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郁东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30926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郁东简介

(阅读:208 次)

郁东,原名李毓东,彝族,云南省祥云县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民十二期学员、国际华文诗人协会理事。先后有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诗选刊》《星星》《延河》《鸭绿江》《边疆文学》《滇池》《大理文化》等,著有诗文集《无业骑手》《片断》《追赶春天的花朵》等十部。

郁东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2-09-16)

听着蟋蟀唱歌的人睡去

并不代表我的忧伤
听着蟋蟀唱歌的人睡去

无法回避
我就是未来
在大地上
反复吟唱的
那一只蟋蟀
 
在人间
人们叫我诗人
在地下
人们叫我蟋蟀 


一枚果子和隐藏它的树叶

之前是一朵鲜花,雨水
无意中把它打湿

之前是一个逗点,雨水
慢慢地把它喂大

之前是一种天真,雨水
反复漂洗净灵魂

之前是一种羞涩,脸蛋
埋藏在绿叶深处

秋天到来,一群黄蝴蝶
绕树三匝而飞

抱守一生的精血
果子落入谁的手中

飞鸟的唇印
牙齿的痕迹
土地的梦幻


筑巢的兄弟

鸟在树上做窝
我的兄弟在城市筑巢
天空飞行的鸟
累了回到树上
一年一个家
除非树被人砍倒 
我的兄弟跟着老板
不停地忙着筑巢
他们爬到暗红色的脚手架上
把原本也是红土的砖
以及被粉碎的石头
强行粘在一起
一个十二层的窝就挂在半空
当我亲爱的兄弟擦亮门窗拖净地板
一个又一个的新家
就被喝豆浆和牛奶的人
乔迁志喜啦 
我亲爱的兄弟常常推着
只剩下两个轮子的单车
用又大又重的大哥大和老板说话——
内容只有一句话
去年的工资何时才发 
当一群工人围住老板
老板眼睛半睁半闭开口说话——
新的工地就要开工
谁不愿意留下 
为了不失去筑巢的工作
我亲爱的兄弟来到另一个目标
又开始天天在黎明时飞向工地
深夜还像睡觉的鸟蹲在脚手架
这样反复多少年
他们为老板筑起了数不清的巢
而自己的家却像风吹掉在地上
遭村庄的雨水湿漉漉地浸泡 


在大地上行走

一个人提着灯笼
在大地上行走
他用白纸包着的亮
寻找光明 
风吹着灯笼
行路者
在拼命地摇滚
夜却沉睡不醒 
一个人在大地上行走
他手中的灯笼
在天边
点亮
黎明


在清水边

白云窝的大树上
一只松鼠不小心
踩落了核桃
滚到龙王像前
溅起一串水花
我俯身浣一浣溪水
找回了多年前
遗落在水中的影子


小银鱼儿

一丁点的香
留在齿间
大海在舌头上涌动

多透明的鱼
藏在大海深处
它只是一粒盐
或一个水分子
它是干净的

它的小
小得纯粹
拒绝一点污染
大海一望无际
波澜壮阔中
一定有小银鱼的影子


黄昏中的玫瑰

我想扶一棵树
却抱住一朵花
开呀,开吧
花就刺伤了手
这是黄昏中的事情
一万朵玫瑰站在夕阳里
蜜蜂不小心碰落的花瓣
飘零在黑土地上
我牵着女儿走
妻子在身后
我们的影子
如同两朵花
一长一短
开在马路旁


把你作一个比喻

清晨,两千又一十三年
小小的蚂蚁藏在落叶中
它们扔然在大地上穿行

风把它们小小的生命
撒播在草丛中
上苍给予的神谕
时间给予的公正
你给予我的信心
全被冬天锻造成
一把又一把尖刀

风说,割善良的脸吧
善良的脸最薄
风说,割美丽的心吧
美丽的心最脆
我说,割我的眼睛吧
我的眼睛最黑

如果路上只有你做伴
你可能是一本书
也可能是一把米
一碗水几文铜钱
是新年里想着的花开
是旧年里一盘老磁带

风来,风冷
一阵紧似一阵的呼啸
草木瑟瑟的言语
你的启程,加速
无法追回远去的脚步

如果路上只有你做伴
我就应该是两千年后
你出门时遇到的亡灵
那只被你踏住的蚂蚁
或者是那个正把木头
一截截搬运回家的人
你是路的同伴
我是路的情人


我的那群兄弟

究竟要用多少力气,吸纳
多少阳光,把冬天的冷
一点点从身体里抽空
才能把这根水泥电杆
抬到那张农友车上去
站在早晨的工地上,我看见
七个站立的兄弟
抬一根躺在地上的电杆
他们用双手抱用肩膀扛
七个兄弟,两个戴草帽
两个戴太阳帽
三个蓄着长发
穿灰西装的色彩与水泥相近
穿黄裤子的色彩与土地相似
用了多大的运气
喊了几遍一二三
电杆才在脚下移动了一小步

把电杆送达车箱
这是一个早晨
七个兄弟的目标
至于水泥电杆再一次从车上下来
在哪一条路旁站起
这是其他人的事情
但我相信,再一次搬运电杆
再一次用牙齿紧紧咬住生活的人
一定还是我的那群兄弟


不要再给黑暗伤痛

黑已经很深,不要再包裹
一层一层的布已毫无意义
红的蓝的绿的黄的
任何一块布,无法挽回
黑暗的黑

不要再加剧黑暗的痛
笑声和泪水全都淹没
世界色彩消失
黑暗在冷中显得更黑

请以火的名义祈祷吧
火会把世界染成红色
火红啊,火红
但愿这不是血的颜色


一盏灯带我回家

黎明前我看到了光亮
城郊的黄家田,一盏灯
隐在浓重的黑暗中

远远地,我向它靠近
寂静中,我听到嚓嚓的砍声

一片菜地里,他们
正在收割青菜
为了赶上早市
远远的亮,是他们
戴在头上的矿灯

这片熟悉的土地
距离环城路只差一步了
他们不舍昼夜
在土地上作最后的掘取


我就是你们每一个人

石头都困得要睡觉了,你说这人世间
除了小脾气,小聪明
以及那一点忽明忽暗的小自私
还有那一点点看不见的小差别
我和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

都是相同的嘴脸,毛发和皮肤相近
与同一条河流相依为命
都是相同的男人和女人

我们,人
除却了性别构造和动物本性
除却了彼此之间的恩恩怨怨
我就是你们每一个人

每天,背朝大地
面向高天,头顶群星闪耀
你们,人间灯火辉煌
你们,天上黑风凛凛


诺大的村庄一个人走
空村足音
我要找的人
进城去了
蒿草还在
土墙龟裂
屋瓦苍茫

走,进城去
城里人管叫他们打工
前面还加了一个名词农民
粮食不值钱
生猪又跌价
他们就鼓鼓劲
把土地扔了
扔得远远的
十年二十年
包给外地人办厂

走,再走一圈
还是村庄
门锁生锈
槐花遍地
燕子呆在电线上看我

走,进入空村
走,请跟我来
记忆里的村庄
黄牛白马和人
正沿途一页页打开


天有一点点的冷,那份冷
是一点一点堆积起来的
从天亮时开始
在阳光中消失
最后又在傍晚准时回来
走在路上,我和你一样
裹紧衣服
只是为了肉身不再受冻
给被肉包围的心
送去一点点的暖


种子多么幸福

种子躺在土里
种子该有多么幸福
它可以抱紧泥土
放心地睡
直到不小心
和雨水
意外受孕
嫩芽把它的身体抽空
它才不得不探出头来
吸一口
俗世的空气 


大风吹不走一粒沙尘

请不要诅咒
漫天黄沙
不是风的错 
一粒沙
不论多渺小
小到不能被眼睛看见
它都应在大地上
找到自己的位置
去它应该去的地方 
我说的大风吹不走的一粒沙也是沙
尽管风不停地吹
树不停地摇
只有树叶坠落时
风才像大风
此时的一粒沙尘
还躺在树缝中
紧紧地抱住树干
它曾为树运送雨水
最后累死在路上 
我说的大风吹不走的一粒沙尘
情景就是这样 


我的心怎能不痛

黑瓦压在屋顶上
屋子怎能不痛
屋子压在山坡上
山坡怎能不痛
山坡压在土地上
土地怎能不痛
乡亲守在土地上
我的心怎能不痛


速度

父亲走十分钟
我走一分钟
父亲行走的速度
是我的十分之一
关于这个结果
是我从七点三十分的医院得出的
肚子痛进城拿药的父亲
被医生在右下腹部划了一刀
9月12日晚上12点
大夫李医生从父亲的肚子里
取出了食指长的两节肠子
那是多余的叫阑尾的东西
父亲忍受了穿孔之前的巨痛
现在是周末的早晨七点三十分
我用轮椅把父亲推到长满青草的地方
青草地上有鸟飞行
学走路的父亲
小心谨慎地在地上行走
现在他七十岁的速度
只比蚂蚁快一点点
但学鸟飞翔的速度
父亲把它全教给了我们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