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刘川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14 位诗人, 18811 首诗歌,总阅读 2822280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同时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为每位作者精心制作电子专辑进行展览。
新诗馆公益事业需众人共力,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衷心感谢您的鼎力相助!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刘川

(阅读:1359 次)

刘川,1975年生。祖籍辽宁省阜新县。有作品译成英文日文。曾获得首届"徐志摩诗歌奖"、2004-2005年度“人民文学奖”、中国“天马”散文诗奖、中国散文诗大奖、辽宁文学奖、“葵”双年奖等多种诗歌奖项。已出版诗集《西天的云彩》《拯救火车》《大街上》《打狗棒》《刘川诗选》等多部。编著有《当代诗词三百首赏评》《近代以来五绝全读》等。现居沈阳。

刘川的诗

(计 21 首 | 时间:2022-12-29)

【泥石流】

大街上,满是人头
拥挤着向前
就像黑压压的泥石流
滚涌而来
我的脑袋也被裹挟而去
成为其中一块石头
大街上,人头的滚滚洪流
是要滚往哪里呢,我大声地问:
有知道的没有?所有的人都摇了摇头


【听某大师弘扬佛法】

我想在他的脑袋上
(谁让他是光头呢)
轻轻地割一个口子
之后再割一刀
之后再割一下
正好是个三角形
最后像
路边卖西瓜人的样子
用刀再扎一下
把这个三角块取出来
用手捏着,尝一尝


【本乡人民这样打击权贵】

甲狗,是寡妇老刘家的
乙狗,瞎眼老五家的
丙狗,李书记家的
开春,阳光明媚
发情季
甲、乙二狗
都骑过丙狗
令全乡人
大呼过瘾
群声喝彩
俨然全乡
一年之中
最大节日


【蛇】

一个艺人吹笛
一条蛇
随之舞蹈
他吹的
是什么曲子
是什么曲子
真好听啊
多少年过去了
每见到一条蛇
都感觉它身上
有若干笛孔
我真想上去
用手指
演奏一下


【所有的地皮都要用来盖大楼了】

偌大城市
天天有楼市
开盘、开盘、开盘
一栋栋大楼
拔地而起
一栋栋大楼
栉次鳞比地耸起
一栋栋大楼
从市中心
挤向郊区、郊县、农村
每次经过
这一栋栋
一直都空着的大楼
我都想回家去
使劲生孩子
来装满
这一栋栋空荡荡的大楼


【人间印象】

从大悲庵向山下看
红尘深处
蔷薇开处
悠悠狗吠
一角屋檐
挂着腊肉


【过塔】

无事之人
经过佛塔
疏忽大意
忘了拜一拜
就走了过去
他无所事事
摇摇摆摆
走向远方
不知多久
突然想起
应该拜一拜
当他回头看
那塔已经
无比地小
仿佛刚才
他经过的是
一颗芝麻


【中国肖像:传统教育一瞥】

一头牛
从小
长到大
被皮鞭打

老了
被宰了
剥下
满是鞭痕的皮

又做出
万千条皮鞭
去打
小牛


【回乡记】

一没钱
二没权
三没身份
我灰溜溜地
回到故乡

人们见我
围拢而来
纷纷问我
捞到钱没有
搞到权没有
混上地位没有
我摇摇头

他们这才敢
亲切地
喊我一声
二川子
我才敢大声应答——
哎!


【夜】

像极了成功的
剖腹产手术
咔嚓一声
一道闪电
把漆黑的夜
划开一道口子

之后
又裂口合拢
像极了伤口缝合手术

一晚上
我看着手术反复进行
我在纸上
冷静、客观、略带忧伤地
记录如下——
古老的黑夜
依旧什么也没有生出来


【失物招领】

昨天散步
捡到一根
粗大的铁棒
是谁所失
有急用否
是否在苦苦寻觅
我攥着铁棒
站在路旁
想做活雷锋
但一个个路人看着我
胆战心惊
侧身而过
落荒而逃
过去自卑的我
也一下子阳刚起来
一根铁棒
难道就是
我丢失已久的脊梁
人们如此胆小
难道它也是
他们刚刚
被抽掉的脊梁


【肉体】

一人一副肉体
不多不少
但为何人人都希望
有另一副肉体
终身相许
不离不弃
生死相依
绝不背叛
永不舍弃
我经常看见
一副肉体
死死拴住
另一副肉体
却被更多的肉体
赞誉为
忠贞之爱


【忏悔】

我该如何向佛祖忏悔——
捉一只蜻蜓,揪下它的头
捉一只蜻蜓,揪下它的头
捉一只蜻蜓,揪下它的头
看没了头,它们居然还能
拼命地飞一阵子
为此,今天我一边流泪
一边看着满大街的人
他们一个个就这样从不思考
没有头脑,没有感受,没有思维
拼命地走一辈子
仿佛我八岁时伤害的那些蜻蜓托生的


【人海】

上帝一天不干别的
往天堂门口一坐
看着茫茫人海
看着比太平洋还大的人海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在孤独的大城市里看月亮】

月亮上也没有
我的亲戚朋友
我为什么
一遍遍看它

月亮上也没有
你的家人眷属
你为什么
也一遍遍看它

一次,我和一个仇家
打过了架
我看月亮时
发现他
也在看月亮

我心里的仇恨
一下子就全没了


【我的心只有拳头般大】

我的心只有拳头般大
它也的确是一只拳头
整天在里面
砸我的胸膛
尤其愤怒之时
它会嘭、嘭、嘭,使劲地砸
它要去殴打这个世界
还是要殴打垂着两只手
从来不反抗的我


【拯救火车】

火车像一只苞米
剥开铁皮
里面是一排排座位
我想象搓掉饱满的苞米粒一样
把一排排座位上的人
从火车上脱离下来

剩下的火车
一节一节堆放在城郊
而我收获的这些人
多么零散地散落在
通往新城市的铁轨上
我该怎么把他们带回到田野


【一到阴天,我就会想起矿工】

天上乌云越积越厚
看上去
像一个煤层
连续半月阴天
我天天头顶这个
巨大的煤矿上下班
仿佛一个
不幸被埋在井下的矿工


【望夫石】

我想偷偷用锤子
敲下一块来
回家去
送给我的妻子
让她学习
这块石头
在我出门的时候
她也能变成
这样一块
忠贞的石头


【墓志铭】

死后,请一定把
我的尸体
做成一盘盘蚊香
螺旋型地烧
烧烧烧
灵魂升天而去
熏烟仍可以
为后世的写作者
驱赶蚊虫
让他在黑暗里接着写出
光辉的诗篇


【水瓶】

于是阿难说,
请给我讲讲这瓶水!
佛答,那是大海。
阿难又问,请给我讲讲这瓶
佛答,那仍是瓶——
所有的水都是一样的、同一的
大海不曾区别于这因装入瓶中
而改变了形状的水
而瓶也不曾因为装了水
而改变自己。
佛又说,我给了你这瓶水。
阿难答,是的,我喝了这瓶水
我仍是微小的我,即使我拥有了大海!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