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于贞志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6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于贞志简介

(阅读:121 次)

于贞志,1970年6月生于山东莒县,70后代表诗人之一。首尔韩中新闻社驻北京记者。作品见于《诗歌报》《诗刊》《人民文学》《一行》(美国)、《视点》(韩国)、《橄榄树》(香港)等等刊报。先后主编《转折》《观念》等诗刊,北京蓝色老虎现代诗歌沙龙主持人,著有《于贞志诗选》。于2022年9月6日在诸城蔡家沟逝世。

于贞志的诗

(计 12 首 | 时间:2022-09-07)

黑天鹅

一个黑色的问号
北方的秋日广场
降落

一道黑色的闪电
一双黎明的眼睛
沉默


秘密的岛

在异国他乡最南的一端
在你我梦境最远的一站
那秘密的岛,隐去了名字的岛
是蓝色大海簇拥中的一颗翡翠

那夏天的落阳,冬季的海女
那石柱的峭壁,难懂的方言
哦,不许谁说出它的名字
请压住胸口,阵阵激动的心跳

那矮矮的小马,迤俪的幽径
那古朴的石像,寺院的钟鸣
你浅浅笑靥是一帧淡雅的写意画
相约的椴树下遗留着岁月的恋歌

在多风的岛上我是童话的王子
我的公主,请与我共赴奇幻之境
那夜不闭户的每一扇门扉都聆听你的步履
那日夜翻卷的浪花渴望亲吻你的绿色裙裾

有一天,我们将会在那里
携手在海风的絮语里构筑小巢
或者,我先去,带满心的思念
想望航空港的上空有你莅临的轻雷


异梦

我甚至不能等到散场的时候
乃说 走吧
当那着白色衣杉的人在街边闪现
垂首搅动器皿里的净水
我的妹子 你掂起脚跟眺望
软弱的身体被困倦充满
与我相互依靠三年的妹子啊
她不能陪伴我走到最后
我回到自身 仍旧一个人
乃看见靠着树木等候的人
在破碎的柱廊之间栖身的人
以及在街头挥手告别的人
当我走下剧场的台阶
着白色衣杉的人起身跟随我
我不能看见你的脸
感觉你是与我相熟的 但你是谁呢
走吧 当我如此说
突然有极大的感动降临
它轻轻拍打我的肌肤
从我的身体里挤出了热泪
我不能回头看你
没有人禁止 但我知道不能
因满脸的泪水我不能仰视
我拽紧衣衫把自己掩饰起来
当我不知爱为何物 你先爱了我
当我的心还冷 你的血是热的
我如此想着 突然被热流充满
父啊 你对我的爱是如此的爱
在穿越梦境的一刹我开始祷告
父啊 我如此感谢你
在我一直以来的孤独里
你是那唯一与我同在的
当我苏醒 张开肉体的眼睛
身体里的浪潮渐渐退却
而窗外鸟声和蝉鸣蜂涌进来
房间里的电风扇嗡嗡不停
这是北京的一个夏天
夏天的一个下午
这是下午的一次浅寐
一次小小的死与复活

 
 


诗歌

她是深山之中自然孕育的碧玉,
还是高压锻炼的夺目的钻石?
谁还记起与她同时者的名字,
她可是不断再生的古老的爱情?

你将自己的一生奉献,而她用韵脚
打击你,以残酷的命运回报你:
你象一只蚌接受了这一种疼痛,
用泪水层层包裹,竟又生成了一颗珍珠。

她是你体内久难愈合的溃疡,
是你心中隐秘的异性的名字;
她是你酣醉中的狂歌,梦中的大火,
醒来之后只留下空空的激情。

她不是聊斋里多解风情的精魄,
她是勇士凯旋归途中的塞壬之歌;
你穿越了惊涛骇浪的一生,
至此将葬身鱼腹,前功尽弃。

她不是权杖,她是十字架,是荆棘冠冕,
大地之上的光荣将以死亡为代价;
她是流亡帝王紧藏的一枚国玺,
除了危险,不会再带来富贵和荣华。

谁让你与她缔结了这可怕的盟约——
是魔鬼,还是比海伦更逼人的美?
她是一个妙龄女子走进了生命,
使你的一生成为难以摆脱的噩梦。


宽恕

与我一同蘸手在盘子里的
惟有你知道那秘密
说出了我所吃之物的名字

我爱你 因为你扎了我
我想为你洗脚
你踢了我隐藏在桌底下的脚

我爱你 兄弟 只是你不接受
请你宽恕我 我知道
我的爱是小的 尚远远的不够


短章

不要再谈论什么世界!这漂泊之旅,
连脚下的尘土你也终将丧失。
象一个国王我被自己废黜,
嶙峋权杖是无用的宫殿残骸。

孤独的列车从地平线上消失。
在外省,在节节败退的天空下,
你高举这一个血色黄昏——
倾溢之杯,带来了陌生的福音和狂欢。


无题

冷寂的早晨
一只猫呐喊着她的爱情
惊醒了楼房里的隐士


笼子

我们都被判决了死刑
而人们茫然不觉
在世界的笼子里
我们宴饮,日日游乐

我从这梦幻里惊醒
我必须努力,逃脱
我离开了我们的世界
进入了更大的笼子


叙事曲

吹自燕山的风昨日令常山蒙尘
半岛雨林,沙子口啤酒与紫菜包饭之间
子虚先生逃离了古琴馆的雅集

狗子们探入秘境,在落叶里打斗
胖花二世诞下她生命中的第一胎
遥远的北方,诗人在朋友圈里叫春

而一首诗诞生在今夜的雨里
明天我将带上它,去会晤一只鸟
在超然台畔聆听陶器们出窑的快乐


存在之诗



我从何处来?置身什么名字的旷野之中?
被旷野托举如断臂高悬,又被神拒绝。
我,巴别之塔∶人类旧约时代的痴妄。
我在此存在。我一无所见。我如何生成?

语言

谁创造了神,满怀不可测的敬畏?
我像沙子一样散开,忍受命运之风。
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我们同在语言之中,
——在它的深处潜藏了神的全部惊惧。

大地

大地像一个处女塌陷下去——
谁将被克服,遭受到灾难或幸福?
在不安的黄昏我沉溺于远方的雪,
我背弃了这个世界。我面向谁?

海子

这虚荣的诗篇不是荒凉大地的灯盏,
容易为风吹灭,被异乡的雪葬送。
这是献给大地女儿的爱与死之歌,
我将离去∶我已领受神恩,也已历尽耻辱。

凯撒

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
战场上的英雄将丧身刀剑下的阴谋。
我的一生翻越了群山与河流,
而今我凯旋,我惊醒,我死去……

外省

每当火车在旋转大地上奔驰,
我看见你∶陌生的孩子,走失异乡的弟弟。
你在叫喊,在追赶,却终于放弃。
火车远去,留下你面对铁轨,满心孤独。



我孤零零地诞生,没有名字和意义。
我这样生成——完全出于偶然。
与世界相遇的瞬间里万物涌现,
万物的镜子前我是我内心的沉睡者。

沉睡

我将不停地走在路上,在一阵风
与另一阵风之间渐渐衰老,最后归去。
一个精疲力尽的孩子,沉睡于
群山之间,我梦见日夜呼啸的海。


你所能看见的豹不是豹,
可怕的力量沦为可以抚摸的温顺;
而在诗意盎然的上古年代,
斑斓的豹皮与窈窕山鬼映成异象。

豹的两只大眼是大地的酒杯,
琥珀眼睛盛满黑暗中心的孤独;
深藏孤独的另一面忍受耻辱,
豹在最深处的内心被盛怒躁动。

凶猛的额头把世界一头撞碎!
怒吼跳跃的金黄被城市覆盖,
昔日帝王的威仪被矜持取代!
曾被太阳激怒的豹,热血何在?

豹在它的盛怒中燃尽。
黄昏击碎内心孤傲的酒杯。
一只现代的豹落到与猫为伍,
剩下威武的豹微在晕眩中奔突。


不可能的爱

像一枚被毒汁浸透的种籽,
那不可能的爱摧毁了我们的生活。
所有的泪水都是徒劳,
所有的诺言都与爱无关。
即使老虎也衰竭了它的激情,
在古老的山岗迷恋于落日黄昏。
因为这一切缠绕着你∶打卡机、帐单、时针,
寻呼机,以及被巍峨楼群切割的天空。
在生活的绳索之上我们摇摇欲坠,
你所设想的是并不存在的星辰。
啊,我们是否将成为空心人,
当那不可能的爱在你我内心溃烂?
终有一天你将失败,不能自拔,
在这样一种生活之中你无处可去。
因为发生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而真实的一切永远不可能发生。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