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张培龙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6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张培龙简介

(阅读:216 次)

张培龙,1987年生于河南舞钢,银行职员,写诗写评。

张培龙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2-08-30)

雨中即景

我们在玉米地里慢行。
沿着水泥路,聊及村妇的野合,
对于当事人的说辞,我们见怪不怪,
如同长满榨草的河面——
看不见的伤害,弥散在空气中。
回去的路上,我们被细雨打湿。
另外的她们,留在原地,
像田埂上,废弃的农药瓶。


小酒馆里

他提及白居易
还有那个落魄的夜晚
帝京。外省。漂泊多年后
蛰伏在小县城
有一会儿,他想起在外的妻子
还有日渐缩水的薪资
在一首诗和身份的转折处,我没有发表意见
所幸知交没有零落,我们一再举起酒杯
在琵琶声中


爷爷

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在唯一的照片里,
 
他仍然戴着面罩,作为养蜂人。他和他养的蜜蜂合而为一
他这一生最大的荣耀,
就是有一大家子,十几亩地。满山满坡的槐花
我努力放大他的面容,
仿佛昨日的蜜蜂,又飞了回来。


街景

他站在专卖店的电视前
漫不经心地
看一只鳄鱼死死咬住那个男人的双腿
关于中年,这或许是一个隐喻
马路对面,一对争吵的夫妇
在汽车快速地行驶中
完全忽略了即将到来的危险


交汇

一封信从黑土地出发
盘锦大米,双拐,齿轮
咬掉了所有的形容词
而他在扶拉王河畔牧羊
像水滴,终于找到石漫滩的怀抱
她握紧他粗糙的大手
就是握紧黄土地的馈赠
烟斗仿佛要遣散憋了很久的烟雾
她想到了什么?
有那么一会儿,我们的眼圈泛红
作为回应,石漫滩岸边的水灯亮了


在仓房

绿荫深处
几只凤尾蝶上下翻飞
如同虚构。来的路上
东伦说:他背对下午的阳光
满头白发
有智者的温和。我呆呆地看着
想起有生之年的挺拔与无用
溯溪而上
我们与野核桃和卵石肌肤相亲
洗脸,濯足,聆听流水的复述


冬日——仿里索斯

他打开书页。阳光,照
在他的脸上,像将要过冬的杨树,
在领受自然的恩赐。他抖落叶子。
戴眼镜的薇依在封面上
看着他。他翻到第101页
像是错觉了101次


新年

如此平凡的一天,
远方早就忘了。
我在灯下读诗,
读另一种蓝。
世界,不只是窗口,
更是渡口,少数人
爱着无限的语言。
在虚构里


落日

在屋顶踱步,一个人
看夕阳,缓缓坠入远山的脊背
此刻,唯有黄昏和一粒浮尘的恍惚
值得被信任。比如,伸向苍穹的
无数杨树枝桠,风抚过
村庄,额头的微凉。 


张若虚

傍晚,我独步江畔
这月色清绝,花林似霰
我就是那个亲近江水的人
区区一个兖州兵曹,一辈子
只写了一首诗的人
一千多年过去了,我在汉语里
一次次复活,抵抗着
流水的虚无。


谛听

当一个声音被
辨认,一个孩童
像小鱼,跃出时间的水面。

无声的原野,突然
有了色彩,呼吸着
重新命名意义、生机和自然。


关于一条河的描述

记忆被流水解构,远处
浮现的几个人影,仿佛一帧快照
为河底的卵石赋形。
 
它从不争辩。
也许,它是从某个山涧出发的。
它穿过一片片麦地、杨树、草坟,
最后在一场合法化的大雾里,
掉头而去,不知所终


回音

这是一本很久未打开的诗集。
卡瓦菲斯,他重新走进我的身体,和对一座城市的
冒犯中。在1896年,他写下:墙,
黑色的生命废墟。没有什么不同。
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困在这里,
麻木于上升或下降的数字,
看不见的生死,一些公开筑墙的声音。


失眠者

家具陷入梦游。一只猫
竖起警觉的耳朵——
仿佛有什么即将降临,
一场浓霜,或者,一个
重要的时刻?而他如
夜鸟鸣叫,周身的羽毛
纷乱而轻,泛着冰冷的光。


局外人

上班,下班。
没什么两样。更多的时候,
他喜欢把自己藏在眼镜后面。
就像默尔索,一个公司小职员,
习惯用灰色描述世界。或者并不像,
就像生活中总有摆不脱的
偏头疼和太阳。合上书本,
他们变成了一个人。


安全锥

汽车缓慢地移动。
我们卡在两座县城的交界处,
也卡在他和她之间。
测温枪让外来者形迹可疑。
同样,健康码也无法保证你完全健康。
我关上车窗,想起电话里的争辩。
生活没有臆想的艳遇。倒车镜里
她欠了欠身子,
车流像曲鳝,往前又挪动了一些。


想起曼德施塔姆

“身世不明,被贬黜此地。”
这么多年,他习惯了小心翼翼。
但黑暗、体制
隐瞒不了一切,就像此刻
在凌晨四点,他被另外一种声音打醒。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