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郁艳澜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14 位诗人, 18811 首诗歌,总阅读 2822300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同时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为每位作者精心制作电子专辑进行展览。
新诗馆公益事业需众人共力,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衷心感谢您的鼎力相助!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郁艳澜

(阅读:1280 次)

郁艳澜,笔名海澜。出生于中国上海,现居住加拿大多伦多。从事AI,IT分析管理工作。有作品收录于《中国诗歌网每日精选》《中国诗歌报》《世界诗坛》《2022中国年度诗选》《2022加拿大年度诗选》《国际诗歌及翻译》《诗殿堂》等中外诗刊。曾获“禾泽杯”城市建筑全国诗歌三等奖,加拿大中华笔会“春”主题征文优胜奖,凤凰山首届国际诗歌大赛三等奖。出版个人诗集《秘密花园》。

郁艳澜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2-12-12)

【万圣节狂想曲】

黑夜从大地上方苏醒
长出伸向四周的触角和藤蔓
穿过行人的躯体
使他们如牵线木偶般迷失,混沌

夜色下,伪装的魔魍
涌向大街
欢庆他们的节日
并宣告,这一天的胜利

亲爱的的孩子,不要害怕
当你去敲开一扇扇黑夜里的门
你的心收获甜蜜

去吧,为它的到来而狂欢的人群
吞下铁钩上扭曲的诱饵
用死亡装饰的世界
消失,在地平线


【八月的绣球花】

放入你手心
四片洁白花瓣交织的
天空

一大朵
一大朵山峰状的积雨云
从那里升起

被钉住的,蝴蝶的翅膀
在风中,轻微颤动
铺满荧光的纱裙

已在梦中,飞向大海
降落在那驰往天空的桅杆
没有回程


【火车】

一扇小窗里面
黑咖啡,添加进几勺
昏暗的晨光,无需摇晃

窗外,向后飞驰的旷野、湖泊
和村庄。仿佛还未抵达
就已经消失

汽笛嘶鸣,炫耀着
它的一路风光
我用沉默的眼睛聆听,飞奔的笔
和它赛跑

何时,童年队列整齐的油菜花田
变换成草原上,七零八落的
草皮卷,一个个横躺着
等待远行

而江南阡陌纵横的水稻田
和慢悠悠的水牛,亦跟随我的车厢
来到放牧人的牧场
和散落的马群

这一晃而过的时光,和距离啊
究竟是哪一列火车更慢
会带我去更远


【眼睛的秘密】

黑色水晶星球,在太空
游弋。一万光年
只是夜空的一瞬,闪烁

眼帘下光羽的一次开合
太息般,划过一生
一次飞翔

像婴儿打开
他的第一眼天空,映入曙光中
微笑的天使正托起太阳

转动两颗天体的射线,叠加
跨越时空的屏障
相交于虚无

我此刻回到椅子
穿透睫毛下的深井,找寻你
埋于时间的宝藏
只需一瞬


【暑天鸟鸣】

风,策动一场
燥热的预谋,只等待时辰
便点火,拉动宇宙风箱

远处,鸟儿清脆鸣啭
穿过无数尖细的针孔,注入我
全身静脉

像动荡的排浪里,隐隐出现
点点白帆,一阵颠簸后
悄悄驶进我的港湾

声音的石头,在水面
弹跳、滑翔
溅起水花,拍打着翅膀起飞,降落

牵引出鼓膜里长长的航线
像它灵魂的终点
在我体内永久驻留


【荷塘】

清晨,流淌过
种子生长的泉水
四周,像盛开了一朵巨大的莲
裹进我层层透明的花瓣

并不想挣脱
鞠成一弯空空的莲蓬,静卧其中
偶尔有风穿心而过

一股心流
不知从何而来
瞬间为清寂穿透,向水中扩散

有时像一支歌
萦绕盘旋,坠落成荷叶上的一颗露
有时又像没有尽头,沼泽的荒野

我要向天空撒一捧金色莲子
垂下,长成——你此刻
梦中的荷塘


【夏夜】

走进暮色
已是夏天,又是一个夏天
一排排房子沿着地平线下沉

闪烁萤火虫一样微弱的光
却永不熄灭,这里远离城市的夜灯
人流,和车影

从冬天的白雪
到此刻浓荫,还会有秋黄
季节从不曾迟到

他们慢慢走着,在某个拐角
不知是谁先停下,另一个也跟着停下
看向逝去的路,和光线
时间过隙,无需对白

又望向彼此,似乎对于他们
一切都没有变,还是原来的样子
但又好像什么变了

变得沉默,会被时间磨砺的一切
无需再验证
向内的路,眼前的世界似乎不再清晰

走下去
走向路的尽头,走向夜的虚空
浩瀚,莹白的地平线


【雨花石】

一阵可怕的风暴,把我推向岸边
溪水漫过石子,失去思想
任由流水在四周涌动,低唱

她伸出千百只手臂
像怀抱婴儿般,温柔地环绕它们
和我。像来自洪荒,燃烧分崩的心脏
在水中渐渐安宁

岁月尖利的表皮,层层褪去
露出柔软的心。一纸翠色山水,向外
徐徐扩散。水流和光穿透身体
散出洁白光晕

我捡起一枚宝贝石,在它镌刻的海浪里
沉寂。听风的声音——
把所有不安,都交还在岸上


【野鸽】

一阵轻快的啼鸣
是它梦一般青灰色的箭羽,降落
在我眼前的草坪

我随意翻开一页纸
它安静地转动脖子,望向我
又看向别处

我们似乎都在寻找
某一种细微
几乎难以察觉的东西——

它先找到了,如来时一边唱着飞远
仿佛只有在飞翔中,才会这般
不由自主地歌唱

而我,无法和它一样
只有在空气中涂一首小诗,好似它
发出的轻鸣


【母亲的季节】

屋前一树紫玉兰
有些如手掌般撑开,有些熟睡
有些已成落英

母亲在故乡的枝头,望着
那么多日夜,女儿已漂得很远
很远

无法相偎的日子
你常出现在我梦中的秋红
春雪

风雨摇撼
你曾是一片紫色的花海
双手接住滑落的霜雪

撑起我头顶
那一小块蓝天,而你的天空
此时,突然下起大雨

我想冲出屋外为你打伞
却打不开那扇门啊,你在雨里
隔着窗,向我微笑


【草原的春天】

从第四纪冰期逃逸,春天
像从一个巨大气囊里,钻出的
天兵,摇晃着大旗

奔赴草原。他打开所有鸟笼
释放鸟儿们的歌声,汇成一片
起伏的音乐海洋

他开启冰封的湖面
冻僵的湖水便一跃而上,如千万匹白马
奔腾的平川

他释放原野深处
每一粒挣扎的种子,探出鲜活
迎风舞蹈的生命

他用荧光笔划出诗里
所有隐藏、晦涩的词语或象征,连成
穿过墙壁的光

我在纸上放出心中的鸽子——
朝着他的光飞去


【池塘】

春天不仅只有风
是自由的

”扑通”,”扑通”
绿色池塘里落下
一只鸳,一只鸯

两颗流星
击穿紧绷的午后
张开、垂落的翅膀里,掠过

呼啸无声的一瞬
凌空的震颤付之一瞥
骄傲的族类无法感知的蔑视

随之而来,完美静止
温暖的身体浮于冰凉表面
裹入丝一般的秘境

抬起头已消失无踪
只留下水声,在时间里
轻轻晃动


【四月的小镇】

窗外的白桦还是空空的
和脱了羽翼的鹰一起,等候
即将到来的重生

此时刚好能看见
呈几何形对称结实的鸟窝
如树的灵,奇异般存在

就像空空的城市
把喧嚷的夜交还给月光
高耸的指路牌指向人的内心

小时候夏天的梧桐
一下飞出上百只雀儿
又一下飞回,无需指挥
来来回回,唧唧啾啾地合唱

现在它们站桩似的队列
因少了浓密的蔽荫
而略显安静,呆呆地
像地球上的小孩,站在废墟上


【十一月海棠】

还没有雪,风的天下
横扫着落叶,我跑在它们后面
只听见耳旁的呼啸,和我
自己的喘息
 
路尽头,悬空一团鲜红晃动着
像由内而外渗出的一树血滴
在风中燃烧着它的烈焰

在这近乎沮丧的的世界里
深情告慰
待繁花,葱翠,丹霞依次落尽——

是它体内迸发的火山岩
瞬间凝固
伫立千年,风干成木乃伊的表皮
发出一阵令人敬畏的战栗


【黑镜】

黑色的穿衣镜里
不需要华美的服饰
只有自己,和眼前的影子
静静相对
时光不停地带走,又赠予
就让此刻所有
短暂停留

穿过镜子
走入更深的夜色
树林一片寂静
雪拥抱着甜甜睡去
每一季茂盛的枝叶
都向下刻入深浅的年轮
谁知树干深藏的隐忍

穿过无边的黑镜
那里是更深的夜,还是光明
是否隐藏着更深的奥秘
和最初的身影


【立春】

太阳神唤醒睡梦中的春工
轻轻一推
她便失魂般跌落人间
早已织就漫漫轻纱,跟随着

飘落。干裂被密密缝合
肉眼看不见的丝线,除非
安静像一条蚯蚓,一只蚂蚁
它们是时节恭敬的监听者

听见了吗——
她正透过面纱,温润的一呼一吸
贴着泥土和树皮,吹向生命的气息

种子在地下伸起了懒腰
像无数只小手,伸向——
母亲的脸庞


【秋,灵魂的回声】

风,吹着
一片片金黄的叶子,飞旋
阳光下,像一颗颗透明的
泪水,滚落

我侧耳倾听
那声音很轻,很轻
轻地
好像只有泥土才能听见

那些曾经
从泥土向上,伸出的
一小片
一小片绿叶

那是树的灵魂,一声声
敲响大地
那是无声无息的音乐
只在他们的耳畔,回响


【蜻蜓】

一只蜻蜓
在我的眼前
飞落
把我的梦编织进
它四片轻灵的翅翼
卷进天空五彩光影

忽飞,停在水上
粘起一尾波光
闪烁在梦境里
某一个幼时闲暇午后的粼粼水面

越来越多的蜻蜓贴着水面盘旋
“要下阵雨了“,有人喊
划着小木船
还来不及仔细端详,这天气预报飞行员
就急急得划向岸边

如今这只小小的精灵又飞来
多年不见,它竟变得如此轻盈
还让我做了一个好梦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