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雷默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2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雷默简介

(阅读:465 次)

雷默,1963年4月生于江苏海安,现居南京。20世纪90年初提出“新禅诗”概念,并进行写作实践。著有《新禅诗:东壁打西壁》《雷默新禅诗精选》,作品在国内外多种文学杂志刊发,并收入多种重要选本。倡导汉语诗歌写作“化古、化今、化欧美”。

雷默的诗

(计 21 首 | 时间:2022-06-02)

生活禅

油条涨价了
色拉油说
面粉在涨

烧饼涨价了
面粉说
芝麻在涨

麻团涨价了
芝麻说
大米在涨

出租车涨价了
驾驶员说
汽油在涨

房子涨价了
房产商说
土地在涨

船票涨价了
船长说
海水在涨

善哉善哉
东壁西壁


偈颂

有一条道路叫死亡
有一个家园叫坟墓  

有一朵浪花叫泪水
有一个海洋叫心灵

有一片天空叫寂寞
有一种相思叫清明

有一个生命叫无常
有一种境界叫真如

有一个春天叫悲伤
有一种悲伤叫沉默

有一种爱情叫罂粟
有一种仇恨叫冷漠

有一种生活叫尘世
有一种交往叫邂逅

有一种幸福叫孤独  
有一种痛苦叫欲望

有一个夜晚叫白夜
有一盏灯火叫太阳


竹海

风,每一阵
或者每一丝
都留下了踪影

在蜘蛛网上。蝴蝶的
翅膀上。每一片竹叶
都是会说话的舌头

雨,或大如倾盆
滑过一节一节的竹
沿着山涧

或细如牛毛、花针
粘住尖尖竹叶
鹅卵石,湿润如眼

还有光,总可以垂到
地面来,让泥土
发出发亮
 
我和你,还有黑夜
都是竹海的过客
或许,也留下了什么


秋登幕府山

1

一丛野菊花
开在山岩上
伶仃身影若自怜

微风林边起
菊花已摇曳
苍苍幕府山,多妖娆

2

逶迤一小径
系住两峰腰
若隐若现似蛇游

山转峰回时
忽出一樵夫
不看眼前人,自归去

3

莽莽长江水
静静向东流
失却多少汹涌浪

山老不留翠
叶落似鸟归
黑夜啊,悄然至身旁


五祖路

黄梅县东山上有条路
由弘忍大师踩出来
砍柴的慧能沿路找上山
在伙房里舂米、担水
某一日,他怀揣五祖衣钵
顶着星光,连夜赶往长江渡口

如今,一条柏油马路修到五祖寺
游客们走下汽车
跨过门前石阶
烧香、磕头、拍照
又坐汽车下山

青石小路隐映在树丛里
静听溪流如新


撞见

野鸭子拍打着翅膀
湖上飘着水气

生锈的栅栏上
月季花含霜盛开
 
小道旁睡着两辆共享单车
钓者因风而动

树荫下搁浅的小船
不知谁人弃

我所见的风景里
也有一只兔子,撞见了我


秋之诗

秋天吐出美丽的诗篇
让所有的聒噪突然失声

鲜红的叶子,静谧的果实
荒芜岁月的诡秘之花

当云雾散去,温暖的阳光下
我们,多么虚无,而又欢喜


灰烬

时间的灰落下来
在冬季是雪,而此刻
难道是这些凋谢的花朵
 
万物在春天生长,不舍昼夜
花朵如闪电,照亮大地
我从梨树下走过
刹那白头


饱满

稻子饱满的时候
镰刀轻轻落下

桂花盛开的季节
鼻孔饱满了

1958年,黄河凶猛
人们眼里,是饱满的泪

1963年,再多的山芋
也不能让肚皮饱满

格陵兰岛上
太阳看见了饱满的夜

那个晚上,你像一个诗人
脱口而出,“多么饱满的爱!”

深秋的阳光下,两个女人并排走来
一个饱满,一个不是


七棵银杏

那个上午,我见到了
七棵古老的银杏树

两棵在孔庙
七百多岁

三棵在清真寺
栽于元代

还有两棵在报恩寺
一千三百多年了

迷茫细雨中,一阵风起
金黄的叶子,从七棵树上一起飘落


一动不动的水鸟

又一只鸟儿落入了我的生命
它洁白,几乎一动不动
站在黑色的礁石上,
清澈的江水,映出它的前生
它一动不动,是否在想它的来世?

我远远地凝望,不忍惊它
我转身离去,它似乎也不知
只是两小时之后
当我再次回到江边时
我已不忍心再去觅它了


落日

这一刻,我看见你从牧龙河边落下去了
仿佛掉进了深渊,我却不能把你抱住

你一整天在空中踱步,此刻为何如此害羞
我凝视着你红彤彤的脸蛋,为何也脉脉含情

为什么这一天如此漫长,而这一刻如此短暂
当我还没回过神,你红彤彤的脸蛋就己不见

古往今来的爱恋都是这样的吗
我多想每天都能见到你,直到终老


涂鸦

雪的羽毛落在窗台上
雨的泪痕在脸上
光阴,如果是一张白纸
与其涂鸦,莫若虚度


深处

踏着陈年落叶,走进幕府山深处。
越往里走,发现越多秘密:
野蒜青青,蕨菜发新芽;
转身之际,一只灰白的兔子瞅着我,
又突然跑进草丛。
鹧鸪,多么凄迷的鸟儿,
整个上午,或许是一生,
它的声音,始终在我心中流淌。  


在夜色里

夜色一点点聚拢
灯火在抵抗麽

几乎在同时
几乎在瞬间
黑暗躲到了
中山门外的树林里

哪儿能看见晚霞啊
高楼那边的
一抹光晕
是灯的尾巴


灰树林

众鸟在林间低飞,声声啁啾
残叶蜷缩枝头,一如命运之瑟瑟
青灰的天空下,槐树上的三只鹊巢
仿佛村子里最后的三户人家


光之履

光之履在幽暗的林中显现
好像一只猛虎刚刚出没过
但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只花蜘蛛,睡在自己的网里
只有两只红红的枸杞果,悬在细枝上

我确信不止一次见过它的踪迹
不是通常的影子,而是它本身
犹如佛不是塑像,禅不是花木和流水
前年在玉龙雪山,去年在桃花坞
此刻,在寂静的幕府山中

它是否是一只百脚兽
月亮升起时,它把鞋脱在了窗台上 


割草

割草
草可有生命
多年前,它生长在
河岸上、田埂边
两株玉米的中间
镰刀可有生命
握在我手里
黑亮的木柄
留着余温

镰刀举起
草慢慢地躺下
我正在倒下
谁收割来着?


打水漂

这不是二十年前
我在立公河边
打水漂
我扔出去的那些瓦片
早已睡在
河底污泥中

也不是我们常说的
一个比喻
比喻做事不踏实
像瓦片
在水上漂
 
这是在玄武湖边
一场大雨后
我教女儿打水漂
我像小时一样
女儿像我一样
猫着腰
我们同时将瓦片
扔进湖中
 
看着瓦片跳跃
沉入湖底
“瓦片快没了”女儿说
“天也黑了”我说


四月

四月  我看见
树的生长  在山坡上
每天不一样
初一新芽  十五浓荫
 
四月  我听见
林的鸣唱  在月光下
今天像鸟  昨天似马

四月  我的女儿
她会走路了  东倒西歪


十一月的光

有些年    我知道
它们像尘埃
一粒一粒地
进入了
那花    那草
那光溜溜的石头
 
现在    我回来了
在院子里
和你说着话
听它的声音
树秃秃的    五步之外
一只白羽毛的鸟

飞动着  
向左    向右
落在很高的丘上
等待    等待我们

最后的一次
还有几何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