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猛仁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45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王猛仁简介

(阅读:271 次)

王猛仁,中国当代著名诗人、书法家。1959年生,河南省扶沟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文联委员,河南省作家协会、河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口市书法家协会终身名誉主席,周口师范学院兼职教授。有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诗刊》《星星》等专业期刊。新诗曾获《诗歌月刊》主办的全国第二届“新神采杯”爱情诗大奖赛特别金奖,2007年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称号,2013、2015年度《莽原》文学奖,2013、2014《诗歌月刊》年度诗歌奖(散文诗),2017年度(第十一届)中国散文诗天马奖,2018年第四届《山东诗人》年度奖(散文诗),第十八届黎巴嫩国际文学奖。部分诗作被译成英语、意大利语、德语、法语、日语、西班牙语、韩语、泰米尔语等。著有《养拙堂文存》(九卷)、《平原书》《平原歌者》《平原善辞》(汉英对照)等。

王猛仁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2-06-21)

旧情书

无梦的城市
如鬼魅一样
睁着闪光的眼睛
任尚未成熟的文字
搂着赤裸的情怀
酿一坛黑色老酒

昨夜
小院里传来几声鸟叫
惊醒了沉睡一季的芽苞
只有那些失落的星
东一颗,西一颗
神秘而又古老

惜别时的两行脚印
像泛白的时间
蹂躏着陡峭的额头
那些未被征服的满天云霞
凝固在那儿,似一弯娥眉
锁着烦乱而又温柔的思绪

几封往日的情书
顶住风,冒着雨
与黑暗拼命斗争
甚至带着满身伤痕
带着未能实现的宿愿
我从心上
伸向天边


流逝的谎言

冬日降临  
这些纷纭的意象  
阴沉着脸  
似秋天的某个夜晚  

这样的时刻  
预支了所有语言  
只剩下  
最后一个哼着小调的人  
像极了弯曲的影子  
在死亡之时获取最佳的状态  

曾经约会过的地点  
如今幻化成一汪蓝色的空气  
享乐中自残的枝条  
随狂风不停地翻滚  

我需要忘却诗歌  
忘记天空中隐形的硝烟  
纵观人世苍茫  
也熟视无睹  

若干年后  
风中的残阳落入尘烟  
那些以幻觉之吻抛掷青春的人  
在艺术的绿荫之外  
含烟而眠 


晚景

危情在一次醉酒后停止
裸体的天空
众多无精打采的眼神
安静地睨视
等冉冉升起的太阳
犹如北方的仙风袅袅
吹拂着受尽凌辱的人间
 
幽婉的五月之梦
矜持如烈日
独特而深刻的喧嚣
愈发微弱
我瞥见:神圣与天真的魔杖
在比喻里回归
 
透过时间的曦光
仿佛看到你
以沉思的步履,伫立着
与两棵老榆树相依为命
左手回忆,右手哭泣
擎起诗歌质朴的修辞
书中的景致
被枯枝和白雪覆没


展开

但我看到,一支被搁置多年的湖笔
在鎏金的彩宣上
恣肆地摆动着弯弯曲曲的线条
继而跌进充满刺激的创造中

虽然这些都是寂寞隐蔽时的涂鸦
虽然这些都是记忆中的磕磕绊绊
我不想让它成为不容踌躇的墨池细浪
哪怕它不能显示应有的光泽

在此之前
在青春不受约制的一撇一捺间
多少次被展开,多少次被折叠
不,一直是这样——
只是静心地等待着一生中唯一的重逢


无言以对的日子
我把春天搂在怀里
看茂密的垂藤
在细微之处
被渲染
被摄入
最后,依然高傲地生长
 
那面红砖古墙的小窗里
曾经挤满浓厚的乡音
零落的后院生长交错纵横的乡愁
苍凉如画
 
也许视线的尽头没有交点
那阳光下的根系让古榕不朽
如手中绵软的画笔
在时光的表面
聶立成生命里苦难的单恋


太阳花

含笑的向日葵睡着了
风吹着,像凝固的音乐
沐浴着自然生成的快乐
脚下草叶上生长的记忆
俨若阳光下即将掀开的一页页故事

我终于选择通向西域的路
一线青幽幽的飞白,或者绛紫
系着迟暮的晴天
在我猛然失落的白发间飘荡
生命的断句
终于划出长长的破折号

前进的路,沉在无尽的帐幔里
像一条秋虫,蠕动着
直到从容的背影涌来自豪的曙光
我断定,这浑圆无声的肌体里
一定有一只月光之手
在召唤


春语

经过无数次化梦为蝶
我的花地被撑得坐卧不宁
而今,一些零乱的诗句常在窗前移动
在我的眼前飘离
它想逃出装满波涛的原野,隔着
我的肋骨呐喊
为瞬间跌倒的春风饮泣

有时也想再次提及
最怕午夜高举着绵延的灯火
生出许多迷惑
在醉后漂游不定的梦境里
随眼角的灰烬
在遮蔽的天穹下吐射幽辉

我的欲望是春天里的风景
令你防不胜防
在接近油菜花的心里,我可能
舍弃满地的落红
以致冲击着脆弱的堡垒
为奢侈的一声雁鸣
再添一份殊荣


乡情

月光高过一片旧伤
落在眼里的翅声
俯仰之间
有着不同的声音

如今  回到童年的玉米地
无际的叶浪里
小河潺弱的躯体并不平静
在接近黄昏的一匹锦缎上
演绎春夏秋冬

儿时的伙伴行色匆匆
他们哪有时间喂养我的故乡
此刻,我多想用生命之中的热量
烘干你的泪花,甚至
带着无法返青的童谣
盘旋于疯长的清晖里

当单纯的快乐不能立足于世
当一棵爬满纯真的古槐树
占据我思想的全部悲喜
用她那原本的丰茂
原本的沸腾
在梦出生的地方
看风吹麦浪,看彩蝶飞舞


山色

风藏起一卷画布
记忆里,天空有些低沉
一场雨,释放了这个黄昏
让她,像一朵雨花盛开

蛰伏的噬痕
原是红色喷吐的云彩
短暂的蛙声躲在暗处
慷慨地开始回忆,秋光蔓延

一个画家的名字,恰似壮丽的三色花瓣
轻轻抚摸一个人的河岸
让一尾小船
沉入虚空

时光斑驳
那幻想丛生的云雨劲啸
恍若一支画笔,一首情诗
成就一腔无字的吟诵 
静待山河与夕阳
各自燃烧


往日

它沉默着,然后
在树下,在巷尾
睁着夜的眼睛
在追逐日光的童谣里
与黑暗抗争

有时,它是浩荡的风
是沉入泥沙的光和热
溶解了零度以下的锋利
汇集成无数彩色的词句

我啜饮着散乱而又温柔的离情
为一扇虚掩的门补遗
这深厚的大地,以及
无羁的蔚蓝
在我的四季里
成为对你岿然的仰望


水仙

每次灿烂
都是布满温暖后的绝望
那些痛苦的词语
还没装进书卷
已经在原地独自痉挛

当我重新梳理那支带血的红烛
忍不住
借昏黄的月光
将自己嫁给浪荡的风

我的驱体已不复存在
我只把我的思想,我的诗句
雕塑成
玉质的声音
交给大地


心画

面对江花如火的热
我会莫名地空虚
怎能一点一点收集
蜷缩在叶片里的眺望

五月的骨缝生长着缓慢的微笑
多像流水中灵异的花朵
近于执拗,近于隐忍

你只是故乡的一处景观
当年的那瓶残墨
仍在清幽的笛音里
兀自高古

宛如内心深处
渗出的体液
以及书香


隐秘

枯水遁去 
过往的繁华仍在膨胀的言辞里翻身
一盏萤灯
是长夜赐予我的隐秘世界

拂晓前你绽放的桃花还在
节节败退的温柔,还在空巷里冬眠
安静,无邪

一扇关闭的窗口
是骤然而至的矜持
当你俯身撩水
月色里也挟裹着我殷切的肃穆

而静待重逢的脚印
随夜风
喊出疼痛


午夜

时间停止之处
仿佛你就在原地抚琴
在一块小青石上触摸青苔
以及碧绿的星眼

很久以来
时光刻意留下空白
和万物酣睡的午夜
你坐在那儿
从不起身,诠释我
或者在梦的诗笺上独自廖落

水以铁质的清脆滑过你的耳朵
若一线光亮
掠过眼睫
涂抹着旧时俪影和无限清凉

一廊旧梦,一窗余韵
如同一望无际的空旷
挣扎在谷雨的边沿
像潜藏在暗香角落里的吻痕
遮住春天潜伏的欲望

午夜
暗红的舌尖
盛开着桃花,梦以及人生
你躲在落日的皱纹里
流线一样的身体环抱着深深浅浅的黎明
悄无声息地,像雪……


年华

立于布满欲望的燥热之地
夜色中沙沙作响的鸟鸣
依着更多更厚的残枝败叶
连同两山之间的那棵雪松
洗淡了悄然而来的冬天
让一个人的心壁
刻下雪浪的齿痕

芦花茫茫,我的微笑
多像刀子的寒光一闪而过
此刻,我该隐身低处
寻找旧墟中翻新的诗行
深夜中的小山村十分清冷
我的心,却在浊浪中挣扎

多年之后,所有深秋舔红窗口的残念
挎着四季漏网的烟斗
如一队浩荡的少年
牵着世间最微小的风
追踪着伸向无边的彩云


迟暮

金菊睡着了
风吹着
一次无法抵达的渺远
俨若心头的灯火照临
脚下的那片衰草
正是历史留下的无音的虚拟

我终于选择了通向深山的路
一线青幽幽的飞白,或者绛紫
系着迟暮的晴天
在我猛然失落的白发间飘荡
生命的断句
终于划出一个长长的破折号

前进的路,沉在沙的帐幔里
像一条秋虫,蠕动着
直到窗外涌来曙光
我断定,这石碑的肌体里
一定有一只巨手在向我召唤


童话里的月亮

整个冬天
你为何不停地俯视
或者以难于企及的高度,向上向上
有时,也盘旋于我暂时驻留的星空
浓聚成暴雨撒下来
像白云鲜亮的衣裙
蜕下柔软的外壳

我不惧怕被凛冽的冰雪打伤
也许你镏金的穹顶
可以止住我的脚步
而我的一队人马却在远方
乘着体内尚未复原的春色
看一双白鹭出没在群山之间

黄昏之前
我的旅行还在那里渺茫
幻想有更大的心灵版图
依次形成
它像童话里的月亮
即使西移的目光永不回归
屋后的草茎,始终烙着你滋润的疆域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