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东伦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859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东伦简介

(阅读:285 次)

东伦,即贾东伦,1975年出生,河南舞钢人。有作品散见于《外省》、《牡丹》、《中国诗歌在线》、《星星》等多家民刊杂志,诗歌读本等。

东伦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2-09-12)

初冬的屋顶

父亲在推倒的房子上捡青砖,
格子窗,木梁;母亲磨掉铁锈的门环。

麦子掏出绿色的小针,
在阳光的照耀下给田野缝制冬衣。

柴瓦房已成为一堆废墟,
筑过窝的斑鸠仍留恋地飞来飞去。

新房的工期,一再因为
是不是用捡来的材料而耽搁。

我们拗不过旧砖瓦,他们再次
成为了地基的一部分。

现在,父亲和母亲
总是在电话里说起过去的事情;

被薄霜覆盖的屋顶
和几个做游戏的孩子。


月亮挂在屋檐上

你一定是刚刚打开一本书。
光屁股的孩子,从几幅幼稚的图画中,
找到了晚归的姐姐和几枚弹壳。
多么美好,风从野外赶来,
月亮驱赶着好人也驱赶着坏人。
在夜晚的中心:耶路撒冷。
歪倒的石墙
和几片在废墟上发亮碎镜子。


缺失

他们在谈话中抽出光亮,
找到暗喻和一个凝脂的女子。

说到这里,你还在江州,
想象弦曲上的相遇和另一个自己。

欲是一种无法抵达的美?
他不反对,生活的泥沙流经这个下午。

在你带来的几本书里,
他们挑出缺失的什么——

你安静地听,在小饭馆
低着头,一点都不觉得窝火。


交谈

说到的人,并未感觉到雨中话语的清凉,
也不知道我们谈话的内容是一次散步。

他们不会因为疫情的村卡,而失去一次名词的冒险。
比如,被雨水撂倒在地头的狗尾草和蒺藜球;

比如在电线上压蛋儿的野鸽子,水滴照亮的屋檐;
更多地入村路口都被土堆或是红布条截断。

谈话时断时续,像今天的细雨,
语速的交汇点,有几朵棉花,也有几个坏掉的核桃。


标记

如果为一座城市做一个标记,
七月的暴雨。塌陷。淹没的道路和地铁5号线,
正在聚焦、定格;微弱的电波一点点扩大。

被水激怒的电石,在另一个城市散布火星儿。
如果还不够深刻,就让雨水收集雨水
融入人群,不断地打翻魔幻的盒子。

如果他们的注意力足够集中,
漂浮的杂物:洪流。语言的美学,
会轻易攥住一节车厢,为失联写一封未来的信。


自由的脚蹼

1
晨曦还未翻越栗树的山顶;
江面因升腾的雾,
给探出头的卵石一颗柔软的心。
水苲草因为弱小,
只能把绿色的脸颊紧贴着水面。
孩子们穿着粗布的短褂儿,
翻过梯田的瞭望塔。
更多的那些,因为记得
让你感到悲伤。比如优雅的鸬鹚,
在水雾里潜水。
它或是他们,练习
猎杀的游戏,和自由的脚蹼。
你们坐的长椅也如小舟般抖动。
多么唯美的插图——
感叹像首田园诗,还未从篱笆的围墙里
伸出兰花指。作为近亲,
孤独的老等单腿站立。

2
成为记忆之前,天问的韵脚,
把象形的白桦林交给白雪。
而此时,命运的木航舟载着
泳装,性感嘴唇的鸬鹚,
从未因为狭小的生活,
而放弃任何一小块水域。
河流的尘埃,短暂地记录着
消失或者将要消失的;
我们在山村的小学里遇见,
鱼叉和一群淘气的孩子。
战争的保险栓,不会因为渔人
挥舞着上帝的竹竿而被宽恕。
鱼群如惶恐的难民,
在并不宽阔的水域里,
快速游动,把本该平静的早晨,
搅乱在一个又一个旋涡中。

3
沿岸的群山把河流夹在倒影里;
波浪一圈一圈地晃动着山体和树群。
鸬鹚在傍晚的霞光里,
拍打着身上的水珠,她等待着
落日和铁丝网的消息?
相对于知更鸟,灰喜鹊更容易靠近。
它拖着黑灰色的长尾巴,
从不担心,水浪拍打的石碑。
在溪流被拦洪坝留下,
它们自然地从水中浮出,
一个又一个陌生而熟悉的亲人,
轻盈地做着亡灵的游戏。
当山溪的软刀在大雨里捅开
石漫滩的软肋——
我们依旧过着,
水不深、火不热的余生。

4
不像他们,作为几个小字被标记。
除了一道石墙,
还有一口悬在头顶的铁钟。
象征来自主题公园的微地形,
参观的人民偶尔会惊异,
扎着脖子的鸬鹚,
从水草里拖出一条大鱼,
又迎着鱼叉再次潜入水底。
对于我们这些旁观者,
阳光落在纱窗上,没有一丝顾及。
和谈的拉锯战,
依然抱着弹壳取暖。
仿佛它们经过一段河流的旅程,
在成为风浪的草岛后,
鸬鹚试图骑上渔人的竹竿,
为不可知的未来找到聚集的景深。

5
我们围着小圆桌儿,
布罗茨基和沃尔科特交谈,
黑马的四蹄没有惊扰落单的白鹭。
相对于照片里的第三世界,
伟大的沙丘,
在成为男童摇晃的旅途时,
在他头顶尾随,
低飞的秃鹫。乌云。
它们在等待什么?
远山在热浪里幻化出弯曲的小河。
脚蹼上拴着绳子的鸬鹚,
先后在吆喝声中浮出水面。
你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
高速旋转的电砂轮,
突然停了下来——
漂亮的女孩子,
把一节明亮的铁链套在了脖子上。

6
天空不那么空旷的时候,
闪电押解着风暴,淋湿了石漫滩。
如果到了冬天,大雪会扮演伟大的雪崩,
给越境的士兵盖上白毛毯。
有一天,我们坐在水岸的石阶上,
聊起这些,波浪消失在岸边的泥滩里。
好像走失的人一直没有被驯服,
藏在山水画的烟波里,让你们感到苦闷。
巷战要持续多久?没人说得清。
就像猜不到阳光的徽章,
是如何戴在冬天的山崖和板栗树上。
但我知道,你还坐在山的对面,
鸬鹚那样抖掉身上的水珠,
惊恐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7
多年后的傍晚,沿着栈道徒步,
苍鹭贴着水面滑行。
但是,我们已经无法辨认,
翻译的桨板,
是不是有一双好看的脚蹼。
晚风摇晃着水中的枯枝,
它飞越沙丘,消失在了远处的防波堤。
月亮爬上孤山寨的塔吊时,
你在溪水的章节里,
找到方言的白脖鹰和一块警示牌。
如果隐喻是一场赌局,
量山,你怎么握住语言的刀尖?
我们把话题引到小城的郊外;
星星闪烁着,挣脱夜空的失手绳;
没人在乎它们经历了什么。
是的,就像现在,
我已经习惯,书柜里的杀戮与和平。


论一片雪的重量

雪花的天鹅绒,仿佛柔软的话语
从天空的信笺上滑落下来

如果命运的途径可以修改
我想做一片干净的雪花躲在雪山上

坚决不以诗的名义被你发现
我还会做一名匠人,雕刻坚硬的石块和白桦树

谈论曼德尔施塔姆写给玛丽娅的信
你们在坐在落雪的玻璃窗前


我接近

打开屋子所有的窗户,
在大雨来临之前,
让疾风扑向我并灌满整个房间。

我打开电视机,
找到另一个人的草房;
看着她在大雨的檐下失神。

我透过纱窗,
观察暴雨洗刷的鹁鸽山,
让水珠温湿脸颊和防盗网。

我接近失眠,宽容惶恐,
顺从咽拭子凌晨抵达;
谈谈生活吧!在雨停之后。


滚雪球的孩子

他们先是团起一个拳头大的雪球;
沿着温州路一次次地尝试。对于孩子来说:
它只生活在父母的童年。天鹅绒的被子,
盖着房子,河流和出村的道路。
再早一些,或许是爷爷奶奶的草靴和干柴垛,
藏在积雪里的还有蝗虫和旧衣服。
他们小心地靠近,尽力地滚动着不断长大的雪球。
那会儿,整个世界都跟着转动了起来。
当硕大的雪球再也没有力气向前滚动,

你们停了下了。身后的香樟
和小径,正被落雪一点点的覆盖。


献词

收割完的小麦,留着整齐的胡茬儿。
相对屈灵均的长衫,须髯,执拗的心胸;

野画眉的闲话带着顺民的腔调。
自寻短见不是被割韭菜,

求和也不一定就是他国战火的消火栓。
逃避如同戏剧的分镜头,

旁白的提字器里装着难民的偏旁。
江陵的水流被地域;

误读像是一个个刀割的献词,
又像是乌克兰满地弹壳的空巷子。

余震带来的惶恐,仿佛天问。
——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还是读一首诗吧!
压低声线,为整个裸露的土地。


蚂蚱头

你们围着小饭桌,溯源稻谷
和白蜡树的黑色浆果

跳动的绿叶,仿佛一封书信
朝着想象的方向

老庞德在大海的对岸
莽撞地翻译着刘彻和李白

作为语言的后缀
蚂蚁头松开树枝飞走了

人头税落满灰尘
就像他的王座和七言诗

后来,他们踏上回去的路
在刀刃的生活里

一个女孩儿,蹦蹦跳跳的
挎着篮子走进了果园


挽歌

“竟然不和我们见最后一面”
姐姐们,围着一副被黑绸缎包裹的棺木
你闭着眼,一点也不着急睁开

多年前,在进城的路上
三轮车咬断了你两个脚趾
将要燃尽的烟卷,疼痛如一缕青烟

“爹,你怎么就不能等一等?”
你远嫁归来的小女儿,望着一副黑白相框
小声的啜泣,好像燃烧的白蜡烛

在山东拨来的电话里
你多次提及将要拆迁的老房子
和未知的居住地。爹,那年春天

在舞钢的五楼,你只是勉强住了二十几天
送行的队伍拄着哀仗,低着头
向西南方向烧纸钱,投放谷粒和秦池

来到的人,围着你
在族谱的石碑上,刻出姓氏,月亮和烈日
几天后,我沿着你的公路散步

昨日朴素的粟山村,已经成为一堆废墟
包括快速过往的车流和两条淡淡的车轮拖痕
再也没有什么明亮的部分可以停顿


困惑

从翡翠城出门
我都会步行沿着人民路先走上一小段
而后经过关帝庙路口
停下了。远远地望着深巷里
被灯光画出轮廓的庙宇
那里安静得如同被长久地忽视
但每天早晨经过时
我的心总会温暖一会儿
这细微的变化,像是一个意外
又像是此时的积雪
在阳光下融化,而不被任何人发现


黑瓷盆

当阳光落进阳台
你把黑瓷盆从花架上搬下来
衰败的吊兰,象征一个时代的结束?
你用剪刀剪断黄叶和枯枝

这本是一个下雪的季节
反常的暖,落在书架上
“钟摆下的歌吟”在众人中朗诵
他们忘乎所以

你在他们之间打转
反转的力,来自那个寒冷的季节
他们举着伏特加歌颂
逃亡,在体制的黑墙角

中午十二点的闹铃震动着屋子
你起身关上书房的门
而此时,楼下婴儿的啼哭
隐约地敲打着窗户


白鹭

更远的湖滩里,一只白鹭
脚步迟缓,环视着浑浊的水域
油菜花代理的河道
弯曲着后现代的修复术

年迈的沃尔科特
双眼迷离,仿佛整个世界
在不断地移动,扩大
停留在圣罗西亚的书桌上

此时,缩水的石漫滩
湖底干裂,石块儿和黄土
裸露出一个时代的真相

——哦,灰暗的一天
岸边翻书的人,捡一根枯枝
在地上画出天空,山丘
白鹭掀起的波涛


隐身术

躺在阳台的藤椅上翻书,
喝水,打发日子。
如躺在沥水的篦子上沥水:
大海。火苗。你在饱满中变轻。

窗外,风的隐身术
宏大而虚无。光秃秃的树枝,
想象着丰满的绿叶。
你在树枝间:摇摆,无所适从。
 
朋友的电话,一直无人应答。
阳台上盆景中的枯枝,
如初春的败笔。你找来剪刀,
一些词:漂浮、坠落。


在油坊山水库

山底的水域。四月的风
拨动水面,一只小船左右摇摆
你踩在水岸的石块上

像踩着生活
每一次落脚,都那么具体
远处,山峦枯荣

暖色调的油菜地挂在山腰
——它小小的心脏
这让你想到柔软的部分

比如;山后的灵光禅寺
一些怀抱灵光的人
烟雾正虚拟着更高的山峰

环顾着水域和远方
你借一粒石子呼喊涟漪
仿佛夕阳造水面的反

散碎的情绪,晃了一会儿
当平静还给湖面
天空的倒影。几朵白云浅浅地游动


在葡萄园里

秋雨拨弄藤叶,喊声
针脚般细碎。你回过头
妹妹被高出身体的书包拽着

惊讶如,草窠里晃动的蠓虫
好像一不小心,就能
把喊声还给草丛。你笑着
 
擦了擦,被雨水淋湿的相机
几只麻雀,从镜头里惊起
另外那些,在慌乱之中
       
躲进葡萄园,给藤枝加重着分量
你在高处站着,仿佛一片
暂时被雨水挽留的羽毛

竟然没有一枚葡萄的重度
高出思想的秋季,让云层
在天空里穿着尊重的夹袄
 
你望着远方,枝蔓
剪断细雨,嗒 嗒……
清洗着,果子的紫红色


预谋

把一个叫沙哑的名词
种植在声道的一个拐角
这样,就可以把多余
说成是怜悯,是身体的一部分
这种潜在的活动,让我
有了一副浑厚的嗓音。
这变化多好,好得
如同我们的爱情
道路波折,又恰到好处。
当张开青年的嘴巴
从易怒到忍让,从烦躁到包容
喊出的不只是中年的底蕴。
还有这日子呵,这日子!
曾让我发不出声来。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