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谭曙方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6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谭曙方简介

(阅读:394 次)

谭曙方,生于山西太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山西省散文学会会长。著有诗集 《黄河哟》 《大地之子》 《黑色畅想》 《神话的星空》 ,散文集 《穿越勃兰登堡门》 《孤旅幽思》 《梦海探秘》 , 纪实文学 《飞越太平洋:聚焦西亚斯中美教育合作》 《圆满人生》 《六福客栈》 《探秘西亚斯教育》 等十余部作品。主编有“新语文名家散文精选”系列丛书。曾获冰心散文奖、诗刊社征文奖、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奖、中国副刊奖、西部散文选刊奖等。

谭曙方的诗

(计 14 首 | 时间:2022-08-27)

都市地铁印象

自动售票机
为硬币吐出神奇小卡
它与拦截和开启相互感应
彼此的一声咳嗽
就为我松开了冰冷的钢管手臂

倾斜电梯的钢齿寒光闪闪
不知疲倦地转动
将无数的脚踝
坚定而有节奏地
咀嚼进幽深的地底

地铁,这城市的大肠
鸣响着蠕动起来
车轮与铁轨的激烈辩论
似乎在不停地消化繁杂的问题
灯箱广告
以一样的艳俗面孔
一个挨一个地
被高速的车窗灯口
闪电般地拷贝—拷贝—拷贝

地铁,带着金属的吼叫
旋转在都市的腹内
无数软软的嘴巴被聚集排列
却沉默不语、沉默不语

2008年11月2日于北京
此诗发表于《天涯诗刊》2012年第2期


雨中牧人

千万把雨点银锤
在天池水面
敲出细碎的鼓声
风,是唯一的精灵
在树枝上晃动
在水波上旋舞
空空的小船
摇着苍凉的雨景

就在那泛白的天空
与黑色山脊的吻合之处
一把张开的红雨伞异常醒目
深褐色的牛群纹丝不动
像一堆凝固的石头
牧人雕塑一般
以深黑色的山坡为背景

我什么也听不到
但又在用心灵仔细地倾听
风雨声中似乎夹杂着牛吃草的声音
那红雨伞下面的黑色牧人
一定在哼着一首凄冷的古老歌谣
疾风呵,也许正是他心中颤响的丝弦呢

风雨漫天泼墨写意
飞鸟、行人、炊烟
一一被雨水熄灭
惟有那只红雨伞
在灰冷的雨中
燃烧着牧人的火星

2001年10月5日于太原
原载《人民网》文化版 2005年8月5日


马尼拉舞女

杰瑞,卡瑞斯蒂
你们的排列就是海湾迷人的椰林
乡下的阳光太薄情
不能让你们拔上成熟的高度
于是金钱这个巫婆
将你们成批成批地
移植到浴在酒液之中的马尼拉

马尼拉的日夜与乡下不一样
你们听不到太阳的笑声
你们把阳光昏睡成黑夜
昏睡在深深的黑黑的梦魇里
DISCO舞厅忽明忽灭的闪烁
是唤你们醒来的晨光
在覆盖马尼拉之夜的音乐雨中
你们惭惭鲜活成诱人的树
霓虹灯辐射兴奋之火
如灼人的赤日
有海风从悠长的海湾徐徐登陆
吹你们优美的胴体
摇摆成一片又一片肉体的丛林

丛林伸展枝丫
展示浑圆的曲线
开合又黑又亮的眼睛
台下喝啤酒的是收割人
他们夹着比利刃还锋利的金币
在夜晚收割这片丛林
丛林微笑着
在被收割的一刹
微笑着明日的再生

杰瑞,卡瑞斯蒂······
叶落也要归根的
不知你们是否还记得家乡的椰林
马尼拉的迷离之夜呵
已湮掉了你们回家的路程

1991·1草于马尼拉
选自诗集《黄河哟》(山东友谊书社1992年出版)


儿子向我跑来

儿子,在放学的路上向我跑来
唤我之声近得飞越了这个黄昏
我的放学之路恍惚就在昨日

湿漉漉的黄昏冷我的身躯
暮色又一次烧我的青丝

儿子向我跑来
黑亮的发颤舞
如一耀眼的火炬
点燃夕阳之火
将幽暗欲遮的小巷
一路燃亮
喊声喊声
打开了一盏盏街灯

1990·5·21于太原
选自诗集《黄河哟》(山东友谊书社1992年出版)


大青山

大青山
是一个醉汉
躺在软软的晨雾里
那隆起的可是你强壮的肌腱

昨夜的宴席
是无际的草原
蒙古包是一片银色的酒杯
散乱地翻扣在地面

草原之夜太寂寞了
一只马头琴的低吟
就能撼动遥远的星月
草原之夜太寂静了
一匹载醉汉归家的骏马
就能扣响大地的琴弦
风力发电机小小的羽翼
还煽不出星星般微弱的光亮
用烈酒浇出的歌声
是一个证明
有剽悍的生灵飞翔在草原
可烈酒太浓太多了
它成了草原上飘飞的浓烟
在蒙古包里
在水溪旁
在湿漉漉的深草丛中
在白毛风的漩涡里
掀倒一个又一个
鹰一样精悍的牧人
酒精的利齿
在血液内
咀嚼着遗传悠久的膂力和雄健

大青山
在早晨黄金的时刻
昏睡不醒
马头琴夜夜在月下泣诉
大青山呀
大——青——山

1988·8·8于太原
此诗原刊载于《太原日报》副刊


船工号子与无秩序剧场

密集的音符
挤裂时空
极力模仿自然气势
推开柔软帷幕之闸门
一浪高一浪地翻滚而来
淹没脑中错觉区域

一声悠长的船工号子
贴着音符之浪头飞来真潇洒
仿佛从大江大河上吆喝而来
仿佛从峡谷间旋涡之中而来
乘音乐水流钻进剧场
寻找陌生的回音
剧场倾斜
被吆喝成一条摇晃的大船

歌手分明是立在船头的首领
背对有飞浪之爪的险恶画面
用表演热血长啸成强劲的绳索
试图拉紧松散的神经
用钱买了保险的人
在黑暗中漫不经心地寻找号码座位
嘈杂之声
掩盖了涛声之惊险魅力
肢解了船工号子丰满的躯体
号子开始苍白
长啸的绳索渐渐松驰

那曾与倾斜身姿浑然一体的船工号子啊
那将生命系在风浪之舟的敏锐的耳朵啊

1987•8•18于太原
此诗原载于《山西青年》
获《诗歌报》全国首届“探索诗”大赛奖
获《江南》杂志社全国“奔马杯”诗歌大赛奖


渔人与网

他撒网
在一个鳞光闪闪的海网里
鱼儿在渔网里跳跃
渔人在海网里游弋

1987.3.16
选自诗集《黄河哟》(山东友谊书社1992年出版)


左是铁栏
右也是铁栏
冰凉的黑铁栏啊
旋转着一团金黄的火焰
 
无声的肉掌
托着一角悠长的岁月
膂力、速度
被旋转一层层松散成疲倦
火的能量
只得在悲吼之中释放
且被铁栏一条条截断
 
草地森林的气息
早已陌生
陌生得难以回忆
瞳仁失去光泽
偶而似快门痉挛地一闪
又迅速垂下痛苦的双睑
阳光下,只有腹部的沉浮
在铁栏的缝隙里
透出一点虚幻的威严

1986·10·17于太原
选自诗集《黄河哟》(山东友谊书社1992年出版)


黎明的海潮

涨——潮
挤开了地平线漫长的堤岸
大海自己搭起了梯子
从远方一层又一层地翻上来
快乐的海风中飞来潮汛
黑暗颤栗
眼前群鸟般地闪过它逃遁的裙摆
大海微启巨唇
吐出密集的狂浪
地壳开始错动
板块和板块相撞
沉重的寂静碎裂为尘埃
跳跃的浪头在彩光里追逐
每一瞬闻
都展示千姿百态的力的雕塑
在飞溅过来的水沫里
有血的气味
在被海浪弹起的太阳下
我看见大海是一片燃烧的火

呵,黎明醒来,太阳醒来
大海嘹亮的歌喉正渐渐打开

1986·11·21于太原
此诗原载于《山西日报》黄河副刊


圆明园遗址

通天的火焰沉落时
凝止成这一片凄冷的残缺
大理石上愤怒的花纹
破裂成僵死的美
大水法门楼倔强的遗骸
仍悬念般地高高站立着
用大错落痛苦的节奏
叩问辽阔又沉寂的苍天

一个残暴和耻辱交织的故事
在岁岁萌生的野草尖上相传
我颤栗的手掌不敢抚摸
怕抚摸出叫人心碎的呻吟

时有轻飘飘的歌声如风
吹动秋叶般杂乱的脚步
悠闲的笑脸
贴在倾斜的断柱之上
镜头中,竟印下一帧
红润却没血色的情感

心被思索凝固
信念在汩汩地淌血

圆明园,以你的瓦砾
以你焦土中的碎玻璃化石
向我们的后裔折射
吞噬懦弱吞噬瑰宝之烈焰!

1985·7于北京
此诗原载于《城市文学》中国城市诗展


日出

东方,浅红色的希望
浮泛在遥远的天边
大海在渴望中颤抖
群山在渴望上倾斜
我贴紧大地倾听着
在那淡淡的地平线上
你冲击重重黑暗的呐喊
 
拖曳着己不成形的战袍
终于跃起在万物的眼前
金红色的旋律
奏出大地的腾喧
片刻之后
便绽开一个迷人的微笑
那微笑之中
凝聚着一个神圣的寓言
                                       
1984.5.4于太原
原载于1984《山西青年》杂志


古庙与黑鸟

古庙内外
被岁月
一层一层
剥蚀得斑驳黯淡

一群群黑鸟        
簇拥着古庙
奉献出零乱的殷勤
由于嘈杂的倾泄
这无人居住的地方
仿佛也不寂寞与清冷
那一角天空
也再不都是晴朗和单纯
无数对黑色的翼剪
绞碎了
一个又一个黎明和黄昏

空中的呜叫
陈旧而嘶哑
散落下来
似枯黄的秋叶飘零

那一片片凌空的飞檐
像一扇扇僵滞的长翼
敞露着无数个小小的巢穴
默默地酬谢着黑鸟的热情

古庙安然地伫立
在曙色和暮色里
撑持着
一个悠久的森严

1983·7于太原
选自诗集《黄河哟》(山东友谊书社1992年出版)


冰河

一条冰河
僵滞在茫茫的旷野
只有弯弯的身躯
显示着曾流动过的形象
 
奔涌中飘荡的歌声
巳在空中消散
黯淡的冰面
仿佛是合上的眼帘
封闭了清澈的眸子摄取的
许许多多神奇的遐想
 
远方,大海焦灼的呼唤
巳失掉了回答的喧响
时间也似乎在这里凝结
爱情默默无声
仿佛被魔法窒息
那厄运凶残的扑降呵
 
春风来了,连旷野的枯草
都开始萌发渴望
冰河呵
你生命的潜流
可感到阳光的份量!?

1983·3于太原
选自诗集《黄河哟》(山东友谊书社1992年出版) 


落叶啊,你为什么歌唱?

落叶啊,你为什么歌唱?
你像那金轮般的夕阳呵,
片刻就要旋落至青青的山岗;
那雄壮的交响已被秋风吹散,
你转眼也会飘落在茫茫的大地上,
你为何还迎着秋风轻松地歌唱?

我为什么不歌唱?
假如我即将走向死亡,
可我温泉般奔涌的爱情呵,
已在心爱的大地之胸膛荡漾;
假如我的纷纷飘落,
是为了子孙更好地滋长;
假如我倚着树根静静地睡去,
翠绿的憧憬还飘入浩瀚的梦乡;
假如我能在梦中甜甜地等待,
等待到枝头嫩芽的小嘴发出轻响……
——啊,我怎能不迎着秋风轻松歌唱!

1981.1于太原
原载于 1981 《太原文艺》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