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张庆超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1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张庆超简介

(阅读:445 次)

张庆超,1966年生,河南固始人,现居信阳,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星星诗刊》《诗神》《诗歌月报》《绿风》《扬子江》《大河》等刊物上发表过作品。曾获“1989中国杯”三等奖。“1991诗神杯”二等奖。2001《诗歌月刊》首届“老子杯”爱情诗优秀奖。2003《诗歌月利》第三届“爱情诗”优秀奖。出版有个人诗集《蓝墨水》。

张庆超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2-06-07)

无题

人海茫茫

我非无言
大路朝天
有浓有淡

该亮的依然亮着
不亮的寂静无言


天空

天空,用一张羊皮披在我身,我不是那个悲泣 的人。
一块石头看见异性的伙伴,像一头猎物
被两个民工抬走。那块石头,也是我阳刚的一 部分。
硌伤过别人,也硌伤过我自己。现在
它和别的石头,垒在一起,要做某个建筑的根基。

一座花园,随着节日的气球上升。花朵大地的 毛孔
向天空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天空走的太快
我只看见她的背影,一件绣着白花的蓝毛衣上
总有刺眼的阳光,从蓝毛衣的针孔里射出。
她脸上的花粉,我用它酿蜜。

夜,这只馋嘴的黑熊,啜饮我
我痒我笑,天空柑橘似的剥开。
她用肉体,打挠我的肉体。她疼我
她唤我大米,鸟一样衔着我
她让我一次又一次离开自己。


两只蚂蚁

路腰上,两只蚂蚁,在一叶影里交换信息
那时还没有手机。路脚,伸进蚁巢
路的手臂无数,皆在草丛里。大路不平
自有不平的道理。
它们侥幸生活在人们脚下,那小小的空隙里
身体灵活,那里没有暴力。

无雨的日子,路,每天花香鸟语。
若呆在原地,收获的
只是自己的影子:一粒八分之一的小黑米。
无法喂饱自己。
 
让身子矮下去,抓紧大地。一个小玩童
嘴里的春风,奶味十足,掀起它们内心的恐惧。
那一粒瓜子仁,人们看,近在咫尺。
实际上,离它们有二里半的距离
二里半的路上,它们无法无忧无虑。


这是子夜

城市的影子埋的很深,月高万丈
这件明亮的银制打击乐器
试图用它耀眼的平静,舔亮万物的表情。
群蛙,潜于不安的肉体。莲如一尾鱼
跃出夜七寸,从此不愿下沉。

经过这里的十轮卡车,偶尔也会有一辆
如我,停在这。消暑,饮水。
或休息休息被眼照花的眼睛。
开车的人向我问路,然后我们背道而行
夜,这场大雾,无法阻止我们。


雨夜

玫瑰枝上的刺
突然开屏

屋外大雨
那么多小草
哭在一起

我把灯关了
哭声没停
我暂时
也亮不起来


有朋自远方来

他,好像
才从天上回来。

这几年,我们彼此
都知道对方还活着。

可我们并不知道
彼此是怎么活的

现在我们
都回到地上了
那就多扯一些
地上的吧。

此刻,再扯天上的
越扯越淡。越扯越扯淡。
淡的彼此都有些陌生了。


日子

此店可以转让。此心不可。

挂钟。孤独。挂在墙上。在雾中
一个人侧着身,左手或右手
不停地摆动。


隐痛

他念他的经,我默默的听。

他也信佛,他也知道
无欲是罗汉,脱俗是仙人。

他的寺院,不在深山
在我的肉体中。

他撞他的钟,钟鸣轰轰
我不开口,我用胃消化钟声。


迟钝

石头之间,棱角的冲撞,尖锐的痛
已随汹涌的水远去。

现在,水已变的温柔,平静
呈现出清澈的孤寂。

而那些石头,还在我的体内
已无棱角,已会用圆滑庇护撞击。


衣架

它的头脑,抽象为一个问号
挂在四搂的一根铁丝上

整个上午,它一动也不动
虽有些微风

下午,我给它
穿了一条我的内裤
一条刚洗过的内裤

只静了一会,我发现,我的腰
和被风吹的有些鼓涨的屁股

开始在半空中替它扭动


面壁者

那棵树,禅杖一样立在他的身后
树的影子,一件宽大的僧袍
晾在地上

树上的鸟鸣,绿叶间的天籁之音
比诵经的声音幽静,不绝于耳

他背对着我们,光秃秃的头
泛着青光
替他省略了五官的沧桑


一张纸,自己把自己抖的很响
自己把自己抖伤。

风停不下来,风奔跑着
风无法控制风的悲伤。


瘦身

树发芽时。胖子想回到从前
就像熊,上不了树时
常想猫的身体

胖。虚构。就像生活
算盘打的再好,也照样空虚

举杠铃,上跑步机,仰卧起坐
忍着疲惫。痛。口渴。忍的行为
失去了玩的知觉

几天来。胖子的肉体
打过雷,也下过雨。吐泡泡
为他按摩的肥皂,已薄如舌头

胖子不是肥皂,体重没减
他一头扎进浴盆,在清水里
练习吐泡泡


春回大地

桃花把他留下,如果他愿意
飘过头顶的白云,无法把他抓走

蝴蝶的路,在血液中,环绕了
一个又一个村庄。桃花连着桃花
桃花把蜜蜂扔来扔去


中年人

他坐在地上等,一座旧桥被炸毁
一座新桥,在设计院,在上游
还没漂来,现在是春天,还不是汛期

雨过天睛,一道彩虹架在空中
而运载水泥,钢筋的汽车
深陷泥泞。


一个人的村庄

远外,高山之上
星星及月亮的海洋。

半山腰的寺院 ,四面寂静。
青灯黄卷,已腾出
一小块灵魂休息的地方。

萤火虫,乃今夜
忽明忽暗的清凉。

一个人的村庄,逐水而居
偶尔抬头,目光已为流水
流水和月光一起流淌。


太阳下的三个人

一个站在树下。路,打的返回。
路找到他,他仍连着路的心。

另外两个,眼中的刀口
已经卷刃。日子从上面滑过
不痛不痒拖着阴影和灰尘。

他们两个,谁也不说话
只是默默的走过
树下那个半明半暗的人

他们俩混沌或模糊不清时
回头再看树下的那个人
已陷入静静的灰尘

灰尘里,世界
已没有了躯体和灵魂。


一块空地

用锤狠狠地砸。一下。一下。
又一下。又一下。又一下。
一块旧砖被砸碎。
许多旧砖被砸碎。

崭新的空地上,积雨反射阳光。
鸽群,被脚步,车轮
惊起,落下。惊起,落下。

这么大一个墓地,没有一块墓碑。

深夜,一个埋砖的人
在空地上竖了一块砖。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