空中飘着――
飘来飘去   我试图要
大放悲声的   我经常会流眼泪的
我不诉说   在这个世界上
我的气息微乎其微   能被忽略是一种
幸福   我并不主动去蒙蔽事物的颜面
蒙蔽真理与道德   新的会旧
好的不知什么时候会发生质变   年轻的
转入衰老   是时间在作祟
我只是空间存在
天空最好能一蓝到顶
草绿的兴高采烈   花开出生死
有因缘   就去结一颗善果
经常擦拭思想与精神   还有什么
是不干净的呢   这个世界
没有谁的存在是不可原谅的
如果还有灵魂   我想
不声不响地去安歇   阿门


游鱼

走上大街   迎面而来的
是滚滚的车流   发疯的引擎
燃烧着。无尽的烦恼就像廉价的燃料
助长轮胎的转速   快与慢
决定着人心的冷暖。好像
一切都无法停下来   幸福和快乐
只浮在水面上   当我们驻足在
红灯面前等待的时候   我们也在
紧紧盯着暗流的涌动。耻辱
疼痛   嫉妒    恨   遭受一遍
又一遍的碾压   支离破碎
但已无血可流。人群
七零八落   在冲击力的作用下
丧失了方向  “众志成城”
是一句空心的口号   被四散而逃的水滴
践踏的无影无踪。去做
一粒石子吧   任由谁谁谁贪欲地抚摸
都不能一睹我们玉质的真容
粗俗瑕疵坚硬是我们的
防护外衣。富贵是少数人的事
贫穷好像也并不可怕   人海中
乞丐服经久不衰的流行。拥有自由
就够了   苦海深潭   
我们是鱼。


寄居蟹

火车有风驰电掣的速度!我没有
当我笨拙地爬上一节车厢
才感知到缓慢是可耻的。
从一个小县城到一座大城市
不是人在行走,是一张身份证
寻找存在感,满足了奔跑的欲望。
在乡村,我沉默了许多年
来到喧嚣的大城市
我仍要保持沉默。
田野的风,不再为我吹起。
从宿舍到工地
只有一步的距离
现在的我比过去的我还要缓慢。
我寄居在一段钢筋上
一片水泥砖墙上


他坐在落日的怀里

他坐在落日的怀里
落日不得不减缓下滑的速度
山矮下来
而湖水柔软无比
接住越来越暗的光线


乌鸦

除了黑还是黑
一团黑
我可怜它们——
指着落在树冠上的那只说:“快看呵
那只乌鸦黑得发亮!”
乌鸦不以为然,一动不动


我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刀

我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刀
淋漓尽致的快感
只有我的心
知道

僵固多时的血液,顺着刀刃
流动起来
这值得欢呼

过去是黑暗的。而现在
鲜红了

谁把那把刀,从我胸口上
拔出来
谁就是我的罪人


春天

春天说来就来了
不管你是不是一粒种子
你落脚在南北还是北方
坚冰是否融化   雪死了多少
春天不是一具空壳的骨架   南风一吹
一口气儿就活子

春天说走就走了
无论你发没发芽
开没开花   是不是
想结一个果子  你有多少梦想
你有多留恋和不舍  不努力
就没有机会   春天
不是谁衣兜里的糖      春天
是一大桶水    被风泼撒到大地上
湿润过后   你只能欣赏它的影子


心里的那棵庄稼

在城市,街道密如蛛网
车辆仿佛焦虑症患者
压抑着失控的情绪
在限速的框架内,在违章拍照的
阴影下,郁闷成城市里的囚徒
自由行使者都将头破血流

在城市,一个人就是一群人
一群人就是一个粘合体,千人一面
万人一心,都是生活里的一条鱼
任你扑腾,都游不清那一潭浑水的浊气
顺流而下的都是芸芸众生,激流奋进的
往往都是失败者
喧嚣和嘈杂并非真心的幸福
霓裳的繁荣总是眨着虚幻的眼睛
物欲的高温制造出感冒的冷,和
身体的塞颤

在城市,我把月亮当成纽扣
可以别在胸前,但是缺少了故乡的光环
我把星星当成数不清的数字,被雾霾
罩在云里雾里,很难再猜测到童年的天真
清风蜕变成缠绕弯曲的触角,趋炎附势
舍弃森林里的树木,依附攀爬在
高楼的肩膀上

在城市,我最想说的是
我的内心是空的,里面
丢失了一棵挂满露水的庄稼


上帝

午夜十分
外卖小哥把一份热气腾腾的米粉
准时送到我的手里
签收之后
他微微一笑,轻声乞求我
“上帝,给个好评啵?”

我说“嗯,好滴!上帝。”
他弯腰拱手说了声“谢…谢…”

——好谦卑的上帝啊!


虚妄之词

风声是这个词的发音 
而水,照得见这个词的影子
有时清,有时浊,有时善意多多
有时凶顽至极

我把这个词捡拾在手上
因为它是一片落叶。青过,黄了
我把这个词安放在心中
时有躁动和不安

这个世界,有时
装不下一个虚妄之词

最终,我也会像一个虚妄的词
走失掉
别无选择!亦因为
虚妄


麻雀系列

1、秋后的麻雀

一场凉风,或是一场冻雨
对于麻雀来说,无所谓了

树叶都落光了。它还站在枝头上
秋天瘦得仅剩一副骨架了
它还是一身的羽毛

一地的庄稼都被收走了
它只在地上捡拾草籽

燕子们都有南方。它没有
它有冬天

2、冬天的麻雀

冬天的麻雀不属于天空。
冬天的麻雀属于雪。

除了北风以外,冬天的麻雀
是雪地上唯一的动词。

都说北方的冬天,冷
麻雀不说。

3、顺着风

北风把一只麻雀团团围住
把它骨子里的小压缩到更小

冷,集合起所有的力道
拨乱它身上那几根羽毛

那只麻雀顺着风,飞一会
落下,跳起,再顺着风
飞一会,再落下

顺着风,它总是试图要停下来
在冰天雪地里,用尖嘴
叨来叨去
虫子都消匿起来
遗粮和草籽已经少之又少

属于它的是一个空旷的世界
它又一次,顺着风,飞起来
它离家越来越远!仿佛
迷路的孩子

我不是它牵肠挂肚的母亲
我仅用目光跟着它,顺着风
飞一会,落一下
再飞一会

4、麻雀与麻雀

麻雀和麻雀,有所不同
城里的麻雀和乡村的麻雀,有所不同
城里的麻雀属于城市
乡村的麻雀属于草地
城里的麻雀停留在水泥路面上
仿佛城市人一样悠闲
阳光充足,在楼宇与楼宇之间
寻找到一份安逸
而乡村的麻雀是一群,野孩子
起起落落,忙个不停
起风了,他们在灰尘中飞
秋天了,他们跟着落叶飞
下雪了,他们顶着雪花飞
而城里的麻雀,习惯了城市的节奏
晚睡晚起。在遮挡物下面,缩起头
可以不飞

5、老麻雀

一只老麻雀,从我的心里扑棱棱地飞了起来
天空对于鸟类来说,重要性不言而喻
太多的诱惑是与生俱来的
从始至终,它们一落地
就保持着低头的心态和意念
草地除了绿以外,除了有
草籽、小虫,还隐藏着野猫和毒蛇
那又能怎么样呢?阻止不了
它们一次次扑上去
我听不懂它们的闲言碎语
我最关心的还是那只老麻雀
哪一天,天黑前它如果飞不回来
意外或已发生

6、我和麻雀

一只麻雀,没拳头大
身子骨小得可怜

落在枝头上叶子一影就不见了
叽喳几声,凄凄惨惨
不知所言
整天什么都得躲着
提心吊胆地
活着可怜

在地上啄食虫子
灰头土脸地
样子可怜

突一日,我和它在石板道上相遇
它扑棱棱飞上天空
原来我比它
还可怜


镜子

能照见什么
但绝不选择留住什么
空白,是一种绝佳的境界

或许,只有浮尘
可以屏蔽纷繁的事物

别来打扰我
真相,存在于内心

时间是一条流水
我的世界里没有声音
容颜是一片叶子,一朝谢落
就会面目全非
眼泪是无形的怪物
敲击镜面
无所谓悲悯与痛楚

谁都不负责拯救灵魂
想哭想笑请自便
我的骨子里没有空气


白发亲娘

八十八岁的老女人呵,你看看
你看你的那几根白发

八十八度春暖花开   折磨
你这根烟熏火燎的草
脆弱的须根   蜷伏到
阴暗的地下――
吸吮水份   截获养料
攥住    一小把亲情的力量

陈旧的阳光照耀你的脸
风为你运送消息和尘土
给你制造出阵痛和忧伤
流水   把你的笑带走
把你一生的经历   挥手
抹去   把你的缺憾
一笔勾销

第八十八个天寒地冻的
季节   为你铺设一场    洗涤
天地的雪   覆盖——
你的清瘦   你的矮小


稻草人

稻草人。站在飒飒的风中
守望着一片庄稼

我是稻草人的缔造者
我用粗糙的手掌
摆弄一把稻草秸杆
变幻出人形

我是农民不是艺术家
没办法把你刻画成一件
有血有肉的艺术品   不能
把高贵的气质与简单的结构捆扎在一起
你的丑陋不会产生招人唾弃的恶果
亦不会得到人见人爱的幸福

稻草人。我用心框定你的高矮胖瘦
指定你站立的位置
但我不是上帝
不能为你创造出灵魂

稻草人。我把你当做
我的一个永无怨言的分身兄弟
我给你穿上我的旧衣服
带好我的破帽子
我指使你为我劳动

稻草人。你不是我的奴隶
不必真心为我守护那片秋天


可怜虫

这个世界是空旷的   人群
就渺小了。黑鸦鸦的
蚂蚁一样    爬来爬去   爬上爬下
从远处  从高处  从粗枝往细叶处
细数    一帮忙忙碌碌的
可怜虫。满天下寻找着幸福
身上淌汗   眼中有泪
心底隐荐着欲望与火
犹如斗士一般
每一天都好似在迎接一场战争
筋疲力尽   仿佛是——
头—破—血—流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