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宋学镰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66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宋学镰简介

(阅读:624 次)

宋学镰,四川彭山人。1948年7月出生。七十年代初开始在省刊发表诗歌,八十年代初开始在省刊发表小说。已发表诗千余首,中短小说近百篇。出版诗集三部,短篇小说集一部,长篇传记二部,长篇小说四部。作品入选多个选本。诗集《生存之门》获四川省第三届文学奖,以散文诗形式创作的四场舞剧剧本《梅花.樱花》获四川省委宣传部特别奖,组诗《东方》获沫若杯全国诗赛一等奖,短篇小说《小地春秋》获峨眉山文艺一等奖,2008年获眉山市文学艺术突出成就奖。同时从事彭祖长寿养生文化研究,有专著5种。四川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学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政协八、九届委员。

宋学镰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2-06-18)

我和庄稼

最初,庄稼是我的父母
她用麦子谷子洋芋红苕,养大了我
后来,庄稼是我的兄弟姐妹
和我携手,度过春夏秋冬
一年又一年,庄稼,成了我的血亲
我为他们的健壮而高兴
我因她们的美丽而自豪
就这样,我和庄稼有了相同的爱恨
视庄稼的朋友,为我的朋友
视庄稼的敌人,为我的敌人


颤栗的提示

一只蜻蜓翘立在含苞的红荷尖上
红荷,挺拔在水之中央
 
再没有比这更宁静安详的画面了
蜻蜓的薄翼,在颤栗
 
不是蜻蜓颤栗
是夏日的风以颤栗的方式
向我提示,某种担忧和警惕


叶上的虫子

一片树叶上,趴着一只很小很小的虫子
是一只肉眼几乎看不出来
无力走出这片树叶的虫子
它的生命,或许只有几小时
最多不会超过几天

而这棵树上,还有许许多多同样的叶子
对于这只虫子来说
那些叶子就是外县,甚至外省
这棵树的后面,还有许许多多同样的树
每一棵树,对于这只虫子来说,就如同外国

真是一只可怜的虫子
也许它正在那一小片树叶上,骄傲地产卵
很自豪地,繁衍和它一样的子孙
说它可怜,只是我自己的感觉


杜鹃啼血

不知你是否听见过杜鹃啼
总之我听到过。有一次在山林。
只是不能看见,它是不是
真的从嘴里,泣出血来。

小时候在古诗中读过,子规啼夜月。
子规就是杜鹃
又叫杜宇
在传说中,那是死去的望帝之魂魄。

我终于相信杜鹃啼血
是在有一个半夜
隐约听见江边,一个妇人
哭得死去活来的声音


调皮鬼

据说,鬼也有调皮的。
农历七月十二,鬼门刚一打开
它就一溜烟跑出来了。
农历七月十五,关鬼门的时候,却又躲在
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
直到鬼门关上了,才走出来
去找一户人家,投生。

据说调皮鬼投生的孩子,都很调皮
在学校,当不了三好生
长大后,不识时务,自然
也成不了优秀、当不了先进。

果然,农历七月十六出生的我
就是这样
过了这大半生。


芦花的梦

河滩上的芦花开了,一片白朦朦,
象大海上泛起的一层雪浪。
姑娘曾辛勤栽种。

栽种芦花,为了抗洪。
汗水把芦花浇开,洪水
再也不能把江村的土地啃动……

在一个落霞的傍晚
白的芦花正做着玫瑰色的梦,
姑娘要出嫁了,来摘芦花装绣花枕头。

一捧捧,装进了梦一样的芦花
一束束,带去了芦花美丽的梦
……梦,绣在田坝?绣在山中?


药之为草

早早地冒出些芽儿
(鹅黄与玫红)
借助春阳的玉指
将酸甜苦辣都抚摩成形
那些根茎花叶
都美得发亮

阳刚之坡上
药妇擎着银锄
头缠白巾为孝
男人昨夜病死……
许多年之后
才有那瘦瘦的老头
著立一部《本草》

苍老如铁的崖壁上
一只姆指大的翠鸟
比硕大的鲲鹏更具灵性
衔一线如丝细流
入于一口沙罐
炭火扇红之际
清苦的蒸汽弥漫
才浮起灵芝的传说
麝香与鹿角……

白花花银元黄灿灿金币
在青山绿水间都黯然失色
牧童与农夫
都有些祖传的医术
当历朝天子在宫中驾崩之时
才于冥冥之中闻到
那苦而不哀的《诗经》之源头
一股股甚于人参的甘甜……


存在方式

一只蚂蚁发现一个猎物
又唤来两只蚂蚁,抬着翻山越岭
一只蜜蜂,在一簇太远的花丛中
花粉压沉了双腿,蜜囊鼓胀得发亮
它还在加重自己的负荷,不舍离去

它们并不知道我的震惊程度
甚至毫无戒意,毫无掩饰地袒露着
它们的劳动,秘密和方式
或者还有硕果累累的树枝的折断
那断了的枝桠,将余下的营养还给大树
养肥另外的果子,只有鸟是惊惶的

多了一些敏感,多拘了些小节
斗嘴,搏翅
占巢的嚎叫,和失去巢的悲哀
给月下的林子,涂了一层恐怖的色彩
我白天蹲在大地上,寻找
那深厚的东西,晚上蜗居室内
躲避着我那鸟儿一般的同类


一个画狼的人

狼在草原上
那隆起的草坡顶端站着
很远就能看到
它的影子
是蓝色玻璃上的一个黑点

现在黑点在我的面前
黑点深处
有可怕的绿光在闪
狼以狼的姿势站着
狼以狼的口吻向我发问
它的孩子在哪里

满屋子都是狼
画狼的
只有一个人……


白鹤

传说中国古代曾经有一位诗人
把白鹤当犬一样养着
他走到哪里,白鹤就跟到哪里
他与腊梅花枝亲吻拥抱的时候
刚好有一位女子出现
放哨的白鹤便一声长唳……

现在它终于穿越几个朝代飞临我的窗前
以青山为背景绿水为背景格外鲜明
以天空为背景太阳为背景化作一片金星
可是已经再没有人把它们豢养
那位诗人死了那树梅花没了
那间装满诗书的房屋早已经坍塌
那条被荒草埋没的路上
有几条狗在那儿瞪着发红的眼睛


采药人

是否有一支曲子吹奏在高山之顶
有一句诗写在流水之滨
山坡崖畔,百草丛生
是否只有飞鸟才渴盼玉宇澄清

一柄鹤嘴锄,使小路盘旋不已
昨夜雾气又陡增几分魅力
挖药人的影子
越来越清晰地映上天幕
酷似一头
歇息在高崖壁上的蜗牛


村落

洪波之后,从浑黄到碧绿
而在大多数时候,村后那水
几乎与外界没有联系

我永远记得那些季节
垂钓的姿势从一而终
这里的水牛,仍是主要劳动工具
影子在村后的水中,依然十分优美

我像蜗牛一样,凭直觉走路
凭直觉,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之后
又回到我的小村来了

忽然想起
时下有一种很新的说法
过去不可思议的地球,如今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村落而已


朽木

但是,它呈现了一块嫩皮
并且,还抽出了一茎新枝
而那一线高悬的细流不知是从
哪一处深谷泻出
鸟们一声啁啾
顿时响彻上下

自古深山有寺
寺里有钟
晨经晚唱响起之时
那一桩朽木便是坐化的高僧


七里香开在上帝身边

不是全部,就只这一株
七里香
在蜿入深谷的小路的尽头
在我们攀登坡顶的途中
云和风发出问号

上帝的眼睛在这儿圆圆地瞪着
而秋天的浆果
被谁提前绣在绿色的绸子上了

小草从四面八方涌来
偎出一凼美丽的水,美丽的水
以天空为颜色,天空以太阳
为颜色,太阳以上帝的眼睛
为颜色
上帝的眼睛在很高很高的地方
七里香就在我们面前开着
除此之外   
还有别的什么祈求和希望呢


一个人和一亩地

在水和草紧密交织的包围圈里
黄熟的庄稼涌向长满青苔的小屋
一个农民端坐在堂屋正中
掐指计算自己还将被供奉的岁月

除去灾年,除去荒年
除去成本,定金和病痛……
他自己和自己对话的内容
只有天、地、人他三者知道


树断了,它还开花

这是冬天踞倒在地上的一棵树
春天,它还开花
它确实已经完全倒下了
没有根,就象人没了头颅
可是,它还开花
它明明知道,它是被淘汰的一棵树
可是,它还开花
它甚至已经感觉到
它很快就会枯干、朽烂、最后化为虚无
可是,它还开花
我就想,它不是在开花
是在将活着时候的某种心事
作最后表达
踏春的人们,纷纷向它走过去了
并且把手机的摄像镜头
都对准了它


立秋

闪电花,比昙花一现的时间更短更短
电花抛洒的粉末,在夜空中纷纷扬扬
沾在禾上,圆了农妇们稻谷扬光的美梦
而山间白亮的小路,都是摹仿闪电的
在草丛林莽间为她们破裂开来

并非肆虐的夏天结束了,我看见他站在树林背后
再度打量我,揣摸人间的心情
忽然飞身上马,留下一串鞭响
成为天边隐隐的雷

我永远也追不上他的,即使明年再度返回
横刀立马者,已非原来的他了
我这才从蓝天的镜子中看见,秋霜
正悄然涂抹我的双鬓


修成正果的雨

轻薄的云
都住在很高很高的地方
不轻易现身
就象尚未长成的女子
面浅,脸子易红,躲在门帘背后
要经一番修炼,有了人世的重量
才会降落凡尘
成为雨,成为根须
成为五颜六色的花,和碧色的叶子
成为一个,善生善养的女人
和兴旺家族,的妻子


江村听雁

小时候,在乡下
听见雁鹅,在村头的河滩叫唤
卵石坝白晃晃的,一群雁鹅在那里
是一片息落的云
我只能在远处看,远处听
不敢走得太近
听大人说,每一群雁鹅
都有两个站岗的哨兵
我就想,这一声两声叫唤
是不是哨兵发出来的
肯定是平安无事的信号了
因为江村的人,打野兔,打老鹰
就是不打雁鹅
他们说,雁鹅是一个大家庭
一起来,又一起去
要往返几千里路程
他们说,你要是打死一个
那另一个配偶
就会鳏寡一身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